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不單純誤會 (4)

【短篇】不單純誤會 (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那感覺可不是空虛可以形容的,像是世界忽然消失了一小塊怎麼都找不回來,這樣的焦慮在阿爾弗雷德和亞瑟同時發現兩人的座號又會在下星期三被填入班會主席與紀錄名單時,忽然變得不那麼孤單,至少阿爾弗雷德是這麼認為,心裡有那麼一絲希望這是一個契機,至少可以說點話之類的,只要能找個機會道歉就好了。

想到這邊的阿爾弗雷德忽然愣了一下:他到底為什麼想要向亞瑟道歉呢?

心裡很明白亞瑟是怎樣個性的人,就算道歉了也不會被原諒,那麼為什麼要道歉?他不就是為了要讓亞瑟受辱而做出那種事情的嗎?明明達成了目標,但事到如今又什麼都不一樣了,就連阿爾弗雷德都不了自己現在究竟想幹什麼,大概從惡作劇遊戲開始出現效果後,他自己就不太對勁了。

阿爾弗雷德焦躁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咬指甲,那是他的壞習慣,以前亞瑟總是會厲聲制止而改掉,但有時後就是會忍不住──他果然又不自覺地想到了亞瑟,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也不過就是自找麻煩,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去猜測和思考關於亞瑟的事情。

「這個給你。」法蘭西斯輕巧地來到阿爾弗雷德面前,他俏皮地眨了眨眼並把班會紀錄簿放上阿爾弗雷德的桌面:「下星期可是重要的班遊表決呦。」

「欸?」阿爾弗雷德微微睜大了碧藍色的眼睛,他老早就忘了這回事。開學時明明興高采烈地敲定案的班遊,卻因為亞瑟的事情老早就被阿爾弗雷德給忘得一乾二淨。

「不知道?還是有什麼事情讓你忘記了嗎?這麼重要的班遊?」法蘭西斯先是裝作很驚訝的樣子,然後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他順手遞了一支棒棒糖給阿爾弗雷德。

「太久沒有提起來……忙著忙著就忘了。」阿爾弗雷德滿是戒心地接下法蘭西斯的棒棒糖,這東西順利化解了他把指甲咬出血的危機,法蘭西斯對人的觀察入微總是會在這種地方展現,那是他最喜歡的可樂口味。

「最近除了和亞瑟吵架以外,原來你還有其他事情這麼忙碌啊。」

「……囉嗦。」有時候阿爾弗雷德真覺得法蘭西斯根本就是個黑心大魔王,雖然看起來總是散漫的要命,但那雙冰藍色的眼睛總是會在不必要的時候特別顯得精明,以前和亞瑟一起生活時阿爾弗雷德只覺得亞瑟只是丟不起廚義上遠遜於法蘭西斯的臉,但當他真正和法蘭西斯同一班且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時,他忽然覺得法蘭西斯沒有起初所認為的那麼簡單,這種感覺尤其在他和亞瑟相互討論公共事務時特別明顯。

但他現在可沒什麼立場和亞瑟討論法蘭西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想到這裡,阿爾弗雷德的目光又不自覺地往亞瑟的座位飄去,那個位置依然是空的,彷彿自由活動的時間一長,亞瑟就必然不會出現在教室內。

「這是小少爺揍你的代價。」法蘭西斯抓了抓他擁有奶油色澤的金色捲髮,阿爾弗雷德並不太吃驚法蘭西斯知道些什麼,雖然覺得總是被知道心思是件很煩的事情,但法蘭西斯透露出了什麼讓阿爾弗雷德很在意。

「什麼?」

「這個。」法蘭西斯的手指優雅地指了指自己的鼻樑,很好心地解釋起來:「你也知道學生會長是一個需要高行為標準的無聊工作,亞瑟的暴力行為驚動了老師們,現在下課時間他都要去進行輔導觀察。」

事情果然不會如自己所認為的單純,該這樣想嗎?阿爾弗雷德停止用舌頭攪弄嘴裡的棒棒糖,而法蘭西斯透漏出來的訊息讓他覺得有點難以反應,除了發現事情變得不只是道歉就可以解決的事情以外,阿爾弗雷德覺得他的心情忽然變得更加煩躁,一切的原因還是因為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就在這時後忽然出現在教室裡。

