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不單純誤會 (10)

【短篇】不單純誤會 (10)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出乎意料地順利,亞瑟並沒有再說什麼。阿爾弗雷德無從知道亞瑟的心思,但是這樣的互動應該代表了軟化的意思,就算是這樣也還算是不錯吧?小小地雀躍著,阿爾弗雷德很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得太厲害,亞瑟他淡金色的劉海還有眼睫毛都映著橙黃色的夕陽,他正低頭認真紀錄著分數而不知道阿爾弗雷德在一邊報分數間一邊偷看著他。
即使是那樣都足夠令人著迷。

「……阿爾弗雷德?」等待一陣卻發現阿爾弗雷德始終沒有動靜,亞瑟忍不住出聲叫了阿爾弗雷德一聲,比起叫喚更遲緩地一抬眼,兩人的目光就這樣對上了。

「啊。」阿爾弗雷德嚇得馬上把視線落回考卷上,而亞瑟沒來由地感到臉頰一陣發燙,幸好他們還有另一份考卷要登記,即使亞瑟也很想偷看看阿爾弗雷德現在作何反應、有沒有發現他已經臉紅了,但是低頭的角度本身就局現了視線的高度,不過在被喚了那一聲後,阿爾弗雷德也失去了偷看亞瑟的膽子。

不知道對方心裡到底怎麼想……這種想法一出現時就會覺得難熬,阿爾弗雷德和亞瑟順利地登記完了考卷,當亞瑟從阿爾弗雷德手上拿回考卷時,無論是哪一方都不敢真正去直視對方眼睛,亞瑟還是比較輕鬆的那一個,他可以先假裝很忙地整理完考卷後去了辦公室一趟,即使十分不願意但他還是特別詢問過老師是否需要任何幫忙,或許這段時間阿爾弗雷德會離開?不,他低估了阿爾弗雷德在特定時候的遲鈍,而這些特定時候總是特別關鍵。

「我想……需要有人幫你看著書包。」發現自己沒有適時離開,但是有點喜悅延長了相處時間的阿爾弗雷德變得有點笨拙,他慌亂的表現也增加了亞瑟的慌亂,而且也很明顯地知道他自己錯失了最好的離開時機。

「……謝謝。」雖然很小聲,但是在沒有其他人的教室裡,這樣的音量已經很足夠,亞瑟輕輕地道了謝,夕陽又那麼恰巧地遮掩住了他臉上的微紅,不過阿爾弗雷德還以為他沒有機會再看到那樣認真的表情,以至於漏聽了亞瑟在道謝時因顫抖而發出來輕重不同的氣音。

「我……」一時間亂了手腳,阿爾弗雷德有點不自在地搓了搓交疊的雙手,他盡量讓自己自然微笑,但是那有點困難,他的目光也很難好好地停留在亞瑟臉上而是不斷在教室四周飄移,現況真是有點難為情:「我並不是要你道歉……我是、我是說,我並不……不,呃……」

阿爾弗雷德有點頭痛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臉,兩隻手掌像黏在臉上了一樣地將整張臉往下拖,整頓了一次自己的心情。

「我只是要說……」話說到這邊就梗在喉嚨上了,阿爾弗雷德並不確定接下去說會有什麼結果,不過如果他不說的話,連他自己都知道最好是有下一個機會。

「我……我……我非常抱歉。」阿爾弗雷德道歉時,他的視線就不自覺下墜,直到頭低到不能再低,再說什麼理由都是多餘的,而他很確定如果告訴亞瑟他產生了如何的心理變化,一定會讓亞瑟再度誤會自己又要耍他,話就只能說到這裡的感覺非常遺憾,但多說了一定會後悔。

亞瑟什麼回應都沒有,他靜靜地收拾書包並關上教室裡所有窗戶,而阿爾弗雷德一點一滴地失去被原諒的希望。

「我要鎖門了。」亞瑟的聲音在前門響起,他背著自己的書包,前門的喇叭鎖上插著鑰匙,他看起來還是那麼沉穩,彷彿總是勝券在握。

如果不找些方法讓他感到困擾或生氣,就好像自己永遠都追不上似的。



※※※



阿爾弗雷德還是走在亞瑟身後,他就只是想多看亞瑟一點,當知道即使是現在道歉也不一定能有任何挽回時,這樣或許會比較好,畢竟並肩走卻什麼話題都說不出來,那樣氣氛太尷尬了。

亞瑟又開始閱讀起了簡訊,無可避免地引起阿爾弗雷德一點好奇和妒意,明明已經失去學生會長身分的他到底還能忙些什麼呢?手機訊息的發送方到底是誰?

