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6)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6)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安靜的凝視讓阿爾弗雷德開始做出點奇妙的思考,他像道別一樣地回想起和柯克蘭船長之間發生的事情,無論是情色的還是憤怒的似乎都已經不是分開獨立的情緒,阿爾弗雷德有點羞恥地覺得其實對於柯克蘭船長的記憶並不壞而且總是會……

阿爾弗雷德不得不轉移自己的目光來停止不斷在腦海中播放的情色記憶,這樣妖豔的對象既不是港口邊的阻街女郎也不是哪個名門的貴婦人,但阿爾弗雷德很清楚他在自己心中是比這些女人都還要誘人的存在,他並不明白柯克蘭船長為什麼這麼執著於自己,不過無法否認的是他也對柯克蘭船長感到著迷,即使是帶有點冷傲的輕笑也讓他覺得自己受到勾引誘惑。

手指輕柔地撥弄著柯克蘭船長的瀏海,阿爾弗雷德沉默地看著柯克蘭船長,那抹漂亮的幽綠色緩緩地在眨眼間出現在阿爾弗雷德眼前,柯克蘭船長迷濛地睜開眼來。

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感到特別緊張,他彷彿也醉了一樣地看著柯克蘭船長對他露出茫然的微笑,順從地任由他將自己抱入懷中親吻,阿爾弗雷德擁抱住也回應了柯克蘭船長,他們的吻輕柔而且滿足、自然又曖昧地撫摸著對方的身體並交換來自對方的氣息,在阿爾弗雷德意識到自己正想解開柯克蘭船長的衣服時才忽然終止了一切,輕輕抱著半夢半醒的柯克蘭船長躺下,在離開柯克蘭船長前心虛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做為道別。

嘴唇上還殘留著柯克蘭船長的溫度和柔軟觸感,阿爾弗雷德不自覺地舔了下嘴唇,他來到碼頭邊解開了他們划來的小船,如果要他說的話,對於在海盜船上的日子他並不是完全沒有留戀,但那種感覺或許就是太茫然模糊了所以才特別在意,於是他回到了海盜船上。

輪流看守的海盜對於他的歸來並沒有太大的意外,對於海盜而言阿爾弗雷德是船上常見的一景、或許是柯克蘭船長要他回來做什麼,這一部分倒是大大方便了阿爾弗雷德不少,他順利地來到了船長的房間,取走了床底下小木箱裡的東西。

蠟封章拿在手中端詳了非常久,腦海裡的記憶也不斷翻閱追尋,無論是拍賣會或是過去聽聞的閒談,都不記得曾經有誰提起過柯克蘭家族的傳家之物,就算蠟封章可能會被不屑一顧,滿是珠寶的戒指也不該無聲無息地失去下落,阿爾弗雷德將柯克蘭船長的蠟封章與匕首同時從木箱中帶走,他並不想要特別為自己這樣的行為動機解釋什麼,下意識裡似乎就是認定了那東西對柯克蘭船長很重要而想要佔有、或是他只是希望更能確保下一次見面的機會。

阿爾弗雷德回到旅館裡,因為帶走了很明白是不能帶走的東西而變得緊張,開門聲驚動了酒醒得差不多的柯克蘭船長,他迅速從床上彈起並按上腰際的槍枝,在看見來者後不滿地放鬆了身體,阿爾弗雷德著實也緊張了一下,他想柯克蘭船長大概會問他去了哪裡,但柯克蘭船長並沒有問。

鬆懈過後酒精的干擾讓柯克蘭船長感到腦袋混頓暈眩,他完全沒有餘裕去管阿爾弗雷德去了哪裡,只能痛苦地用手指揉著眉心做沒有威脅的抱怨,阿爾弗雷德倒了杯水來,他就坐在柯克蘭船長的床邊。

「一不留神就打算溜了嗎……」

並不打算真的回答柯克蘭船長這個問題,阿爾弗雷德安靜地將水杯交給柯克蘭船長,在柯克蘭船長接過水杯時相互凝視了對方一段時間,阿爾弗雷德努力讓自己的視線保持自然地看著柯克蘭船長,不要太過在意那道令人好奇的疤痕。柯克蘭船長重重地用鼻子哼著氣將水杯裡的水一飲而盡,在阿爾弗雷德接過水杯就要離開時,柯克蘭船長卻將臉靠在阿爾弗雷德的肩膀上。

淡金色柔軟的頭髮垂落在肩上,柯克蘭船長的額頭安穩地貼著阿爾弗雷德,一句話都沒有說,瘦小的肩膀彷彿終於放鬆了一般地安靜垂著,阿爾弗雷德還沒有決定好究竟要離開還是轉身擁抱柯克蘭船長,不過柯克蘭船長也沒有要讓他猶豫的意思,細瘦的雙臂環住了阿爾弗雷德的腰部,柯克蘭船長又換了個角度趴在阿爾弗雷德身上,無聲地嘆息。

