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2)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當阿爾弗雷德醒來時雨已經停了,陽光毫不吝嗇的照耀蔚藍的海面,柯克蘭船長正坐在窗邊抽菸斗,劣質的菸草味有點嗆人,但柯克蘭船長看起來十分愜意,專注於海面的他似乎沒有注意到阿爾弗雷德的清醒與否。阿爾弗雷德開始檢視自己的身體還有哪些傷處,他並沒有自己認為的好運,被撈起後他的傷口全都沒有清洗過,所以全都有輕重不同的發炎狀況,有的傷口甚至已經化膿。

阿爾弗雷德咬著牙擠去膿血,雖然他很想要洗澡,不過淡水在海上十分珍貴,而他錯過了昨晚的大雨。

柯克蘭船長將一瓶酒放在阿爾弗雷德身旁的矮櫃上,酒瓶敲上矮櫃的聲音讓阿爾弗雷德明白亞瑟不但已經發現他醒來、還又拿來了昨天看起來何止危險的針和藥品。

「那到底是什麼?」正常人應該都會想問吧,就算他是體格強壯的海軍也不例外。

「或者你可以現在跳下船去求醫。」柯克蘭船長無所謂地坐下,他將菸斗也放在矮櫃上,他的確表現得無論阿爾弗雷得選擇什麼,他都無所謂的樣子。在充足的光現下阿爾弗雷德發現除了眼罩以外,沒有蓄鬍渣也沒有任何刀疤在臉上的柯克蘭船長看起來意外年輕,甚至可以說是順眼。

針管在阿爾弗雷德面前晃了兩下,但年輕的軍官還是搖頭拒絕了不明藥劑的注射,阿爾弗雷德猜想那絕對不是什麼好藥,八成還混了其他東西在裡面,以致於他可以昏睡到頭痛,甚至連醒了都覺得身體虛弱。

柯克蘭船長不知道哪裡拿來的一條濕布,就往阿爾弗雷德臉上丟去。

「你要我在你面前擦澡?」

柯克蘭船長走回窗邊的腳步停了下來,他微微轉身用側影瞄了阿爾弗雷德一眼,他的聲音帶著冷笑:「你不知道自己正在發燒嗎?童子軍。」

總之,依然是沒有洗澡的機會,雨雲離開後海面上一直都維持著有點過份的好天氣,柯克蘭船長並不常在甲板露面,大多時間他會在船長室研究他的航海圖,或者是在房間裡抽菸斗或喝酒,阿爾弗雷德覺得他永遠都帶著幾分醉意,卻又不是真的醉到腦袋迷糊,雖然說從來就沒提起也沒問起,但阿爾弗雷德偷看過柯克蘭船長帶回房間裡的航海圖,在那上面他知道這艘船沒有目標也沒有停靠的港口,這是艘海盜船。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體忽然失去了在大難中也沒死的堅強,阿爾弗雷德在一陣連自己都痛苦難耐的高燒後昏睡了數天,接下來他在意識模糊間洗過了澡也吃過了比起被搭救時還要好一點的新鮮食物,昏昏沉沉間阿爾弗雷德知道海盜船搶了其他船隻,而他這個沒用的海軍卻躺在海盜頭子的房間裡養傷養病。

再次清醒的日子已經讓阿爾弗雷德忘記到底是什麼日子了,他想海盜大概也不會介意今天是創世紀還是世界末日,一樣是黑夜但少了狂風暴雨,月光溫柔的輕灑在窗邊,柯克蘭船長這回難得沒有抽菸斗也沒有喝酒,他剝著麵包並塞進嘴裡緩緩嚼食,有點粗魯卻又有一點奇異的優雅。

「我……咳咳咳……」乾燥到發癢的喉嚨讓阿爾弗雷德難以說話,他知道會有支酒放在矮櫃邊,即使那味道他就是怎麼樣都無法喜歡,但他學乖了沒有堅持要純水或好酒,屏住了呼吸就猛烈的灌了下去,熱辣和滾燙的口感燒過他的喉嚨,阿爾弗雷德很快就忍不住的又劇咳起來,這時他才發現矮櫃上還放了一壺純水,就在原先酒瓶的位置旁邊,他詫異地看向柯克蘭船長,而柯克蘭船長不知道什麼時後又把目光從海面上轉移到了他身上,他剝著麵包一邊笑得得意,而阿爾弗雷德只能憤憤的放下酒瓶改拿起那壺純水牛飲,他從來就不知道自己這麼需要水分。

「……為什麼要救我?」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的聲音低啞,他大概病壞了而且很多天都沒有說話,但這幾天下來他竟然沒有機會問這件事,或是在他來不及想到以前就已經失去意識這件事情,都讓阿爾弗雷德覺得不太光榮。

