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型魔法師(8)

【短篇】貓型魔法師(8)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你和你的貓都一樣,你們這堆怪物!」金髮碧眼的球隊經理把所有屬於球隊的雜物從自己的置物櫃裡翻了出來,一股腦地往阿爾弗雷德砸去:「但願我再也不要看到你們!」

亞瑟就窩在阿爾弗雷德懷中,因為害怕被認何東西打到,阿爾弗雷德彎起了身體,這樣的姿勢保護了亞瑟,以至於最後一罐含糖飲料丟過來時亞瑟德以倖免。

「為什麼會變這個樣子?」阿爾弗雷德洗過了澡,他的上半身只掛了一條毛巾,亞瑟沉默地趴在阿爾弗雷德的桌上,那雙折起來的耳朵確切地表達了牠的情緒。

阿爾弗雷德坐到書桌前,他將亞瑟抱上大腿並細細輸著牠的短毛,亞瑟不反抗但也不享受第消極接受阿爾弗雷德的動作,這時後他唯一的慰藉大概也只剩下阿爾弗雷德。

「我以為就是她了。」亞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地轉過身來,繼續任由阿爾弗雷德梳著牠的毛:「金色的頭髮、藍綠色的眼睛,大胸部……」

「咳。」

「我只是很欣賞她。」

「對,我知道。」阿爾弗雷德翻了一個白眼,泰勒的胸部的確很漂亮。

「我告訴她了我的真實身分,希望她愛上我。」

「……什麼?」這個邏輯哪裡出了問題?

「然後……」亞瑟沉默了許久,但牠並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十分頹喪地將整張臉都埋進阿爾弗雷德的腹部,以人類的話來說的話會是:如果現在地上有一個洞,牠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鑽進去。

阿爾弗雷德安靜地順著亞瑟的毛,並且為了亞瑟提早了睡眠時間,他知道亞瑟喜歡睡在他身旁,每當他躺上床時亞瑟都忘往他身邊靠,不過這隻自尊心比阿爾弗雷德的身高還要高的貓是不會承認這件事情的,在睡前阿爾弗雷德還一邊計畫著明天要代亞瑟去吃豐盛一點的早餐,但不明所以地,他很快就被吵醒──被別人給搖醒。

那種感覺絕對不是飽睡了一頓好覺後的神清氣爽,身體沉重得有如沙袋的阿爾弗雷德在被搖醒的同時幾乎不假思索地決定繼續睡下去,他想往自己的枕頭蹭上幾下,但找不到自己的枕頭,阿爾弗雷德不死心地在身邊摸索,但他發現不但是枕頭沒了、棉被也沒了,甚至連應該是睡在他胸前的亞瑟都不見了,阿爾弗雷德瞬間變得清醒,他疑惑地撐起身體觀看四周,但那不是他的房間,他睡在一個似乎有點眼熟的木板地上。

「現在你終於醒了。」亞瑟說,他的聲音伴隨著一陣皮鞋踏在木板地上的聲音,正趴在地上困惑自己為什麼不在床上的阿爾弗雷德眼前出現一雙保養得當的牛津鞋,就和電影理的反派角色一樣定定地站在他的眼前等待他反應過來,視線隨著那雙腿往上,阿爾弗雷德可以看見黑色的長斗篷、西裝外套、西裝背心、領結,最後是……

仍然沒有睡醒的阿爾弗雷德有點困惑地皺起來,努力看著那張從高處低頭看他的臉。

淡金色的蓬鬆短髮、湖水綠的眼睛──就和亞瑟一模一樣──盡管不是張會令人厭惡的臉,但是那張臉上有個在貓臉上不會太明顯的東西。

「眉毛……?」阿爾弗雷德想說的是,眉毛怎麼會那麼粗?

「什麼?」有著亞瑟聲音的年輕人露出很不耐煩的表情,他有點煩躁地離開,但是回來得也很快,就在他回來時阿爾弗雷德已經坐起身來揉臉,但這個年輕人倒是做得更直接。

「嘿!」冷不防地一道冷水直接從阿爾弗雷德頭頂上澆下,這個方法真是太有效了,就連血壓都會不自覺升高,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大吼:「你在幹什麼?」