並不確定自己可以給對方什麼,阿爾弗雷德只有轉過身來在柯克蘭船長的額頭上吻過一下,但柯克蘭船長馬上在他的唇上偷走了一個吻,他冷靜卻又貌似等待回應似地停留在阿爾弗雷德面前,阿爾弗雷德可以看見那隻總被遮住的右眼是可以睜開的,那隻眼睛的顏色比左眼淡了許多、看不到生命力且隱隱約約有一道和疤痕一樣角度的血紅痕跡。

阿爾弗雷德非常認真地端詳了那隻盲眼許久,柯克蘭船長沒有反對或厭煩,安靜地任由阿爾弗雷德看個夠,阿爾弗雷德如他所願地在看夠之後回應了他的吻,他已經熟悉怎麼與人親吻,輕啄、磨蹭然後唇舌交纏,阿爾弗雷德輕輕摟著柯克蘭船長的腰,一邊親吻並一邊讓他躺回床上,他握住了柯克蘭船長的手腕,細瘦的腕部不怎麼有份量,躺在他身下的船長也是,他們相互磨蹭著嘴唇和鼻尖,然後將對方擁入懷中。

柯克蘭船長一邊吻著阿爾弗雷德的頸部,仍不忘用大腿磨蹭阿爾弗雷德幾下,但阿爾弗雷德還是不為所動,他敷衍地伸手撫摸柯克蘭船長的臀部,但並沒有再進一步。

「你可以敷衍我這一次。」柯克蘭船長伸出舌尖舔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他們並沒有親吻但嘴唇不斷碰撞磨擦:「但沒有下次。」

阿爾弗雷德還是沒有回應柯克蘭船長,他忽然捧住柯克蘭船長的後腦來親吻那張總是逞兇惡的嘴,一邊親吻並一邊加重手臂的力氣,讓柯克蘭船長只能接受自己的親吻且無法掙扎,無論是嘴唇或舌頭被咬的疼痛和血腥味都挑釁著阿爾弗雷德,他並沒有放開對方,而是持續著帶有痛感的親吻直到柯克蘭船長的身體在懷裡失去力氣。

「亞瑟。」阿爾弗雷德輕喘著說,他的聲音溫潤有如提琴輕鳴:「或許我該偶爾這樣叫你。」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3) | 2011/01/07(Fri) 23:23:21

留言:

No title
鬆懈過後酒精的干擾讓柯克蘭船長感到腦袋混「沌」暈眩
以上OwO

我一邊聽夕日坂一邊看更新(茫然的眼神)
還好這一篇很「溫柔」,否則應該會非常恐怖……(眼耳不協調?)

鬆懈下來的船長好可愛ˊwˋ
好想抓在懷裡抱著玩耶(你確定嗎)
然後就是……
阿爾弗雷德:「我不會敷衍你的,身為一個優秀的海軍,我一定會負起責任。」
(掏出餐廳附贈的外帶布袋和麻繩)(最好是有)
(←很認真的打下設計對白)
我真的非常好奇船長的來歷,但是,但是……
對於打包這個話題也完全停不下來XD
(腦中浮現國小時研究的好幾種包便當方式)
……對不起……

嘛,這一篇的兩個人都很溫柔ˊwˋ
互相磨蹭好溫暖的樣子
之前的船艙play和潑水好冷啊!!(縮進棉被)(誤)
[2011/01/08 00:38]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黑羽大這幾篇更很快!天那麼冷辛苦你了…つ【熱茶】

好像船長大人喝醉後反而自重(溫柔?)了…
這樣不行的!就各方面而言!!

其實阿爾不偷東西船長都絕對會追上門吧?
好奇要是船長抓人時看見馬修會有甚麼反應
大概會很有趣……?(喂
很在意船長的過去+1
[2011/01/08 22:21]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No title
海軍你溫柔到我好想哭... ...
結果我還是比較喜歡喝醉酒被海軍抱在懷裡的船長呢!= )
喝醉酒不是比較容易打包嗎?ww(誤)
不果之前有某人跟我這樣講過:「說不定阿爾回到美國的家之後,一進房門就看到柯克蘭船長坐在裡面等他... ...連續劇不都這樣演的嗎?」接著他自己大笑了=ˇ=
很想知道他們倆到底是甚麼關係唷!!

黑鳥下個禮拜都會下雨,出門要記得代雨傘唷
[2011/01/09 12:06] URL | AlfredHeroJones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