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不單純誤會(1)

【短篇】不單純誤會(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這份無料配布還沒發完喔,GJ4兩日黑鳥也會帶去繼續發送。OwO/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亞瑟迅速地注意到這件事,他掀開手機蓋,那張總是缺乏表情的面容緩緩泛出喜悅的微笑。

崔西是W學園盟校的女學生,她與亞瑟以簡訊連絡兩個月了,目前狀況一切良好。兩個月前的聯合校慶時,亞瑟基於事務上的合作而將電話留給了盟校學生會,崔西因此得到了亞瑟的電話,她有教養地發出簡訊表示對亞瑟有興趣並想結交朋友,這成功地博取到了亞瑟的好感,即使知道對方的目的在於發展為真正男女情感,但崔西溫婉有禮的簡訊讓亞瑟有了該像個紳士一般對待淑女的自覺,他們很有默契地只維持簡訊溝通,而不撥電話或是邀約見面、不過份過問個人隱私,那樣的交流方式是安心而無負擔的。

亞瑟迅速地回覆了崔西,那只是每天例行的簡短問候,這是優等生亞瑟另類的社交方式。亞瑟是W學園的學生會長,他重視自己一切形象還有名聲,不若花花公子法蘭西斯的高調──他的號碼有如被貼上校園公佈欄過一樣地人盡皆知;或像是手機裡的內建,無論誰都會有一組──亞瑟可不希望自己為與法蘭西斯並列為同類,何況他永遠都在應付手機簡訊裡的公務和大小事,這樣的溝通方法易於隱藏自己的動向。

亞瑟敢斷定,崔西也是個英國人:她不時地以天氣轉變做為簡訊的發語詞,也習慣將一切盡可能地輕描淡寫,但那傻女孩,亞瑟十分有自信自己每次都應對得恰到好處,他總知道簡訊裡簡短的三言兩語中藏有什麼玄機,身為紳士自然要體貼淑女的含蓄與羞怯,他必須適時地忽略部份困窘,並給與崔西足夠但不誇大的讚美和討好──是的,他們在玩猜謎,一種在文字間摸索對方心思的遊戲,這是現代化的情書。

亞瑟心滿意足地再三閱讀過自己的回應後才送出訊息,他滿足地將手機收入口袋內,打算起身前往音樂教室。

「唔哇──!好驚人的表情。」法蘭西斯一臉發現什麼不尋常的模樣:「小少爺你遇到好事了嗎?」

「我可以知道嗎?」阿爾弗雷德忽然出現在亞瑟身後,過度接近的距離讓亞瑟感到不小壓力,但更令亞瑟不安的是他壓根沒發現阿爾弗雷德的出現,這樣他怎麼知道阿爾弗雷德是直到剛剛才在他後面,還是連他收發簡訊的內容都已經看得一清二楚了呢?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從什麼時候就在這裡了、看到了什麼全都老實招來、給我滾開──諸如此類的想法在破口大罵前梗在亞瑟的喉嚨邊,只剩下這一句話溜出了口。

「真是令人不開心的說法呢,但剛才你明明就那麼開心。」阿爾弗雷德抬高了他的下顎,這更加凸顯了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的身高差,尤其當阿爾弗雷德是比較高的那一個時,這樣的肢體語言已經明白地表示出挑釁姿態,更讓亞瑟憤怒的是,阿爾弗雷德一臉發現了什麼東西的表情,他一定看到什麼了!

亞瑟並不希望阿爾弗雷德知道任何內容,那不只是因為他的秘密,同時也因為他並不喜歡阿爾弗雷德──小他一歲卻跳級與他同屆的、高調又過於顯眼的轉學生,總是對他帶著高度好奇和試探的態度,這讓亞瑟感到不自在,且覺得有一部分是來自於阿爾弗雷德的挑釁。

「你傳了訊息給什麼人?」阿爾弗雷德沒有發現亞瑟的情緒轉變似地,自顧自地追問:「女朋友?或……」

「給我閉嘴!阿爾弗雷德!」

「……我只是好奇。」

「我說給我閉嘴!」

「唔……為什麼你總是不能換一個比較和善的說話方式呢?你對於轉學生都是這麼不友善嗎?」

「在那之前何不說說看你粗鄙的行為?」

「啊哈,『粗鄙』,我聽到了。」這回阿爾弗雷德終於收起了令亞瑟十分光火的笑容:「這就是我最好奇的,亞瑟。」

「你該叫我柯克蘭。」

「那你不該也叫我瓊斯嗎?那真是奇怪的邏輯!」

「那是因為你……」亞瑟無法不阻止自己繼續說下去,他就是不願意面對。

「啊哈!顯然你自己也挺清楚的嘛。」阿爾弗雷德向抓到話柄似地拉高了音量,將臉更貼近亞瑟:「這就是為什麼我無法理解,你總是對我如此不友善,和不承認你就是不想看到我!」