阿爾弗雷德想到自己的手機裡還存著亞瑟的號碼,這是當然的,但亞瑟呢?話說回來,如果因為這樣就打算發一封簡訊去試探的話,為免也太蠢了。

這時阿爾弗雷德忽然靈機一動,拿出了手機開始輸入訊息並且送出,接下來他不再往前走,而是停在原地默默看著亞瑟一個人走向前,雖然他自己並不確定這個方法究竟好不好……手機還握在手裡,他並沒有把手機放回口袋,下意識裡或許也希望亞瑟還記得訊息本身也可以是一種回應方式。

始終維持穩定速度前進的亞瑟忽然停下了腳步,但這一刻開始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變得更加緊張,他想躲到附近的巷弄中,但他更想知道亞瑟會作何反應──他湖水綠的眼睛充滿疑問地轉過身來,似乎因為阿爾弗雷德並沒有一直跟在自己身後而慌亂了一下,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距離很遠,所以亞瑟也鎮定得很快。

路燈閃爍了兩下後亮了起來,原本可以隱晦地藏在夕陽餘暉裡的情緒失去了可以藏避的依靠,阿爾弗雷德看見亞瑟的臉頰微紅,不過他猜自己大概連耳朵都紅透了,他們都把手機握在手上,不用想也知道對方的螢幕上正在進行什麼事情。

一時間堵在腦子裡的東西很亂,亞瑟沒有把自己的號碼設為黑名單、亞瑟竟然回頭過來了、他其實只想讓亞瑟知道這些、那些道歉絕對是誠意的,但阿爾弗雷德張著嘴巴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他必須趕快說些什麼,否則亞瑟的解讀方向不一定會是他自己所希望的。

「我真的很抱歉……全部的事情都是。」全部的部分……除了情不自禁地在意起亞瑟這件事以外,阿爾弗雷德盡可能讓自己的道歉可以再更加真誠、使亞瑟信服,或許他現在看起來就像小時後因為說謊而等待亞瑟責罰一樣:「對不起。」



===

 認真說XDDDD
 我也快被他們兩個煩死了啊啊啊wwww快親下去啊wwww(你也太跳躍了)
├不單純誤會 | 引用:(0) | 留言:(7) | 2010/11/09(Tue) 02:43:51

留言:

No title
但是低頭的角度本身就「侷限」了視線的高度
以上錯字Ow<

可惡為什麼我的心情完全跟著這兩個傢伙起伏呢XDD(黑鳥您的文成功了XDD)
因為早上病假而看到這篇真是太好了www(你不好好休息反而跑上來到底是怎樣啦)
米英你們好煩www可是又好萌www可惡這種情緒真是又愛又恨www(???)
我也希望快親下去哦(舉手猛揮)

最後一定要的
黑鳥辛苦了>w<(遞茶)
[2010/11/09 10:09]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这篇很青春呢~话说这两只实在看得人很急躁,很想就这么从后推一把让随便谁跟谁撞一起好了,最好刚好就这么亲下去~哈~
[2010/11/09 13:17] URL | 嗑睡猫 #-[編輯]
No title
嗚嗚嗚嗚嗚嗚
太萌了>"<
你們兩隻不要這麼又煩又萌啊靠!
太心焦了啦~
尤其他們一起慌張那裡幾乎就要跟他們一起心撲通撲通的跳起來了>"<

[2010/11/09 18:58] URL | 波西米亞 #-[編輯]
No title
喔喔喔~~!!! 好高興看到後續...>w<
這兩隻真的好煩又好萌+N XDD
老實說他們那種慌張的感情自己看了都會跟著緊張 (?)
世界的HERO加油~~ 衝吧~ (咦
[2010/11/10 12:17] URL | 羽 #-[編輯]
No title
。。。
。。

阿咧,地上的液體是血嗎?(擦)
[2010/11/10 22:16]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好棒的畫面!
[2010/11/12 02:37] URL | 刺蝟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AlbiA:
 錯字糾正謝謝XD
 你也辛苦了XD||| 別抱病看文啊多不舒服。
 其實寫這一段時我心裡也超煩的啊www
 明明是翻漫畫時最不想看到的,但是又好喜歡啊(炸)


嗑睡猫:
 可以的話我一定會這樣幹的XDD
 而且是用踹的==+


波西米亞:
 大家一起心急~:D(莫名開心)
 覺得臉紅害羞的兩人都很可愛啊。


羽:
 這樣就代表我的氣氛經營成功啦XDD
 不過這篇連載很久了說。


羽翼:
 不知道呢。(((退


刺蝟:
 謝謝:)
[2010/11/13 23:56]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