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

【短篇】最遠的距離(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還有十分鐘。

亞瑟看著自己的懷錶,他覺得心臟的跳動速度正在變快。雖然早就習慣這樣的狀況,但並未設想過這種事情根本無法因為習慣而變成自然,和懷錶一樣精準地到了一定時刻就會感到身體有異,胸口的緊繃感非常微妙地讓身體並不至於行動困難、卻也沒有輕微到不會發覺──亞瑟一直都認定這是一種病。

餐桌快設好了,晚餐也都已經準備好就等少爺回來,亞瑟這時後忽然想到應該打個電話給老爺,但他又馬上花了一小段時間來思考環遊世界的老爺和夫人正在哪個角落、時差又該如何計算,他必須在少爺回家以前搞定這件事情,雖然已經年紀不小,但少爺偶爾的孩子氣還真是……

……讓人沒辦法呢。

亞瑟用鼻息輕聲嘆息,他開始責備起自己對於少爺的溺愛,但是又不得不埋怨老爺和夫人的任性,他們把少爺丟給只大了對方四歲的自己,接著就連當時的總管──父親──也都開心地鼓勵自己好好照顧少爺。說到這個份上,好像自己的父親也是罪魁禍首之一了?

「受不了啊……」亞瑟又忍不住嘆息了一次,這次是彷彿自暴自棄地大聲嘆息,他終於設好了餐桌,接著是打通電話,現在還有五分鐘。

「柯克蘭先生。」上星期新雇用的女僕小心翼翼地走進餐廳,她的雙手緊緊抓著白色滾荷葉邊的圍裙:「少爺的車剛剛進了大門。」

亞瑟挺直了腰桿,他讓自己穩重地對著新來的女僕點了下頭,接著整理了一下衣服。

可以的話,其實他多少不太願意做這種事情。

少爺──阿爾弗雷德的座車就停在大門口,亞瑟在出門前打起傘,從他踏出門的第一步就可以感覺到阿爾弗雷德的視線。他當然知道,因為他總是會不小心地瞥過一眼後迅速閃避阿爾弗雷德的目光,如今早已經長大成人、繼承家業而且表現超群的年輕實業家有著一雙漂亮充滿熱忱的碧藍色眼睛,即使是轎車的車窗檔著也不會使那雙藍寶石般的奪目光彩有一分的減損。

「少爺。」亞瑟打開車門,並將雨傘微微前傾,好讓阿爾弗雷德可以完全納入傘的遮蔽中。他的身後有一小塊淋到雨,不過那並不重要:「歡迎回來。」

阿爾弗雷德的面容稍微皺了起來,他一直都厭煩於亞瑟的態度,禮貌的口吻、冷靜而且理性、總是恰到好處的親切卻又留下無法跨越的空間,這一切他都很討厭。

「沒有什麼事情值得特別開心。」阿爾弗雷德隨便撇撇嘴:「例行的歡迎詞也是。」

「我很抱歉,少爺。」亞瑟轉過身來,尾隨在阿爾弗雷德身後,他的左間有一小塊淋到雨,不過表現在黑色的西裝不會出現明顯差別。

「你做得很好,亞瑟。」阿爾弗雷德輕聲說著,口氣裡彷彿在談論這一天遇上了什麼事情、解決了什麼事情一般地輕鬆:「在使我生氣的項目上,沒有人做得比你還要出色。」

「我願為此做出最誠摯的歉意,少爺。」胸口的病情惡化而變得更加緊繃,但亞瑟仍表現得神色自若,身為一名總管最需要的職業道德他不會欠缺一絲一毫,這是他父親一輩子服侍瓊ㄩ斯家的驕傲,這份驕傲他會繼續維持下去。

阿爾弗雷德的眉頭咒得更深一點,但他富有教養,所以不會任意發洩怒意,即使不滿他還是坐上了餐桌,並且將餐巾至於腿上,亞瑟將晚餐以推車推到他的身邊,輕巧地有如一個資力深後的男侍。

「晚餐是……」

「紅酒燉牛肉義大利麵。」阿爾弗雷德訕笑了一下:「早上出門時我聞到了,但是你並不在廚房。」

「很棒的嗅覺,少爺。」亞瑟依照讚嘆他人時需要的禮儀,在嘴角揚起一點點笑意,但他並不確定那是出自於他的專業訓練,或是出自於真心,或者兩者都還不錯吧?

