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型魔法師(15)END

【短篇】貓型魔法師(15)END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這真是了不得的想法,阿爾弗雷德的體溫馬上就高升起來,但亞瑟卻做出了不一樣的反應。他皺起了粗濃的眉毛,像要看透阿爾弗雷德一樣地看著阿爾弗雷德,蒼白的臉頰在沉默中變得有點粉紅,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的心臟再次受到了衝擊,不過幸好並沒有維持太久,亞瑟在一陣猶豫後似乎做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定,他並沒有進一步動作,而是離開了書桌。

「難道你不覺得,」阿爾弗雷德慌張地起身又抓住了亞瑟的尾巴,手裡毛茸茸的貓尾明顯抽蓄了一下,但他知道這次自己不能放開不是因為好奇,亞瑟八成知道他在說些什麼:「這是有可能的嗎?」

「很抱歉我並不這樣認為,雖然看起來我有解除詛咒的機會,但過程中一定出了什麼差錯。」亞瑟冷靜地離開書桌,阿爾弗雷德覺得亞瑟只是裝作不明白。

「難道你真的以為你只是變成貓了才希望被我摸嗎?」

「我、我從來就沒有要求你摸……我、我說……咪嗚……」亞瑟激動地轉過身來,尾巴上的毛又炸開來,但阿爾弗雷德並不服氣,他輕輕揉起亞瑟的尾巴,像要證明什麼一樣地耐心搓揉著,並且看著亞瑟從怒氣高張到失去爭執的氣燄、緊縮著脖子用力忍耐著但又忍不住飄出細碎的輕哼,不過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更進一步,即便亞瑟不停地瞪著他瞧,但阿爾弗雷德就只是不斷搓玩撫弄著亞瑟的尾巴稍,直到亞瑟動作僵硬地趴回到自己懷裡,在這時候阿爾弗雷德卻表示出了沒有打算將亞瑟抱入懷裡的意願,亞瑟的表情明顯地變了幾番,而阿爾弗雷德沒有辦法明白亞瑟就竟哪裡不甘心,因為他也對於亞瑟的態度感到不甘。

「或許我沒有資格當親吻你的人吧。」阿爾弗雷德放開了亞瑟的尾巴,他乾脆地從書桌的另一端離開而留下亞瑟,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在說些什麼,不過能說什麼都好,他像在自言自語一樣地說著:「對,雖然這實在很荒謬,但至少我比你有勇氣承認我喜歡你,而我很抱歉我不是那個詛咒中命中注定的對象,雖然我有藍色的眼睛和金色的頭髮,但我沒有大胸部。」

阿爾弗雷德雷一邊大吼大叫一邊用雙手在空中托出宏偉的胸型並猥褻地做出捏揉動作,他說出來的話因為受傷而變得刻薄:「或許你寧可等著你心中的真命天女也不願意做吧?因為你覺得很丟臉也很奇怪不是嗎?我很抱歉沒有符合你心中的期待,現在我要滾了,快把我弄回宿舍裡。」

眼前有著貓耳的魔法師就在眨眼間變回了白底褐斑的貓,低著頸子坐在書桌上,那雙折起來的耳朵看起來有點委屈,不過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看起來應該也好不到哪裡去。

「……把我送回去啊。」忽然的寧靜讓阿爾弗雷德有點不安,於是他虛張聲勢地大喊,期望亞瑟也像他們一開始見面一樣既挑剔又難搞地端起架子來,但這次亞瑟沒有,湖綠色的眼睛輕輕抬起看著阿爾弗雷德,如果那是看錯的話,亞瑟的確流下了眼淚,順著白而細緻的毛髮落下粉紅色的鼻尖,因為那畫面實在太突然而像幻覺一樣地稍縱即逝。

亞瑟隨意瞥了下四周,放棄了過去總顯得有些做作的優雅姿態,改成了頹喪地坐在原地,平時總囂張甩動的尾巴也沒精打采地繞在身邊毫無動作。

「這是什麼意思?你現在在耍我嗎?」阿爾弗雷德扯出難看的笑容,他不知道現在該慌張還是生氣好,亞瑟還是不想回應他,看起來更加、百般委屈地扭過脖子將視線放到其他沒有意義的地方。

