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不單純誤會 (9)

【短篇】不單純誤會 (9)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亞瑟明白自己的優柔寡斷,再生氣他都不會刪掉那些簡訊,只能又羞恥又丟臉地闔上手機並埋入床褥裡,開始回想阿爾弗雷德小時後還會趴在他的枕邊撒嬌的樣子來讓自己忘記掉那些難堪窘迫,但是出現在腦海中的卻是剛才才在樓下見過面的阿爾弗雷德……他就溫柔地趴在自己的枕邊,學著亞瑟以前的習慣順著他的頭髮。

再具體的妄想都不是真的,亞瑟難受地閉上了眼。


※※※


法蘭西斯趣味盎然地挑起了漂亮的眉角,雖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能讓亞瑟腫著眼睛又忘了寫作業地來到學校的事情可不太多,他偷偷摸摸地將目光飄向了隔壁的阿爾弗雷德,但很可惜餘光是看不到什麼東西的,不過纖細的法蘭西斯還是可以感覺得到阿爾弗雷德變得躁動,而亞瑟似乎對於自己作業未交這件事情似乎沒有非常強烈的反應──資優生總是會非常受到打擊或嚴重自責,不過亞瑟倒是異常冷靜──他安靜聽著班導師發牢騷後又把他的作業部丟到講桌一邊。

當亞瑟的作業簿被拋開且沒有好好地落在桌上、而是失去重心地掉到地上時,法蘭西斯隔壁的桌子也發出了好大的咯噔聲,阿爾弗雷德立刻就因為干擾上課秩序而被叫到教室後頭罰站,特別的是這次阿爾弗雷德似乎也不像平時受罰那樣習以為常,直到老師追加了另一個十分鐘後他才慢慢走到教室後方站定。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而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朝向老師,於是他並不想多做任何解釋,有時候多心總是自然的,但是打死他也不可能誠實告訴老師沒寫作業的原因,他花了整個晚上哭泣和睡覺,至於作業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也讓亞瑟驚奇地發現他竟然就這樣忘了。

由於先前的暴力行為,午休和大多下課時段亞瑟都必須去輔導室,缺交作業的懲罰於是變成了留校補寫,老師十分順手地將當日小考考卷的批改與分數登記一併歸在了亞瑟頭上,那並不是非常嚴重的懲罰,只需要延後一個小時離開教室即可,大多老師在那時後都還在辦公室內,操場上也都還有學生,但這些經驗對於一直都是資優生的亞瑟而言,的確是第一次。

亞瑟當然很習慣於在教室中獨處,因為總是第一個到達教室,於是在許多學生事務之外,他還負責保管班級教室三把鑰匙中的其中一把,另外兩把分別在負責鎖門的同學和班導師手上。

斜陽照進教室內,男學生運起籃球的聲音迴盪在操場上,穿過了走廊傳進教室,不規則的回音落在空曠的教室裡,亞瑟手裡的自動筆芯摩擦著作業簿的聲音和籃球彈跳在地面的聲音不相上下,像在耳邊摩擦一般,他隔壁的桌上還擺著一疊待批改的考卷。

阿爾弗雷德發起狠勁抄走了安東尼奧手中的球,迅速地帶往籃下,卻在要上籃時發現安東尼奧並沒有跟上來,全身肌膚都曬成小麥色的安東尼奧漾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忽然就這樣放棄競賽地聳了聳肩,在確認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想說什麼時離開了球場,心裡正煩悶的阿爾弗雷德自然沒有興趣搭理,他將球放進球袋中,正要準備回到宿舍時不自覺地看了看自己班級教室的位置。

亞瑟的座位靠近門,從操場的位置上並沒有辦法看見亞瑟,阿爾弗雷德征愣了一下,但他很清楚知道亞瑟不會這麼無聊,忽然跑到窗邊看看操場。他有些在意前一天放學時亞瑟正在和誰通信,也有些在意為什麼亞瑟會忽然失常,有些在意加上有些在意,變成有點無法忽視的在意。

沒有辦法壓抑自己的心情,所以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走回宿舍,而是前往教室的方向,放學後的走廊即使腳步再輕都會製造出十分響亮的聲響,阿爾弗雷德一邊希望亞瑟已經離開教室,一邊又希望能看看亞瑟,他選擇了另一個方向前往教室,這樣就可以從後門的方向看見亞瑟,但是亞瑟並不會馬上發現他,在還沒抵達教室時就在後門看見了亞瑟的背影,他正在批改小考考卷,考卷的份量似乎從原先的一份變成了兩份。

