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與魔法師(下)

【短篇】貓與魔法師(下)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亞瑟花了一番功夫替阿爾弗雷德設了貓洞,雖然曾經思考過替阿爾弗雷德買個更像樣的貓籃,但阿爾弗雷德表示牠喜歡和亞瑟睡在一起,亞瑟很快就放棄了他的打算,在阿爾弗雷德有如能讀取他心思般地開他玩笑說果然不忍心時,亞瑟竟然感到有些惱怒。

「你真是一隻自大的貓。」亞瑟終於忍受不了地說。

『哪隻貓不是自大的呢?』

「你應該學著偶爾安靜一下,阿爾弗雷德。」亞瑟將燉菜端到桌上,就連阿吠都十分羨慕地,阿爾弗雷德獲得了與飼主餐桌上一同用餐的極度寵溺,亞瑟的編輯曾經為此感到不可思議。

我就這一隻貓,一個人的晚餐是多麼寂寞──亞瑟顯然十分坦護阿爾弗雷德。

『我愛你,亞瑟,這份感情說什麼都不該安靜下來,那多悲傷。』阿爾弗雷德走上前,搶在亞瑟收回手以前蹭上了亞瑟手腕,柔軟細緻的黑色領毛搔得亞瑟發癢,卻又捨不得放開。

「如果你以前的主人也聽得到你的聲音就好了。」總有時候亞瑟會替動物們這樣嘆息,說不定飼主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寵物有多愛他們。

但亞瑟自己卻也搞不明白,聽得懂動物的交談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

阿爾弗雷德比起以往更像隻家貓,牠會在亞瑟的庭園裡曬太陽睡午覺、在亞瑟的腳踝邊撒嬌乞食,牠出外的次數漸漸減少,並且對於爬蟲生物只剩玩弄而沒進食的慾望──雖然最後一項對於亞瑟絕對是件好事──關於牠的討論漸漸從街貓口中消失,他家門口的地盤被一隻叫做維特的黑白混色貓給占領,但顯然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放在心上。

『我是你的貓,在外的地盤對家貓而言可有可無,這裡才是最重要的。』阿爾弗雷德擺了擺尾巴,端正地坐在亞瑟位於庭園內的小桌上:『我有這裡就好了。』

亞瑟就當這是阿爾弗雷德個性,已經習慣別去在意這種既露骨又另人害臊的發言,但唯一不習慣的仍然還是那一句。
『我愛你,亞瑟。』

當亞瑟撫摸阿爾弗雷德飽滿的肚子玩時,阿爾弗雷德發出了滿足的讚嘆,但當春天來臨,辛西亞千嬌百媚的叫喊聲已經連亞瑟都會感到害羞,卻無法讓阿爾弗雷德從逗貓棒遊戲分心一絲一毫時,亞瑟開始感到好奇。

『噢,亞瑟,你停下來了,但我還沒玩夠!』阿爾弗雷德興致高而地吶喊,牠壓低了身體成趴伏姿態,架在身體兩側的前後腳讓他隨時都可以馬上追捕逗貓棒。

「辛西亞……」

『什麼?』阿爾弗雷得問。

「辛西亞……好像在叫你……吧……」雖然說也不是不能接受,不過要自己的貓前去應其他貓的邀約,那感覺的確有點滑稽。

『但辛西亞不是你。』

「什麼?」

『我每天都會告訴你一次呢。』阿爾弗雷德坐起身,碧藍色的眼睛張得圓溜彷彿不敢置信:『我愛你,亞瑟。』

……慢著,這是什麼意思?

亞瑟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但總覺得他的想法和阿爾弗雷德有所出入。

「噢我是說……」

『就是那樣,我對辛西亞沒有興趣,因為我愛你,亞瑟,從見面時我就喜歡你了。』

「等等。」他可不記得自己給阿爾弗雷德看過什麼言情小說:「阿爾弗雷德,我不是很確定你在說什麼。」

『呼嚕……』阿爾弗雷德靠近亞瑟,並且用他柔軟的頸部磨蹭著亞瑟的手腕,感覺很溫暖也很癢,亞瑟的手剛好可以撫摸阿爾弗雷德的胸口:『我想你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阿爾弗雷德,那是不可能的。」亞瑟將阿爾弗雷德抱在懷裡,牠十分乖順地讓亞瑟用手臂環繞住自己而四腳朝天,當亞瑟否認牠的愛情時,阿爾弗雷得全然不理睬地蹭起亞瑟的胸口,牠用頭頂、耳朵和頸部不斷地磨蹭並發出呼嚕聲,這樣近乎任性的撒嬌讓亞瑟根本沒有辦法將阿爾弗雷德放下,只能用手指輕輕梳理著阿爾弗雷德灰黑色的領毛。

