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23)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2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對於接下來的一切有點恍惚,自從落海後的經驗就像小說一般驚險刺激充滿驚奇,而或許其中最不可思議的就事他竟然如此平靜地明白自己戀愛上了柯克蘭船長。他並不確定這樣的故事是否比柯克蘭船長給他的愛情小說還來得有趣,但這樣的瞭然對於她自己而言或許一點也不意外,否則他就不會在春夢中夢見柯克蘭船長。

熄燈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告訴自己明天就可以回到北美家鄉,但理當安靜的門外卻忽然出現了奇異的動靜,腳步聲在走廊上來回了一陣後在他的門邊停下,這讓阿爾弗雷德決定讓燈繼續亮著,他拿出了從柯克蘭船長那偷走的匕首,並假裝熟睡等待對方上鉤。

來者十分有耐性,等待的時間長到阿爾弗雷德都快要以為自己會睡著時才進門,那人對於開鎖很有一套,阿爾弗雷德猜或許對方是在地方上行竊已久的慣犯,甚至冷靜到在進門後會先關上門以免遇上不必要的懷疑和曝光,但他今天找錯人了,趁著對方掀開被褥的一瞬間,阿爾弗雷德迅速地把對方壓制到床上、以利刃抵上對方頸部,竊犯輕巧的身體在混亂的當下讓阿爾弗雷德還以為是個女人,但對方的身分卻讓他連藏住自己驚訝表情的餘力都沒有:「亞瑟?」

「你倒認為你已經夠格喊我的名字了?」柯克蘭船長輕描淡寫地撇嘴,他想驟然起身但沒有成功,因為阿爾弗雷德的體型和力量仍是遠勝過他,單論蠻力的話柯克蘭船長完全沒有勝算。

「我……」阿爾弗雷德又遭到幾次柯克蘭船長的反抗,但壓在柯克蘭船長身上的他並沒有被挑戰,忽然出現的見面讓他不知道現在該先說什麼好:「我去了英國一趟。」

「童子軍在海盜船上學會了偷竊,現在還知道拿我的刀來攻擊我了。」柯克蘭船長垂眼看著鋒利的刀刃,雖然在他的皮膚上留下了刮痕,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真正傷了他。

「如果你可以安分點,我就放開你。」阿爾弗雷德有點天真地說出了這樣的要求,引得柯克蘭船長笑了出來,他不畏匕首的刀封就抵在自己脖子上,緩緩仰起頸子親吻了一下阿爾弗雷德的唇畔,用阿爾弗雷德思念的親吻方式,緩緩地吻上然後放開。

「你說呢?」

柯克蘭船長符合了阿爾弗雷德的期待,在手緩緩鬆開的時候並未表顯出任何多餘的反抗,他像放鬆了全身一樣地躺在床上,比起上次躺上這張床時還安分許多,在阿爾弗雷德起身鎖上房門時像享受自己被阿爾弗雷德擁抱一般地聞著床上屬於阿爾弗雷德的味道,並在阿爾弗雷德探頭四周時告訴阿爾弗雷德所有海盜都被下令不能靠近旅館。

雖然現在看起來有點像是一對一的了斷似地,不過柯克蘭船長並不是溫婉可愛的女孩,阿爾弗雷德清楚他的強悍兇狠,因此他並沒有真的敢將手中的匕首放開,即使在回到柯克蘭船長站句的床畔時仍毫不掩飾地表現出自我防衛的姿勢,柯克蘭船長就像他記憶中的從容優閒,觀賞著自己一般。

雖然這在預料之中但結果並不一樣──阿爾弗雷德被柯克蘭船長反撲倒在床上,匕首因為手腕撞上了床腳而鬆開,金屬刀身掉在地上的清冷聲響與兩人之間的氣息全然不相同,柯克蘭船長的親吻一樣在預料之中而且比溫存的記憶還要好讓許多,濕熱的嘴唇和舌頭相互追逐舔拭以及做出猥褻的吸吮愛撫,唇舌彷彿成為性器官一般地挑逗和享受對方的各種親吻技巧,在柯克蘭船長意猶未盡地以嘴唇蹭著阿爾弗雷德時被阿爾弗雷德反壓制回了床上,但柯克蘭船長似乎很想售於被獵物反抗,因此在被推回床上時他笑出聲,危險的綠眼睛在燈光下一樣充滿了魅力。

「你偷走了我的東西。」柯克蘭船長的手腕靈巧地從阿爾弗雷德和枕頭間滑走,他玩弄般地輕輕拍的阿爾弗雷德的臉頰,紅寶石及碎鑽戒指在阿爾弗雷德眼角閃爍著絢爛的光采,很快地柯克蘭船長另一隻手也已經脫離阿爾弗雷德的桎梏,用指尖輕輕挑玩的阿爾弗雷德的下顎,從頸部滑向身體並解開阿爾弗雷德的上衣:「我應該殺了你。」

「我以為你有這打算。」阿爾弗雷德伏下身體,讓柯克蘭船長可以埋在他的頸窩,同時他也享受著全身貼在柯克蘭船長身上的感覺。

「我只是射歪了,很可惜。」柯克蘭船長的手指滑到了阿爾弗雷德遭子彈射傷的肩膀,傷口幾乎快要癒合,不過仍是留下了疤痕,所以並不難找:「但這樣已經足夠證明你是我的東西。」