阿爾弗雷德轉身就要離開亞瑟的書房,雖然說他並不知道亞瑟家到底為在什麼地方,但是至少他可以去警察局謊稱自己迷了路,一邊這樣想的他一邊走近書房大門,門卻在他的面前鎖自己鎖了起來。阿爾弗雷德轉身看向亞瑟,他知道這是亞瑟幹的,正當他回到亞瑟面前想再吵一次架時,亞瑟卻哭起來了。

不是高傲的口氣,而是細微的喵喵叫,阿爾弗雷德不知道亞瑟為什麼不好好說話,但看著眼淚不斷從眼角冒出來的貓哭泣,就算知道對方是個人也沒有辦法在吵架到激昂時感覺到勝利的痛快,亞瑟不斷發出的咪嗚聲他全然無法理解,所能做的就只有把手再貼近亞瑟,即使這樣的讓步讓他感到不愉快,但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選擇。

手掌一接近亞瑟就被迅速地靠了上去,亞瑟軟膩的貓叫聲沒有間斷地叫著,像在指控阿爾弗雷德,但同時亞瑟也激動地磨蹭著阿爾弗雷德的手、將腦袋鑽進阿爾弗雷德的手掌中,貓臉貓耳躲貓脖子努力又用力地蹭著阿爾弗雷德的手,最後雙爪揪著阿爾弗雷德的袖口不斷對阿爾弗雷德哭叫。

阿爾弗雷德沉著臉,現在他被亞瑟搞得好像自己做了很令他傷心的事情一樣,無論亞瑟有什麼話想告訴他,但貓的叫聲他是不可能聽得懂的,現在他只知道亞瑟全身都趴在他的手臂上,兩之前爪還勾著他的袖子,這樣可以解釋成想要被擁抱嗎?

真是拿這傢伙沒辦法──自暴自棄地這樣想,阿爾弗雷德用另一隻手將亞瑟攬進了懷裡,他熟練地調整好亞瑟的位置,感覺到亞瑟的腳爪改勾上自己胸前的衣料,然後他看見亞瑟的尾巴也勾住了自己的手臂。

「所以現在又是怎麼回事啊……」變成這個樣子時就算想生氣也氣不起來了,阿爾弗雷德從後方輕輕搓著亞瑟的頸部,又再一眨眼間亞瑟變回了半人半貓的模樣,他的臉貼在阿爾弗雷德的頸窩、雙手和尾巴還是緊緊勾著阿爾弗雷德的身上,因為哭泣而緊繃著身體。

「你這個渾蛋!」亞瑟充滿鼻音的哭腔一點也沒有魄力,他的雙手從緊抓的阿爾弗雷德的衣服改為摟住阿爾弗雷德的頸部,就像在胡鬧的小孩。

「是……是。」阿爾弗雷德輕輕拍著亞瑟的背,並玩弄亞瑟連在身後的尾巴,長長的貓尾敏感地顫慄了起來,他忽然覺得兩人的氣氛沒有辦法維持在被舔過手指後的感覺真是有點可惜,但就算氣氛變得不太好,他還是很開心可以把亞瑟抱在懷裡。

「我差一點就真的只能當一隻貓了!」亞瑟把阿爾弗雷德抱得更緊,肩膀上感覺到衣物濕透的範圍在擴大,吸鼻涕的聲音聽起來雖然不雅但至少比鼻涕黏在衣服上還好一點,但即使這樣阿爾弗雷德也沒有漏聽亞瑟的弦外之音,可以的話希望那不是他的自作多情。

阿爾弗雷德將亞瑟從懷裡拉開、好好地坐在自己腿上,那雙湖水綠的眼睛、鼻子和嘴唇都哭得紅腫不堪,看起來比哭泣的貓咪還要狼狽,但心裡的一角就是會覺得這樣的表情很可愛、想再將這個來路不明的傢伙摟近懷裡,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就是喜歡上了沒錯吧。

