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3)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無論覺得怎麼樣,我們都不會有下一次了。」阿爾弗雷德一邊側身移動,一面用手表示柯克蘭船長別再靠近,但最明顯地不是柯克蘭船長有沒有讓他十分舒服,而是他根本無法拒絕柯克蘭船長,帆桿很快就到了盡頭,阿爾弗雷德還是不得不面對柯克蘭船長,但是他無法預期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就維持這樣的狀況吧,你不用告訴我你的來歷,而我……」

阿爾弗雷德住了口,柯克蘭船長已經逼到他的面前。那隻湖水綠的眼睛在陽光照耀下還是美麗閃耀。柯克蘭船長歪著一邊腦袋單用左眼瞧著在船上久了之後也漸漸習慣打赤膊的阿爾弗雷德,以眼神對他曬出古銅色的肌膚進行評論,他用指背輕輕刷過阿爾弗雷德胸肌中間的凹陷處且不滿足地在來回撫摸,那顆相著紅寶石的戒指也刮著阿爾弗雷德的肌膚。

「你對我很有興趣。」柯克蘭船長說,他又更靠近阿爾弗雷德一點,但阿爾弗雷德已經無處可退,而他知道柯克蘭船長的嘴唇又開始危險地靠進自己:「出於我不明白的原因。」

出於阿爾弗雷德一樣不會明白的原因,他好像希望柯克蘭船長可以真的親吻自己,不過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等待柯克蘭船長動作,而是自己搶先吻了上去,比起之前莫名深入的親吻,這個吻簡單得像在玩遊戲,但吻下去後很滿足,柯克蘭船長的親吻一直都很不錯。

柯克蘭船長用眼神讚賞了阿爾弗雷德一下,他伸手就要摟住阿爾弗雷德的肩膀繼續更深入的親吻,但在嘴唇湊近阿爾弗雷德唇峰時不得不停下。

「你對我也一樣很有興趣。」阿爾弗雷德說,他的臉頰有點泛紅,但陽光正熾熱。

「當然。」柯克蘭船長輕輕撫摸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他承認得很乾脆,大有訝異阿爾弗雷德現在才發現的意味。

「盡管我們對於彼此好奇的部分不一樣,」阿爾弗雷德舔了下嘴唇,他的舌尖很快就被柯克蘭船長含住,不過他放棄了這個親吻:「但或許我們還有交易的機會。」

「喔?」柯克蘭船長德喉間輕輕發出了詢問的聲響,低沉微啞帶著誘惑感。

「我翻了你床下的箱子。」阿爾弗雷德說,但柯克蘭船長似乎一點都不意外這件事情,他還是充滿興趣的為笑著:「這個戒指和蠟封章應該都是屬於同一個家族。」

柯克蘭船長微笑著,海風搧動著他的髮梢和帽緣的羽毛,就在阿爾弗雷德以為自己可能會得到答案時,海盜的呼喊聲打斷了他們兩人:「看見陸地了!」

柯克蘭船長被轉移了注意力,在看見島嶼的影子後他縱身跳下帆桿、順著帆腳索一路滑落到船軌,很快就回到船頭甲板,阿爾弗雷德在高處看著柯克蘭船長從海盜手中接過望遠鏡,而她還是只能看見朦朧的影子躺在海平面上,雖然心裡十分明白那是西印度群島的其中一部分,但思鄉情緒竟然就在這時後猛烈地狂湧出來,使他滿腦子都在想著該怎麼回到美國。

海盜們開始忙起來,他們收起了海盜的旗幟並且聽令於船長的命令來修改航船方向,阿爾弗雷德默默回到甲板上,他並沒有加入海盜忙碌的行列,而是茫然地看著忙碌的海盜,不得不承認其實自己已經有點習慣這裡、幾乎就要以為只能以這樣的形式生存下去,變成真正的海盜是早晚的問題,但再看見陸地的一瞬間,阿爾弗雷德清楚明白自己不屬於這裡,他在東岸有自己的宅邸、他可以想像僕傭和他的雙胞胎弟弟聽見他死於船難時的背傷表情,或許到現在他們都還沒有從悲傷裡走出來。

阿爾弗雷德擰起自己的眉頭,他知道機會可能就來了,他必須抓緊,這個海域內有許多往來歐洲及美國的船隻,他需要找個地方把自己打理得整潔一點、至少看起來不要像個海盜,然後搭著將回到美國的船隻回去,無論用什麼方法。


※※※


船下錨後,柯克蘭船長讓所有的海盜領了足夠的錢財下船玩樂,他們會在這裡停留好一陣日子。為了避免遇上軍船,他們並沒有真正停靠在港口邊,而是有一小段距離的礁石隱密處,以小木舟分船划到碼頭,這裡來往的人和船太多,沒有人會知道搭著這些小船的人是海盜。

