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

【短篇】海盜船與貴族 (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一陣大浪襲來,他們的船絕對承不住這一次。

阿爾弗雷德用力地閉緊了雙眼,黑暗中席捲而來的是幾乎要把骨頭都拆散的劇痛。他們的船沉了,連自己都可以碎屍萬段的巨大海浪聲中,阿爾弗雷德彷彿看見了自己住的房間被海浪給絞成碎片,接下來是一片黑暗──

再不掙扎就真的要被捲入海裡了!

跟著這樣念頭一起行動的是應該痛到都要碎裂的身體,阿爾弗雷德聽到自己的驚呼聲然後隨著身體清醒,但他並沒有掙扎成功,有什麼東西緊緊壓住了他的肩膀。

「給我好好躺下,你這童子軍。」低啞的聲音不像是美國地方的腔調,但頭痛欲裂的阿爾弗雷德還沒有辦法進行思考,除了頭以外身體很多地方都痛得要命,有誰掀開了他的衣裳然後在他的腹部灑上了液體,在一陣刺痛後清涼從皮膚表層漫開──是酒,酒精揮發了該有的作用,阿爾弗雷德感覺到劇痛的腹部輕鬆了一點,他的呼吸變得較為暢通。

那個說著不熟悉的英文的傢伙接著將阿爾弗雷德的上半身抱起,在阿爾弗雷德還沒來得說什麼以前就將酒灌進他的嘴裡,熱辣的酒水一部份灑進了他的氣管,這讓阿爾弗雷德嗆得很難受而講嘴裡的酒全數吐了出來,他脫離了那傢伙而轉身劇烈咳嗽,像要把喉嚨給咳破一樣地不斷咳嗽。

「呿,不識相的傢伙。」那個床邊的傢伙啐了一口被阿爾弗雷德給噴出來、混著唾液的酒,接著阿爾弗雷德可以聽到響亮的飲酒聲,他的呼吸終於平穩,阿爾弗雷德在咳到有點虛脫的喘息中知道自己所處的地方還在不太穩定地搖望著。

海浪聲、還有雨水打在甲板上的聲音,偶爾可以聽到一點悶雷聲,阿爾弗雷德判斷自己還在船上,身後有個腔調奇妙的傢伙,這不會是天堂,否則救了他的人一定是個身材姣好的美人,儘管剛才意識不明,但阿爾弗雷德知道在這個房間的傢伙是個男的,他想他大概獲救了。

「你……你救了我?」阿爾弗雷德勉強從床上爬起來,這回腹部的劇痛又漸漸變得明顯了,縱使他很想非常強悍地站起身來和對方打招呼或道謝,但阿爾弗雷德僅能做到的只有翻過身來斜躺在床上,眼前那傢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感謝天他沒死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起來你在船難中把腦袋也給弄丟了。」那個口音奇特的傢伙扯開一邊嘴唇冷笑,米金色的瀏海有點遮蓋住了他一邊的綠眼睛,而他的另外半邊臉則被黑色皮製眼罩給矇著,即使只有一邊眼睛,阿爾弗雷德也可以感受到那傢伙身上的戾氣,那不是漁民會有的、以軍人來說又太放肆了。

「哇喔,英國皇家海軍是嗎?」阿爾弗雷德忍不住虛弱地揶揄了一下對方身上批著的外套,他的確認得出來那是英國海軍的,但八成不是眼前這傢伙的。

「你要承認比起那群廢物,這東西更適合我。」綠眼睛的傢伙笑了笑,他的大腿上放了一頂墜滿了白色羽毛的船型帽,就和那件外套一樣有些髒髒的,但那傢伙的聲音卻如此優雅悅耳:「歡迎來到我──柯克蘭船長的船上,童子軍。」

