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9)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9)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握著小槳,他緊張地划著水,但小船似乎怎麼划都只前進那麼一點點,阿爾弗雷德可以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和呼吸,忽然他快到岸邊了,就在他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水面忽然伸出了一隻手,柯克蘭船長很快就抓住了阿爾弗雷德手中的小槳並爬上船,他的槍口抵在阿爾弗雷德額下顎,一邊親吻著阿爾弗雷的頸側一邊低語:「竟然跑走了,你這個小渾球……」

槍聲響起的同時阿爾弗雷德從床上驚坐起,後背的傷被拉扯而使得他無聲地哀嚎。陽光從窗外照進房間內,樸實的暖褐色調和佔據了一段日子記憶的灰褐色不太一樣,家具都散發著被細心保養過的光澤,更不用說海盜船上不會看見的紡織品擺飾。

柯克蘭船長低啞的嗓音彷彿還在自己的耳邊迴盪,阿爾弗雷德甩了甩頭又抓了抓耳朵,不過接下來他發現他覺得自己的頸部也剛被柯克蘭船長親吻過,即使他自己很清楚那不過就是一場夢,但阿爾弗雷德還是無法甩開那些因為經歷過而變得太過真實的夢境幻想。

床腳的餐桌上放著餐點,阿爾弗雷德知道那是馬修要求的,他撕開了麵包塗上奶油,新鮮的麵包香氣彷彿五十年沒有嚐過一般的美味,早餐完全無法令他感到滿足,阿爾弗雷德沒有等僕役來收拾走餐具,而是自己拿著盤子又到廚房去要來了一些食物和一小瓶酒,端著有如打劫過廚房一漾滿的盤子來到甲板上慢慢享用,阿爾弗雷德決定選擇坐在船頭的階梯上,他安靜地吃著食物,不真實感又浮了上來。

「這些日子你怎麼過來的?」馬修也學著阿爾弗雷德坐上階梯,他從阿爾弗雷德的盤子裡拿了一片火腿走,塞進嘴裡慢慢嚼著。

「那天暴風雨很大,我們沒想過會翻船。」阿爾弗雷德將酒瓶抵在唇邊,起了個頭後啜了一小口:「海浪……你看過高到幾乎可以把月亮遮蓋住的大浪嗎?那真的很難相信,我們看著海浪湧起然後打從心底明白誰都逃不了……」

阿爾弗雷德看著平靜晃蕩的蔚藍海面,彷彿畫面回到暴風雨的那夜:「我搞不清楚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水流捲著我身體並且用力拉扯,我……我幾乎要以為我的身體會被捲斷。」

馬修除了露出無法想像的恐怖表情外,他完全沒有辦法搭上腔。

「……我現在幾乎想不起來了,只記得想著如果不掙扎的話一定會死掉。」阿爾弗雷德收回了視線,轉看向馬修:「然後我發現我被海盜救了。」

「繼續。」馬修拿走了另一片火腿,然後他喝了幾口阿爾弗雷德的酒。

「海盜船的船長姓柯克蘭,看起來瘦小而且神祕。」阿爾弗雷德暫時壓下了腦海裡自己愈柯克蘭船長通身赤裸相互交纏的畫面。

「神秘?」

「雖然在海盜面前他就是個更強悍兇狠的海盜,但其實他會說英語,非常漂亮的英語。」阿爾弗雷德彷彿這時才從夢起清醒過來般地恢復了精神,碧藍色的眼睛熠著光輝:「他還會寫字,就像我們學過的字體一樣漂亮、而且還會背詩。」

「什麼?」馬修笑了出來,他覺得阿爾弗雷德在開玩笑。

「他手上有柯克蘭家的東西。」

「柯克蘭?……你說的是那一個『柯克蘭』?」馬修依然不太願意相信,但阿爾弗雷德認真地點了點頭,並從阿爾弗雷德手上拿到了蠟封章,他花了很多時間詳細端詳著蠟封章,最後收起了不相信的態度。

「還有什麼你可以證明的?」

「戒指。紅寶石及碎鑽,那是柯克蘭唯一配帶在身上的首飾。」阿爾弗雷德一邊說一邊做出一個裝模作樣的姿勢:「我想你應該記得這幅畫,還有那顆大得有點誇張的紅寶石。」

「……夠了。」馬修有點嚴肅地說著,他自然會記得那一幅畫,他們的父親從拍賣會上買下,然後他們才知道了柯克蘭家族,畫裡的主角是當然輸給他們家族的柯克蘭家主人,那枚戒指被畫得十分詳盡,但卻沒有在同一場拍賣會上出現,也從來沒有聽說誰收藏到了那枚價值不菲的戒指。

