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序

欄杆外的狼 序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回到了警局,他的外套上有點水漬。

「去淋浴回來了?」副警長端著咖啡,在他們眼前共有兩位竊盜案受害者正在進行筆錄,還有一個謀殺嫌疑犯剛被押進偵訊室。

「為了午餐算是值得。」年輕的警長掏出兩邊口袋中沒有失溫太多的漢堡,眼鏡片後方的碧藍色雙眼笑得燦爛。

將檔案夾交付到阿爾弗雷德手上──或是打在他結實的腹部上,副警長進入了自己的辦公室:「小心你的體脂肪。」

檔案夾中的嫌犯十分熟悉,他有一頭米金色的蓬鬆短髮和湖水綠的眼眸,特別標示的地方註明了他是外籍人士,國籍地讓阿爾弗雷德感到沒來由的有趣。

跟隨著這傢伙的案子其實都沒啥大不了,幾件喝酒鬧事但都不傷大雅、兩次毆打警方和多次妨礙風化──八成跟喝酒有關──阿爾弗雷德在心中暗自忖度,資料上的最後一行是這傢伙還曾經在以女性顧客為主的酒吧裡擔任裸體圍裙服務員。

十足十的社會邊緣人物,看起來再普通不過,也再危險不過。

「嘿,小心,他不只脾氣暴躁,而且還是個同性戀暴露狂,這前科也真是夠有意思。」將嫌犯押進警察局的警員恰巧經過,給了誠心的忠告,阿爾弗雷德以鬼臉和點頭表示了解。

「所以……」阿爾弗雷德的步伐很緩慢,但顯然每靠近一步,被關在臨時監牢裡的嫌疑泛就更加慌張幾分。

「我說了不是我!阿爾弗雷德!你知道的!」嫌疑犯發出了驚慌的吶喊,他的手銬在雙手誇張揮動時發出了細碎的聲響,一身中規中矩的西裝和針織背心與檔案資料上的差異,活生生就是個道貌岸然的代表案例。

阿爾弗雷德拿起手中的漢堡啃咬著,彷彿在欣賞嫌疑犯的掙扎一樣地緩慢前進,嫌疑犯瞪視他的表情彷彿要把漢堡往他的臉上砸去一樣。

「把我從這裡放出去!阿爾弗雷德!」嫌疑犯抓狂了一樣地猛搖著鐵欄杆,徒勞無功地只有製造出令人不悅的聲響,這讓全警局內的人都把目光轉移到阿爾弗雷德與他的身上來。

即使已經站在嫌疑犯的面前,阿爾弗雷德仍然一副遲疑不願開口、寧可在嫌犯面前把漢堡吃完的樣子,再三以挑釁的方式激怒嫌犯。

「你這白癡的腦子都被漢堡塞滿了嗎?阿爾、噢!」嫌犯迅速收回了抓在欄杆上的手並貌似疼痛地撫摸著。

「警官。」阿爾弗雷德亮了亮手中的檔案夾,示威地繼續敲在欄杆上:「只要你還在我手裡,不管你是否知道我叫什麼名字,你只能稱呼我為警官,聽懂了嗎?」

「呿。」

「聽懂了嗎?亞瑟˙柯克蘭?」年輕警長忽然怒吼了起來,足夠的肺活量讓整個警察局都填滿了他的宏亮的命令。

「……」

「如果非要我進去才聽得見的話,我倒是很樂意。」阿爾弗雷德恢復了平易近人的微笑,的手探向腰帶邊成串的鑰匙──他是局長,這些東西當然會有。

名為亞瑟的嫌疑犯忽然慌張了起來、彷彿要趕在阿爾弗雷德打開鎖以前把話給說完:「聽、聽到了、我聽到了……長官……」

「什麼?」

「聽到了!長官!」喊出最後一句話時,亞瑟˙柯克蘭近可能地將自己塞在語阿爾弗雷德相距最遠的一個角落,雖然面目猙獰但顯現出來的是對阿爾弗雷德的畏懼和高度警戒。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18:07:4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