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不單純誤會 (2)

【短篇】不單純誤會 (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四周忽然變得安靜無聲,無論是亞瑟或阿爾弗雷德都忘了自己就在校門口,阿爾弗雷德直直地望著亞瑟,他覺得自己難以承受亞瑟的目光,那冷靜而沉穩的綠色雙眸出現了從未有過的驚慌、憤怒和打從心底湧出的絕望,阿爾弗雷德看得見困惑和錯愕漸漸將亞瑟的緒揉合成強烈憎恨,他未曾見過的那一種。雖然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狀況,但當真正面對上時,阿爾弗雷德只感到背脊發涼。

很明顯那不是他所想要的,那不該是這樣。

到底是哪個環節錯掉了?

過去那些對話紀錄猶如跑馬燈一樣不斷在阿爾弗雷德的腦袋裡播放,最初最初那也不過就是個惡作劇,但他該對亞瑟說什麼呢?

在阿爾弗雷德想到該怎麼向亞瑟交代以前,亞瑟已經做出了他的決定。那一瞬間阿爾弗雷德只感受到強烈的衝撞讓他失去平衡,讓他回神的是臉上傳來、難以言喻的劇痛──亞瑟狠狠地往他的鼻粱上揍了一拳。

阿爾弗雷德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找到方法放聲哀嚎,他的眼鏡飛到馬路上、盟校放學的女孩腳前,對方想把眼鏡歸還給阿爾弗雷德,但她的確嚇傻了。

亞瑟就站在阿爾弗雷德身旁,頭暈還有劇痛讓阿爾弗雷德暫時無法分神注意亞瑟,但他覺得亞瑟很有可能再給他補上幾拳或踹上幾腳,所以阿爾弗雷德摀著自己鼻子並將身體蜷縮起來,但手掌上的濕熱感卻又將他的注意裡給奪走,他的手上都是血,沿著掌紋染出紅色的脈絡,就在掌心上匯聚成紅得發黑的小小血塘,血液又順著他的指縫滑落到指關節上,他可以依稀感覺到血液從他的手上低落。

女學生尖叫了起來,她大叫著什麼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聽清楚,大概是「流血」或是「救命」之類的,很快地他們身邊群聚起早就發現了什麼不對而一旁觀望的同學,校醫提著急救箱隨通報學生的腳步趕往阿爾弗雷德旁邊,當她將阿爾弗雷德的臉抬起來並捏住阿爾弗雷德鼻梁的瞬間,阿爾弗雷德差點以為自己會這樣痛昏過去。

班導師開了車來並把阿爾弗雷德拉進車裡送醫時,阿爾弗雷德的目光還停留在亞瑟身上,他的拳頭仍是緊緊握著沒有放開,彷彿如果他還在那裡,亞瑟準會再多補個幾拳,但阿爾弗雷德似乎並不特別覺得被拉開現場是幸運的,他或許還希望亞瑟多揍他幾拳。

沒有眼鏡的視界是模糊的,就像阿爾弗雷德搞不清楚現在的自己應該怎麼辦一樣。

醫院裡的消毒水味吸進呼吸道時會感到刺痛,阿爾弗雷德從來就沒有想過原來呼吸也是一見這麼辛苦的事情,那麼乾脆不要呼吸好了。

腦海裡滿滿都是亞瑟憤怒的表情,阿爾弗雷德第一次看見亞瑟對自己露出那種表情,他的確嚇壞了而根本無法躲過亞瑟的拳頭。

每呼吸一下就痛一下,一吸一吐之間會有兩次疼痛,還是不要呼吸好了。阿爾弗雷德沮喪地想著,他的臉上被貼的醫療膠帶,在鼻翼兩側癢得不得了,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皺了一下鼻子,那一瞬間的痛彷彿亞瑟又揍了他一拳,阿爾弗雷德顧不得身在醫院而淒厲哀號起來。

「別把心臟病患給嚇到病發啊,醫生可沒這麼多時間。」法蘭西斯制止住阿爾弗雷德就要摸上臉的手,直到這時候阿爾弗雷德才發現看起來文弱的法蘭西斯,其實力氣也不小。

「這是你的花,前學生會長的意思。」賽席爾意思性地把花放在阿爾弗雷德的腿上,但其實阿爾弗雷德很快就可以出院,鼻梁雖然斷了,但那並不是非住院不可的大傷,至少許多男學生的病歷紀錄上都有過這麼一筆、甚至以上。

