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3)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這真是令人不高興的宣言,彷彿在嘲笑全世界的海軍,阿爾弗雷德皺起他英氣的眉,但卻換來柯克蘭船長無所謂的一笑,並不是挑釁還是蔑視,柯克蘭船長笑得這世界就是這麼理所當然。

「你有什麼打算?」阿爾弗雷德試著把自己身體撐起來,但還是有點勉強,他身上的瘀傷都已經泛成紫紅色,幾乎不會有任何痛覺。細小的傷口已經結痂,即使附近還是有發炎的泛紅,但總體來說比起剛被救起來的幾天是好一點了,阿爾弗雷德最後還是放棄了起身的打算而又挪了個位置躺下,柯克蘭船長悠閒地翹起二郎腿,他的身材比例不錯,所以這是個優雅漂亮的動作,氣勢蠻橫得就像阿爾弗雷德在岸上看過的任何一個想要擺架子的王宮貴族。

柯克蘭船長微笑著的臉邊漫著一層淡淡的煙霧,他的眼睛閃的一絲幽綠。兩人之間沉默的時間已經足以阿爾弗雷德再次體認到柯克蘭船長的愛理不理,他決定還是先趕快把自己的肚子填飽後再好好休息一番,如果像灘爛泥一樣一直躺在床上太久也會失去自己應有的價值,他是這麼認為。

沒有任何對話卻被不斷被打量的感受並不好,柯克蘭船長並沒有把目光放回海上,他看著阿爾弗雷德有點笨拙地使用單一支叉子來進食,並無聲地邊笑著邊抽菸斗。阿爾弗雷德可以感覺得到柯克蘭船長的目光不只看著他吃飯,也打量著他全身,從胸口到小腿。柯克蘭船長這番舉動讓阿爾弗雷德的動作多少變得有點拘束,打從軍事學校入學以後就沒有人的教養可以差到這樣把別人從頭到腳重複看過這麼久而不說一句話,阿爾弗雷德雖然想要假裝不知道,但柯克蘭船長的目光凌厲卻讓人無法不去注意,在阿爾弗雷德終於受不了決定出聲詢問柯克蘭船長的時候,對方的目光卻又這麼剛好又歛了下來,轉而去看那片映著閃閃月光的海。

就算是個從船難中救起的傷患,也沒有辦法一口氣昏睡這麼多天,彷彿料想到了阿爾弗雷德會睡不下去,留下了足夠燃燒整晚的煤油燈後,柯克蘭船長收走了阿爾弗雷德的盤子而且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儘管能動的範圍並不大,但獨留在柯克蘭船長房間的阿爾弗雷德也沒有閒著,就從床邊的矮櫃開始翻找起,阿爾弗雷德並不曉得自己到底在找些什麼,但沒有人會到一個陌生地方而不好奇或感到不安,既然知道自己是上了海盜船,如果能翻到一把槍或是刀之類的用以防身,那會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如果可以知道自己現在身處在哪一片海域就更好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柯克蘭船長的房間就如他對於自己所描述一般飢渴──幾乎什麼都沒有。

阿爾弗雷德並不是這樣子就會善罷甘休的人,他的家族在美國的歷史可以追朔到拓荒時期,在冒險犯難的部分他絕不會表現得像個紈褲子弟般驕縱尊貴,難得獲得了可以自由活動而不被盡收眼底的時間,他忍住了腹部的劇痛並小心翼翼地別讓傷口裂開,就算是小男孩也都知道除了抽屜外總是有其他地方好藏私人物品,而大家通常都會有這一個選項──

阿爾弗雷德露出了得逞的笑容,他確實在柯克蘭船長的床底摸到了一只小木盒,那是稍一使力就可以推開的重量,他猜那裡面大概沒有金子,但是或許有寶石。阿爾弗雷德並不是真的想要盒子裡的東西,那只是純粹的好奇心,但其實他對這盒子有許多假設,不過並不抱有任何強烈的期望,他像是剛得到禮物的男孩一樣充滿好奇地掀開了根本沒有鎖上鎖頭的木盒子,那裡面的東西卻不是他所預想的。

一把帶有皮套的匕首和一個蠟封章。阿爾弗雷德認得出來那個蠟封章刻的是一個家徽,他記得這個家族,大概是他的家族還在英國的往事。那是一場維持了三個世代的鬥爭,他的家族贏得了最後的勝利,把擁有這個家徽的家族從國王眼中揮開,阿爾弗雷德確信他還記得這個家族的姓氏──和柯克蘭船長是同一個名字。