辛西亞在亞瑟的窗前不滿地叫了幾聲,但牠並沒有久留,這是只有亞瑟一個人才能體會的尷尬,雖然諸如舔手指和臉頰、繞在腳邊蹭來蹭去的討好行為本來就是阿爾弗雷德的習慣和示好,但亞瑟的確無法不去正視越來越頻繁的示愛,困擾或是不知所措都可以,但亞瑟卻又無法真正說服阿爾弗雷德,一如阿爾弗雷德不可能真的追求到亞瑟。

亞瑟認為自己或許是真的很喜愛阿爾弗雷德的,但那是飼主對寵物的喜愛,肯定與阿爾弗雷德的愛是不同的存在,他既無法回應也無法接受。

阿爾弗雷德看著窗外的雨,又忽然轉過身來鑽進亞瑟懷裡,天冷時阿爾弗雷德十分便於亞瑟取暖,他從來不會拒絕。
『我去了你的閣樓。』阿爾弗雷德說:『你有許多魔法書,說不定可以把我變成人類。』

「不,阿爾弗雷德。」亞瑟困擾地笑著,他想總有一天這隻貓會認清事實,所以他一直都這麼富有耐心,亞瑟停下了筆並清理桌面,將阿爾弗雷德放到面前:「我不可能愛上你,永遠也無法,那些魔法書也沒有把你變成人類的方法。」

『你愛過我嗎?亞瑟。』阿爾弗雷德拉長了脖子舔了舔亞瑟的臉頰,帶刺的貓舌讓亞瑟趕到臉頰發癢。

「很可惜……那僅只是飼主對於寵物的愛,但和你的不一樣,阿爾弗雷德。」亞瑟安撫地摸摸阿爾弗雷德的腦袋,還是這麼有耐心。

『那麼你有機會愛上我嗎?』

「聽著,阿爾弗雷德。」這或許很殘忍,但亞瑟自認那是必須的,他收起了笑容並試圖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阿爾弗雷德藍色的圓形貓眼,盡可能地每個字都清晰明白地說:「我永遠都不可能愛上你,永遠都不可能。」

阿爾弗雷德定定地看著亞瑟許久,牠的耳朵晃了幾下,亞瑟在心裡期望著阿爾弗雷德能終於了解他的心思,為了避免再被多做解讀,他也維持沉默地看著阿爾弗雷德。

『……噢……好吧。』阿爾弗雷德說,牠的腦袋和耳朵緩緩垂下來,亞瑟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牠,雖然阿爾弗雷德仍然願意讓亞瑟抱在懷裡,但寵物的情緒低落是一樣會影響飼主,阿爾弗雷德低落了一晚上,亞瑟一樣沒好到哪去,當阿爾弗雷德跳上亞瑟的床時,一股衝動就要讓亞瑟對阿爾弗雷德道歉,但他知道不該再給阿爾弗雷德任何希望。

如亞瑟所願地,阿爾弗雷德不再示愛,牠變得有點沒精打采,但身體還算是健康、仍然會追逐著亞瑟耍弄的逗貓棒和不小心吃太多,阿爾弗雷德和亞瑟的相處看起來一切都沒有什麼改變,但亞瑟卻幾乎沒有再聽到阿爾弗雷德說話。

看著靜靜舔毛的阿爾弗雷德,亞瑟發現自己幾乎要記不起上一次和阿爾弗雷德說話是什麼時候,阿爾弗雷德大概是目前亞瑟所認識最與眾不同的貓──他已經聽不見阿爾弗雷德說的話了,亞瑟第一次明白為什麼老金森會不斷抱怨阿吠,當阿爾弗雷德無論希望得到什麼時,除了喵喵叫以外他什麼都聽不到。

事實上是,他似乎漸漸失去了聽懂寵物說話的能力。他開始聽不懂街頭巷尾的悄悄話、聽不懂阿吠到底在高興什麼,他的世界出現了許多不是那麼熟悉的鳴叫聲,而他所習慣的閒聊則漸漸消失。

「那是因為你的緣故嗎?阿爾弗雷德?」亞瑟將阿爾弗雷德抱上大腿,毛梳一下一下地梳過牠的毛,而阿爾弗雷德只有咕嚕了幾聲。

世界忽然變得如此安靜、如此寂寞,亞瑟不能否認他很想念阿爾弗雷德會說話的日子,但他並不知道該怎麼找回聽懂寵物說話的能力,或者是,他只想聽聽阿爾弗雷德的聲音。

「對我說話看看,阿爾弗雷德。」

『喵~』

「不,不是那樣,像以前一樣,你知道的。」亞瑟的手摸過阿爾弗雷德臉頰,那雙圓而湛藍的眼眸看起來十分明瞭亞瑟在說什麼,但又渾然不了解亞瑟說的話似地歪了歪頭。

『喵嗚。』

亞瑟沒有再要求阿爾弗雷德,他安靜地撫摸著阿爾弗雷德柔軟的領毛,開始希望下一次當阿爾弗雷德開口時,又可以如此聒噪地和他對話。

但期望一直都是落空的,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真正聒噪地對亞瑟說話,牠只有聒噪地不斷喵喵叫,就和外面那些野貓一樣,但當亞瑟露出失落表情時,阿爾弗雷德又彷彿擁有極佳的第六感似地馬上察覺並回到亞瑟身邊,以溫暖柔軟的身體安慰亞瑟。

