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8)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8)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沖洗著冰涼的冷水,他豎起耳朵聽著柯克蘭船長的一舉一動,柯克蘭船長慢條斯理地穿整衣鞋,稍做了一下停留,就在阿爾弗雷德覺得有什麼東西扎在身上時,發現了另一個光源,是柯克蘭船長替他點起了他的煤油燈,接著柯克蘭船長從容地踏著皮靴走回上一層甲板,優閒的踱步聲在他的頭頂繚繞,這時阿爾弗雷德中於洗淨自己,他覺得自己像做了一場零亂無比的春夢,以致於在他即將要睡著前一回想起這件事,便又讓自己摔落吊床。

※※※

海盜船上能選擇的消遣並不多,搶劫、大吃大喝、發呆、以及解決性需求,他們甚至連拿來賭博的籌碼都沒有。阿爾弗雷德知道海盜們都在朝笑自己,即使現在的處境令他感到困難,但他還是不願隨著海盜搶劫往返海域的商船,不事生產在海盜船上毫無用處卻浪費糧食,但柯克蘭船長並沒有表示任何反對意見,他淡淡的一句隨他去就讓海盜們住了嘴,雖然不再被刁難不參予搶劫,但阿爾弗雷德知道他的屁股被那些海盜用眼神寫上了名字:船長專用。

這樣的處境自然又讓阿爾弗雷德多打了好幾場架,海盜們畏懼於柯克蘭船長而不敢太多人對付阿爾弗雷德一個,但每當阿爾弗雷德開始和海盜起衝突時,柯克蘭船長就會這麼湊巧地來到甲板嫌晃,他一反自己對於阿爾弗雷德的袒護,不插手海盜和阿爾弗雷德的衝突,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地在船頭畫著自己的海圖、用望遠鏡眺望著海的遠方或抽菸斗,但阿爾弗雷德知道每當柯克蘭船長上來甲板,目的不外乎是為了觀戰,雖然他並不明白為什麼,但在與人鬥毆的空隙中,他總能看見柯克蘭船長居高臨下地微笑觀看他們的格鬥,這樣的畫面卻又在一陣不分青紅皂白的揮拳後消失。

阿爾弗雷德縱然嚴格斷練自己的體魄並受過武藝訓練,但並不是每次都可以贏得最後的勝利,一開始有一半的機會他會被撂倒在地,海盜們會對趴在甲板上的阿爾弗雷德補踹上幾腳並將口水吐在他身上,疼痛使得阿爾弗雷德無法馬上跳起來繼續打架,而柯克蘭船長就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他的沉默換來了海盜的默契,即使阿爾弗雷德無法躲過被打得鼻青臉腫,但海盜並沒有真正威脅到他什麼,這樣的狀況發生過了幾次後阿爾弗雷德馬上就明白了這樣的平衡道理,每當他想用眼神對柯克蘭船長表示些什麼時,柯克蘭船長已經離開了甲板。

離開屬於正常世界的日子已經久到無法計數,甚至連寫日記都變成了特權──只有船長室才有墨水──阿爾弗雷德知道接下來才是難熬的日子,柯克蘭船長一直都對自己保有足夠高的興趣,這可以從他不時發現到打量的眼神和言語、甚至是身體騷擾上知道,他唯一能明白柯克蘭船長要找上自己的原因就是因為整艘船上他最年輕最弱小。

但這並不足以解釋太多東西,就連阿爾弗雷德都無法說服自己,弱小的他是如何被柯克蘭船長縱容在船長室內──僅管這樣說有點不太正確,但意義上並不會相差太多,他只是無意間經過卻自行走進了船長室,柯克蘭船長正在小憩,陽光從窗外落上了大桌,柯克蘭船長的臉頰和髮稍被照得燦爛發光,一向擁有高度壓迫感的船長在這時後看起來就像阿爾弗雷德在軍中的同袍一樣、毫無防備甚至令人想惡作劇。

阿爾弗雷德默默地找了張椅子坐下,他想起那天的大風雨和失散的同船人員,雖然明白自己就算再擔心也無法知悉他們的情況,但在找不到歸屬感的海盜船上,他的歸屬就只剩那些記憶。對於海盜船上的人而言,地面上有意義事物的只有淡水、金錢和女人,但阿爾弗雷德並不打算拋棄掉對海盜而言沒有意義的部分,他並不是沒有懷著希望,思考一會了之後阿爾弗雷德決定先回甲板上,無論是什麼都好,多留在柯克蘭船長這一刻,就會替自己製造更多被海盜揶揄的機會。