「那都是你自以為是的想法!渾蛋!」亞瑟用力推了阿爾弗雷德一把,趁他跌個踉蹌時轉身走向學生會議室,他希望自己可以聽不懂或不要聽到,但阿爾弗雷德的咆哮聲仍然有效地激起他的怒火。

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亞瑟用力坐上他的學生會長專用位置,寬大柔軟的辦公椅包圍了他的背部,但短時間內亞瑟並沒有心情處理桌上的申請表和活動企劃,他被阿爾弗雷德給擾得發火,需要一個人來讓他抒發心中的不快,於是亞瑟拿出了手機,他的手指在按鍵上迅速地滑動,可惡的阿爾弗雷德故意讓他難堪且挑起兩人過往,擺明了是衝著他來的。他的確不希望阿爾弗雷德出現在他眼前,那個忘恩負義的渾蛋,輕輕鬆鬆地說出決定要過著沒有他的生活後,又自以為是地跑了回來,故意假裝兩人似乎未曾認識的樣子,還打算重新建立兩人的關係──

阿爾弗雷德曾經是他的弟弟!渾蛋!

亞瑟語無倫次地寫了長長一段訊息後,又一口氣全數刪光,最後他短短地告訴崔西,他被一個渾蛋給找了麻煩。崔西的回覆速度很快,如同亞瑟所想像的,她是個溫柔體貼的女孩,安慰著亞瑟且深表同情,一如往常地相信亞瑟可以解決這些惱人問題。

他當然有辦法解決,只需要花時間等待就好。可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有精力,可以持續不斷地惡整著自己討厭的對象,他只要比阿爾弗雷德撐得更久一點就可以了。現在他所需要的只有盡快忘記曾經和小阿爾弗雷德擁有過的時光,那些記憶越是記著越會替現在的自己帶來麻煩,因為現在阿爾弗雷德正仗著這些過去來耍弄他。

「何必看到他就變得像隻貓一樣緊張?」法蘭西斯緩慢地散步進學生會議室,他笑的方式讓亞瑟感到來者不善,隨性地站在亞瑟的辦公桌前:「我都聽說囉~沒想到這傢伙原來是你弟弟啊。」

「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亞瑟並沒有抬頭,他不斷移動桌上文件的位置並開啟電腦,把自己假裝得早就在處理庶務一般忙碌,並暗自讚許自己的第一步是對的,先否認掉兩人的關係後,其他一切都會不成立,在他的說法裡。

「過去的事實不會因為你的否認而消失,小少爺。」當法蘭西斯認真說話時,他會壓低自己的嗓音,或許這只是法蘭西斯戲劇化的溝通方式之一,但當法蘭西斯用這樣的口氣說話時,若沒有內藏玄機,那就會是難得一件的認真發言,雖然是通則,但總有時候會說不準。

「你親手把這傢伙養大,而他決定離開你。」

亞瑟湖水綠的視線緩緩抬起,他知道法蘭西斯的個性,是個欠揍的傢伙,顯然在亞瑟離開走廊之後,法蘭西斯和阿爾弗雷德進行了好一段時間的對話,才讓法蘭西斯可以比亞瑟進入學生會議室的時間還晚上許多出現,而且試圖對他進行套話,又或者他說這些話也只是想看看自己生氣的樣子,他們從來就不對盤。

阿爾弗雷德那傢伙,到底又說了些什麼呢?他似乎很希望大家都知道這個過往。

「雖然這樣說會長大人不會相信,但打從阿爾弗雷德轉進這裡開始,你一刻都沒對他放鬆呢,這是針對嗎?」法蘭西斯抽起擺設在花瓶裡的玫瑰花,隨性地插在自己綁在後腦的小馬尾上,排列複雜的花瓣襯托著他奶油般的金色捲髮,彷彿天生就該搭配在一起。

亞瑟狠狠地瞪向法蘭西斯,他漸漸覺得法蘭西斯和阿爾弗雷德是一夥的,但亞瑟並沒有問,反正他們兩人間並不存在實話。法蘭西斯當然可以選擇誠實,但他也一樣可以選擇不相信,但沒來由地亞瑟就是對於阿爾弗雷德和法蘭西斯一定私下達成了某種程度協議的預想深信不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亞瑟十分相信這個道理。

