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3-4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3-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有點爭大了雙眼,他說話口氣帶著訝異而在筆記本上的抄寫從沒間斷:「……哇,現在的記者都這麼深入實境嗎?」

「這是獨家,它應該是條大獨家,我成功潛入了一個連紐約警察都還在部署緝捕網的組織。」本田菊說話的口氣顫抖,既害怕又興奮,記者的本性在阿爾弗雷德眼裡徹底地沒救。

「讓我猜猜,你被發現了確成功逃脫,然後他們時時刻刻在威脅你不能報案或報導?」

「威脅我的家人,瓊斯先生。」本田菊雙手抓著座椅的扶手,像要起身之前的慣性動作般前傾上半身:「你猜怎麼著?我是個知名報系的記者,他們如果殺了我,其他同事和同業不會花時間為我哀悼,而是想盡辦法把我的案子寫成一個認真紀錄社會的記者遭到黑道迫害的大型社會案件,捏造輿論壓力來讓新聞報導得久一點並偷走我的心血,好讓自己成為頭條和談話性節目的寵兒,這反而造成他們的大麻煩,而我只希望我的家人安全,你沒有辦法想像全家的腦袋邊都抵著一把槍的模樣有多嚇人,如果我不去做些什麼,你根本不願意讓我在這裡訴說我遇到的困境。」

「或許吧。」阿爾弗雷德完成了他的紀錄,他自認幾乎沒有家人可言,或許曾經擁有過。

「你負責保護我的家人,而我願意提供一切可以幫助你們的線索。」

「……我知道了。我會往上通報,也會加派警力而那則新聞……你知道的,如果我想,我也一樣可以給你好看。」。」

「是的,謝謝你,瓊斯先生。」本田菊做了一個深呼吸,他的口氣如釋重負:「非常謝謝你……」



※※※



進入了青春期的阿爾弗雷德嗓音變得低沉但仍保有活力,記憶中的天使稚嫩的臉龐脫換成了年輕人的面容,他在短時間內迅速抽高,幾乎與亞瑟齊頭。

亞瑟不得不稱讚那的確是一張帥氣的臉,阿爾弗雷德變得英氣的眉宇和輪廓也吸引了那些女孩子的注意,亞瑟總會在阿爾弗雷德出外打工時發現有自稱是同學的女孩等在自家門口,或是在信箱裡發現並非使用郵政系統投遞而來、親自放入信箱的花俏信紙。

亞瑟不是沒有這些經驗,但那個年紀的他只能收到女孩子曖昧的目光,沒有人願意對育幼院的男孩認真,而現在他沒興趣,他的人生道路已經規劃完畢,大學畢業後他要進入政府機構,領著並不優渥但穩定薪水、好讓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可以過得更安穩,是的,在他的心中,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就是家人,而他們也這樣認為,對於阿爾弗雷德永遠赴不完的約會這件事,亞瑟對他的弟弟感到驕傲。

很快地阿爾弗雷德開始與女孩們約會,明白自己有多受歡迎的青少年像羽毛正豐的鸚鵡,他花俏地打扮著自己,並在鏡子前面做出各種姿勢。

「噢,夠了。」維多利亞把紅茶放在茶几上,她比阿爾弗雷德大了一歲,事實上,她也有許多約會要赴。

「你永遠不知道誰會是你的真命天女。」神采飛揚的阿爾弗雷德捧起維多利亞的臉,他們在彼此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那麼就希望你趕快找到你的那一個。」

「不,維多,如果要我說……」阿爾弗雷德以有如跳舞班輕躍的姿勢來到亞瑟身邊,他雙手環住了正在閱讀的亞瑟:「我希望亞瑟是第一個,他該是這個年紀了,是吧?親愛的亞瑟?」

