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0)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0)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你覺得呢?」柯克蘭船長沒有正面應答,他將小說又塞進阿爾弗雷德手裡後笑著離開,這種感覺讓阿爾弗雷德很不滿意,但他並沒有把握自己在追上去並搭上柯克蘭船長的肩膀時,會不會受到柯克蘭船長的歡迎。

「我們到甲板上一較高下。」用餐時間阿爾弗雷德放下自己的酒瓶,借著醉意冒然下了挑戰:「如果我贏了,你要告訴我關於戒指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伸出了一隻手,並用另一隻手指指在相對於柯克蘭船長帶著戒指的手指位置:「我十分有興趣。」

柯克蘭船長表現得有點詫異,他緩緩地放下刀叉,開起阿爾弗雷德的玩笑:「你愛上我了嗎?」

「恐怕是這樣沒錯,我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事情。」海盜的笑鬧聲幾乎要遮蓋住阿爾弗雷德的聲音,不過柯克蘭船長似乎聽得十分清楚。

「我接受你的挑戰。」柯克蘭船長擦拭過自己的嘴,他緩慢地走到阿爾弗雷德旁,海盜讓出了一個空間好讓他坐在阿爾弗雷德身邊的餐桌上,接著柯克蘭船長不斷拉近兩人臉之間的距離,直到阿爾弗雷德感到有壓迫感。

「你知道如果輸了的話該付出什麼,對吧?」柯克蘭船長的聲音輕巧地吐在阿爾弗雷德的嘴唇上,讓阿爾弗雷德幾乎就要相信接下來自己又要被強吻,但他想得太簡單了。

原先握在手上的叉子被抄走,接下來那玩意就在他的胸前滑動,柯克蘭船長就用一支叉子靈活地一個又一個解開了他的鈕扣,叉子俐落地翻開了阿爾弗雷德的領子,露出健壯的胸膛,海盜們一反常態地安靜了下來,但這樣的感覺卻讓阿爾弗雷德更明確地知道所有人都正在看著他們。

柯克蘭船長笑得優雅,輕輕地以叉子尖端、縫隙和根部玩弄阿爾弗雷德的乳頭直到其充血尖挺,雖然阿爾弗雷德僵著臉,但她的臉頰已經開始泛紅,柯克蘭船長像看著一件剛完成的作品般仔細端詳了阿爾弗雷德一會後才離開船艙,當阿爾弗雷德跟上時,後面有人故意偷打了他屁股一下。

黑夜裡挑戰船長並不是個明智的選擇,這件事當阿爾弗雷德一走上甲板就明白得差不多了,雖然海軍生涯中並不是沒有夜裡操演過,但這還是比不上面對一個真正的海盜頭子來得令人緊張,柯克蘭船長將他平時批在肩上的英國海軍外套放在一邊,海風吹拂中他的身型看起來又比阿爾弗雷德印象中的更加瘦小,理智不斷提醒阿爾弗雷德,能以這樣弱小身軀控制整艘船上有如猛售般的海盜,柯克蘭船長必有過人之處,但柯克蘭船長的身型實在很容易讓人忽略他潛在的危險。

阿爾弗雷德想起他和柯克蘭船長間的事情、以及柯克蘭船長的身體抱起來的纖細,近來和海盜們間的較勁也多少建立起他的自信心,讓他忖度著或許柯克蘭船長並沒有他所以為的那樣強悍,畢竟境身材和力量來說,柯克蘭船長完全不佔優勢,更何況對方只有一隻眼睛。

柯克蘭船長優閒地和阿爾弗雷德兜圈子,接著他念起了詩,用優雅漂亮的英國腔調。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阿爾弗雷德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遇上船難之後他就生活在連說話口音都有點粗俗的海盜船上,最近看過的書就是早上那本一點都不怎樣的小說,他的生活就和過往自己所唾棄的一切沒有兩樣,所謂的附庸風雅在這裡則被譏笑為女孩子氣,同樣地他從來就沒想過柯克蘭船長可能不只看得懂一點文字。

就在這一點空白的空間裡,阿爾弗雷德替自己製造了被制伏的機會,柯克蘭船長的出手不如那些受到牽制的海盜一樣留下情面,阿爾弗雷德的左眼是第一個被攻擊的目標,接下來是他的腹部,最後是後腦遭受到強烈的撞擊,阿爾弗雷德很快就在柯克蘭船長的攙扶下跪倒在地,柯克蘭船長的聲音就盪在他的耳邊,說著一口漂亮又流利的英國腔:「你真是個懂得討人歡心的傢伙。」


※※※


醒來時的畫面就像當初上了海盜船一樣,阿爾弗雷德很快就可以辨認出那些擺設是屬於柯克蘭船長房間的東西,他的腦袋有點暈,不過比起當時被打撈上岸的自己還要好上太多,如果沒記錯的話,柯克蘭船長都會在那裡擺上一瓶酒……

「你現在最好別喝喝玩意。」柯克蘭船長的聲音讓阿爾弗雷德意識到身上有其他重量,柯克蘭船長伸出手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手臂,並讓他重新躺回床上。

阿爾弗雷德有點不服氣,不過嚴重頭暈使得他必須先安分一陣子,否則他可能會慘摔在床下,這時他想拉一下被子,才發現自己通身赤裸地被壓在柯克蘭船長身下──該死──他腦袋裡閃過了有點粗魯的咒罵,但是他真正能做的只有皺一下眉,然後任由柯克蘭船長繼續趴在自己身上休息,這時後他才注意到柯克蘭船長也沒有穿著上衣。

他們兩人都沒睡下,但目光也沒有接觸,柯克蘭船長的重量雖然讓阿爾弗雷德感到些許壓迫,但不致於影響呼吸,他試圖輕輕移動雙腿來確認自己是不是被剝個精光,但很快就被柯克蘭船長發現,彼此大腿摩擦的一瞬間讓阿爾弗雷德很明白他們兩個都沒有穿衣服,一股無力感讓阿爾弗雷德油然而生、同時覺得害羞。

阿爾弗雷德實在沒有辦法不去想起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雖然當柯克蘭船長曖昧不明地述說挑戰代價時,阿爾弗雷德就已經明白輸給他會是怎樣的下場,但出於不習慣、不自在或不合常理甚至其他,這樣的狀況並不在他認為馬上就可以接受並坦然面對的範圍內。


===

 我打從心底認為這篇應該放在R18小說集內,
 而不是這次的短篇集XD|||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3) | 2010/12/19(Sun) 00:18:35

留言:

No title
雖然阿爾弗雷德僵著臉,但「他」的臉頰已經開始泛紅
能以這樣弱小身軀控制整艘船上有如猛「獸」般的海盜
你現在最好別喝「那」玩意(←我猜測那個字應該要是「那」)
以上O///O(每次挑完錯字後面接的表情符號都是目前的狀態……)

船、船長你把人家剝個精光這樣好嗎……
我比較想知道過程(爆)
黑、黑鳥我先點下一篇了,現在情亦乎辭我快尖叫啦~(你也想唸詩?)

以上是很好看很期待的意思XDD
[2010/12/19 17:33]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黑羽大你新增太快了吧www
(幸福意味
阿爾 你要適應阿ww
其實看阿爾被恥笑 心情很微妙的
一方面希望他攻起來
一方面覺得他被強制愛了www
總之 很好看ww 黑羽大加油
本子很期待XDD
[2010/12/20 18:35] URL | 羽翼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AlbiA:
 錯字揪正謝謝。
 沒有過程XDDDD

羽翼:
 好矛盾的心理XDD
 也謝謝你~
[2010/12/23 22:57]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