證據就在於往後亞瑟總是很容易發現阿爾弗雷德和法蘭西斯走在一起的畫面,偷偷摸摸地像是在嚼舌根或是傳遞他們之間的壞主意一般。

「你想太多了。」賽席爾好不容易把學生會的支出發票全都貼齊,她的手指在計算機上舞得飛快:「人們只會相信他們所決定要相信的。」

「什麼?」亞瑟感到有點頭痛:「難道妳要說我已經誤會了法蘭西斯和阿爾弗雷德?」

「我不知道。」賽席爾聳了聳肩,她翻找了一下發票後又在帳本上記下新的數據,而這句話並沒有被亞瑟聽進耳裡,當他走出學生會議室時,阿爾弗雷德剛好經過而被亞瑟糾舉了服裝違規。

「這不公平!」阿爾弗雷德大聲抱怨:「我只是穿了運動服外套而已。」

「我們有規定搭配的制服外套。」

「那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怎麼說?他們的領帶和衣襬幾時是按照規矩了?」阿爾弗雷德馬上指向了一旁的兩人,只見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互視了一下露出苦笑。這反而使得亞瑟更加不滿,阿爾弗雷德應該知道,他和法蘭西斯只是基於學生票選結果而不得不合作,他們兩個從來就不曾和睦過。法蘭西斯、法蘭西斯,他就知道這兩個人一定比他所看見的還要熟識,一瞬間內心的猜測全都無條件地被亞瑟認定為事實,無論是阿爾弗雷德還是法蘭西斯,全部都討厭、礙眼!

「我才不管你和那傢伙串通了什麼好計畫,各自的違規都是不爭的事實。」亞瑟從手中的文件中取出了登記簿,開始登記起眼前三人的學號姓名以及班級──真夠丟臉,他們全都在同一班,這樣的紀錄一定會害他被班導師抓去好好「聊」上一番,這又更免不了阿爾弗雷德和亞瑟再吵上一次架,那個堅稱自己沒有問題的傢伙,從頭到尾看起來滿是問題。

光是他不顧自己想法就擅自搬出去獨立居住,就是一個足夠大的問題。

亞瑟終於忍不住告訴崔西,他以前悉心撫養的弟弟回來了,但在那之前那個弟弟曾經為了自由而不顧他的感受地離開他,然而對方現在卻打算裝作沒這件事似地要求他態度好一點,這幾乎擾亂了他的學校生活。

亞瑟趁著下課時間迅速發完了簡訊,他確定這時候阿爾弗雷德不在附近,法蘭西斯也是,他們兩個吵吵鬧鬧地相約去福利社買麵包充饑,打死他都不信這兩人有什麼自己的小陰謀,還不都只是為了讓他難堪。

亞瑟期望崔西能趕快回復他簡訊,但這次崔西沒有。或許連亞瑟自己都沒有自覺,他整天都為這件事情心神不寧,設定為震動的手機始終沒有傳來任何新的訊息。焦躁使亞瑟總以為手機剛剛在口袋裡動了那麼一下,但整天下來他除了接到廣告簡訊以外,崔西似乎還沒有時間回應他。總地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反常的現象,但因為亞瑟心煩意亂,希望有個信得過的人可以傾聽他的苦惱,所以他變得更加煩躁。

崔西的回覆一直到放學前的打掃時段才出現,這對於亞瑟真是再貼心不過,阿爾弗雷德和法蘭西斯那幫混帳都在外掃區,怎麼樣都不可能出現在亞瑟負責打掃的教師辦公室內。一如亞瑟所希望的,崔西溫柔地安慰他,並替亞瑟解釋那些人就像還沒長大的小孩,吵鬧只是想凸顯自己的與眾不同,但他們並不是自己所以為的那麼優秀,至少真正的優秀並不是那副德性──她幾乎完全猜透了亞瑟的心思,他忍不住對著手機螢幕裡簡短且冷硬的字體露出微笑。崔西這女孩並沒有他起初所認為的簡單,至少她是個善於猜測亞瑟心思的女孩,亞瑟不得不承認他漸漸對崔西產生興趣。

亞瑟這時忽然警戒地抬頭看了看四周,以免有人帶著欠揍的笑容調侃他的「笑容好噁心」,但事實上除了正在備課的老師以外,並沒有任何學生注意到亞瑟在做什麼。這讓亞瑟大大鬆了一口氣,距離放學只剩下一堂課,亞瑟決定等到放學回到宿舍後再好好回覆崔西,他該怎麼稱讚這個聰慧的女孩呢?