「這個樣子,」阿爾弗雷德把雙臂收緊了一點,讓亞瑟更靠近自己:「覺得力量有變強嗎?」

亞瑟抿起嘴來,不過原先就很紅的臉變得更紅這一部分可能算是給了阿爾弗雷德答案。

「這樣呢?」阿爾弗雷德故意把臉更湊近亞瑟,這回的答案是毛全都炸開的貓尾巴,亞瑟的目光已經不敢停在阿爾弗雷德臉上,焦躁地四處遊移。

「那這樣……」阿爾弗雷德的語氣輕得像耳語,他開始緩慢但不斷地拉近兩人的距離,而亞瑟始終搖擺不定的目光終於無法忽視幾乎就要貼上自己的阿爾弗雷德,眼前是已經閉上眼並微張的嘴唇的臉,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像另一到魔法般──他沒有辦法阻止自己也必上眼睛等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當嘴唇相互碰撞到之後,親吻是理所當然得不該有其他意外,溫柔而漫長地相互所求,直到暈眩的時候才放開,放開的過程也極為緩慢,直到眼睛完全睜開時兩人才又更好回到親吻前的姿勢,餘韻像是酒後的甘醇一樣在唇間化開。

「這樣……」阿爾弗雷德也紅了臉,雖然親吻的感覺很美妙,不過過程卻又像無聊的肥皂劇一樣愚蠢,重點是童話故事中魔法解開時該有的飛行、光點甚至是煙火還是歡呼聲全都沒有:「這樣呢?詛咒有解開了嗎?」

亞瑟並沒有馬上回應阿爾弗雷德,他哭腫的眼睛有點不可思議地直盯著阿爾弗雷德瞧。亞瑟身後的朝陽從遠方的雲間昇起,阿爾弗雷德可以看見夜幕正被照亮,深藍色的雲層漸漸變得清澈、映上橘紅的晨光,當亞瑟完全沐浴在陽光嚇而沒有變成白底褐斑的小貓時,答案也揭曉了。

阿爾弗雷德詫異地看著亞瑟,雖然露出了安心笑容的樣子很可愛、比過去見過的樣子都還多,但總有些什麼不太對勁:「為什麼……貓耳和貓尾沒有消失?」

一邊白色一邊是褐色的折耳、以及和右邊的耳朵一樣的褐色尾巴十分具體地留在亞瑟身上,那條尾巴甚至已經開始精神地擺動起來。

「咒語還沒有解開嗎?」只有真愛才能解開咒語,阿爾弗雷德一想到這個條件就覺得有些傷心。

「解開了。」亞瑟說,他一邊撫摸著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和頭髮,好像確認著什麼,最後又鬆了口氣地將額頭貼在阿爾弗雷德的額頭上,在重新開口前亞瑟又親吻了阿爾弗雷德的嘴唇一下:「咒語解開了。」

「但你的耳朵、還有尾巴?」這個才真的是哪裡弄錯了吧?

「雖然我並不確定你在說些什麼,」轉瞬間亞瑟又恢復了高傲的口氣,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貓尾,理所當然地說:「但我本來就有貓耳朵和尾巴。」


~《END》~
├貓型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10) | 2010/12/09(Thu) 02:33:50

留言:

No title
最後面XDDDD!!!
阿爾弗雷德一定覺得自己被惡狠狠耍了吧www
亞瑟哭的樣子果然阿爾沒有什麼抵抗力,
一下就覺得自己的委屈好像變成別人的委屈…
亞瑟你在惡人先告狀嗎?ww超級可愛的!!
男友是魔法貓,阿爾你就…保重?

恭喜黑鳥大完結這篇了!
看得很開心!還有最近還有茶記嗎?www((住嘴啦
[2010/12/09 09:27] URL | chocomia #-[編輯]
No title
阿爾比亞瑟誠實的時候,總是會很直接的表現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不論是在告白時,雖然有點粗魯但又帶點溫柔,抓著亞瑟尾巴
或是認為自己被拒絕時,那副吼叫又受傷的樣子
全都是因為亞瑟還無法承認自己也是喜歡他,所表現出來的情緒
不過多半原因都是糾結在亞瑟的個性上阿
亞瑟貓化時鑽在阿爾手掌,再由阿爾抱住亞瑟時
阿爾對亞瑟簡直是完全不管的縱容
加上阿爾縮緊手臂將兩人距離慢慢拉近,亞瑟臉越紅的模樣
這兩個都越看越可愛,簡直是掉到兩個人散的糖裡,無法自拔了

