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Christmas everyday

【短篇】Christmas everyday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點文:阿瑾



搭配BGM:Everyday Is Christmas




當亞瑟從床上轉醒時,阿爾弗雷德的鼾聲正熟,電子鐘剛跳過一個單位,現在凌晨五點。

亞瑟的眼睛還有點酸澀,冰冷的空氣讓他往棉被裡縮了縮,他知道自己還沒睡足,但阿爾弗雷德的鼾聲讓他有點難以再次入眠,靜靜看著戀人背著自己的身影,亞瑟花了很多時間跟自己說服自己怎麼樣都要縮在被窩裡的意志,當他從棉被中坐起時,徹骨的寒冷讓他幾乎醒了一半。

「……連睡覺都可以睡成這個樣子。」亞瑟起身才發現阿爾弗雷德的大半棉被都已經落在床下,壯碩的身體就躺在床的邊緣、幾乎要掉下去。

和這傢伙小的時候幫他調整枕頭和棉被完全不同,現在阿爾弗雷德的身材,即使亞瑟要搬動他一條腿也會十分耗費力氣,但是讓這家伙滾落床下和寒冷相比,後者似乎一直都不太重要。亞瑟搓了搓冰冷的雙手,費了一點功夫才讓阿爾弗雷德平躺在床上, 但姿勢有點依偎著亞瑟的樣子,被依賴著的感覺讓亞瑟窩心微笑起來。

亞瑟披上了棉被,傾過身體順了順阿爾弗雷德額前凌亂但已經稀疏的瀏海,接著開始數起對方的睫毛,金色的睫毛安靜地服貼在阿爾弗雷德的臉上,亞瑟一邊數一邊用手指撥玩著,不過似乎干擾到了阿爾弗雷德的睡眠,他皺起臉在羽毛枕頭上蹭來蹭去,又換個角度繼續睡,而亞瑟開始數起阿爾弗雷德臉上的細紋。

笑出來的、煩惱出來的、大概是扮鬼臉才出現的,很多很多,亞瑟喜歡他的魚尾紋和眼袋,那代表著年紀以及很多意義,他的大男孩越來越穩重但還是會帶著孩子氣,但在他眼裡或許就算已經生出皺紋了,阿爾弗雷德還是當初那個總惹他生氣傷心的小鬼。

所謂的永遠,其實他一開始並不相信。他們的感情其實唯持了非常久的緊張狀態,超過一個人類壽命可以延展的長度,一邊愛著對方卻又深深擔心對方離開自己,阿爾弗雷德總必須努力用他不怎麼細膩的腦袋猜測他的想法。 身邊的人都認為他們的溝通老是拐了個大彎,但以前的他們從來不這樣覺得,血氣方剛或一廂情願都好,那些都已經化作臉上和手上的紋路,一切就會變得平淡但雋永、富有餘韻,亞瑟輕輕梳玩著阿爾弗雷德的頭髮,用他有點不夠靈活的關節彎下腰來親吻阿爾弗雷德的額頭:「我愛你。」

想起來這句話也花了不少時間才說得真誠、說得令對方窩心,他們花了好多時間學著咀嚼和接受──藉由吵架鬥嘴和相互埋怨,雖然不是個好方法,但過去的他們只會這一招。

亞瑟安靜地、緩緩地滑進棉被裡,他的腰發出了細微的抗議,在他還沒真正躺好以前,阿爾弗雷德已經從後面抱住他,雖然很清楚對方在睡眠中,但還是抱得緊實。亞瑟放鬆地微微一笑,多年來無論是吵架還是甜蜜的日子,依偎著喜歡的人、在喜歡的人臂彎裡睡著,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亞瑟遲緩又有點艱難地翻過身,好讓自己抱住阿爾弗雷德,戀人的體溫、戀人的肌膚觸感,戀人的懷抱,比毒還要更令人上癮的存在。

他們度過了好多個世界末日預言,然後才明瞭真正的恐怖不是世界末日,而是壓根無法預測分別的日子什麼時候會來。阿爾弗雷德還是會笑著說他煩惱太多了,但是世界英雄已經不是當年的小鬼,阿爾弗雷德染上了當年他總愛嘲笑的容易憂心,雖然還是喜歡笑稱亞瑟年紀大,但這點倒是從來就沒明白過啊這傢伙。

「真是笨蛋啊……」亞瑟嘟喃著,在阿爾弗雷德懷裡睡著。


※※※


吵醒阿爾弗雷德的是晨曦的陽光,他在醒來時就知道自己懷裡抱著亞瑟。

下巴就頂在亞瑟的頭頂上,他的頭髮已經有點稀疏,阿爾弗雷德不捨地輕輕在亞瑟頭頂吻了一下,他隨時都想將這附小小的身軀摟緊再摟緊,一如亞瑟無法終止的杞人憂天,他也無法阻止自己更加更加再愛亞瑟,如果亞瑟在往後退,他就更往前追,想到這裡他又更緊地抱住亞瑟。

「阿爾弗雷德……」亞瑟的聲音悶悶地透過阿爾弗雷德身體傳來:「我好悶,快放開。」

「……不要。」阿爾弗雷德壓下好不容易快要鑽出自己手臂的亞瑟,彷彿在守護寶物一樣地用全身抱住。

「阿爾弗雷德,這樣我很不舒服。」亞瑟依然不安份地在阿爾弗雷德懷裡鑽動。

「如果我放開你,可以不要馬上就離開嗎?」

懷裡扭動的身體忽然安份了一下,亞瑟用放棄般的口氣要求阿爾弗雷德:「放開吧。」

手臂及身體型成的桎梏鬆開時,亞瑟無奈地爬到了可以與阿爾弗雷德相互對視的位置,不住整理著阿爾弗雷德的瀏海,他的口氣裡有溺愛也有感嘆:「我該拿你怎麼辦呢?你這調皮搗蛋的傢伙。」