好心情只維持到上課,天殺的,每學期一次的上課位置調動讓阿爾弗雷德就坐在亞瑟的隔壁,在阿爾弗雷德走向他的新座位時,亞瑟幾乎全程惡狠狠地瞪著他,但阿爾弗雷德也不甘示弱地回敬以毫無畏懼的眼神。

當班導師交代亞瑟該多關照阿爾弗雷德時,亞瑟一邊微笑著答應,一邊在老師看不到的同學背後死角裡伸直了中指,而目睹一切的阿爾弗雷德吹了個響亮的口哨,成功奪回亞瑟的目光。

阿爾弗雷德當然不喜歡亞瑟處處針對著他的行為,縱然亞瑟曾經和他生活多年,且他的確是因為了什麼事情而選擇離開亞瑟,但認真說起來他未曾討厭過亞瑟,所以他不了解為什麼亞瑟總事要把這件事當心病般地,促使自己以這種方式來面對好不容易又見面的他。

「為什麼要這樣?自從我出現的兩個星期以來,你都不給我個好臉色。」阿爾弗雷德仍然是忍不住丟了張紙條給亞瑟,亞瑟拆開後顯然閱讀且沉思了好一段時間,但他僅僅只沉思了好一段時間,並沒有提起筆寫下任何東西,甚至將紙條揉了起來放在桌角當垃圾一般。

這顯然已經否決了什麼地,阿爾弗雷德十分確定自己當初基於在大門口被亞瑟惡毒地咒罵一番後而產生的報復行為,並沒什麼太過嚴重的問題,他總覺得自己不斷被亞瑟找麻煩或是羞辱,而且那都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雖然他一度認為這樣太過火了不是好事,但亞瑟如此明白的行為讓他內心的良知變得有點軟弱無力。

阿爾弗雷德在下課後接到了簡訊,發信者簡短且含蓄地表示感謝他的關心和體貼,並稱讚他真是個善解人意的淑女,令對方感到「印象深刻」,這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崔西是個聰明的女孩,她抓住了機會。

於是亞瑟收到了有點令他意外卻又喜悅的訊息。

盟校與W學園剛好是相鄰學區,放學時段總會看見穿著另一套制服學生經過W學園附近,崔西告訴亞瑟,只要亞瑟願意在放學時間載門口等上十分鐘,她就可以在經過校門時偷看亞瑟那麼一下下。

看到這則簡訊後亞瑟忍不住又笑了起來,他真覺得崔西是個可愛的女孩,沒來由地,又忍不住讚嘆她的耐心和智慧,身為紳士他該帶著讚許的眼光、毫不猶豫地走入那女孩的圈套中,他心甘情願。

「你知道嗎?你笑得像個白癡。」當今天遇到的好事足以讓人心情好到面對所有壞事時,亞瑟就不是那麼介意阿爾弗雷德又在這種不合宜的時間裡出現在他面前,當然他更不介意阿爾弗雷德用那種只有他空無一物的腦袋才想得出來的難聽字眼來污辱自己。在現在的亞瑟看來,阿爾弗雷德以窮極無聊的表情所講出來的說詞比較像是自我侮辱。

亞瑟首先收起了手機,那是為了避免被誤會與阿爾弗雷德和好而正在進行交換手機號碼。

「你知道嗎?阿爾弗雷德。」這是阿爾弗雷德轉學以來第一次看見亞瑟的笑顏,其實他笑得不懷好意甚至有點蔑視:「我決定停止和你之間愚蠢的找麻煩遊戲了,你該替這件事感到開心。」

阿爾弗雷德顯然愣住了,亞瑟不用思考也知道為什麼阿爾弗雷德會如此驚訝,換做是他大概也會吧……不,他大概會更生氣,但那無所謂,亞瑟不想搭理繼續杵在自己房間門口的阿爾弗雷德,在前往學生餐廳的路上溫柔答應崔西,每天放學後將為她在校門口站上十分鐘。

當然亞瑟這樣的反應完全出乎阿爾弗雷德的意料。

他並不是真的希望跟亞瑟來場噁心又肥皂劇的虛擬戀愛,一開始的想法非常單純,他只是要讓亞瑟丟臉,製造個機會讓他好好嘲笑「優秀的學生會長也會和女同學互有曖昧」;而事情的起頭只是因為剛轉學到W學園的他,在上課第一天遲到卻又找不到自己教室,臨時抓了個學姊問路卻被亞瑟以莫名其妙的方式修理了一頓,這讓阿爾弗雷德感到莫名無辜,而後亞瑟的冷淡和惡言相向讓阿爾弗雷德更加決定要惡整亞瑟。

