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型魔法師(11)

【短篇】貓型魔法師(1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恐怕這是沒辦法的事。」亞瑟環顧了一下四周,但目光很快就回到阿爾弗雷德的臉上:「這就是規則,只有一個人可以聽得懂變成貓的我說的話。」

亞瑟並沒有再說下去,牠跳下書桌後又躍出了宿舍窗口,雖然很明白亞瑟只是要去自己的書房,但阿爾弗雷德覺得亞瑟留下的話像鉤子一樣扯住自己心裡一部分,總覺得不再說什麼似乎有點怪怪的,不過阿爾弗雷德覺得不只是亞瑟,自己大概也惹上了什麼麻煩。

法蘭西斯回到宿舍裡,他似乎在找些什麼一樣地看了看房間四周,並且走到窗邊又看看什麼,在他轉過身以前,阿爾弗雷德搶先將目光拉回電腦螢幕前。

「真可惜。」法蘭西斯將小包貓食放到阿爾弗雷德桌上,看起來那是路邊收到的試吃包:「本來想將這東西送給牠,現在只能委託你轉交了。」

法蘭西斯對著阿爾弗雷德眨了一下眼,又離開了寢室,他的法國口音勾起了什麼印象,不過阿爾弗雷德卻理不出頭緒來,找不到的頭緒就像亞瑟的貓尾巴一般,離開宿舍後直到阿爾弗雷德睡前都沒回來過,但阿爾弗雷德卻在半夜裡忽然醒了。

「我正在想你什麼時後醒來呢。」亞瑟就坐在阿爾弗雷德床邊,以人的姿態用魔杖戳在阿爾弗雷德的肩膀上:「我該施個什麼咒語讓你驚醒才對。」

「不,這樣就夠了。」阿爾弗雷德驚慌起身,他看了一下室友,法蘭西斯沒有回到寢室,另外兩個室友則還在熟睡中,他們似乎比阿爾弗雷德以為的還要難被叫醒。

亞瑟貌似隨意走到法蘭西斯的位置,隨便拿起幾樣東西翻看,然後帶著好像沒有被滿足好奇的表情把那些東西歸位,在阿爾弗雷德終於從床上爬起來時,他忽然一把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手腕,並寫迅速在地上以魔杖畫起了圖形,在一陣光中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就要被什麼給擠扁或被沖走,但是亞瑟緊緊握住了他的手腕,等到光芒和壓迫感消失後,他到達了另一個遠比中樓上還要寬敞更多的書房,有著高大的落地窗和漂亮的高級窗簾,巨大的書桌和沙發椅以及各種木質或是金屬雕像擺設陳列在房間四周,這個書房還有一扇大門,儘管現在是緊緊關上的。

「這是我家裡的書房。」亞瑟沒等阿爾弗雷德問出聲,他自己先回答了起來:「鐘樓上的書房是在我想換心情或避開那些前來挑戰的無能巫師時去的地方。」

阿爾弗雷德驚訝地看著四周,來不及回答或問亞瑟什麼,他或許事真的該相信亞瑟是難得一見的傳奇巫師,至少他第一次見到這樣氣派的巫師書房。

「我花了一點時間尋找了有沒有其他人可以幫我解除魔法的可能。」亞瑟一邊說著,他的手又忙碌地開始操縱模法來加速自己尋找藏書,偶爾在書桌上一疊厚厚的筆記裡翻找起任何片段記錄,並逐一抄寫在另一張紙上,阿爾弗雷德注意到他還在用傳統的鵝毛筆,至少這一部分並沒有違背大家對於巫師或是魔法世界的印象,否則他都要以為現在的巫師都是搭飛機。

「但很不幸的是沒有其他的機會,而且顯然那個法國混蛋更改了咒語的結構,原先這個咒語應該是聽得懂我說的話的人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亞瑟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無辜的阿爾弗雷德,馬上又重重嘆息低下頭去:「顯然地你可以看見這個詛咒有多惡毒。」

阿爾弗雷德的心臟像擂鼓一般地跳動著,他無法打從心裡否認法國巫師並沒有更改咒語的可能,但如果亞瑟無法喜歡上他,那麼詛咒也還是會繼續下去。

「我召喚來了烏雲,這樣至少可以讓我自由活動的時間多一點。」亞瑟轉過身去讓不需要的書飛回原位,又用魔法抽來幾本書,他的尾巴在身體移動時會自然地擺動,只有在低頭時那雙折起來的耳朵才會變得較清楚些,但看起來他還是打算研究魔法來破除自己所中的詛咒。

