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型魔法師(13)

【短篇】貓型魔法師(1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像所有人都曾經發過的小孩脾氣一樣,亞瑟莫名的也變成了這個樣子。牠接受阿爾弗雷德的餵食和梳毛洗澡服務,但是拒絕和阿爾弗雷德對話或是被撫摸,平時就連阿爾弗雷的想多靠近一點,亞瑟也會馬上察覺且溜開,但是一到放飯時間,就算阿爾弗雷德想裝傻,亞瑟也會刻意貓叫得讓阿爾弗雷德受不了。

想必在這種僵硬的情況下,亞瑟不會要求阿爾弗雷德陪同他前往書房──錯了,或許說,一開始沒想到這種判斷竟然是錯的。亞瑟一開始的確一聲不響地獨自前往書房,他的能力足以讓他即使在阿爾弗雷德的房間維持人形,每天阿爾弗雷德都可以發現自己桌上的神祕圖文變得更多一點,但這種平靜的假像沒有維持多久。阿爾弗雷德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半夜醒來,不過就在還沒完全清醒前,他發現眼前有一張臉,那張臉有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和粗濃的眉毛,在他尖叫以前亞瑟已經施法讓他的聲音消失,於是阿爾弗雷德只能更驚訝更慌張地扯著喉嚨無聲吶喊,他覺得他的臉一定跟那幅名畫沒有多少差別了。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的魔力一點一點地增強了。」亞瑟傾過身來,在阿爾弗雷德耳邊低語,這讓阿爾弗雷德變得很緊張:「我們一定做了什麼正確的事情,讓詛咒失去了開有的效力。」

但如果亞瑟在不離開自己的身上,阿爾弗雷德也開始不確定自己會不會作出什麼錯誤的事情,但亞瑟就貼在身邊的感覺不錯,雖然沒有柔軟漂亮的毛皮,不過比他小上一圈的身體很適合擁……咦?

「我需要你跟我來。」原先該是結束話題的命令句,但亞瑟在耳語時嘴唇不小心抿上了阿爾弗雷德的耳朵,他嚇得迅速坐起身來,阿爾弗雷德也緊張第摀住自己的耳朵,黑暗中他們尷尬地看向對方的位置,一邊焦躁於看不清對方的臉,卻又擔心自己的羞恥的樣子是否被看光了,這樣的尷尬維持了好一陣,但亞瑟並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他粗魯地拉著阿爾弗雷德的衣服就施用了空間轉移的魔法,在強大的壓力和衝擊感中,他感覺到阿爾弗雷德似乎單手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臂,很快地阿爾弗雷德竟然就抱了上來,不明所以的緊張害亞瑟到達自己書房時完全失衡地和阿爾弗雷德跌在一起。

「喵!」被變成貓的魔法並沒有被解除,吃痛時的尖叫丟臉地變成了貓叫聲,與其說是嫌惡、不如說是丟臉,亞瑟很快就推開身上的阿爾弗雷德並揉著自己被撞痛的地方,在看見阿爾弗雷得有點驚慌失措的表情時,該有的憤怒竟然一點也無法釋放。

「真是的……麻煩死了。」亞瑟沒好氣地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已經碰髒的斗篷,斗篷下是一套量身訂製的手縫三件式西裝,無論是肩線或是腰背都服貼著亞瑟的身體,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總忍不住要去欣賞亞瑟在後腰到臀部的位置。

「我們要重複一下過去在這裡做過的事情。」亞瑟雙手抱在胸前,他說得很理所當然的樣子:「關於法術的部份其實一點進展都沒有,但是詛咒的力量卻變弱了,我該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阿爾弗雷德狐疑地看著亞瑟,但亞瑟是認真的,他那張看起來有點年幼的臉用充滿堅定的眼神告訴阿爾弗雷德「必須這麼做」。

太扯了──阿爾弗雷德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那這裡應該就是開始了。」

阿爾弗雷德走到書房的中央,那是他第一次到這裡。

「我摔倒,然後起來……轉一圈看四周,往這裡走,接下來我記得我接近了這個、這個,還有看了一些書的標題,大概是這兩列書櫃吧。」阿爾弗雷德一邊說一邊走,他是認真在回想的,亞瑟則靠在自己書桌上,他湖水綠的眼睛直盯的阿爾弗雷德瞧,並作出思考時會有的動作。

「接下來我作來這裡……謝謝。」阿爾弗雷德坐上亞瑟讓開的書桌,用手比出「很大量」的意思:「這裡有很多你的筆記。」

「而我就站在這裡研究那些咒語。」亞瑟也站定位,接著阿爾弗雷德的話說。

「接下來,」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他又覺得自己的臉熱起來了:「我整理好那堆筆記後,你拿走,然後……」

「坐在這裡,我是這樣趴著。」亞瑟再自然不過地坐下來,並將臉頰貼在阿爾弗雷德的大腿上,阿爾弗雷德感覺到亞瑟舔他手指那天的胸悶。

亞瑟似乎暫停了一下思考,只有一下下,但他什麼也沒說,阿爾弗雷德很快就開始接著演練這幾天做過的事情,他一邊說著,並且不時回頭觀察亞瑟的反應,但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亞瑟似乎不斷在思考他們的動作間是否會引出什麼改變詛咒效力的能量,但也很明顯地亞瑟完全摸不著頭緒,他們很快地演練到了那一天。

阿爾弗雷德深呼吸了一下,他提醒自己要冷靜,因為沒有帶任何的書刊,所以他只能在空中做個樣子:「我正在看我的期刊,而你……」

亞瑟迅速地皺了一下眉,但他並沒有退縮,彷彿是要證明什麼一樣地迅速來到阿爾弗雷德面前:「我像這樣趴著,就和過去那幾天一樣。」

不不不不,大不一樣,阿爾弗雷德在心中迅速否認,而亞瑟的確沒有像一開始那樣趴上阿爾弗雷德的大腿,彷彿這件事情就和幾天前沒有兩樣,所以不需要重做一次。

「……你確定?」現在只能用這種方法來問亞瑟了,但有著貓耳貓尾和粗濃眉毛的魔法師卻雙手抱胸並躲避了阿爾弗雷德的視線,假裝正在思考什麼更重要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

「夠了!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亞瑟猛一回頭,粗暴地打斷阿爾弗雷德,他的尾巴毛一瞬全都豎了起來。

「那為什麼不……你知道的。」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現在說的話就像在跟亞瑟要求上床一樣。


===

 這篇比我想像得還長啊!!O口O!!!
├貓型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2) | 2010/12/01(Wed) 18:16:43

留言:

No title
但如果亞瑟「再」不離開自己的身上
阿爾弗雷德也開始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做」出什麼錯誤的事情
在看見阿爾弗雷「德」有點驚慌失措的表情時
並「做」出思考時會有的動作
接下來我「坐」來這裡
以上錯字OwO

亞瑟害羞了XDD
最後一句話害我被藥丸梗到www(你開心什麼)
這兩隻終於要步上正軌了嗎(正軌是什麼啦)
黑鳥加油!!(抬來一桶茶)

ps:我一直很好奇……搓亞瑟的尾巴會讓他有什麼反應呢?應該不只有炸毛吧?www
[2010/12/02 15:45] URL | AlbiA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AlbiA:
 錯字糾正謝謝。
 正軌?這真是有趣的說法。(露西法腔)←揍
 一桶茶太多啦XDDDDDDDDD
 搓尾巴當然會那個啊!Ow<(哪個?)
[2010/12/06 14:10]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