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不單純誤會 (3)

【短篇】不單純誤會 (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弗雷德幾乎整天的目光都留在亞瑟身上,他說不出為什麼,每當他覺得上課漸漸無聊起來時,目光便不自覺地飄向亞瑟,阿爾弗雷德心想他可能正在期待什麼。

他能期待什麼嗎?一個原諒?

阿爾弗雷德馬上對自己的想法感到荒唐、忍不住嘲笑起自己,他隨即被老師給點名,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是答不出這個問題的,亞瑟大概也知道,但從亞瑟的側身看起來,阿爾弗雷德不知道亞瑟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出糗而感到一點點寬心。

「那麼換你來回答吧,柯克蘭同學。」老師的目光隨即又回到阿爾弗雷德身上:「你必須在教室後面罰站十分鐘。」

亞瑟在被點名的一瞬間的確僵硬了一下,阿爾弗雷德很確信他看見了,但亞瑟仍然故做鎮定地回答出阿爾弗雷德所無法回覆的答案,這一切有如排練好般地自然流暢,老師對亞瑟的答案滿意地點頭,回到講台上繼續課程進度,阿爾弗雷德在算滿九分三十秒後立即走回座位,他通常這樣做,而老師不會發現,同學也不會,他有時甚至只站了五分鐘就回到座位上。

阿爾弗雷德壓跟不相信亞瑟沒發現到他已經回來了,卻又對亞瑟的冷淡以對深信不疑,學生會長的工作還在交接中,接下亞瑟職務的人就是法蘭西斯,阿爾弗雷德看得出來當亞瑟在進行事物交代時的不耐煩和不信任,但法蘭西斯卻游刃有餘地面對焦躁的亞瑟,好像他們倆早就認識幾百年了似的。

就在法蘭西斯發現到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時,阿爾弗雷德迅速地轉移了視線,他很快就前往福利社去購買大量的零食和麵包,好讓自己忘記亞瑟到底有沒有注意到他,但這樣的想法並不是那麼對,至少每當迎面走來的同學都不免往他的臉上用力看上一眼時,阿爾弗雷德馬上就會想起他的鼻梁是怎麼斷的。

麵包、可頌、三明治、可樂,阿爾弗雷德從福利社代回的東西遠比他所以為的還要多很多,他一邊把這樣的失控行為推卸在心情不佳,並在入座時刻意避開了法蘭西斯的目光,但他的眼角餘光仍是注意到亞瑟並沒有任何分神,很可惜,亞瑟正全神貫注地對法蘭西斯發脾氣。

至少他嘮叨的對象換人了。阿爾弗雷德一邊大口嚼著麵包,一邊說服自己,並且在亞瑟結束了與法蘭西斯的對話後、經過他的身邊時,裝做自己其實不在意的樣子。

他才一點都沒在意呢,那個假惺惺的學生王子,無論是什麼事情由亞瑟來做,似乎都會令人感到特別順眼,但他的鼻梁可是被亞瑟給揍斷的──就在這時候阿爾弗雷德狠狠地咬上了自己的舌頭,他痛得皺起臉來,卻又引發了更大的疼痛。

亞瑟這時候八成也根本不會發現吧,就像他根本不在意自己有沒有回到教室一樣,阿爾弗雷德想,這樣的自我解讀倒是讓阿爾弗雷德感到不開心了起來,這是當然的吧,亞瑟心裡那傢伙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那個『崔西』?哈,當亞瑟知道崔西就是他假扮的時後,心裡一定難受死了吧?這明明就是他希望的結果不是嗎?但天殺的就在惡作劇成功的那一刻,阿爾弗雷德發現他壓根沒有任何優越感,反而是後悔得要命。

鼻架下復元中的鼻梁又漸漸養了起來,阿爾弗雷德短暫陷入了究竟要不要理會的猶豫,最後還是決定讓自己痛一下比較清醒,大概吧,但其實根本沒有,這方法真是爛斃了。

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看向亞瑟的位置,但亞瑟並不在。他在心裡告訴自己他可一點都不在意,直到上課鈴響之後亞瑟才出現在教室內,阿爾弗雷德敢說他也根本不在意亞瑟去忙了什麼。

但發呆並不會改變一切,包過上課時間流逝的速度,阿爾弗雷德很快又被老師點名。

「把這一段念給我們聽。」年近半百的老師低下了頭,他灰濁的眼睛越過厚重的老花眼鏡看向阿爾弗雷德,這時阿爾弗雷德想先數數看老師究竟有幾條抬頭紋。

那不是很難的事情,發呆終歸發呆,但在發呆時還是有簡短的隻字片語聽進耳裡,阿爾弗雷德很快就知道自己該朗讀的段落,他相信亞瑟這時候應該就在內心裡偷偷取笑他,不過當他的目光飄向亞瑟時,亞瑟的背影一如往常地沉穩而看不出任何情緒反應。

「很好、很好,你可以坐下了,瓊斯。」儘管老師已經出聲要求,但阿爾弗雷德彷彿要把亞瑟看個夠似地緩緩坐下,他的目光倒是未曾離開過亞瑟的身影。

事到如今阿爾弗雷德已經不得不懷疑起當初亞瑟贈送給他的花束了,八成是法蘭西斯為了緩和兩人氣氛而做的人情,因為亞瑟不是沒有發現他回到教室,而是根本當沒他這號人物。

最好的證明就在亞瑟隨手拉了個同學委託幫忙一起搬教材時,好巧不巧地就拉到了阿爾弗雷德。

「那個……」阿爾弗雷德確信亞瑟是看著他了、直直瞧著他的眼睛,但對上視線的時間短得連一瞬間都不足以形容,亞瑟迅速地放開搭在阿爾弗雷德肩膀上的手並同時回身,他草率地丟下了一個「算了」後,轉拉了剛好經過身邊的法蘭西斯去教材室。

心裡頭那股異樣的不暢快就像看見亞瑟對的手機螢幕傻笑一樣,說不出是哪理有問題但就是不舒服。

這樣的刻意忽略及迴避包括亞瑟總是不會發到阿爾弗雷德的考卷和作業、即使本來抽簽同一組進行團體作業也會在確定名單時發現換了其他同學進入小組中、即使輪到一起當值日生,亞瑟也會再一大早就把共同的事務做完一半、省略了交代這段而讓阿爾弗雷德很快就明白自己該負責什麼。

說他們之間的關係惡化是不正確的,真正確切的形容詞是:漠視。即便阿爾弗雷德努力找出藉口想要和亞瑟交談,但他也依然無法如願,亞瑟總是閃得那麼靈巧而自然,好像他們之間有一堵看不見的牆。

├不單純誤會 | 引用:(0) | 留言:(5) | 2010/08/16(Mon) 00:06:25

留言:

No title
抓到兩個錯字!
從福利社「帶」回

鼻梁又漸漸「癢」了起來

嗚嗯,心痛繼續
但是阿爾被忽略了卻讓我感到莫名爽快……?
[2010/08/16 18:24]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這是傲嬌元素之ㄧ嗎?(燦)(轟

ww阿爾阿 加油阿~XD
[2010/08/16 18:43] URL | 羽翼 #-[編輯]

AlbiA:
 謝謝抓錯。

羽翼:
 傲嬌?阿爾有很長一段路喔XD
[2010/08/16 19:59]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被揍以後又被放置PLAY~
看到阿爾吃癟好開心(揍
這傢伙有發現自己整天都想著亞瑟嗎?
[2010/08/17 00:01] URL | sizerx #-[編輯]

想必是沒有XD
[2010/08/22 21:46]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