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22)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2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柯克蘭家主人的子孫,就和阿爾弗雷的預期的一樣難找,除了拍賣商口裡的故事外,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真正尋找到柯克蘭家應該算是亞瑟父親的人,濱海區域因為商業貿易發展迅速也在短時間內不斷改建變更,所有的舊房子都不復存在,或是剩下殘骸。

得到的答案很模糊,在情緒讓阿爾弗雷德幾乎可以確定,但也清楚完全沒有直接證據表示他所知道的柯克蘭真的是那群被他追尋著的柯克蘭的其中一人,阿爾弗雷德並不算失敗但也不怎麼成功地完成了他旅行,而他猜想馬修對於他走訪英國的結果並不會滿意,但也不至於責難他,畢竟他才剛從鬼門關回來,這樣的想法讓阿爾弗雷德安心了很多,他搭上回到北美洲的船,又回到了海上。

希望被海盜打劫、希望一切平安無事,兩個嚴重衝突的想法在一路上沒有斷過,阿爾弗雷德有時會夢到柯克蘭船長,有時是那隻閃爍著為顯光采的湖水綠獨眼、有時是他充滿誘惑性的笑容和裸體,他們在船軌上追逐著,阿爾弗雷德在走到船軌盡頭時一回頭,他已經在海岸上,看著柯克蘭船長一行人就在船上,柯克蘭船長將槍架在肩膀上──接著他又醒了。

如果硬要抱怨的話,這一連串的夢中最糟糕的就是柯克蘭船長沒有像他第一次做夢時這麼秀色可餐,但每當想到自己竟然朝思暮想著一個瘦小且淫蕩的海盜時,阿爾弗雷德就會因為羞恥而從未真正面對自己的需求,並沒有查覺到這件事情的阿爾弗雷德只能在船上做簡易的體能鍛練來消除這樣的心浮氣躁,不過成效並不大。

船隻例行性地在加勒比海域進行休息和補充物資,一如阿爾弗雷德當時逃離這裡的模樣,小島看起來還是忙碌且摻雜了各種人物,雖然希望再見到柯克蘭船長,但阿爾弗雷德並不打算再被海盜擒住,他熟悉卻又充滿戒心地在甲板上觀察往來於接上的人,黃的、白的、最多的還是黑人,水手和海盜在這裡看起來很難一眼分辨出來,攤販在說出了特殊的暗語後會從攤下或屋子內處拿出包裝嚴實的物品進行交易,來往的人中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看見熟面孔,來到碼頭以前也沒見到像是柯克蘭船長的船。

一邊感到失望又一邊慶幸自己的安全,阿爾弗雷德對於自己一直以來的矛盾心情總是感到兩難,但或許現在失望的部分還是佔比較多,彷彿再沒見到柯克蘭船長,以後也不可能有機會,他的理智還是讓他明白怎麼樣都不能在還有其他人在的時候遇上柯克蘭船長的打劫,他並不想否認自己受到柯克蘭船長誘惑,但他不能放下的還有很多,如果他無法在龍蛇雜處的海港域上他,那麼在英國領土上遇見的只有可能是屍體。

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已經用用兩處槍傷與柯克蘭船長到別的阿爾弗雷德覺得內心難受,那並非他走訪英國的目地,這樣的結果或許對於他的家人和親朋好友而言是最好的,但對他而言並不是,阿爾弗雷德這時有點幸慶自己除了槍傷外還從柯克蘭船長手中拿走一些什麼,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一個吻會更好一點。

阿爾弗雷德出於不明所以的堅持,他開始效仿著自己上一次登陸的路線,在同一間旅館下塌、同一間酒吧喝酒,他甚至做在同一個位置上,有其他曾經搭訕過的水手認出他來,不過卻不知到隔天他被海盜追殺的事情,於是大談著這件聽聞來的消息,然後說那傢伙最後死在海裡。阿爾弗雷德熱情地回應著他的話題,然後聽著對方說自己是怎麼死的。

休息的時間內一切變得輕鬆平靜,對於一個常出海的人來說,加勒比海這裡算是個頗有異國風味的度假地點,因為前一次到達時是一心想要逃跑,所以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時間去觀賞這裡的風景和當地風俗,船隻停泊的時間夠久,他就當作另一次的度假,並且還真的在熱帶雨林裡被不明的蟲子咬傷而高燒了一整天。