「你的東西?」阿爾弗雷德笑了出來:「我看起來像個物品嗎?亞瑟。」

「說說看你在英國知道了些什麼,我好久沒有去過那地方了。」柯克蘭船長得手改游上阿爾弗雷德的背部,有意無意地尋找敏感處,他的大腿輕輕蹭著阿爾弗雷德,而阿爾弗雷德也緊緊抱著柯克蘭船長,細細地親吻著十分敏感的耳根處。

「我去了柯克蘭家的城堡一趟,你的蠟封章是柯克蘭家的;柯克蘭家族和我的家族曾經有過競爭,我也問了拍賣商,他說這一代的柯克蘭家……有個孩子叫亞瑟。」

柯克蘭船長安靜地聽著,他十分享受阿爾弗雷德的親吻,獎勵似地輕輕揉著阿爾弗雷德的頸側。

「而我家收藏了一幅畫,是柯克蘭家真正輸給我的家族時的主人畫像,我的父親買下那幅畫是為了炫耀家族的成功。」阿爾弗雷德爬起身,抓來了柯克蘭船長戴著戒指的手:「而這個戒指,和畫上的一模一樣、英國的拍賣商和收藏家們告訴我,柯克蘭家家傳的戒指從沒在拍賣會或任何人的私人收藏中出現過,彷彿在柯克蘭家完全沒落後就消失了一樣。」

戒指有意無意地從柯克蘭船長手中脫落,落進了阿爾弗雷德手裡,沉甸甸的份量讓阿爾弗雷德的手心一沉,寶石在燈光照要下各自閃耀著璀璨光彩,但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心動的並不是這玫戒指:「他們說……柯克蘭家最後一個主人有四個小孩,亞瑟是私生子。」

碧藍色眼眸的視線從手中的戒指轉移到了柯克蘭船長臉上,明顯是希望得到真正的答案、也篤定柯克蘭船長必會告訴他這些他找不到的故事。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4) | 2011/01/16(Sun) 03:25:23

留言:

No title
本章副標題: 小別勝新婚 (被船長踹進海裡)
[2011/01/16 04:09] URL | imaihibiki #wJS3cBQo[編輯]
No title
天阿,都不知道該如何述說自己多想知道亞瑟的過去,
雖然阿爾查了不少關於科克蘭家族的事。
但是最真實的那一面,擁有藏在主要關鍵人(亞瑟)身上,
亞瑟的過去與整篇文章的發展無疑地是最為誘人的地方,
讓人看的心癢難耐,一直期待後續的劇情。
不過阿爾最後還是讓亞瑟給找到了,用夜襲的方式O///O
也不得不說亞瑟‧科克蘭船長真是太帥氣了,從容、似乎不知恐懼為何,
以及身上的秘密,讓人忍不住就想一探究竟(如同阿爾一樣。)
[2011/01/16 09:38] URL | 梅 #-[編輯]
No title
而或許其中最不可思議的就「是」他竟然如此平靜地明白自己戀愛上了柯克蘭船長
但這樣的瞭然對於「他」自己而言或許一點也不意外
他不畏匕首的刀「鋒」就抵在自己脖子上
即使在回到柯克蘭船長「佔據」的床畔時仍毫不掩飾地表現出自我防衛的姿勢
柯克蘭船長就像他記憶中的從容「悠」閒
柯克蘭船長的親吻一樣在預料之中而且比溫存的記憶還要「好讓許多」←這是……?
但柯克蘭船長似乎很「享受」於被獵物反抗
他玩弄般地輕輕拍「著」阿爾弗雷德的臉頰
柯克蘭船長「的」手改游上阿爾弗雷德的背部
寶石在燈光照「耀」下各自閃耀著璀璨光彩
以上OwO

一去學校就向米控炫耀了早上我已經看過23篇(只是來不及留言)的光榮事蹟……
讓她嫉妒了,唉呀,真不好意思(船長臉)
夜襲--蓋棉被聊天(並不是)--劇情這麼發展難怪我這幾天精神特別好--
船長從容不迫的個性很令人嚮往www
不過童子軍也越來越懂得怎麼應對了,不愧是船長喜歡的學習力強的好孩子~
那麼亞瑟,請快將自己的祖宗十八代抖出來吧!我都好奇得要死掉了>3<
但是其實更想知道的是,童子軍要怎麼抱得美人歸……
好期待耶www

黑鳥辛苦了,天氣好冷,要保重哦!
[2011/01/16 17:01]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柯克蘭船長似乎很「享受」於被獵物反抗
以上OˇO 

哇嗚阿爾弗雷德帥慘了www
乖孩子他已經學會如何把壓在自己身上的船長變到自己身下了呢(豎指)
我還在想說柯克蘭船長會不會趁阿爾弗雷德專心親他的時候把匕首拿回來,結果他自己也很陶醉嘛=ˇ=
期待結局= )
黑鳥辛辛辛苦了!!!!
[2011/01/16 17:09] URL | AlfredHeroJones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