阿爾弗雷德無奈地笑了起來,但他並沒有做多餘的反抗:「榮幸之至。」

自稱為柯克蘭船長的傢伙丟了一瓶酒給阿爾弗雷德,他們舉酒相敬,但私釀酒辛辣濃烈的口感並不是出身良好的阿爾弗雷德所習慣的,他很快就忍受不了地嗆咳起來,一併引發了腹部傷口的疼痛,但柯克蘭船長卻笑得十分愉快,他欣賞夠了阿爾弗雷德的拙樣後優閒地踱到床邊,高舉著手中還剩一點酒的酒瓶往阿爾弗雷德的腹部澆去,又是一陣熱辣和清涼。柯克蘭船長忽略了阿爾弗雷德的反抗而強行扯開蓋在他身上的衣物,阿爾弗雷德看見自己腹部多了一條奇醜無比的縫口,但他很清楚如果沒有及時處理,他一定會被拋出船外,現下只能祈禱傷口不會發炎感染。

柯克蘭船長很快就找來了看起來有點老舊的針和一罐藥劑,在阿爾弗雷德還沒來得及出聲詢問前,就先以眼神的壓力上阿爾弗雷德明瞭這不是該富有疑問的時後,那罐藥看起來很危險,更可怕的是那支看起來八成是因為重複使用而有點老舊的針在連消毒都沒有的前提下就扎進了他的身體裡,阿爾弗雷德在亞瑟施打藥劑時暗自在內心尖叫,而他只能睜大眼睛看著不明液體在施打者半醉半醒間注進自己傷口縫合處。

柯克蘭船長連任何說明解釋都沒有地拿著藥和針筒離開了床畔,煞有其事地收好,接下來他回到床上,把阿爾弗雷德擠到了一邊去,那張床並不太大,睡上兩個成年男性其實有點擠,但阿爾弗雷德很清楚現下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傷患就給我好好休息。」柯克蘭船長想到什麼似地起身,再他吹襲油燈前斜眼說了這麼一句,像是船長對於自己船員發號施令似地。

在阿爾弗雷德還沒有辦法反應過來前,整個房間都暗了下來,因為降雨而連月光透進房間裡的可能都沒有,烏漆抹黑的一片中,阿爾弗雷德只聽得到雨聲打落甲板、海浪拍打著老舊船身的聲音,這之中他還聽得到一點微乎其微的,柯克蘭船長的呼吸聲,他似乎一沾上枕頭就睡著了。但阿爾弗雷德自己也沒有好到哪裡,無法判斷因為身體太過疲累還是施打的藥劑發作,總之在一陣天旋地轉後他也睡得不省人事,藥效之強連思考美國的海軍是否知道他們遇難這回事都有困難。


===

  對不起我又開新坑了(跪)
├海盜船與貴族 | 引用:(0) | 留言:(5) | 2010/09/17(Fri) 01:25:02

留言:

No title
這篇比較偏向英米(掩眼

不過亞瑟超強勢說?!
阿爾辛苦了www
[2010/09/17 18:14]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英米……我倒是覺得還好,因為喜歡強勢一點的女王亞瑟XD

超喜歡航海梗wwwww
之前跟同學辯論了一整天,因為我堅持海軍是攻、海盜是受
於是今天看見黑鳥這篇感到十分愉快~

我說,亞瑟喝烈酒沒問題嗎?(柯克蘭船長的話應該可以XD?)
[2010/09/17 19:38]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樓上↑
所以說就是誘受+女王受囉w

的確哪個時期亞瑟都很受阿哈哈(喂。
烈酒... 現在的亞瑟是為了讓阿爾好(--)
才戒(?)吧wwww (你妄想。
[2010/09/17 20:50]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提問
這兩個人的海軍X海盜PLAY會很容易聯想到SM的只有我一個嗎?(抖

酒……個人覺得交到亞瑟手上烈和不烈都沒分別,因為他根本不懂得停吧?(喂
[2010/09/17 23:16]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羽翼:
 不得不說一下。
 這個部落格所有的米與英創作都是米英
 讀者個人逆不逆、接不接受其他米與英相關CP是個人自由。
 不過在對文章進行取向臆測的狀況下,
 我必須先行說明。

 順帶一提是雖然不排斥其他CP討論,
 不過如果是我個人想法,
 比較萌比較喜歡的都是米英。


AlbiA:
 很久以前就很想寫海軍x海賊,
 不過一直沒想出來要寫什麼劇情,
 但現在的故事差不多就是靈感大神降臨XDDD
 烈酒貌似是沒問題(哪來的認定)

藤壺:
 關於酒的問題你得到了啊XDDDD
 應該不會那麼重口味(汗)
[2010/09/18 17:58]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