但事情顯然完全超出阿爾弗雷德的預期,發展成了另一種欺騙遊戲,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很明顯對崔西(就是阿爾弗雷德)頗有好感,在一邊竊喜自己的計畫成功的同時,也不斷催眠自己心中隱隱約約的不安只是平時太過善良了,才會連小小的惡作劇都會有內疚感。

當隔日放學發現亞瑟真的在校門口站了比十分鐘還久時,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是認真的,莫名其妙地讓他心裡更加慌亂,在例行性傳給亞瑟的簡訊中,他不知道自己平時扮演的到底是哪樣的女孩,只好隨便寫了一串奇異又愚蠢的字眼並發送出去。而讓阿爾弗雷德感到更差勁的是,亞瑟幾乎是收到簡訊後就馬上回覆了。

『顯然我的表現已經成功取悅到你,親愛的崔西,如果你願意,我每天都會在那裡等待你經過。』

「他到底在說什麼啊?」阿爾弗雷德對於自己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文字感到驚慌失措:「就為了個根本不知道是誰的女孩?」

無論是什麼想法都好,想看亞瑟那副蠢樣子、或是終於感到十分不安,阿爾弗雷德終於在第四天放學時跟著亞瑟到了校門口,當然,在亞瑟停下腳步以前,他根本沒發現阿爾弗雷德就在他身後──這已經完全明顯地昭示亞瑟的專注力都在崔西那兒了,多可怕的畫面!

「你在這裡幹什麼?」發現到阿爾弗雷德就站在自己旁邊,這壤亞瑟多少感到不自在。

「我才好奇你在幹什麼。」才不是因為有點心虛……

「等人。」

「誰?」

「……」亞瑟看了看阿爾弗雷德,雖然一度想要炫耀他遇到了一個值得追求的好女孩,不過亞瑟終究是忍了下來,他並沒有必要告訴阿爾弗雷德,但這樣刻意隱忍反而更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焦躁。

「你該不會暗戀上盟校的女學生了吧?」阿爾弗雷德看著盟校的學生三三兩兩地經過學校門口,而亞瑟依然沒有打算搭理他,只有阿爾弗雷德自己心知肚明崔西根本不可能在這些路過的女孩中。他提前進度地把這句該是最羞辱亞瑟的台詞給搬了上來,亞瑟的冷處理同樣從意料之外變成意料之內,但惡作劇早就已經失控,阿爾弗雷德必須開始想些別的方法了。

無論如何,只要讓亞瑟脫離這種有點嚴重的單戀就可以了,故事已經玩得太過火,那應該只是場惡作劇。

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偷看了亞瑟一下,他是很認真的,認真地在等待一個壓根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何時會經過的女孩出現和離開,完全沒有猶豫地,這樣的耐心和包容是阿爾弗雷德無法理解的紳士風度,但若告訴他這只是一場騙局呢?

「我看不出來那些女孩有什麼差別。」阿爾弗雷德自顧自地說:「這些女孩我想認識幾個就可以認識幾個。」

「很好。」這句話嚴重激怒了亞瑟,或許阿爾弗雷德也心知肚明這件事,但他沒想過亞瑟竟然真的動了怒,用他轉進這間學校後,未曾這麼認真的火氣衝著他說:「你想認識幾個都是你的自由,但千萬別讓我知道你認識了誰,否則我可能會痛打你一頓。」

「看看你在說什麼!」阿爾弗雷德難以確切表達自己的表情是詫異還是嘲笑,總之盡他所能地表現出非常滑稽的表情看著亞瑟:「你看起來就像是個陷入熱戀的文藝少年!」

「這不干你的事!你這混帳!在你離開我之後我們就沒有關係了!如果這是你要的,就不要再來煩我!」

阿爾弗雷德始終無法阻止自己以近乎迷戀的目光看著亞瑟,那雙強悍的綠眼睛比任何一個女孩的都吸引人,亞瑟的舉手投足都足以令他讚嘆,而當亞瑟以憤怒的姿態全神貫注地看向他時,他不但得意不起來還感到手足無措,這下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他根本不希望真的惹亞瑟生氣,但真正面對上生氣的亞瑟時,他往往會下錯注。

「就只是個靠著簡訊認識的女孩子,你連她真正的身分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你這瘋子!」

