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型魔法師(10)

【短篇】貓型魔法師(10)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起初亞瑟並沒有相信這會奏效,但是這招真的有用:如果把一個空間布置得完全無法透進一絲光線,亞瑟就可以長期且不受日夜或月光影響地維持人型,當然貓耳和尾巴總是不斷提醒阿爾弗雷德,他的任務還沒結束,但至少他延長了亞瑟人型的時間,讓女孩喜歡上有貓耳的男人,遠比喜歡上一隻貓還簡單多了吧?

大概。

阿爾弗雷德有點苦惱地蹲在亞瑟身邊,他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用露營用帳篷在亞瑟的書房內搭起一個封閉的小空間,外面鋪上了鋁箔紙,就像一座巨大又神祕的外星人文物,帳篷裡面如果不點上蠟燭或使用手電筒就伸手不見五指,亞瑟特別設了一串咒語,讓記不起磚塊敲擊順序的阿爾弗雷德可以用來帶女孩進入書房,當然他也下了另一道咒語讓阿爾弗雷德無法把這串咒語告訴其他人,以免那個對亞瑟下詛咒的法國人找到他。

計畫還是一如原先的簡單,阿爾弗雷德負責帶來女孩,女孩必須和亞瑟見面,不過因為現在亞瑟是以人類的姿態和女孩們見面了,所以不會有女孩被會說話的貓給嚇到的問題。

亞瑟一邊自信微笑一邊述說著這聽起來沒有什麼太大差異的計畫,他樂觀地相信拜自己的智慧之賜,惹上的麻然終於看見了曙光,而阿爾弗雷德則被哪雙因西望而明亮起來的綠色眼眸給騙去了什麼,以至於接下來幾天都只記得有著摺起貓耳的亞瑟在黑暗狹小的帳篷中露出的笑容。

那張充滿自信而略顯得驕傲的臉透著一點天真單純,使得第一次看見亞瑟露出笑容的阿爾雷德像又被下了另一道魔咒一樣,覺得那真是值得為此去花費心力的景色,但被騙到亞瑟書房的女孩來不及見識到亞瑟的笑容有多迷人前,就先被亞瑟給嚇得爬出了帳篷,並且驚慌尖叫著要阿爾弗雷德讓她離開,接著再也不願靠近阿爾弗雷德。

亞瑟弄來了一面鏡子──八成是用魔法變出來的,因為阿爾弗雷德進入亞瑟的書房後從沒發現那裡面有鏡子這類東西──他用各種不同的角度端詳自己的臉許久:「我並不覺得自己看起來有什麼不對。」

阿爾弗雷德皺了下眉,他不知道該從何提起。

事情的困難面始終容易被忘記,那些對著阿爾弗雷德有好感的女孩獨自跟著心中的王子來到了學校的偏僻處、進入了神祕的書房後,書房裡有個奇怪用鋁箔包得嚴嚴實實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男孩的祕密基地,到這邊為止聽起來都還滿不錯的,女孩喜歡稚氣未脫的男孩,喜歡有點特別的兩人共處時光,而看起來十分封閉的秘密基地自然也可以引來一些充滿荷爾蒙的幻想,但當這個小空間裡面預藏了一個不知名的男人時,就連阿爾弗雷德自己都覺得像個變態。

想到這裡,阿爾弗雷德有點同情地看向亞瑟,他仍然在努力尋找自己的臉有哪點不對勁,但看起來亞瑟其實越看越滿意自己的臉蛋。

「你能從我的外貌上做出任何挑剔嗎?」他甚至用本來就不怎麼親近人的英國口音提出這種問題。

阿爾弗雷德只好又扮起了一個鬼臉,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要說:「眉毛吧?」

亞瑟回以了一個不可置信的懷疑表情,然後開始整理起自己的頭髮,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整理的,亞瑟蓄留了一頭蓬鬆略長的米金色短髮,可以說是不用整理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反正真正的問題也不在這裡。

「我不太能了解為什麼總是不奏效……」亞瑟總算整理好他的頭髮,那面鏡子果不其然「噗」地一聲又憑空消失,現在亞瑟開始整理著他身上的斗篷和斗篷內被罩住大半、卻穿得煞有其事的三件式西裝,用像社會菁英不了解全世界為何這樣愚蠢的口氣來感嘆自己的未解疑問,然後將問題巧妙又必然必轉移給阿爾弗雷德:「你覺得呢?」