阿爾弗雷德在迫不及待跳上小船前被柯克蘭船長叫住,直到海盜們都離開才交給他一張字條,上面用工整到十分優雅的字體寫上了需要的物資,阿爾弗雷德看見這張紙條時已經不若聽到柯克蘭船長吟誦十四行詩時的意外,但他更加確信了他的懷疑,但被他所懷疑的柯克蘭船長仍神色自若地站在他面前、接受他的打量。

「那些傢伙認不得字,每次總會漏帶東西上來。」柯克蘭船長拖下來船長帽和英國海軍外套,他一身輕便地拖來最後一艘小舟,和阿爾弗雷德合力把小舟放進水裡,木舟裡就只有他們兩人,待船吃水深度穩定後,柯克蘭船長輕滑著小槳彷彿鬆了一口氣:「幸好現在終於有人看得懂字條了。」

阿爾弗雷德隨口應和,心不在焉又有點笨拙地滑著小槳,島嶼的燈火通明,夜晚裡照出一片黃光,他們還沒看清楚往來在碼頭者的面孔時就可以聽到笑鬧聲夾著民族樂器的聲音,各種膚色的人穿梭在其間,當阿爾弗雷德看見英國海軍的外套時,他的胃幾乎要翻騰起來。

「到了陸地上後跟著我,童子軍。」柯克蘭船長一邊划槳,口氣輕鬆德和聊天一樣:「你可以選擇,但是最好的下場是被妓女完光身上所有金錢然後渾身赤裸地被丟在碼頭,或許你夠幸運的話還能逃回船上或找到我們。」

阿爾弗雷德對柯克蘭船長投以詢問的眼神。

「人口販子、走私交易、珍奇玩物或是性服務;巫毒或是傳染病。」柯克蘭船長的聲音總是冷靜而輕柔:「你能想到的買賣方式在這裡都能找到,也有機會成為犧牲品。」


===

 算是終於回到了陸地(渾身濕漉漉爬上岸)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5) | 2010/12/24(Fri) 02:56:54

留言:

No title
幾乎每上線一次就會更新呢
黑鳥大加油
不要太累了
P.S聖誕快樂
[2010/12/24 09:01] URL | 阿逆 #-[編輯]
No title
黑鳥辛苦了
聖誕快樂唷=")
我發現現在我開電腦都是為了看黑鳥的文X)

認識字這件是讓我想到之前阿爾拿到那本小說的時候的推理
柯克蘭船長不認識字→他有一份解不開的藏寶圖
這個推理真是太可愛了ww

(要咖啡還可樂?我沒有茶唷>wO)
[2010/12/24 17:27] URL | AlferdHeroJones #-[編輯]
No title
「儘」管我們對於彼此好奇的部分不一樣
他還是充滿興趣的「微」笑著
他可以想像僕傭和他的雙胞胎弟弟聽見他死於船難時的「悲」傷表情
柯克蘭船長「脫」下來船長帽和英國海軍外套
口氣輕鬆「得」和聊天一樣
但是最好的下場是被妓女「玩」光身上所有金錢然後渾身赤裸地被丟在碼頭
以上OwO

哇哈哈船長識字我好開心(你這英控)
欸、人口販子也許和船長的身世有關……
(只是猜測囉)
對於阿爾想要回美國這件事感到有點緊張……又期待www(貌似非常精彩)
登陸萬歲!黑鳥恭喜XD
小心別感冒囉(遞大毛巾)

船長!您一定受盡了委屈QvQ(自導自演了)
不要擔心,童子軍與你同在(這是哪齣)
……
一如往常的,辛苦黑鳥了(遞熱茶)
喂,樓上的,冬天不能喝可樂啦=3=
[2010/12/24 18:06]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呃哈哈哈...
我算是一個惡劣的潛水黨ˊAˋ|||
是說我真的很喜歡黑鳥樣的文啊還是默默的被釣起來了啊XD
小的幾乎每一本都有收呢(羞奔)
黑鳥樣的文一直有種給人細膩的感覺O/////O

我會持續追下去的!
不怕黑鳥樣開坑只怕您棄坑啊啊啊!!

最後,新年快樂噢!
[2010/12/29 23:52] URL | 悠十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阿逆:
 我不會累XD 謝謝你~

AlferdHeroJones:
 辛苦你了~這是童子軍的自作聰明吧XDDD
 現在我只想把手中的茶喝完後去買其他茶。

AlbiA:
 錯字糾正謝謝:)
 這...劇情基本上我不會捏XD
 終於登陸的第一件事情是曬翅膀(!)

悠十:
 非常謝謝你的支持,
 我最近莫名一直被問說會不會棄坑耶,
 我的棄坑記錄有這麼輝煌?O"O
 總之既然會收入實體書,基本上是根本不可能棄的。
[2011/01/01 16:40]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