雖然說得兇狠,但阿爾弗雷德幾乎是戰敗了似地離開了學校,總覺得每次就要受到良心譴責而決定終止惡整遊戲時,就會發生什麼爭執,而讓阿爾弗雷德決定繼續他的惡整。

冬日將近,崔西卻要求亞瑟早上提早十分鐘到學校,這樣她搭車經過時也可以多看見亞瑟幾眼,亞瑟雖然表示這要求有點任性,卻仍然選擇包容了淑女的任性。

抱著整過幾天就好的心態,但等到亞瑟開始在隔壁坐位滲出鼻水聲時,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不妙,簡訊裡半開玩笑地問亞瑟「該不會從那天之後每天早上都提早十分鐘到學校等我吧?」,得到的回答讓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快要無法繼續下去了。

『但願這不是你的整人遊戲,親愛的崔西,每天我都提早了十分鐘到學校,同時這也方便我先準備學生會的執勤工作,願你的身體健康安好,請多注意保暖。』

當第一波冷鋒來襲時,阿爾弗雷德卻心虛地快要睡不著覺,他把鬧鈴提前許多,好讓自己可以在期望的時間內到達學校──和亞瑟一起。

「你知道你大可不要這樣。」阿爾弗雷德帶著雪帽、雙手插在口袋裡,看著已經將執勤臂章掛在手臂上的亞瑟肩上佈了一層淡淡的冰霜,而亞瑟面對他的態度也和冰霜一樣冷。

其實方法很簡單,他大可讓崔西就這樣忽然消失在亞瑟的手機螢幕裡,但阿爾弗雷德怎麼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做不到,莫名其妙地堅持有始有終或至少完整扯完一整個謊,但他才是真正想要結束這場騙局的人。

亞瑟就站在以往放學時他會等待的地方,完全無法確認這是否為雙方達成的契約,卻被如此堅定地遵守著。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決心不理會他,但他一定有辦法讓亞瑟和自己說話。

或者,讓亞瑟以為他正在和崔西聊天。

兩個月以來他們頻繁地使用手機聯繫,但真正見面時卻吵個不停或冷漠相向,那是當然的,畢竟崔西可沒讓亞瑟扶養長大後又毅然決然地離開亞瑟,阿爾弗雷德很清楚這點。他站在教室裡靠校門的一邊送出簡訊,看著亞瑟摸出手機後轉過身背對著大門口,即使在教室裡看不太清楚,阿爾弗雷德也知道亞瑟很開心,他當然知道寫些什麼亞瑟會感到開心,他還讓崔西心疼亞瑟在寒冷的天氣裡順應了她的任性,甜美而真誠地向亞瑟道歉,這下崔西一定在亞瑟心中變成了女神般的夢中情人了吧?阿爾弗雷德對著自己訕笑了幾聲,真不錯。

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道歉……出於內疚?究竟是哪種內疚?做出這種要求的崔西會感到內疚嗎?但他才是崔西不是嗎?內疚的其實是他自己吧?連阿爾弗雷德都快要搞不清楚崔西究竟是一個他假扮的人物,還是他自己的心情了,他只知道當亞瑟帶著幸福的笑容走進教室裡時,大概勾起了兒時回憶還是什麼樣的感受,他竟然有些在意亞瑟這樣許久不見的寵溺表情不屬於自己。

那到底是怎麼樣的自我競爭啊?

當盟校的女孩們經過W學園校門口,開始對站在亞瑟身邊的阿爾雷德打招呼時,亞瑟忽然感到胃裡一陣翻騰。

「這是把我當成蠢蛋玩弄嗎?」亞瑟忍不住在放學人潮散去時抓住阿爾弗雷德的領子破口大罵:「告訴我你有什麼目的?」

阿爾弗雷德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他看著亞瑟滿是憤怒和帶著可笑不安的面容好一陣後才知道自己應該回應什麼。

「……我還以為你知道。」

「知道什麼?我只記得你輕浮地告訴過我『這些女孩我想認識幾個就可以認識幾個』,你這混帳,想不到你真的做了!你到底想幹什麼?」

「冷靜點,亞瑟……好,柯克蘭。」阿爾弗雷德好不容易才讓亞瑟放開他的領子,而亞瑟的憤怒的臉上寫著「不給我個滿意的答案的話,我就要在你的鼻樑上揍一拳」。

「上星期是那間學校的校慶,我還以為你知道。但你一定不知道的是,那間修女學校根本就是飢渴瘋了,只要是去過那裡的男學生站在我這個位置,那些女孩也一定會向他打招呼的。」