當阿爾弗雷德從昏睡中輾轉清醒時,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就躺在最後一次和柯克蘭船長的親密行為就在這張床上,但他感覺不到對方的體溫和睡過的痕跡,那是理所當然的,細微的孤單感受忽然從心底爬滿了整個思緒,阿爾弗雷德抱住了被褥,想像自己懷抱著柯克蘭船長的感覺,但實在相差很多。

「亞瑟?」阿爾弗雷德試著喊出被他思念的名字,那個名字短錯而且簡單,在他認識的朋友裡就有三個人叫這個名字,但那傢伙還是最適合這樣的名字,或許只是因為他特別喜歡這一個亞瑟,而且他們有很多只有彼此才知道的事情。阿爾弗雷德雖然想起身走動但四肢仍然痠軟,於是他又睡了下去。

在離開加勒比海的前兩日阿爾弗雷德明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焦躁感,無論是身體壓抑已久的需求或是依然沒有見到柯克蘭船長的失落,都明顯令他感到煩躁,阿爾弗雷德試著搭訕上當地的妓女,不過他在即將談好條件前抽了手,只因為他看見了和柯克蘭船長裝扮相似的背影,但很可惜並不是,而阿爾弗雷德這時才發現自己並不只是要解決性欲,他該找對的人,偏偏這個人他現在找不到,他甚至瘋癲地思考著是不是應該回去加入海軍,這樣可以名正言順地出海攻打海盜船,又可以尋找那位身世成謎的柯克蘭船長。

阿爾弗雷德開是思考起沒有義意但卻或許有點解他相思的事情,像是如果真的找得到柯克蘭船長,他該怎麼把柯克蘭船長弄上岸、又要怎麼讓他過正常生活,柯克蘭船長識字也會寫字,他還有一點點文化素養,所以在家裡安排一個工作給他不是問題,但他可能會和僕役相處不順暢,所以暫時需要與大多僕役隔開……

就連阿爾弗雷德都不明白自己空想這麼多要做什麼,但如果足夠讓他撐到回家,或許也足夠了,他知道馬修會準備一大堆事情讓他忙不完,這樣才好讓他忘掉這一大段海上歷險。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4) | 2011/01/15(Sat) 02:57:53

留言:

No title
"如果他無法在龍蛇雜處的海港域上他,那麼在英國領土上遇見的只有可能是屍體。"

雖然似乎是注音娘有錯
但第一次看的時候竟然毫無違和感www?
[2011/01/15 03:05] URL | #-[編輯]
No title
這章應該是第22章吧?
樓上握手,看第一遍時毫無違合的當成"上他"看(竊笑~)
很期待這篇會怎麼收尾,船長大人應該不會這麼溫順就範吧??
[2011/01/15 10:40] URL | #-[編輯]
No title
好期待到底是船長被戴上案還是阿爾被帶回船上唷wwwwww
這一篇都是阿爾弗雷德對船長的思念結果我看到差點把墨鏡拿來戴=ˇ=
閃死了啦~
其實黑鳥也很喜歡這篇吧否則怎麼會從短篇變中篇呢ˊˇˋ
嘛,加油唷= )
[2011/01/15 17:43] URL | AlfredHeroJones #-[編輯]
No title
阿爾弗雷德並不算失敗但也不怎麼成功地完成了他「的」旅行(少一個字)
有時是那隻閃爍著「危險」光采的湖水綠獨眼
他熟悉卻又充滿戒心地在甲板上觀察往來於「街」上的人
如果他無法在龍蛇雜處的海港「遇」上他(樓上大家的發言讓我笑了www)
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已經「用」(多打了一個)兩處槍傷與柯克蘭船長「道」別的阿爾弗雷德覺得內心難受
那並非他走訪英國的目「的」
他甚至「坐」在同一個位置上
不過卻不知「道」隔天他被海盜追殺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開「始」思考起沒有義意但卻或許有點解他相思的事情
以上錯字OvO

從錯字量看得出來黑鳥修羅得十分辛苦……天氣好冷,要保重唷:)
總覺得,每次的內心戲都非常仔細,我的情緒也跟著起伏><
雖然前一篇還很欠打的S船長,不過看到這兒竟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船長回來呀QwQ
但是,要是在回航途中遇上船長,那……這也太刺激了吧!XD
哎喲,阿爾好矛盾我也好矛盾www

為什麼要這麼精彩,這樣下去明天去學校自習會唸不下書的XDD
[2011/01/15 22:40] URL | AlbiA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