無論是亞瑟忽然把臉靠近自己或是內心猛一出現的想法都嚇到了阿爾弗雷德,他受驚地從地上跳起來,但馬上撞上狹小帳篷的骨架而縮回地上,原先掛在帳棚頂端的手電筒不斷搖晃而使得燈光閃爍不定,亞瑟一邊詢問阿爾弗雷德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邊伸手溫柔地托著阿爾弗雷德的腦袋躺上自己大腿,並使用恰到好處的力量揉按著不斷發出哀鳴的頭部。

那一剎那的失控真是太驚悚了,阿爾弗雷德沒有辦法理解自己的腦袋裡為什麼會冒出「大概只剩下自己才有可能愛上他」的想法,而當亞瑟湊近臉來詢問意見時,阿爾弗雷德有那麼一瞬間以為亞瑟是要來討摸的,事到如今才發現他對亞瑟處於無論是寵物還是人類都有點混亂模糊的態度,不過忽然冒出認為自己有可能喜歡上眼前這傢伙的想法,大概不太可能屬於溺愛寵物的一部分。

最糟糕的是自己的內心竟然還如此理所當然地回應了自己「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睡得不太穩妥,他翻過身來,手掌習慣性地摸上了睡在枕頭邊的貓,亞瑟也在被阿爾弗雷德摸上時更加貼緊阿爾弗雷德的手,手指在牠背上來回的撫摸的感覺讓亞瑟又再次陷入夢鄉,當亞瑟以貓的姿態活動時,阿爾弗雷德就可以暫時逃避那些曾經在內心衝突的想法,他總覺得是因為和亞瑟相處太久了才被這種神秘的任務給迷惑了,於是阿爾弗雷德決定向亞瑟提出解決自己問題的辦法,像是再找一個聽得懂他得話的傢伙。

「你在說什麼?」亞瑟不解地甩了甩褐色的尾巴,他縱身一躍跳上了阿爾弗雷德的書桌,就坐在阿爾弗雷德兩條前輩之間,擋住了阿爾弗雷德在鍵盤飛奔的手指以及報告進度。

「多一點人幫忙不是很好嗎?」阿爾弗雷德回答得理所當然,這時後他發現亞瑟即使變成貓,那雙綠眼睛也是一樣可愛靈活,彷彿就可以看見他用那張娃娃臉露出最常看見的不耐煩表情。


===

 我發現我總是不能阻止自己讓阿爾先喜歡上亞瑟。
├貓型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3) | 2010/11/21(Sun) 21:35:57

留言:

No title
我都有感覺
黑鳥君筆下的米英, 很多都是阿爾先愛上亞瑟的XD
唉唉, 我說亞瑟, 你總是對阿爾做一些似是親近又似是疏遠的舉動
可是你這種行為只會令我覺得你在引誘阿爾, 或者是吸引對方的注意XDD
好吧, 我知道你是傲嬌受, 我也不該把你想成誘受
好吧, 我要自重XDD
[2010/11/22 20:01] URL | Viann #-[編輯]
No title
而阿爾弗雷德則被「那」雙因「希」望而明亮起來的綠色眼眸給騙去了什麼
然後將問題巧妙又必然必轉移給阿爾弗雷德:「你覺得呢?」←這句話的第二個「必」是不是「地」?
以上是慣例的Ow<
(這傢伙國小時很喜歡改錯字這題目……咦?)

對耶!
阿爾先喜歡上亞瑟www(是說,我看過的米英文有七成都是米先喜歡上英呢)
無辜的少女們啊,被嚇壞辛苦了XDD
(身為一個米英黨的發言:如果不被嚇壞,反而和亞瑟開始愉快的交流才最糟糕吧orz)
鈍感的亞瑟常常在無意間誘惑(?)阿爾+1
不過這樣的米英很可愛呀www

黑鳥辛苦了!(遞茶)
阿爾找幫手可以,但是不准自找情敵XDD
[2010/11/22 21:39] URL | AlbiA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Viann:
 亞瑟這招就是以退為進、欲擒故縱,
 反正就是要吊人胃口(被拖走)
 總是讓阿爾先喜歡上亞瑟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過要製造出讓亞瑟主動出擊的條件真的很少ˊ_ˋ|||

AlbiA:
 錯自我先糾正在我的WORD裡囉,謝謝你:)
 哈哈哈所以總是讓米先喜歡上英的不是只有我一個!
 (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忽然想到我還沒寫過貓咪翻滾伸懶腰的動作,
 可是這個動作好像一點也不誘惑...(?)
 謝謝你~(接下茶)
[2010/11/24 02:30]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