「你早上跑去哪了?」阿爾弗雷德接過亞瑟遞來的酒,接著發現到哪裡不對進而稍微弄鬆了一下領帶:「儲藏室?花園?」

「圖書室,少爺。」亞瑟並不介意阿爾弗雷德問這個,但是今天狀況的確不一樣:「我有幾本書遲還……」

「你知道你可以……不必遵守那些規則。」阿爾弗雷德私底下的吃相有點粗魯,像發育中的男孩那樣捲起大量的麵、一口氣把整個嘴塞得滿滿的,義大利麵醬沾滿了他的嘴四周、並讓他的說話聲音變得模糊,阿爾弗雷德擦拭了一下唇畔,但在擦過嘴後他總會習慣性地舔拭嘴唇,亞瑟很努力讓自己不要去看這樣的畫面。

「老爺訂的規矩。」亞瑟說。

「別管老爸了,」阿爾弗雷德的音量變得更大,那純粹是因為他受不了亞瑟全然不接受自己替他訂下的新規矩,這樣的反抗彷彿在嘲笑他還是個小鬼,所說的一切都只是兒戲。

「身為總管,我是這個家裡樸庸的代表和典範。」

「那你最好乖乖聽我的話。」阿爾弗雷德沒好氣地繼續大口吞食著他的義大利麵:「你知道我的意思。」

亞瑟沒有再接話,他垂眸凝視著阿爾弗雷德低頭時,以他的角度可以清楚觀賞的寬闊肩膀,並試著記下阿爾弗雷德這樣的姿勢和身形,將這些記憶封存在腦海裡。

「到這種時候,你也無法在說上什麼吧?」阿爾弗雷德這次沒有看著亞瑟,他凝視著盤子裡的麵條,彷彿那就是他說話的對象。

必須遵守一個僕傭應該有的份際……亞瑟垂下眼,他並沒有再說什麼。

阿爾弗雷德悶悶地把晚餐吃完、一口氣喝光了酒杯裡的紅酒,他將杯子放回桌上時故意用力敲出巨大聲響,細碎的聲音從阿爾弗雷德的手與酒杯之間悶悶地響起。

「破了,看我真是粗手粗腳。」與說話內容完全不符合的不在乎口氣,阿爾弗雷德斜睨了一旁的亞瑟一眼,滿不開心地一邊扯著領帶與衣物、一邊離開餐廳。

===

 這次是執事與年輕實業家少爺,
 和朋友聊的時候就很喜歡,寫出來也感覺滿不錯的,希望大家會喜歡。
 也祝大家新年快樂。OwO/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6) | 2011/02/02(Wed) 15:21:52

留言:

No title
很喜歡!!!!!!!!!!

非常地期待後續發展!!

[2011/02/02 15:26] URL | 冷伊 #-[編輯]
No title
這是他父親一輩子服侍瓊ㄩ斯家的驕傲→瓊斯
阿爾弗雷德的眉頭咒得更深一點→皺
並且將餐巾至於腿上→置於
輕巧地有如一個資力深後的男侍→深厚
我是這個家裡樸庸的代表和典範→僕傭

不知道需不需要抓錯字......手先動作了><

好可愛的一篇呀~~期待後續+1
也祝黑鳥新年快樂唷!!>w6
[2011/02/02 16:37] URL | 折 #-[編輯]
No title
執事激萌wwwwwwwwwwwww
是說,誤以為心跳加速是種病的總管先生你會不會太可愛了一點>////////<

自從船長大人上岸之後
沒文可追的日子還真是空虛的不得了wwwwww
恭喜開新篇!!!!恭喜大發財!!!!
[2011/02/03 23:28] URL | GuG #-[編輯]
No title
他的左「肩」有一小塊淋到雨
輕巧地有如一個資「歷」深「厚」的男侍
接著發現到哪裡不對「勁」而稍微弄鬆了一下領帶
你也無法「再」說上什麼吧
以上~

嗯……阿爾會不會是因為亞瑟總像個漂亮、制式化的冷冰冰人偶而感到不滿呢(還有不聽自己的話O3O)……
明明亞瑟會因為少爺而心跳加快耶(各種意義上XD)

黑鳥也新年快樂喲~!
[2011/02/07 13:09]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想到[向こう側/エノモト]Master&Butler's book那本..

年輕實業家和執事設定好棒啊..(流口水)
[2011/02/08 14:49] URL | SF #-[編輯]
No title
很喜歡~期待後續!!!!!!!!
[2011/07/20 22:10] URL |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