「讓你醒來,我沒有太多時間。」有著亞瑟聲音的年輕人輕描淡寫地將花瓶放回桌上,英國口音在這時後恰到好處地彰顯著那份不親切和高傲。年輕人手裡的魔杖輕輕一揮,透明花瓶內該是被倒光的水又憑空出現,因為背對著阿爾弗雷德的關係,阿爾弗雷得注意到他有一條尾巴,和亞瑟一樣是褐色的,那條尾巴彷彿連有神經而非裝飾一樣地隨著年輕人的腳步和動作輕輕擺盪或是提起放下。

「我在哪裡?亞瑟呢?你是誰?」

「一次一個問題,阿爾弗雷德。」年輕人看起來非常忙碌地在圍成圓形的書牆上尋找書籍,他看起來好像很趕時間,而阿爾弗雷德對這裡終於有了點印象──這是亞瑟的書房,那個沒有門的小空間。

「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好奇是無法等待的。

年輕人丟了一個受不了的眼神給阿爾弗雷德,用鼻息嘆了一聲又重又長的氣。這時阿爾弗雷德發現對方不但有著貓尾,蓬鬆的金髮間有兩隻彎折起來、和亞瑟的耳朵一樣的貓耳。

「亞瑟?」

「停,給我安靜。」年輕人煩躁地走向書桌,他打開厚重且有點生灰塵的書本,一邊念念有詞並閱讀著,他並沒有冷落阿爾弗雷德很久,就在阿爾弗雷德開始思考起是不是要用其他方法引起他的注意時,年輕人忽然抬起頭來看向他。

「……你倒是自己想通了一些問題了?」

阿爾弗雷德愣愣地看著對方,但他從不會是安靜的那一個:「你變成人了?」

「不。」算是承認了自己就是亞瑟,亞瑟隨手將那本厚重的書給闔上,口氣裡依然有那麼點不耐煩,阿爾弗雷德忍不住想起他們剛遇上彼此的時候。

「這是暫時的,每當月光被遮蔽住的晚上,詛咒的力量會變得較小,我只要稍微施展一點小魔法就可以暫時變回人型一陣子。」

「那這樣不就……」

「夠了,停下來,阿爾弗雷德。」亞瑟的音色雖然溫柔,但口氣卻十分不屑,他輕輕抖了幾下手中的魔杖,桌上的書憑空飛了起來,回到書架上的空位中:「那是暫時的,只要月光一出現,詛咒自然可以破壞魔法,而且我只剩下兩個月,如果我再沒找到我的真愛,兩個月後我就永遠是一隻只會喵喵叫的貓。」
├貓型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4) | 2010/10/16(Sat) 02:51:42

留言:

No title
所謂天鵝湖貓化??? (喂,你。
多打一個"忘"唷

獸耳化一定很萌 wwwwww
[2010/10/16 03:57]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想想你當初的反應你大概會知道是哪裏出問題的了阿爾www
不過我還以為亞瑟是對女孩子們做了甚麼奇怪的事情,沒有就好(摸摸
我認真地以為是亞瑟進化了(獸型→半獸→?)OTZ
是說阿爾你對『陌生人』開口第一句就這個嗎www

害怕被認何東西打到>害怕被"任"何東西打到
要代亞瑟去吃豐盛一點>要"帶"亞瑟去吃豐盛一點
有點困惑地皺起來>有點困惑地"坐"起來?
[2010/10/16 14:43]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No title
他將亞瑟抱上大腿並細細「梳」著牠的短毛
亞瑟不反抗但也不享受「地」消極接受阿爾弗雷德的動作
每當他躺上床時亞瑟都忘往他身邊靠→樓上說多打一個忘是指這裡
身體沉重「的」有如沙袋的阿爾弗雷德
以上錯字Ow<
(挑過的我就不重複囉)

我好想吐槽亞瑟orz
金髮碧眼加乳量……柯克蘭先生您的擇偶標準就這樣?=A=

獸耳化耶wwwww(已經開始妄想了)
而且還是摺耳貓wwwww嗷嗷好可愛喲www
……啊對了,我覺得眉毛是個不錯的吐槽點(從來都是吧)
[2010/10/16 17:41] URL | AlbiA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羽翼:
 應該不是啦XD

藤壺:
 亞瑟的確做了很多很不得了的事啊(摸下巴XD)
 錯字揪正謝謝。

AlbiA:
 錯字揪正謝謝。
 認真想米子也就剛好是這個樣子不是嗎?XD
 今天看到有人吐槽了美劇角色的眉毛「一直都很有戲」,
 當下以為自己逛錯板(揉眼)
[2010/10/31 01:10]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