其實看到一半的時候,還滿希望亞瑟頭上的耳朵跟屁股後面的尾巴不要消失
因為那尾巴整個表現出亞瑟的內心情緒,尤其是尾巴炸開的時候
看的自己都覺得快要跟著亞瑟一起炸掉了
這兩個在理解愛情上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
親吻的樣子也是,好像蜂蜜一樣的甜
還是慢慢貼近再吻的那種,都快被糖給淹死了>///<
結果沒想到更爆炸性的是那個耳朵跟尾巴原本就在XDD
想像亞瑟理所當然的說著自己本來就有耳朵跟尾巴的時候
不禁想到本家貓化的亞瑟,眼睛半瞇有點無謂又帶著高傲的樣子

謝謝黑鳥大寫出這麼漂亮的文章Ov<+
整篇文章食完超滿足的w
[2010/12/09 10:00] URL | 梅 #-[編輯]
No title
咦...法蘭西斯和囂張的法國佬呢XDDD(重點錯誤)
[2010/12/09 14:22] URL | #-[編輯]
No title
好甜好閃好養眼我完滿了/////////////<咦?

貓咪傲嬌超可愛的///
看見本來就有貓耳和貓尾差點噴了www
所以說亞瑟喜歡被摸有部份是本來的天性?@@

題外(?)話,詛咒亞瑟的法籍魔法師和阿爾的法籍室友去向詳細希望www
[2010/12/09 16:27]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No title
原本就有貓耳////
天阿好可愛♥ 米英真的是萌死了~~
好久沒來,抱歉了黑羽大(土下座
最近我在忙課業 嗚嗚Q_Q
[2010/12/09 21:50]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想再將這個來路不明的傢伙摟「進」懷裡
當亞瑟完全沐浴在陽光「下」而沒有變成白底褐斑的小貓時
以上錯字O3O

哇哈哈哈完結了好萌啊wwwww
亞瑟原本就有貓耳和尾巴,代表以後阿爾還是可以繼續揉尾巴(你想表達什麼囧)
看到中間的時候我有這樣的OS:ㄏㄡˊ~阿爾弗雷德你把人家弄哭了,要負責呦~
(國小的時候好像常常聽見這話XDlll)
這篇真的好可愛好可愛!黑鳥辛苦了~~
非常歡樂,我從頭到尾都看得超開心www

ps:接下來面對暴走的柯克蘭船長……大人加油。聽起來不是一般的艱辛orz
[2010/12/09 22:08] URL | AlbiA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chocomia:
 茶記之後會記得放上的XD 加油新刊中。
 也不算被耍啊,至少亞瑟真的被下詛咒了。XD

梅:
 其實我比較擅長甜一點的文章ˊwˋ
 不過如果沒有其他劇情調味就會有點失去特色。
 本家的英貓和英糰表情一直都很不可一世啊,
 所以變臉時就會好萌(?)

無名留言:
 因為帶不到所以只好放棄XD

藤壺:
 喜歡被摸是天性沒錯。
 請自行想像哪天亞瑟發現葛格就是死法國佬、
 葛格發現亞瑟就是那個粗眉的畫面(?)

羽翼:
 課業辛苦了,謝謝留言:)

AlbiA:
 謝謝你~貓尾巴和貓耳朵真是騷擾的好突破點又是誘惑的好物啊~
 寫那段時腦袋裡滿是英貓哭哭跟遠方阿爾錯愕僵化的畫面。XD
 幸好在我決定面對船長大人的時候,CWT26到了(揍)
[2010/12/12 15:02]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雖然我並不確定你在說些什麼,」轉瞬間亞瑟又恢復了高傲的口氣,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貓尾,理所當然地說:「但我本來就有貓耳朵和尾巴。」

突然覺得我和阿爾一樣錯愕阿....

那貓型魔法師也有番外篇嗎?(←我可以期待嗎?)

貓型魔法師會收錄在CWT27的米英短篇小說還是cwt28的?

[2010/12/15 14:53] URL | 阿逆 #-[編輯]
No title
我可以期待有貓法師去找法國佬報仇的番外嗎XD
天阿太可愛了咪咪哭的樣子!
亞瑟果然是小妖精(貓妖精) (doh)
[2010/12/15 19:50] URL | 噗拉魚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阿逆:
 沒有番外喔,很抱歉。@@
 這篇是CWT27收錄。

噗拉魚:
 所以是貓耳男和小猥褻物的大戰嗎?XDD
 英貓全身是萌點!(拇指)
[2010/12/16 18:12]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