腳步到這邊就停下來了,知道走上去了也不能說些什麼,阿爾弗雷德找不到任何可以前進的理由,對於屢次來到這樣接近的地方就開始退縮的自己,其實覺得很窩囊。雖然就看著機會一直在自己眼前流逝很不甘心,但是被拒絕兩次之後,阿爾弗雷德很難讓自己相信第三次一定會發生奇蹟,躊躇猶豫和內心的焦急相碰撞著,但果然一想到如果不試試看就會看著機會失去時,似乎再被拒絕一次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情了。

亞瑟已經改完了全部的考卷,但是登記成績必須不斷在考卷與成績單間回頭並逐張翻閱考卷,光想到就覺得是一件非常麻煩又花時間的事情,而現在亞瑟就正在克服著。

考卷從手臂下被抽走,以為對方是老師的亞瑟毫不猶豫地抬頭,然後有點錯愕地停滯了動作。

「……不准你說什麼不要我幫忙的事情。」覺得手在冒汗、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很僵硬,不過一時之間大概沒有什麼好方法可以改善,不如就硬著頭皮繼續下去吧,能往前一點是一點。明白亞瑟很有可能馬上起身和自己搶奪起來,阿爾弗雷德更加握緊了手中的考卷,因為太緊張而讓他難以發聲,以至於當力量足夠道說話時,聲音幾乎是用吼的:「我幫你報分數。」

很緊張也很害怕,亞瑟從來就不知道他對阿爾弗雷德可以擁有多大影響力。他總是一邊覺得自己又輸了一次,然後在下一次口角時變得更讓阿爾弗雷德感到難以面對,大概只有亞瑟一個人覺得自己總是輸掉吧,但阿爾弗雷德明白自己也從來沒有真正贏過什麼,無論勝負與否其實就像有沒有記得帶手帕到學校一樣無所謂,但他們總是特別在意和對方之間的小小角力。

就是很在意吧。


===

噢噢我終於恢復更新了。XDDD
因為有點掛念這邊所以先更新這裡,不過三篇文章我都還記得喔XDDD
之前的留言我也都回覆完畢了,讓大家久等了~
├不單純誤會 | 引用:(0) | 留言:(4) | 2010/11/05(Fri) 01:18:56

留言:

No title
期待好久了!!! (抹淚
阿爾你好激動♪ www
我在學校改考卷可沒有人幫忙報吶 (嘆
他們的彆扭讓我好想喊"這就是青春阿阿阿!!"
這樣。(笑)
黑羽大加油☆
[2010/11/05 17:42] URL | 臂順深 #-[編輯]
No title
很高興黑羽大恢復更新了www

是說這位老師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就算對方是資優生,考卷始終是考卷怎能讓學生去改!
登分甚麼的也不能經學生手的吧!!

回來,總覺得他們真的很青春…好羨慕(法叔)呀…
阿爾!屢敗屢戰!屢敗屢戰呀!!


把他的作業部>把他的作業"簿"
[2010/11/05 18:54]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No title
喔www黑鳥更新了wwwww

不負責任的老師+1
「反正是資優生又可以正大光明的留他那就丟給他做吧哈哈真不錯」
←我們學校不少這樣的老師XDlll

好www青www春www
阿爾真是個好孩子,報分數可以讓亞瑟輕鬆很多的(你重點怪怪的)
籃球什麼的和留校什麼的我都很喜歡ww
兩位加油!黑鳥加油>w<
[2010/11/05 23:28] URL | AlbiA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臂順深:
 以前我都是找朋友幫我耶@@
 本來就沒這項服務啊XDDD


藤壺:
 這些在我國高中時,是常有的事情說O_O
 小考考卷收一收後就忽然變成小老師的工作了這樣,
 然後也要負責幫老師催收作業="=|||


AlbiA:
 籃球真的一提到就滿是青春啊~
 總之改考卷這種事...也有一種方式是交換改,
 我還滿驚訝這麼多人覺得「怎麼可以這樣啊」的XDDD
[2010/11/13 23:45]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