阿爾弗雷德困惑地看著腿上的花束,又看向賽席爾,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皺眉也可以引發鼻梁上的疼痛。

「前學生會長。」法蘭西斯眨了一下冰藍色的眼睛,重複了一次令阿爾弗雷德感到在意的關鍵字:「因為那一拳,那傢伙從學生會長的寶座上跌下來了,雖然這樣對你有點抱歉,但哥哥覺得這是值德慶祝的事情。」

不用法蘭西斯說得太明白,阿爾弗雷德當然知道誰是那傢伙。不方便說什麼也不方便回答什麼,阿爾弗雷德只能盡可能地讓自己的表情沒有太多變化。

「老師已經把你們的位置調開了,以免再度發生暴力事件。」法蘭西斯雙手插腰,繼續說著:「雖然老師們好像十分驚訝於亞瑟的行為,但哥哥我必須說,這才是學生會長大人的本性啊,當年他可凶悍的了。」

「你懂什麼。」忍不住就是說了出來,即使阿爾弗雷德知道這句話說出來後可能會令自己後悔。

「嗯?」

「我是說……真正被那傢伙揍斷鼻子的感覺……」

法蘭西斯笑了起來,發自內心的那種:「我當然知道那有多痛,我還知道有更痛的。」

阿爾弗雷德並不想知道法蘭西斯經歷了什麼,他知道法蘭西斯和亞瑟向來交惡,兩人之間的爭執並不是多麼光明正大,那麼單一方的說詞也不需要全數相信。他的眼鏡並沒有什麼狀況,被萌校女學生交給了校內老師,那東西輾轉回到了阿爾弗雷德的手上,當鼻架站在鼻梁受傷處時,細微的異樣感受難以歸納為發疼還是騷癢,但無論是哪一種,如果因為忍受不了而皺起鼻子來,那可絕對是要命的痛。

阿爾弗雷德在鼻梁貼滿了膠帶和紗布地回到教室,他馬上發現老師不只是把他和亞瑟的座位調離,而且他們兩人距離非常遠,幾乎就在教室的兩端。亞瑟並沒有如同阿爾弗雷德預想的出現在教室裡、並在他回到學校時不屑地將臉偏過一旁;相反地,亞瑟直到第一節課的預備鐘敲響才緩慢回到教室,他的目光並沒有在教室內多做停留,阿爾弗雷德甚至懷疑亞瑟有沒有發現他已經回到教室裡了。

├不單純誤會 | 引用:(0) | 留言:(8) | 2010/08/14(Sat) 02:36:25

留言:

No title
嗚喔喔喔喔喔啊啊啊……(上一回的笑勁沒了)
那麼、請黑鳥繼續加油QvQ

(去擦眼淚)
[2010/08/14 10:47]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萌校... 雖說是錯字但非常的合阿XDD
大大加油 超想繼續看的>//<
[2010/08/14 14:40] URL | 羽翼 #-[編輯]
No title
一直期待看到後續
沒想到看到後續之後對結局期待感更強烈了
看到亞瑟出拳大快人心XD
[2010/08/15 00:37] URL | sizerx #-[編輯]

AlbiA:
 為什麼又哭了?XD|||||

羽翼:
 又錯字||||Orz
 目前會先把這篇連載完畢www

sizerx:
 結局是可預期的吧XDDD
 但阿爾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ww
[2010/08/15 01:01]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俺一瞬間虐心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好嗨(!!?)
亞瑟好觸動母愛,阿米整個哀傷啊。
果然人生就像茶几一樣擺滿了悲劇嗎?
[2010/08/15 02:36] URL | 夏日涼空 #-[編輯]
No title
GJ :D
期待後續捏ww
(蠻短的留言,囧)
[2010/08/15 14:37] URL | 水水仔 #-[編輯]
No title
沒有,看了這兩個人這樣我心疼QvQ
[2010/08/15 17:53] URL | AlbiA #-[編輯]

夏日涼空:
 有這麼戲劇化嗎?XDDDD

水水仔:
 謝謝,我會加油~

AlbiA:
 這...我就是要讓你們心疼啊XD
[2010/08/15 22:0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