忽然房間門外有所動靜,阿爾弗雷德機警地將匕首藏在身邊、將木盒迅速歸回原位並躺下,這一連串的動作扯得他的腹部又作痛起來,但幸好並沒有人走入房間、他的傷口也沒有裂開,在確認了自己的手掌上沒有任何一絲血跡後,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放鬆了不少。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飄向了矮櫃,他發現自己可能已經開始在適應這個船上的文化,於是有點自暴自棄地拿起了那瓶酒小飲了一點、又灑了一點在傷口上,酒液順著他結實的腹部往兩側流下,沾濕了他的衣服還有一部分床單,阿爾弗雷德忽然自覺到自己渾身濕黏,但這整個房間曾經存在的純水以經被他灌去了大半,剩下的並不多,就連他的衣服其實也沒有那麼完好無缺。

門外的腳步聲沒有走進房間,伴隨著細碎的交談聲音,阿爾弗雷德猜那並不是柯克蘭船長,他安心地摸出塞在褲腰上的匕首,昏黃的燈光下可以看見匕首皮套曾被精心縫製,皮線以等距離的寬度恰到好處地綁著皮革但不緊勒,不過皮件終究是怕濕氣而出現了無法挽回的發霉,阿爾弗雷德幾乎無法找到該是皮套原該有的色澤的部分,就連皮套外表的觸感也是無法令人產生好感的粗糙,阿爾弗雷得有點可惜地皺起眉毛,他猜想放在裡面的匕首一定也難逃潮濕的侵蝕,或許只有一段鏽鐵也說不定,但這個想法還是錯了。

匕首的刀刃是與皮套完全不搭調的展新,連任何一點鐵鏽痕跡也沒有,這把匕首似乎每天都被精心保養著,阿爾弗雷德抓在手上把玩了一陣,最後仍是把匕首放進了床下的小木盒,他可沒有笨到會去隨意觸怒海盜頭子,就算需要防身也該找低調一點的武器。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5) | 2010/10/01(Fri) 15:18:58

留言:

No title
亞瑟是在打量他將來的〔嗶-〕對象嗎?www
總覺得他會是邊打量邊想像(喂
好期待阿爾最後會拿到甚麼當武器…www

蠟封章…www
本來有想在plurk回的但好像不太好…
有點覺得不是過度包裝的問題而是黑羽大手會超累…
只是特典的話感覺還不錯?大概像是購買特典的小禮物之類
叧外,女體英可以有生理痛梗嗎?(羞


完全不搭調的展新>完全不搭調的"嶄"新
[2010/10/01 20:52]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No title
[��:333333]應該怎稱呼版主呢?黑君?黑烏君?
其實之前就有看過很多你的米英同人, 簡直是有愛死了~~~

海盜英果然很萌XDD(不過平時的亞瑟也很萌啦~~)
帥氣又有攻氣勢卻沒阿爾轍的傲嬌受(or 女王?)XD
所以說, 阿爾的家族和亞瑟的家族, 發生了長達三代的戰爭麼? 而且戰爭快完的時候, 其實兩人年紀都很少?
很萌的設定~~[/��]
[2010/10/02 00:40] URL | Viann #BPvgS9HQ[編輯]
No title
海盜英好威阿~~~<尖叫>
黑鳥大大文筆很好喔~
感覺像是千層派,既精緻又好吃!
<←我再說啥阿.....我又不是遠子>
<遮臉>
總之,要加油喔
[2010/10/03 18:09] URL | 逆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藤壺:
 武器大概會是狼牙棒或是帶肉火腿之類的。(誤很大)
 蠟封章不可能訂作為特典。XD|||
 至於文章要求雖然會參考讀者意見,
 但目前是不開放直接讓讀者點題的,
 聊天的部分一律噗浪請

 還麻煩請注意。:)

Viann:
 黑鳥或黑羽鷲都可以。
 算是政治鬥爭~XDDDD
 自己認真覺得也不過才爭了三代,
 就連世仇都有點稱不上有點虛XD||||

逆:
 千層派這種形容真是太高級了,非常感謝稱讚。ˊuˋ///
 往後也會繼續努力的ww
[2010/10/05 01:05]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0/10/05 20:41] |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