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2)

【短篇】最遠的距離(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亞瑟的目光追著阿爾弗雷德一直到無法再繼續看見,他安靜地整理阿爾弗雷德故意毀壞的玻璃高腳杯,雖然大宅內一直有空調維持溫度,但穿著淋雨衣物仍使他感到寒冷。

在紅茶與咖啡之間猶豫許久後,亞瑟選擇了他認為對於阿爾弗雷德較好的,他換了一套衣服,雖然覺得身體有點不對勁,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問題。紅茶的香味濃郁穩重,推開書房的門時阿爾弗雷德正無聊地抱著腿上的筆記電腦回信。

「我送來了飲料。」

「你送你自己來才是最好的。」阿爾弗雷德毫不掩飾,但口氣又像命令亞瑟弄個飲料給他一般稀鬆平常,而亞瑟看起來也完全沒有異狀。

「隨時都聽候少爺的差遣。」亞瑟連著茶杯和茶盤推到阿爾弗雷德桌邊,他的姿勢漂亮得彷彿每個瞬間都像一幅畫,阿爾弗雷德大方地欣賞著,熾熱的視線強烈到彷彿要將亞瑟切割開來。

阿爾弗雷德伸手抓住了亞瑟的手腕,強硬而用力地。

「這恐怕不是正確的交談方式,少爺。」手腕被施加了很重的力量,疼痛和血液無法循環的微麻感覺讓被緊握住的手十分不舒服,但亞瑟並沒有反抗,過去曾經擔負著管教少爺言行的他並沒有怠忽職守,維持著與平常無異的平淡口氣看著被緊握著的手,因為戴著手套所以不會看見任何異狀,但亞瑟猜想自己的手大概已經泛紅了,希望阿爾弗雷德不會弄出瘀傷來,否則宅裡的僕役們一定會流傳好一陣八卦。

少爺的事業如日中天,任何負面消息都應該避免──像是「少爺喜歡總管」之類的無聊揣測,怎麼可以讓這種的消息傳到大眾耳裡。

阿爾弗雷德起身並強硬拉住亞瑟,他的力量大到讓亞瑟不得不往前跌去、幾乎就要跌近阿爾弗雷德懷裡,但亞瑟並沒有讓這種事情發生、盡可能地穩住了身體,他們倆之間的距離近得連彼此呼吸的氣息都可以感覺得到。

「看我有多粗魯,亞瑟。」阿爾弗雷德嘗試性地又拽了亞瑟一次,但這次並不怎麼奏效,站穩了的亞瑟晃了一下身體,但並沒有更往前跌。

「我需要你的教導。」阿爾弗雷德垂著眼眸看向比自己矮了一點的亞瑟,在很小的時候他曾經比亞瑟矮上許多,不過現在他比亞瑟還要高也還要壯、他繼承了父親的事業而成了亞瑟正式的雇主,但即使是這樣,亞瑟也沒有真正被他所支配。

「……隨時奉陪,少爺。」亞瑟盯著危險的藍色眼眸,他表現出來的冷靜依然使阿爾弗雷德感到挫折和憤怒:「但我需要您先……」

「不,我不會放開。」阿爾弗雷德的臉忽然往亞瑟靠去,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撞上亞瑟,因為在他動作的同時重滿警戒的亞瑟也迅速閃躲開來,雖然沒有碰上亞瑟的臉,但阿爾弗雷德的目光仍追著亞瑟:「我不會放。」

「那麼我無法好好給予您任何指導。」亞瑟分神了一下看著自己已經麻木的手掌,但視線很快就回到阿爾弗雷德臉上,憤怒、不悅、焦躁和不安讓阿爾弗雷德的表情變得有點猙獰,而他並不確定內心除了惶恐以外是否正在擴散著無名的不安。

「當然你可以。」阿爾弗雷德的口氣忽然變得輕鬆,他痛恨亞瑟現在看著自己的眼神,除了平時的冷漠外還有防備以及恐懼,每一種情緒都表示亞瑟距離自己更遠,他的口氣清而且緩慢,但情緒並非如此平靜。