「我很久沒有調皮搗蛋了。」阿爾弗雷德覆上亞瑟的手掌,讓亞瑟的手可以貼在自己臉頰邊,在他的掌心上留下了一個吻:「早安,親愛的。」

「早安。」亞瑟笑著說,他更加偎近了阿爾弗雷德來貪圖寬後的懷抱,他們共同享受著冬日的陽光,或許年輕的他們匯在這時候決定好好再來一回,不過這件事情還是留著在腦袋裡想會比較實際。阿爾弗雷德先行離開溫暖的床鋪,回來時他已經泡了兩杯熱可可,其中一杯遞給了亞瑟,而亞瑟正在看晨間新聞,這裡沒有他習慣的報紙,只好選擇新聞看。

「聖誕快樂,親愛的。」阿爾弗雷德吻了一下亞瑟的臉頰,然後滑入棉被裡,他的雙臂環住了亞瑟的身體,比起被窩還要溫暖的溫度很快就包圍了亞瑟。

「你知道嗎?」亞瑟微笑地轉頭親吻阿爾弗雷德的下顎,有點惡作劇地輕咬:「聖誕節是前天的事了。」

「Oops。」

「但你的祝福聽起來沒過期。」亞瑟笑著吻了有點尷尬的阿爾弗雷德嘴唇一下:「新年快樂。」

「又有奇妙的預言者說,在明年的朝陽升起前,神會給予世界最後的審判。」

「It is a good day to die.」亞瑟乾脆轉過身來環抱住阿爾弗雷德,沉穩的心跳聲還是如此穩定令人安心:「在這樣氣氛的日子裡和你一起離去,沒什麼不好。」

「但我希望可以再和你過得更久一點。」阿爾弗雷德揉著亞瑟的頭髮,他說得有點不捨:「你知道我多愛你。」

亞瑟在阿爾弗雷德懷裡忍不住笑起來,沒有原因,但他幾乎笑得瞇起眼,卻又忍不住要損阿爾弗雷德一下:「鬼才相信你!」

「這就對了,就算我們真的死了,就算是死後世界也都知道我們是一起的。」

「離我遠一點,你這渾蛋。」亞瑟笑著把阿爾弗雷德推倒在床上,但他自己又趴上阿爾弗雷德的胸口,好讓阿爾弗雷德抱著自己。

「不,我才不是渾蛋,我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

「你這個我心中最重要的渾蛋。」

「那真不是個好聽的說法……」阿爾弗雷德的口氣是充滿撒嬌地埋怨。

「那麼就用親的吧。」


※※※


亞瑟確認般地一次又一次翻越自己的行事曆,又搔了搔他的腦袋,總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怎麼了?」阿爾弗雷德穿著浴袍剛從浴室裡走出來,他的頭髮還冒著熱氣。

「日子不太對……」亞瑟困擾地一邊問,又順便看了一眼上床邊矮櫃的電子鐘:「你知道今天的日期嗎?」

「今天……二十……四!」阿爾弗雷德似乎現在才知道一樣地驚喜歡呼,他迫不及待地翻找起外出用的禦寒衣物並像過去的每年一樣興奮:「今天是平安夜!我們快去街上過聖誕吧。」

「但平安夜不是三天前的事情了嗎?」亞瑟變得有點驚訝,他看了看著電子鐘和自己的行事曆,表現出頗困擾的樣子,苦惱卻又錯愕地說:「我的工作、行程……我還替今天安排了行程。」

「那就忘了吧。」阿爾弗雷德從一櫃中取出亞瑟最常穿的風衣並遞給亞瑟,他的笑容太理所當然到令人快要相信沒有什麼問題:「沒有人會在這時候想上班的,我只是把時鐘撥快了三天。」

「但為什麼你要這樣做?」亞瑟緩緩睜大他律色的眼睛看著阿爾弗雷德,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時間是錯誤的,就算阿爾弗雷德應該也不例外,單就這件事情上他的確搞不懂。

「你覺得呢?」但阿爾弗雷德也只是燦爛微笑地回看向亞瑟。



===

  達陣!!我還有不單純誤會番外!
  無法寫出和歌曲一樣長、可以搭配越讀的文章真的很抱歉,
  現在才聽到這首歌真是好喜歡啊~
  心中的米英會在這種背景音樂下在酒吧相互裝不認識地調戲搭訕,
  然後在舞池裡小跳個兩圈相互炫技一下。(離提)
  米英的第二年,因為點文要求是「老夫老妻的米英」,所以就乾脆真的老下去(?)
  不過現在已經是2010的倒數第二天啦,可以的話希望明年也可以持續燃燒熱情。>///<
  這一年來也非常謝謝大家的照顧,我還是會繼續努力!;**\>w</**;
※APH/米英 | 引用:(0) | 留言:(3) | 2010/12/30(Thu) 02:45:27

留言:

No title
阿爾把時鐘撥快三天只是為了想聽兩次聖誕快樂? XD
[2010/12/30 12:12] URL | imaihibiki #wJS3cBQo[編輯]
No title
老夫老妻真是太可愛了ˊuˋ
特別是黑鳥筆下的www
喔嗚~~很喜歡這種至死不渝、淡淡的甜蜜(比起轟轟烈烈更喜歡這樣)
無論聖誕快樂什麼時候說,心意都是不會變質的哦~!
[2010/12/30 22:49] URL | AlbiA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imaihibiki:
 當然是多快樂一次囉~(?)

AlbiA:
 我覺得這篇寫得有點短,
 可是太長的話速度又太慢,有點小苦惱。
[2011/01/01 17:02]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