柯克蘭船長笑而不語,他又剝了一塊麵包塞進嘴裡,並且遞出一盤算是食物的東西放到床上,就在阿爾弗雷德身邊,阿爾弗雷德可以看見柯克蘭船長依然充滿玩味意味地笑著,仿如有什麼事情讓他很開心,阿爾弗雷德知道現在除了乖乖吃下食物外不會有其他選擇,船長大人總是不太愛回應他的話。

柯克蘭船長從矮櫃抽屜中拿來了一個盒子,盒子裡裝了菸斗和另一個裝了菸草的小盒子,阿爾弗雷德看著柯克蘭船長彷彿在精準測良什麼一樣的裝好了菸草並點火燃燒,發現這幾天的昏睡已經足以讓自己沾上了這股菸草味,不過他想船長總是跟他同床而眠也一定有不小的關係。

阿爾弗雷德忽然在腦海中抓到了什麼而悶悶地吃了起來,現在他的思緒很亂,一大堆問題都讓他感到困惑,包括他能不能回到美國、為什麼要一直和船長睡一起、或是他們到底想對他做什麼、有什麼要求,而最糟糕的就是阿爾弗雷德知道就算眼前的船長想要殺死自己,也未必有這個心情告訴他。

「你想回到美國?」跳過了阿爾弗雷德的問題,柯克蘭船長自己反問起了阿爾弗雷德,他拿著菸斗在空中比劃了兩下後又抽起菸斗來。

「……想。」

柯克蘭船長輕輕笑了起來,但他沒笑出聲,阿爾弗雷德只能從很刁鑽的角度發現到他動了臉部肌肉,應該是在笑吧。
「那麼……你要讓我回去嗎?還是你們想要什麼東西?軍火?金錢?」

「夠了,童子軍。」柯克蘭船長出聲制止了阿爾弗雷德的詢問,彷彿阿爾弗雷德打擾了他美好的寧靜夜晚似的:「沒有人可以讓柯克蘭船長要求什麼,因為只有他們祈求柯克蘭船長不要掠奪。」


===

 黑鳥:這麼帥的亞瑟我也很喜歡XD 浪起來也一定很棒!!!
 月琴:真讓人期待他浪起來的樣子啊--
 黑鳥:對啊哈啊哈啊//////

 今晚還討論了一堆即使是米英飯也可能會雷炸的糟糕話題wwww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9) | 2010/09/18(Sat) 01:14:29

留言:

No title
不知道為什麼柯克蘭大人罵阿俺童子軍時
特別好笑www
最後一句超帥的XDDD
黑羽大加油www
[2010/09/18 07:28]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默默浮起
黑鳥大加油XDDD!!!!
超喜歡海賊英的!!!
浪起來也(ry
[2010/09/18 08:34] URL | Mue #-[編輯]
No title
>浪起來也(ry
+1

柯克蘭船長會不會考慮一下掠奪童子軍的貞(ry
↑理所當然以反推不成反被推為結束
[2010/09/18 17:43]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羽翼:
 個人預感是這句話最後會淪為嘴砲(冷汗)

Mue:
 算是釣到魚了?XD
 海賊英感覺上也不是很常見?@@

藤壺:
 浪起來也......(你閉嘴)
 那部分雖然我自己也很期待,
 不過是什麼情境我還在想@@
 順便再強調一下這個部落格裡不會有英反推的機會
[2010/09/18 18:0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我留言晚了orz

海賊英……!!
浪起來也……!!(你夠囉^q^

很帥的亞瑟真的很喜歡wwwww
抽煙喝酒再加上跳艷舞(慢著慢著慢著慢著!!)
我想看阿爾撲倒這麼帥氣的柯克蘭船長欸嘿www

不會有英反推的機會真是太好了~(英受bb)
[2010/09/18 19:11]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喔喔喔 才第二篇
我就已經妄想到哪裡去了↓(毆)
(亞瑟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阿爾正...(以下消音))
海賊英突然在我心中變成好X蕩(你滾開)
真是太令人期待後續了wwwwww
(這是個好坑!!!)
[2010/09/20 13:16] URL | 涼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AlbiA:
 跳豔舞XDDDDDDDDDD(大噴)
 我腦袋裡馬上出現繞著營火(?)一邊跳舞一邊脫衣的海賊耶是怎樣XD||||||||||||
 噗倒咈咈咈~還有得等喔XD

涼:
 那是什麼海賊英攻略BL遊戲。XD
 結果大家都希望亞瑟發酒瘋就是了XD||||
[2010/09/22 01:48]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沒有人可以讓柯克蘭船長要求什麼,因為只有他們祈求柯克蘭船長不要掠奪。」

柯克蘭船長快點掠奪阿爾的心吧~
[2010/09/23 09:22] URL | Edyth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Edyth:
  這真是個好目標XDD
[2010/09/24 14:37]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