「既然你可以召喚烏雲來延長維持人型的時間,」覺得自己一直沒幫上忙的阿爾弗雷德認為自己應該要提出來:「為什麼不趁現在去外面找女孩子搭訕,咖啡店或是書店之類的,你需要的是真愛而不是這些文字吧?」

「不,那太浪費時間了,我和那些女孩交談認識所花的時間一定足以讓我找到一套魔法來破除這個詛咒。」亞瑟用魔杖在桌面敲了三下,一盤三明治憑空出現:「吃一點吧,這樣會讓你比較放送。」

「……我想你比較需要來一點。」嘴上說得客套,但阿爾弗雷德已經伸手拿起三明治。

「我有茶。」亞瑟舉起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骨瓷茶杯,讓阿爾弗雷德悻悻然地閉上了嘴。接下來的兩三個小時內阿爾弗雷德都無法真正幫上亞瑟什麼,他無聊地在亞瑟的嘮叨下小心翼翼地翻著亞瑟的魔法書,或是坐在亞瑟的書桌上看著亞瑟從站著翻書到坐上沙發,然後有點沮喪地用一隻手撐著腮幫子翻書。

阿爾弗雷德忍不住雞婆了一下幫亞瑟整理他抄寫下來的咒文和魔法陣,但亞瑟很快就會因為需要翻閱而弄亂,這讓阿爾弗雷德算是可以窮忙好一會,資料翻找到一個段落時,亞瑟接過阿爾弗雷德剛整理好的筆記,自然地將臉頰貼在阿爾弗雷德大腿上讀起來,這樣的舉動雖然讓阿爾弗雷德驚慌了一下,但他並不想因為自己太過錯愕而讓亞瑟離開自己,被這隻處男貓需要的感覺很好,彷彿得到他的稱讚是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

亞瑟扭著尾巴讀了好一陣,他換了個姿勢改用趴著的,那份筆記就放在阿爾弗雷德的腹部上,看起來他似乎也已經習慣當貓時和阿爾弗雷德相處的模式,以致於全然沒有發現哪裡不對勁,阿爾弗雷德在很短暫的掙扎後就放棄堅持,他用過去習慣的方法摸著亞瑟有著膨鬆金髮的腦袋、一邊是白色一邊是褐色的摺耳,偶爾將手伸到亞瑟的後頸輕輕搓揉著,果不其然得到了讚許般地輕嘆。
├貓型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4) | 2010/11/23(Tue) 01:15:16

留言:


我圓滿了。(合掌

讓一隻貓躺在大腿上是何等罪惡!
亞瑟你快要扯斷阿爾的理智了!
很想知道阿爾臉上的表情到底是怎樣XD

因為是魔法變出的三明治,
所以阿爾才沒有多加批評嗎?(欸

最後,我真的好想揉揉亞瑟的尾巴!
[2010/11/23 01:24] URL | chocomia #-[編輯]
No title
他到達了另一個遠比「鐘」樓上還要寬敞更多的書房
他的手又忙碌地開始操縱「魔」法來加速自己尋找藏書
吃一點吧,這樣會讓你比較放「鬆」
以上是慣例的Ow<

魔法變出來的三明治貌似比較好吃XD?
(重點錯)
然後就是,法蘭西斯你拿那包東西幹麻呢www
總覺得有陰謀www

嗚啊!完全貓化的亞瑟怎麼可以這麼萌!
分我一點啦阿爾弗雷德!!(敲桌)

吐槽:亞瑟,你認識女孩並和她們交談的時間佔不到尋找魔法的十分之一。因為她們會先被你嚇跑=w=
[2010/11/23 02:40]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變出來的三明治比較安全+1

阿爾的室友是法叔阿....
亞瑟的....感覺有危險了= =
開始覺得法叔只是在惡作劇耶XD
[2010/11/23 12:55] URL | 蛞蝓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chocomia:
 那是一個有著貓耳貓尾的處男魔法師...
 阿爾的表情當然是非常複雜啊XDDDD
 為什麼要揉尾巴?(大驚)

AlbiA:
 錯字糾正謝謝~
 亞瑟的廚藝就這樣被輕而易舉地吐槽掉了!!!XD
 葛格是善良的壁紙啊,不可以這樣懷疑他(欠揍)
 女孩子嚇跑的原因是因為對方粗眉(被拖走)

蛞蝓:
 是怎麼樣的惡作劇!O_O!!!
 三明治哭哭XD||||
[2010/11/24 02:3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