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3-3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3-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我走了。」阿爾弗雷德拉整了他向人借來的的制服,他笑得從容而爽朗。

「快滾……你這禽獸。」亞瑟狼狽地將囚衣穿上,與阿爾弗雷德親暱過後的身體除了疲憊和私密處才可以看見的吻痕以外,阿爾弗雷德的確是讓他毫髮無傷,那渾蛋在監獄裡做愛時倒是每次都會記得戴上套子。

「亞瑟,過來這裡。」

「如果我說不呢?」

「我知道你會過來的,過來吧,亞瑟。」阿爾弗雷德的笑容充滿的美國人在亞瑟記憶裡的那套──充滿了自信與活力,迷人的笑容──他明知道靠近了決不會有好事,但他還是走向牢門邊,留下了幾步距離以保住自身。

「過來吧,亞瑟,我沒什麼耐心。」阿爾弗雷德攀在欄杆邊低著頭微笑著,他薄而立體的嘴唇充滿了性的誘惑感。

亞瑟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走向阿爾弗雷德,在伸手可及的地方被阿爾弗雷德一把擰住了下顎,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無法發現自己在那一瞬間曾經失衡、他的左臉差點就要撞上牢門的欄杆。

沉重而漫長的一個吻,阿爾弗雷德在放開亞瑟的嘴唇時故意發出了巨大的響聲,但他並沒有放開亞瑟,隔著牢門他輕輕撫摸著亞瑟的臉頰,那雙碧藍色的眼眸一瞬間好像恢復了亞瑟記憶中的溫暖柔和。

「我愛你。」阿爾弗雷德抓起亞瑟的手,他垂眼在那隻蒼白骨感的手背上輕而緩慢地親吻,過份溫柔而拘謹的親吻在瘋狂的性愛後假得有如演戲,在吻別結束以前阿爾弗雷德接到了亞瑟摔上的響亮耳光。

「給我滾。」

阿爾弗雷德笑著離開,他看著亞瑟的眼神充滿了憐愛,可悲地現在亞瑟專屬於他的情感可能只剩下憤怒或怨懟,他只能深深記下那雙湖水綠眼眸裡的生命力。

紐約街頭的交通依然混亂不堪,阿爾弗雷德花了比平時更多的時間才回到轄區,時值午休,他理應替自己找一份午餐來補充稍早的消耗,他發現自己腦內殘存的亞瑟身影,竟然只剩下最近幾次性愛的片段畫面,可悲的是他並不覺得那樣做有助於帶給他快樂,這讓他開始進行反思。

「今天真是平靜呢,警長。」本田菊從後跟上阿爾弗雷德的腳步,年輕的警長正忙碌於他手中超大尺寸的漢堡。

阿爾弗雷德碧藍色的眼眸掃過眼角,本田菊雖然是個低於一般西方人身高的普通亞洲人,但是他的腳步與阿爾弗雷德幾乎是一樣快速,這樣有如競走的速度並沒有讓本田菊完美猶如職業級的笑容出現任何破綻。

「在您手上是否會有特別的新聞呢?」

「聽著。」阿爾弗雷德忽然停下自己的腳步,他雙手緊抓著本田菊的肩膀並把他推到牆上:「我受夠了你整天都貼在我屁股後面的行為,這裡不是好萊塢也不是華盛頓特區,距離百老匯還有十個街區,這裡沒有什麼東西好給你,精明先生。」

「是的,我瞭解。」

「瞭解的話就快帶著你的筆記電腦滾出去,這不是你的地盤,我受夠了你的騷擾了。」

「是的,很抱歉造成您的困擾了,我對此感到十分遺憾。」

「那就給我滾,在我結束休息時間以前把這一切都處理好。」他真是受夠了那些毫無誠意的道歉和噓寒問暖。

「但警察局才是我們最好的資訊來源。」

「……」

「民眾喜歡知道有沒有出現連環殺手、哪些大人物犯了什麼錯,或是警察包庇犯罪──所有的警察局都是記者最愛參訪的地方,在那裡有寫不完的新聞。是的,我們依照地區而有人力上的分配,或許你可以問問百老匯、好萊塢或是華盛頓特區的警察局,經常到訪那裡的記者絕對不會只有一位,或許現場連線也一直都是待機狀態,而我很遺憾我們之間無法有所友善的往來與合作,一如您和娜塔莉亞檢察官的合作關係,看起來您似乎覺得在這裡只有您是老大。」