「不,別扯到我這,去參加你的派對吧,年輕人。」亞瑟笑著輕輕推開阿爾弗雷德,他實在沒臉說這樣打擾到他閱讀言情小說的情緒了。

「如果你願意花讀書時間的十分之一那些女孩子身上,我敢保證你的置物櫃永遠是滿的。」阿爾弗雷德的手熟練地滑過亞瑟的下顎,輕輕地抬起以讓亞瑟的目光能看見他。

「夠了,阿爾。」亞瑟再次揮開,推了推真正因為近視而配帶的眼鏡,他將對阿爾弗雷德打扮十分得體的稱讚偷偷收藏了起來,以免這小子得意過頭。

「他今天要和校花約會,你看他笑得像個傻子。」維多利亞雙手叉腰,決定不要透露其中秘辛是這是她牽的線。

「或是哪天我也可以和你約會,維多。」

「不了,我的男孩都比你還要棒多了。」

「你是說讀呆子的那種?」阿爾弗雷德忽然抽起了亞瑟偽裝用的講義,這成功地讓亞瑟焦躁起來:「或是像我這樣。」

「你這沒藥救的蠢蛋。」維多利亞搖搖頭後決定不在理會開心過頭的阿爾弗雷德。

那晚阿爾弗雷德如他們所料想地沒有回家,亞瑟在經過阿爾弗雷德大開而缺少主人的房間時停緩了他的腳步,欣慰地一笑也嘆了口氣,卻在隔日的早晨透過玻璃窗,對於自己所看到的這一幕難以置信。

那像是彩色的默劇一樣,那大概就是維多莉亞說口中的校花的漂亮女孩可是來真的,她毫不留情地甩上一巴掌,把阿爾弗雷德的臉都打偏了。阿爾弗雷德吃痛地撫摸自己挨打的臉頰,雖然有意阻止離開的女孩,卻又沒有追上,最後他垂頭喪氣地走進公寓大門。

亞瑟迅速假裝起認真的模樣,以免要面對無法安慰阿爾弗雷德的窘境。

「……哇,這是第幾次了?」維多利亞的反應倒像是稀鬆平常,她雙手叉在腰上、口氣帶著埋怨:「你知道嗎?你再繼續下去,我的朋友們遲早會因為你的關係而把我列黑名單,如果連校花你都無法滿意,你還能找到怎樣的對象?好萊塢性感女影星或是超級名模嗎?照照鏡子吧,你可沒那麼好。」

「這不是我的本意,維多。」阿爾弗雷德從冰箱裡拿出冰袋敷上被打的臉頰,他一臉無辜:「我無法欺騙自己說我愛她,這無關乎有沒有上床。」

亞瑟險些把紅茶給噴上他昂貴的教科書,他可嗆得厲害了。

「噢你這白癡!」維多利亞生氣地手握雙拳怒吼:「那些女孩子可不是以上床為前提而跟你約會的!她們都暗戀你幾百年了。」

「這不關我的事,他們不是沒有拒絕就是自己貼上,你以為我是聖人嗎?是男人都會來上一發的。」

「噢夠了!我受夠你的蠢話了,在我氣消以前你千萬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阿爾弗雷德!」

維多利亞用力地將房間門給甩起,巨大的撞擊聲讓全家的家具都跳動了起來,留下只想趕快找機會開溜的亞瑟和錯愕的阿爾弗雷德。

「……好!不說話就不說話!就算你生氣也無法讓我對那些女孩回心轉意!你這豬腦袋!」

『我聽不到!』維多利亞的房間傳來她的尖叫聲。

「呃,阿爾。」亞瑟端起紅茶,打算開溜。

「亞瑟,你該為我說句話。」轉瞬間阿爾弗雷德將矛頭指向了亞瑟:「你也一定遇過這種狀況對不對?」

「呃不,其實我沒遇過……」

「那就想像你遇到過,告訴我你也會跟我有同樣的想法,你是我的兄弟,應該能瞭解吧?」

「……阿爾弗雷德……」這真是尷尬萬分,若不是手上又是書又是茶杯,亞瑟會摀住自己的臉:「我沒有被邀過……」

「什麼?」阿爾弗雷德不敢置信地笑出聲來:「……告訴我那是騙人的。」

「不,我真的沒有,我是說,誰會邀一個孤兒院的小鬼?」

「她們,維多的……朋友……吧?」阿爾弗雷德以雙手和表情表示著「那些人」。

「那是因為你現在住在看起來像是個家的地方,阿爾弗雷德。」亞瑟對於這些事情感到難受:「但那時候我只想著該怎麼多掙些錢來讓你和維多吃飽點,你知道的。而我真正愛過的只有你們兩個,那時候的我沒有時間去談你所謂的……戀愛。」