「這件事情不需要你雞婆。」亞瑟很快就走過阿爾弗雷德身邊,但他的目光完全沒有沾到阿爾弗雷德身上任何一塊,法蘭西斯則是非常機伶地順著亞瑟前進的腳步,以同樣速度後退來保持距離上的維持原狀。

「看你生氣成這個樣子。」法蘭西斯滑頭地微笑著,他故意改用法文來說話,彷彿就是故意不讓太多人聽懂似的:「粗魯又暴躁,怪不得就連你唯一的弟弟都要離開你。」

「住口!」

「住口!」

阿爾弗雷德和亞瑟同時怒吼了起來,法蘭西斯的表情先是錯愕了一下,然後迅速露出了發現有趣事情的樣子;阿爾弗雷德半是訝異地看向亞瑟,但亞瑟只有狠狠瞪過他一眼,就連一句話都不願說地回到自己座位。

「誰知道呢。」法蘭西斯聳了聳肩膀,亞瑟離開後他就可以繼續和阿爾弗雷德的對話了,而他依然使用著法文,法蘭西斯知道阿爾弗雷德懂一點:「這件事這大概只有你們兩個最清楚了對不對?」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阿爾弗雷德說,法文咬音讓他說話的感覺變得笨笨的,他的確是不習慣:「無論是什麼事情。」

「哥哥我很好奇呢。」

「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事。」阿爾弗雷德走上前,但就算他讓自己表現得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法蘭西斯也還是不改那副欠揍的從容表情,這倒讓阿爾弗雷德更加生氣了一點:「我沒有必要讓你知道,你不過就是想看我們的好戲。」

「那樣說話可真傷人呢,哥哥我還是位安慰你們的啊。」法蘭西斯又從口袋裡摸出另一支棒棒糖,但這次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接受,但法蘭西斯並不感到尷尬,他就將棒棒糖放在阿爾弗雷德的桌子和下個星期要用的班會紀錄簿上。

「希望你們可以好好在班會上相處。」法蘭西斯說:「可別再做這種互相逃避的幼稚型為了,如果你真的覺得你夠資格離開亞瑟的話。」

├不單純誤會 | 引用:(0) | 留言:(6) | 2010/09/06(Mon) 02:24:44

留言:

No title
阿阿阿!! 最喜歡米英文裡法叔當推手了///
阿爾你的舉動讓我好揪齟阿阿!!!(啥?
是說天天下課輔導也太恐怖了吧(汗)
想到就怕XDD
班遊LOVE阿阿阿!!!(學園米英魂發作
[2010/09/06 18:38]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如果你真的覺得你夠資格離開亞瑟的話」……噢這真是……莫名的爽快(?)
(你的感官有問題吧)

很喜歡黑鳥筆下的葛格www

小小的ps:
我有天天下課到輔導室整理資料的一段日子
那時候認為天天來輔導的人還比較好orz
[2010/09/06 21:57] URL | AlbiA #-[編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0/09/06 22:42] | #[編輯]
No title
>現在下課時間他都要去進行輔導觀察
這是在懲罰亞瑟還是懲罰老師們了…囧

心有靈犀地一起回話的兩人好萌//////////
[2010/09/07 00:38]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羽翼:
 我心中的法叔就是在米英吵架時來看一下玩一下, 從中獲勝的一方XD

AlbiA:
 他雖然很像壁紙但是是很搶戲的壁紙XD
 我自己是有遇過學弟因為特殊狀況,
 所以需要這樣做(囧)

青青:
 其實直到手機事件結束為止,
 是月琴同學親身的故事XDDD
 (主角是一對哥兒們)
 月琴說兩人最後有約見面但沒衝突。OwO
 彆扭的米英嘛......(思)

藤壺:
 好問題XDDDDDDDDDDDDD
 亞瑟有沒有窩心~?XD
 
[2010/09/07 21:19]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對不起 我說..
哥哥我還是[����]位[/����]安慰你們的啊。
「會」吧..倒數第二段
[2011/01/15 22:11] URL | 日堯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