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避開了羞辱亞瑟的機會,他應該嘲笑亞瑟「難道你未知的小女朋友沒邀請你去嗎?」,但他做不到,大概就是因為知道崔西不可能邀請亞瑟所以做不到,或是他不想再讓亞瑟跌得更深,他大概也瘋了,他竟然正在害怕亞瑟受傷。

亞瑟沒有多說其他,趁著又一個盟校女生向阿爾弗雷德打招呼時,亞瑟離開了校門口。

當晚阿爾弗雷德收到了算是跟亞瑟通訊與虛擬戀愛兩個多月來,可以說是最粗魯且躁急的簡訊,那對阿爾弗雷德而言是惶恐的極致。

『親愛的崔西,雖然這麼說起來有點唐突,不過依照我們認識的時間和你所對我提出的要求,我想該是見面的時候了,雖然你知道我也認識我,但除了日常通話外我對你一無所知,若你願意的話,請在下個星期三經過我面前時停下腳步。』

你的紳士,亞瑟。

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正在對最後一行字發酸,但他搞不清楚那種情緒,就像他從來沒搞清楚亞瑟,明明那麼希望自己回到身邊,但當他希望回到彼此共有的時光時,亞瑟並不願意,否則他不用這樣不斷對阿爾弗雷德惡言相向,阿爾弗雷德也不會因為想盡辦法引起亞瑟注意最後製造出這種惡劣的騙局。

他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觀察亞瑟的舉動和變化,而這樣的騙局果然首先影響到的是阿爾弗雷德自己,雖然一開始沒有很明顯,但阿爾弗雷德的情緒隨著惡整遊戲的時間拉長,漸漸地因為亞瑟的情緒反應和簡訊回應內容而出現明顯起伏,謊言扯到最後會連自己都相信就是這麼回事,但阿爾弗雷德的謊言已經像個被撐到極限的氣球一樣,再多一點都會破裂。

『不,很抱歉。』崔西說:『認識你對我而言是一件再幸運不過的事情,但很抱歉我們不該見面,很遺憾我想我們就只能到此為止了,非常謝謝你這兩個月來的關心和祝福,這些對我來說已經十分足夠,希望你可以在往後的日子裡找到理想的女孩。』

最後阿爾弗雷德還是選擇了逃避,他知道他無法完美地正面處理這個走調的惡整遊戲,所以他選擇在手機裡結束這段虛擬的關係──他「又」結束了一段完全屬於他和亞瑟兩人的時光。即使在教室裡完全不敢轉頭,阿爾弗雷德依然知道亞瑟連續幾天都過得不太好,他也是,而諷刺的是因為兩人的低落而使得教室裡多了幾天的安寧,那是兩人一直求之不得的。

三天後阿爾弗雷德收到了亞瑟的簡訊,那並不是普通的道別,隱晦地寫著他願意等待,當時阿爾弗雷德沒有想太多,他所知道的是這段關係已經結束了,只有他才知道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他想或許亞瑟就算是被甩了也十分堅持自己要保有紳士風度也說不定,有趣的是阿爾弗雷德也覺得自己被亞瑟甩了。

等到發現時已經過了快要兩星期,亞瑟依然站在校門口,阿爾弗雷德在看到的瞬間覺得自己的心口被打穿了一個洞,洞裡有個聲音咆哮著要他走上前去趕快拉住那蠢蛋要他醒醒,但阿爾弗雷德知道那是徒勞無功,甚至只會增加兩人爭吵的機會,他站在遠方直到亞瑟落寞的轉身走向學生宿舍才移動腳步,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裡滿滿地只剩亞瑟等待的背影。

『我願意等。』

那封簡訊早就被阿爾弗雷德刪掉了,極簡短的文字讀起來像亞瑟親口做出的承諾,他發現紳士在簡訊裡還藏了半句話,出於不願帶給對方壓力的體貼。

他們都瘋了,放學離開教室的路上,阿爾弗雷德不斷在腦子裡覆述這一句話,全都瘋了,他發了通簡訊告訴亞瑟「她」正要去找他,然後清醒地走向亞瑟等在校門口的背影,每踏進一步他就想要後退一步,他希望趕快走到亞瑟面前卻又希望這條路漫無止盡。

阿爾弗雷德倚在校牆邊看著亞瑟又對起手機螢幕露出蠢蛋般的傻笑──他很明確地知道自己不喜歡亞瑟這樣子,不是因為這看起來很蠢──而阿爾弗雷德很快就收到了回信,他該知道的,如果亞瑟不那麼倔強,他們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子。