「你的意思是柯克蘭家的後代變成了海盜?」馬修用手指抓了抓他和阿爾弗雷德一樣濃金色的頭髮,細微的不同處是他的頭髮有點微捲。

「為什麼不可能?柯克蘭家族曾經有非常龐大的海上事業。」阿爾弗雷德一邊說,吃完了他盤子理所有的食物。



※※※



和蠟封章及戒指相比,那柄匕首就顯得有點不明所以。阿爾弗雷德拿著匕首再三端詳著,卻完全瞧不出個名目來。沒有任何的特殊的印記、痕跡,甚至一點使用過的樣子都沒有,阿爾弗雷德無聊閉把玩著匕首,除了馬修包容了他的好奇心,讓他回到美國後去查查看這件事情外,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正面對著一堆不太重要的問號,但自己卻又莫名執著。

馬修只有特別建議阿爾弗雷德別再回到海上,他不希望阿爾弗雷德再遇上那種災難,但阿爾弗雷德很清楚自己並不想聽馬修的,他對於選擇海軍這件事情並沒有後悔過,而且他希望再見到柯克蘭船長,或許他根本不介意他到底是不是柯克蘭家的後裔,柯克蘭船長就算是隨口鄒一段故事給他,他也願意聽。

阿爾弗雷德嚥了一口口水,他有點想念柯克蘭船長的嘴唇、大概也不只有嘴唇,他所有的經驗都來自柯克蘭船長,柯克蘭船長對他而言是太突兀且充滿誘惑力的存在,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對於柯克蘭船長永無止境的新鮮感就像他對自己沒有限度的索求一般,像大海一樣如此充滿魅力地吸引著他。

一邊矛盾著自己的情緒,但阿爾弗雷德也很清楚他們不會遇到柯克蘭船長的船,船的航行方向在他的建議下做了一點修改,雖然繞了一點路但馬修已經備足了物資,而且阿爾弗雷德也需要確保這艘船不會遇上柯克蘭船長的襲擊,他知道被劫的船隻下場會如何,在這個前提之下即使很希望能再見到柯克蘭船長,也明白不該用這種方式。


===

 四萬字。
 我自己也知道這已經變中篇了。Orz
 壯烈悲慘地要月琴留兩公分的書背給我......|||||||||Orz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4) | 2011/01/13(Thu) 02:33:16

留言:

No title
終於啊!!! T^T
阿爾趕快回去養精蓄銳 準備好聘金再回來提親吧!!(誤?)
[2011/01/13 05:48] URL | imaihibiki #wJS3cBQo[編輯]
No title
端著有如打劫過廚房一「樣」滿的盤子來到甲板上慢慢享用
阿爾弗雷德暫時壓下了腦海裡自己「與」柯克蘭船長通身赤裸相互交纏的畫面
吃完了他盤子「裡」所有的食物
阿爾弗雷德無聊「地」把玩著匕首
柯克蘭船長就算是隨口「湊」一段故事給他(不知道有沒有改對)
以上OwO

第一段讓我笑了,這也太像美式恐怖電影了吧XDDDD
也許比起阿爾弗雷德,馬修頭上有更多問號……(辛苦這孩子啦)
啊啊~好好奇殺氣騰騰、火冒三丈、氣急敗壞的船長怎www麼www了www
(你唯一的興趣只有S船長嗎)
童子軍!你現在的任務就如樓上所說,請準備好九十九朵玫瑰和一大筆聘金登船提親……(才不是)

喔嗚!是戒指的來歷!好高興看到了www
家族爭權的故事最喜歡了
依然期待著接下來唷>w<
(變成中篇了嗎……那辛苦黑鳥了唷ˊvˋ)

ps:說到女海賊,我最喜歡的是和伊莉莎白一世對峙過的Grace唷!(曾經萌過這兩位)(自爆了)
[2011/01/13 19:40]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阿爾你這傢伙!
是打算吃抹乾淨就溜掉嗎?
如果沒準備好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求婚的話,就等著備船長剝皮吧~


話說女海賊英真的很萌...///
[2011/01/14 08:55] URL | 逆 #-[編輯]
No title
看完第一段我下到了,原因是:啊啊啊啊原來阿爾弗雷德根本沒有盜船上嗎?!!那美國怎麼辦!
然後看到第二段才發現擔心太多了XD
柯克蘭家族感覺好www強www大www唷=w=
阿爾弗雷德你一個海軍應負的了嗎?
嘛,沒關係他是Hero!

黑鳥加油:)
[2011/01/14 19:25] URL | AlfredHeroJones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