「你到底想說什麼?」

「如果我在晚報上刊登您的哥哥就是小巷槍案的殺人犯──這標題是否能讓我的新聞登上地方頭條呢?」

阿爾弗雷德覺得空氣忽然冷卻了下來。

「……他不是。」

「輪休時間您總會出門好一陣子,外出方向和監獄一致,我的同事在訪客登記名單上發現了您的名字總是固定出現。」

「社區運動場也在那個方向,為了辦案而走訪監獄是常有的事。」

「運動場?跟小鬼們跳嘻哈舞或練習城市競走嗎?您也是英國移民呢,瓊斯先生,您花了多久時間才把口音改掉?」

「就跟你差不多,滿意嗎?」

「我的朋友告訴我,桃樂絲女士在去年過世了。」

阿爾弗雷德一震呆愣,他幾乎要抓不穩本田菊的肩膀。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這樣挖我的過去?」阿爾弗雷德緊緊抓著本田菊的肩膀,像是要把他給捏碎一般:「在案件發生以前我完全不認識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我住在您的轄區,瓊斯先生。」本田菊近乎完美的笑容在這時後依然完美得令人想揍上一拳:「我需要你的幫忙,警官,非常需要。」

「是嗎?我可真是看都看不出來。」阿爾弗雷德惡狠狠地瞪著本田菊,碧藍色的眼睛像要把他的身體看穿兩個孔才甘心一般,他的抓握力讓本田菊肩頭出現凌亂的皺折。

「請相信我的誠意,如果您願意幫助我,我也可以提供一份您所需要的幫助。」

本田菊頭一次真正反抗阿爾弗雷德,他推開了阿爾弗雷德緊緊握住他肩膀的雙手,警戒地環顧四下,阿爾弗雷德真是怎麼樣都無法接受了他這種隨時都可以保持適度微笑的態度。

「我們回分局裡討論吧,警官。」

這真是難以想像,本田菊的腳步竟然可以快到讓阿爾弗雷德開始「追趕」起來。

從頭到尾都是一種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這讓阿爾弗雷德滿是不快,他雙手叉腰隨著本田菊的腳步繞回了警局,一路上檔在他面前的所有車輛和行人都令他感到不悅,本田菊直到了警長辦公室前才停下了腳步,他打開門並帶著禮貌性微笑地站到一邊,讓阿爾弗雷德可以先行進入──這可算是本田菊找上阿爾弗雷德以來少有的禮數。

「你可真是用心,繞了這麼一大圈哼?」阿爾弗雷德脫下了警帽並放在辦公桌上,他的桌上又累積了一疊文件。

「所以什麼事這麼重大,讓無所不能的記者需要我的幫助?」

「這是我唯一能自保的機會。」本田菊自行拉來了椅子坐下,他翹起二郎腿的動作十分俐落自然。

「自保?」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這聽起來很荒唐,本田,我們保護的是這一整個轄區市民的共同安全和秩序,但我們不提供特定市民的特殊條件,你該找保全公司來處理這問題。」

「你知道記者雇用不起那種高額給薪的私人保鑣,而我正受到黑幫的威脅,這是刑事案件,或是你覺得我應該寫入我的新聞稿裡,讓媒體報導一場實境秀?」

「你知道嗎?這聽起來挺不錯的,本田受難記什麼的?應該很多電視台會搶這結目的轉播權吧。」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他拿起一旁的礦泉水潤了潤口,並打開一包馬鈴薯片:「無論這是不是真的,你要知道,在他們對你扣下板機或是毒打你一頓、寄恐嚇信給你或是……無所謂,在沒有明確證據指明他們會對你進行不利或傷害你時,我們都無法提供這樣的協助,你可以到外面離你很近的那個桌子邊備案,華特的筆錄總做得很快。」

「這真是荒唐,領取人民稅金的警察的墨守成規,寧可在程序上花更多時間而棄市民的性命不顧。」本田菊不可置信地一笑:「恐嚇信、驗傷證明、通聯記錄,無論是哪一項我都準備好了。」