阿爾弗雷德繞過亞瑟身邊,讓自己能站在亞瑟面前,他大概也只能做到像根木頭般地站在那了,阿爾弗雷德想。

「又怎麼了?」亞瑟的臉上還帶著剛才喜悅的餘韻,他的態度並不是十分惡劣,但顯然也並不太想搭理阿爾弗雷德。

「呃……我知道要接受會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就如同坦白一樣艱難,所以阿爾弗雷德才覺得自己瘋了,因為他發現自己並不如想像中的不當亞瑟是一回事,他就是太在意了以致於讓自己和虛擬的身分混淆,但他並不願意承認自己就像崔西一樣喜歡亞瑟。

「什麼?」亞瑟看起來什麼都還不明白,阿爾弗雷德則越發感到誠實的困難。

「這就是你希望的,『在經過你面前時停下腳步』,現在我來了。」

那應該是成功的計畫,他的確徹底打擊到了亞瑟,但當亞瑟露出無法相信的失落表情時,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被擰碎了。

「我騙了你,亞瑟。」


(TBC)
├不單純誤會 | 引用:(0) | 留言:(4) | 2010/08/09(Mon) 20:05:09

留言:


我必須說,當我看完整本無料配布,而且以為這就是結局了的時候……
沒有哭。
不對,應該說是想哭但是哭不出來,因為某些原因。
……
呃,我想我還是重新陳述一遍觀後心情好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竟然很期待崔西小姐長什麼樣子(喂)
看到了一半,小小地困惑了一下,還以為黑鳥打錯名字了。
但是當我一看懂其中的玄機,馬上--
哭?
不,我在座位上笑到噴淚!
(當時的情況大概像是這樣→我:哈哈哈哈哈我和亞瑟一起被騙了這到底是多有意思又多狡猾的梗啊哈哈哈哈哈!!)
走進教室的數學老師為此多瞄了我一眼……對不起,我不知道已經上課了。
(因為怕被沒收,所以上課時我忍住沒有再將它拿出來翻)
又接下來,當我看著亞瑟的處境越來越可笑(至少我認為很可笑啦,哈哈哈)(笑夠了沒有啊你),剩下的頁數也越來越薄時--我開始緊張了。
「……其實我是個完美結局主義者喔……」然後連喃喃自語都跑出來了。
於是我看完了。
望著(我那時認為是的)結局,我沒有哭喔。
……因為笑勁還在。
變成哭笑不得了啦!剛剛數學老師頂多瞄我一眼,現在理化老師被我嚇到了!!(師:同、同學,你的表情好驚人啊……)
結論:這本無聊配布真是太神奇了。

補述1:同學甲看了我的讀後反應感到十分驚恐,沉思許久之後還是決定向我借來看。希望明天看見他的時候他還好好的。

補述2:同學乙利用下課時間看完後向我反應這一本一點都沒有上述可怕的力量(令人又哭又笑)--因為她不但完全沒有笑而且還哭得很慘。(←我才不會像那個笨蛋米控一樣哀號呢!被耍的是亞瑟又不是她,亞瑟都沒有哭了耶!)

補述3:還沒有完結真是太好了……然後,以上敘述通通是在讚美本次的無料配布喔!真的是讚美喔!黑鳥不可以懷疑喔!我只是想說這個梗真是太強大了,您的描述功力又太神奇了……哈哈哈哈嗚哇哇哇哈哈哈……
[2010/08/10 00:16] URL | AlbiA #-[編輯]

那個,我忘了說一件事。
……
這本無料配布到底是有多強大啊,我在吃午餐的時候看完,接下來經過三十分鐘午休加上十分鐘下課,然後下午第一堂課考數學……
明明考的是函數,為什麼我滿腦子都是崔西崔西的啦XDD
(EX:喔耶!終於寫完考卷了!崔西!)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2010/08/10 00:20]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再偷偷跑上來一下下www
我的心得黑鳥會不會看不懂呢?
(表達能力很差)

ps:梗真的很厲害www
[2010/08/13 17:40] URL | AlbiA #-[編輯]

 不好意思,留言回晚了。>"<
 對於又哭又笑的反應我還滿驚訝的,
 算是超乎了我的預期,
 還有請你的同學不要哭啊XD|||||||
 沒什麼好哭的啦!這是劇情需要,只是故事(毆)
 不過函數為什麼會考成那樣我就不知道了Orz
 非常謝謝你的心得!
 但是請不要在上課時偷看喔XD!
[2010/08/15 00:5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