「……」

亞瑟緊握著馬克杯,杯裡的紅茶因為受力而震盪著,他抱著書的指節也緊握著書側而發白:「那時候我只希望能有一個像樣的家……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你們兩個,阿爾……還有,收斂你的行徑吧,這世界上除了談戀愛以外還有許多事情可以做的,別忘了你的除了現在以外,還有未來。」

亞瑟眼神飄忽地將自己的話說完後,僵硬地轉身進了房間,對於自己的坦白和責備感到尷尬,他將終於空下來的雙手蒙上自己的臉,舒緩般地搓揉著臉頰發愣:「我到底說了什麼……」

他可能真的失控了,他不滿阿爾弗雷德那樣享樂,而他是如此努力,大概吧,或者是他不習慣這樣的爭吵,他們未曾這樣吵過架,無論如何那樣的氣氛和話題都讓亞瑟感到不好受。

「嘿,亞瑟。」冷不防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他的口氣不如剛才的意氣風發:「我可以進來嗎?」

「嗯……可以。」亞瑟緩緩轉身,他不太習慣剛說了嚴肅的話題就要面對對方:「進來吧。」

「我呃……」阿爾弗雷德雙手反覆交握後又插入口袋中,他的臉低垂地看著地板,濃金色的瀏海微微遮住了他的臉:「我很抱歉,亞瑟。」

「不,你沒有錯。」

「我也愛你,亞瑟。」大男孩抬起他的臉,帶著些許靦腆的感覺,這讓亞瑟想起了孤兒院裡的小阿爾弗雷德:「維多也是,別把自己想的太孤單。」

「……我會的。」

「還有……」自從瞭解了這些動作可以有不同的解釋後,這樣的行為讓阿爾弗雷德變得尷尬,但他仍促使自己走上前,將亞瑟給摟住,那個身體不怎麼有份量卻讓人感到安心,以一個瞭解身體語言和接觸的青少年身份而言,這樣的動做多少讓阿爾弗雷德趕到曖昧:「我說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也真心希望你能找到真正愛你的人,我親愛的亞瑟。」

「……謝謝。」亞瑟雙手輕輕拍著阿爾弗雷德,並在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我也是。」

「我會去和維多道歉,然後學乖點,還有別把一切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阿爾弗雷德效仿著亞瑟在他年幼時擁抱他的習慣,輕輕晃動著身體,他將話說完後便放開了亞瑟,衝著亞瑟微笑:「還有晚安。」

落在臉頰上的親吻很溫暖,而亞瑟以為一時的恍神是因為阿爾弗雷德整理得得體的濃金色的頭髮太過絢爛──當然,阿爾弗雷德一直都是個漂亮好看的孩子,亞瑟怎麼都不可能否這這點的──阿爾弗雷德的微笑就這樣停格著,但他並沒有想太多,也或許只是太習慣這種氣氛而使得身體感到習慣,阿爾弗雷德發現他好像製造出了一個只屬於兩個人的氛圍,而亞瑟帶著一點點稚氣未脫的娃娃臉在認真看時特別可愛,由其是那頭蓬鬆的米金色短髮和同樣淺色的睫毛,那搭配著亞瑟湖水綠的眼眸可真是登對。

所以阿爾弗雷德不由自主偷偷將頸項給往前移……他不知道為什麼……

「夠了,親愛的……阿爾。」亞瑟的手輕輕托住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他笑著並後退了一步:「我們兩個就這樣站在這裡到底是要做什麼呢?」

「嗯……是啊,那我去休息了。」阿爾弗雷德留戀地搓揉著亞瑟頸側的髮絲,似乎把該說的話都說了,卻又有什麼話沒說出來的感覺。

「快去睡吧,年輕人。」亞瑟輕推著阿爾弗雷德的胸口,年輕人微微起伏的胸膛有著結實的觸感:「快……」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03(Sun) 09:55:2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