「只要告訴我該怎麼做就好……」越平靜就越生氣、越生氣口氣就越溫柔:「怎麼樣才能讓我忍受你的視而不見。」

「那恐怕是誤會。」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的雙眼,他有著一雙碧藍色如澄澈天空的漂亮瞳色,但在這時卻兇狠得像雪地裡的狼。

「我想誤會的人始終只有你一個。」

亞瑟安靜地看著阿爾弗雷德,他這次說不出話來,他的確很清楚阿爾弗雷德在說什麼,但無論是哪一種做法都令他感到十分困惑。

「我很抱歉,少爺……」道歉是他唯一能做的,無法承擔也不願失去,所以他只有這個選擇。

「如果我只是要你的道歉……那並不難。」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越來越輕,最後輕得像耳語一樣幾乎無法查覺,他握著亞瑟手腕的力量漸漸放鬆而讓亞瑟得到自由,阿爾弗雷德像忽然洩氣了一般地緩緩坐下,將自己的臉埋入雙手之間:「那並不難。」

亞瑟靜靜地看著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頭髮和自己親手修剪得整齊漂亮的指甲,那對袖扣是阿爾弗雷德十六歲那年他送的,現在看起來還是備保養得宜,他很開心阿爾弗雷德這麼喜歡自己送的袖扣。

「你需要讓自己放輕鬆些,少爺。」手在拿起的一瞬間遲疑後停頓,改用目光溫柔地撫摸上阿爾弗雷德變的寬闊的肩膀和已經不再能輕鬆摸著的腦袋,一次又一次地在心中回憶著已經模糊得無法想像的觸感:「你太累了。」

「或許我是。」阿爾弗雷德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把臉從雙手手掌中拉出來,挫敗地看著亞瑟:「如果你願意給我一個晚安吻,或許明天我就可以充滿活力。」

亞瑟靜靜地站在一邊,他的腦海內同時飛出了許多想法:少爺不小了、少爺長大了、這樣的要求千萬不能讓家裡的僕人們知道、必須讓少爺明白這種要求不太適切、如果可以的話其實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困難。

──不過偶一為之,大概不是什麼大問題吧。

偶爾會發生像這樣的事情,明明在事後想起來總會知道那並不是正確的,不過自己就是做了。像現在一樣,亞瑟知道自己總是無法在這種小事情上拒絕阿爾弗雷德,他不是故意的,身體動得比自己的思考還要快速,大概這是因為他總是會無法繼續思考但身體的熟練還是不會因此而改變的緣故,像著了魔一樣地,亞瑟緩緩走近阿爾弗雷德,在那張滿是期待的面容上落下一個吻。

他可以看見阿爾弗雷德安心地仰起頭並閉上碧藍色的眼,嘴角那一抹微笑從小到大都不曾改變。


===

  啊啊我就是個老梗鳥啦!!!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2) | 2011/02/10(Thu) 03:03:42

留言:

No title
幾乎就要跌「進」阿爾弗雷德懷裡
他的口氣「輕」而且緩慢
最後輕得像耳語一樣幾乎無法「察」覺
現在看起來還是「被」保養得宜
阿爾弗雷德變「得」寬闊的肩膀
以上~

我好喜歡這樣的設定,很有米英的味道~
不知道亞瑟的矜持(?)什麼時候才會放下
阿爾弗雷德少爺,我的眼福就靠你了,請加油XD

黑鳥辛苦了!(遞茶)
[2011/02/10 16:48]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因為在他動作的同時「重」滿警戒的亞瑟也迅速閃躲開來→我想應該是「充」
(對不起我很喜歡抓錯字)

少爺x執事的設定很萌~~中我的點=w=
請黑鳥大加油~(搖旗)
[2011/02/10 21:58] URL | 被萌到的米英控路人甲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