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那是遲早的事-從滿溢的指間流過的東西

那是遲早的事-從滿溢的指間流過的東西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好了。」該做的該批的該看的、該轉交的,大致上都告一段落,雖然感到小小的輕鬆卻難以真的笑出來。

「下午茶已經準備好了。」年邁的管家緩緩鞠躬,蒼老的聲音裡滿是多年來的專業和盡職。

就快退休了呢,幾個月後就會換兒子來接手這個位置了,年輕人富有朝氣的模樣,會想到很久以前這位管家剛上任時的光采。

時間的流速在物理上是不曾改變的,但總有時候會有一種「想不到竟然也過得這麼快呢」的感覺,每過一段日子就會有的小小感傷,都以為自己快要忘記了。

亞瑟看看老管家,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辦公桌,幾封來自海洋的那端的信,依然還躺在桌面上,除了第一封以外,其他的甚至連拆閱的時間都沒有。

「……拿過來吧,今天不在庭院使用了。」已經站起身的亞瑟復又坐下,決定拿休息的時間來看看阿爾弗雷德的信。

不是沒時間回,自己其實很清楚,比起忙碌,更多的是不敢面對──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面對啊……

亞瑟一點都不想騙自己,阿爾的行為只是搞不清楚狀況;與其說搞不清楚狀況,阿爾更像是藉由假裝搞不清狀況而亂來。

他可從來就不覺得,佔領了比自己國土大了許多的大陸做為新殖民地是做大夢,世界本來就是他的,就是一個新大陸也不可能翻倒他現在的地位。

卻總是被那樣時而出現的野心給弄得有點心慌頭痛,總是在覺得這一切應該就此平靜時,阿爾弗雷德就會再次提醒他的成長是遲早的事情。

「遲早……」別開玩笑了,在這之前他會成為更強大的霸主。如果不是教宗的決定,安東尼奧幾乎掌控了一整個大洲,強過安東尼奧的他憑什麼不能擁有更多?

可恨的是那個天真的外貌下,阿爾弗雷德顯然也很清楚如果他願意,脫離國王的統治並不至於太難,如果只是說來當夢想的,根本不可能時不時就來提醒一下。

當他的弟弟不好嗎?

當這種想法浮出心頭時,會有悶痛的感覺出現。從來就是肆無忌憚地掠奪、得到後再視自己喜愛程度來決定所有事物命運的海盜,竟然在情感上出現了牽絆。

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海盜……海盜也可以變得很優雅。他從蠻族變成海盜,再從海盜易容為擁有繁複禮儀的貴族,存在身體內的血脈不可能消失,但是他可以改變自己外在的形象。

只是沒想到的是原來他的血是有溫度的,征討了數百年未曾滿足過也未曾向誰要求過,對他而言這世界所有的東西都是搶而得之甚至手到擒來。

世界在他手中,而他卻發現自己連個阿爾弗雷德都不一定能夠抓得住。

難以說明是慌亂還是心焦,在意得不得了卻不得不面對更多的事實。

阿爾弗雷德聽聞的東西就如他所知道的,更多更多的法案都在增修當中,再次前去新大陸是遲早的事,帶的卻是他不樂於傳達、阿爾弗雷德也不樂見的更多法案。

他搶到了更多的世界,馬修、東方的國度、新大陸的俄亥俄州,但他好像也正在一點一滴地失去了什麼。

基爾伯特的策略如此成功,不但統合了德意志,也重創了歐洲列強。國庫在幾乎耗光的情況下,唯一的方法就是課徵更多稅務,一直以來被放任管理的新大陸則成了政府眼中的肥羊。

雖然早就知道阿爾弗雷德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卻……

『亞瑟可以來看看,我保證這裡已經比亞瑟家還要更加廣大了!超越亞瑟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就這麼剛好,手裡所閱讀的信件出現了這麼一行字。

「嘖……」連不見面都可以想像那張臉滿足大笑著的模樣,同樣是藍色的眼睛,阿爾的雙眼所透出的活力遠遠不是法蘭西斯或馬修可以相比。

是很喜歡沒錯啊……一直一直都很喜歡阿爾弗雷德這孩子,小時候抱在懷裡軟綿綿的感覺他很喜歡,長大後滿是各種奇異想法讓人哭笑不得的樣子也很喜歡,就算像現在這個樣子……

「都為了你和那堆人大幹一架了,你如果乖點我可以更喜歡你……」

在一旁茶几上布置好下午茶的管家不著痕跡地微微偏頭看看亞瑟,緩緩後退並告知亞瑟可以使用下午茶了,直接將亞瑟的自言自語和泛紅的臉頰跳過,維護了亞瑟薄得不能再薄的顏面。

茶具是上次阿爾來時送的。年輕人帶著很多很多的興奮神情毫不保留,亞瑟微笑著收下,並沒有說這組茶具也是他在拍賣會上鎖定的獵物之一,更沒說他很清楚與他一同競標的人就是阿爾弗雷德。

本來想一次標下兩組,再送一組過去的。

害得他現在看到這組茶具,很難說心底翻騰的感覺是不服氣還是丟臉,好吧他只願意承認,真的就只有那麼一點點、一絲絲、其實只是微乎其微的那樣程度地感覺到窩心,還有同樣程度、根本不值一提的開心啦……

依然是優雅清靜的下午茶,其實戰後身體的狀態一直不太好,總是感到疲憊和虛弱。

如果在這時候可以看到那個永遠都充滿活力的傢伙,說不定也會覺得有精神些。

其實……還滿喜歡聽那孩子叫自己名字的聲音的,如果不是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的確很希望阿爾弗雷
德叫他哥哥呢……

亞瑟緩緩啜飲著紅茶,嘴角不自覺地漾起淡淡的、溫柔的笑容。

──「吶,法蘭西斯,我跟你說。」

──「啊?」

──「阿爾弗雷德是我弟弟了。」

──「啥啊──!這笑話可不好笑吶,哥哥我笑不出來喔!」

其實有點記不得了,當時那種驕傲優越的心情,究竟是來自世仇不甘心的驚呼令他感到暢快,還是純粹炫耀阿爾成為了他弟弟的心情就是這麼快活。

就算法蘭西斯拿著他傲視全世界的料理去引誘阿爾,小阿爾弗雷德也像是沒看到似地直接忽略過法蘭西斯,到他身邊安慰他。

「可惡……」為什麼會感到傷心呢?亞瑟一點都不瞭解現在情緒起伏如此強烈的自己、就連自己都認不得自己了。

信中的阿爾弗雷德隨著日期而看得見不斷成長的跡象,他應該感到更加驕傲、他該去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或是安東尼奧那大肆炫耀一下。

你們這群混帳!這孩子將會成為我的左右手!幫我征服整個世界──他應該要這麼囂張地耀武揚威著。
然國會正在決議,新的法案隨時都會出爐,而他將帶著這些不可能不引起反彈的稅法回到他一直很想再多看幾次,卻不可能如此隨心所欲而到達的新大陸。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03(Sun) 10:13:43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