如果牠能再說些什麼就太好了──當這樣的想法不斷出現在自己腦內時,亞瑟並不確定自己是怎麼想的,但他總是不自覺地想起可以和阿爾弗雷德對話的日子,回想起來竟然莫名充實。

亞瑟爬上了閣樓,翻起那些原該是收藏意義居多的書。或許有什麼魔法可以讓阿爾弗雷德說話也說不定,或者是讓阿爾弗雷德可以變成人,他試著畫了很多次魔法陣,理論上也都十分完美,雖然亞瑟以前曾經使用過小魔法,但這種龐大而複雜的魔法陣卻是第一次使用,或許運氣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他選了一個阿爾弗雷德看起來心情不錯的下午,以一坨鮮奶油做為開場白。

「我找到了說不定可以讓你變成人的方法,雖然可能失敗,但你願意嘗試嗎?」

阿爾弗雷德的耳朵振了兩下,就連尾巴都直直地拉高起來。

「你會變成一個擁有金色頭髮、藍色眼睛的白種人。」亞瑟說,但他不敢說那只是因為他喜歡這樣的外貌、他只是覺得那樣看起來挺不錯的。

阿爾弗雷德伸直了四隻腳,激動地不斷喵喵叫。

「那麼就到閣樓來吧。」

閣樓的地板上畫上了精緻又神祕的圓形魔法陣,四周各擺上畢要的法器和祭品,阿爾弗雷德的就靜靜坐在魔法陣的中心,而亞瑟在這時忽然又覺得自己似乎懂了阿爾弗雷德些什麼,這時他才發現打算把阿爾弗雷德變成人的自己並不只是單單感到寂寞而已。

或許他們只是希望能夠用一樣的身分在一起吧。

亞瑟翻開了咒語,他已經在心中重覆默念過無數次而十分熟稔,閣樓內刮起狂風、屋子好像在旋轉一般,眼前的一切忽然變得模糊但像龍捲風要把人扯裂似地,最後回歸靜止。

明明是朗誦起來只要四十秒的咒語,但卻過了好像四小時一樣久,亞瑟大喘著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並迫不及待地確認魔法陣的中心──金髮全裸的白人男性,但這不一定代表成功。

「阿爾……阿爾弗雷德!」亞瑟急奔向阿爾弗雷德身邊,抱起看起來不醒人事的阿爾弗雷德並持續搖晃著:「醒醒、醒醒,告訴我你沒事,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睫毛在他的臉頰上落下漂亮的陰影,他彷彿就是無法睜開眼睛。

「阿爾、不,阿……」

「知道了亞瑟……咪哼……」阿爾弗雷德首先動起來的是手,他摸上亞瑟的臉頰時皺了皺眉,彷彿沒睡醒地睜開碧藍色的眼睛,慵懶微笑的口氣裡還帶著該是貓音調:「我不就在這裡嗎?」

如亞瑟所預期的,金髮碧眼的白人男性。「你把我嚇死了……」

「你做得很好,亞瑟。」阿爾弗雷德溫柔但笨拙地撫摸著亞瑟的頭髮,或許他還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這個亞瑟賦予他的新身體:「如果是現在這個樣子,可以讓我說我愛你了嗎?」



===

  從七月初放到現在,覺得自己也把這篇放置好久,終於寫完了。@@a
├貓與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3) | 2010/08/28(Sat) 03:11:09

留言:

No title
可惡,好可愛啊www
我很好奇阿爾要花多少時間適應新身體XD

「這位是阿爾弗雷德,他……」
「喵嗨☆」
「咦……lll」

會不會發生這種情況XD?
[2010/08/28 10:32]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恭喜完結ww
所以阿爾以後撒嬌會不會還是抱著亞瑟的手舔個沒完…((慢著
還有亞瑟的魔法好厲害…

黑鳥大辛苦了!
[2010/08/28 11:08] URL | chocomia #-[編輯]
No title
啊啊啊啊~~~~(尖叫)
我對這篇一直都超有愛的,感謝您終於把它完結了!
阿爾,終於可以看到你變成人了,要永遠永遠愛亞瑟喔喔喔!!!
[2010/08/28 11:22] URL | 夏日涼空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