「毫無聲響地出現、又走開?」柯克蘭船長低沉有點沙啞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像尚未醒透的紅酒嗆在喉頭的一股燥熱。

阿爾弗雷德止住了腳步,回頭看見柯克蘭船長隻手撐著臉,他注意到了柯克蘭船長手上一枚戒指,依稀地在他的印象裡似乎看過那玫戒指,但他一時想不起來。

柯克蘭船長安靜沉穩地離開的坐位,他輕輕踱著步,在阿爾弗雷德還在心慌自己無法扯出個來到船長室的好原因前,先粗魯地抓著阿爾弗雷德的下顎並吻了他,兩人的鬍渣都輕輕扎著彼此的嘴唇,短短的一吻在阿爾弗雷德什麼都還來不及說或反應以前又回到自己的桌前,用彷彿所有的海盜都在這的口氣宣布:「十天後我們將在西印度群島靠岸。」

柯克蘭船長掃了一下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就像在欣賞任何一種雜耍表演,但隨即就沉下了目光觀看海圖:「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不……什麼都沒有。」還有什麼能說的呢?

「很好。」柯克蘭船長的目光又拉到了阿爾弗雷德臉上,似乎有些疑惑地停留了一下,但那並不屬於任何意義,他又很快地忙起自己的事情來,好一陣翻箱倒櫃後柯克蘭船長翻出了一本不算太薄小說,沿著桌面緩緩推出,就讓書停在桌緣,然後像完成了什麼事情一樣地坐回椅子上點起菸斗。

「……這是要給我的?」

柯克蘭船長沒有應答,他正忙著填塞菸草和點火,阿爾弗雷德知道這又不是個提問的好時間,海盜船上漫無目地的日子讓他學會了等待,在柯克蘭船長吐出第一個煙圈後,阿爾弗雷德得到了一個輕蔑的笑容,而他知道那是肯定詢問的意思。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4) | 2010/12/15(Wed) 03:06:30

留言:

No title
喔喔~
第一份定情物是嗎?

短短的一吻在阿爾弗雷德什麼都還來不及說或反應以前又回到自己的桌前,
用彷彿所有的海盜都在這的口氣宣布:「十天後我們將在西印度群島靠岸。」

......這意思靠港之後要放阿爾走嗎?

那、那定情物是第一次送還是最後一次阿?@@

[2010/12/15 14:36] URL | 阿逆 #-[編輯]
No title
阿爾弗雷德知道海盜們都在「嘲」笑自己
柯克蘭船長就會這麼湊巧地來到甲板「閒」晃
他覺得自己像做了一場「ㄌㄧㄥˊ」亂無比的春夢→因為不知道算不算錯字所以就這樣打囉
以上OwO

柯克蘭船長傲嬌的不承認自己只是來看船長專用打架(亞瑟:……這誰亂理解?拖走。)(船長語氣XD?)
喔喔原來是定情物嗎!船長大人您的直接讓童子軍很害羞www(最好是)
果然海盜就是要在加勒比海最有Feel~
表示很期待接下來!!
黑鳥加油(遞熱茶)

ps:這一篇裡頭好像還沒出現過「亞瑟」兩個字?(其實有一次@ @)之後會有嗎OwO
[2010/12/15 22:01]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依稀地在他的印象裡似乎看過那"玫"戒指
- 枚
阿爾在海盜船上好孤立XDD
恩,這樣比較有看頭ww
期待發展噢 黑羽大加油~!!
[2010/12/15 22:04] URL | 羽翼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阿逆:
 這個我還沒想到耶,小說是個梗不是訂情物(?)

AlbiA:
 錯字糾正謝謝。:)
 來看船長專用打架wwww(炸)
 我想了一下發現英吉利海峽不太好所以就...
 熱茶謝謝(溫手)
 也謝謝提醒這件事,已經從文章內修改掉了,
 船長的名字是還沒出現沒錯。

羽翼:
 如果跟沒說的話我的單位詞就全錯光了(驚)
 謝謝糾正><
[2010/12/16 19:50]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