丟在桌上的是一本裝得飽滿的公文袋──或是證物袋──阿爾弗雷德挑起了他的眉毛。

「……你知道的,我們有我們的規定,你應該照著我說的,出去外面備案,我們一步、一步來。」阿爾弗雷德逐步放慢了他的口氣而把每個字音都咬重,他想把對方逼到絕境,他樂於扯下本田菊的面具,他可真厭惡高姿態地相求於人的態度。

「我希望我們交換條件,瓊斯先生。」本田菊掏出手帕,他擦拭額頭細汗的動作自然而簡潔。但在阿爾弗雷德看來,就像那些罪犯故作鎮定地以為自己說了個好謊一樣滑稽。

「再過一個小時就是晚報截稿,如果您願意保護我的安全,您與槍案罪犯的關係就不會被刊上晚報──是的,所有的監獄訪問紀錄、你在孤兒院的紀錄或是近期內與罪犯同進出的畫面,我都保留了一份做為籌碼。」

「哇喔,我跟亞瑟˙柯克蘭同進出?你把我說得像個同性戀。」

阿爾弗雷德拽著亞瑟的手腕進門的照片忽然飄落在阿爾弗雷德的桌面,歪歪斜斜地躺在本田菊的「證物袋」上。

「如果要說的話,這真是上帝賜給我的機會,而我剛好就是碰見了。」本田菊雙手交握在大腿上,他微笑地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表情變得陰沉:「若您願意提供說明的話,我現在還來得及抽換新聞稿內容,面對媒體絕對是您最好的選擇。」

「真是可笑,你希望藉由這條新聞來換取警察對你的保護?」

「是的,相信這對我們都好。」

「真是個好算盤,我能相信你嗎?」

「……你不能,但民眾會相信我的新聞……」本田菊停頓了一下,他依然維持著微笑地進行著他的思考,然後提出了新的誘惑:「額外條件……往後有利於警局的消息,我們會優先通報。說老實話,這可真的不在記者業務範圍了,我所做的一切只希望讓你知道,你可以毀了我,但我也可以把你的一切都毀掉,在我真正遇害以前,而這一切只要你說個『好』就能解決了。你大概沒親身經歷過內政部的內部調查吧?剛好我曾經報導過,那可真是冗長而折磨的審判,如果您有這個意願的話,我倒是樂於助您一臂之力。」

阿爾弗雷德交握著雙手,他碧藍色的眼睛轉了幾轉,像在衡量什麼一樣。

「我們只剩半個小時了,瓊斯警長,恐怕現在抽稿已經有相當困難。」

「……你這該死的記者……我們成交,你會有我的電話,你家四週會多被巡邏幾次,我無法做得太明顯。」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僵硬,他看起來想越過桌面把本田菊的喉嚨給擠壓在雙手之間。

「非常謝謝你,瓊斯警長。」或許是錯覺,但阿爾弗雷德覺得本田菊的笑容變得自然了些,這讓阿爾弗雷德滿肚子的怒火像炸藥一樣快要炸開他的胸膛。

「他們的總部在布魯克林區,但實際活動都在曼哈頓島,是個中上游組織,帶頭的傢伙後腦勺有火焰刺青。」本田菊像要挖出腦中所有記憶一樣地閉起眼睛回想:「裡面有個傢伙綽號叫大蟲,還有一個叫蓋瑞,大多時後經濟來源是毒品交易,毒品來源從東南亞和南美洲進口,他們付給製毒者多一點價錢來買到最好的貨,如果有人想要兩頭獲利的結果都是死路一條。毒品從哈德遜河運過來,通常使用早上第三艘進港的貨輪運毒,港口有他們的人,毒品不會被發現,毒品直接由港口人員和賣毒人帶到夜店裡,他們擁有幾間知名夜店的股權,有可以任意使用的貴賓室,他們的老大不定期造訪並進行驗貨,帶回稀釋後分區配貨交易,每區都有三個管理者和六個進行買賣的小嘍囉,每個交易團體都帶有至少五名帶著傢伙的『保鑣』,如果藥頭耍詐或遇上其他競爭對手都不會活口。組織裡各種人種都有,他們的武器和保護來源是另一個專門走私和偷竊高架物品的幫派,兩個幫派的首腦是兄弟,一個負責運毒並給予保護,一個則負責賺錢,偶爾他們會買賣些女孩──這是您答應我的謝禮,請幫我逮捕這群危害我全家的人。」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03(Sun) 09:52:5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