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35 (END)

【長篇】Angel's Tale 35 (END)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開學時剛好遇上了暴風雪,因此阿爾弗雷德獲得了一星期份的假期可以陪伴在沉睡的亞瑟身邊,他無法和亞瑟交談,於是他開始閱讀起聖經做為替代,偶爾從聖經裡抬頭看看亞瑟是否轉醒,一本全新的聖經很快就被翻得和字典一樣老舊,但阿爾弗雷德知道他的信仰沒有因此更加堅定。

開學的第一週並不太重要,阿爾弗雷德也沒有到學校去,馬修已經開始擔心阿爾弗雷德是否會決定休學,但馬修也是所有人裡最清楚阿爾弗雷德絕不可能放下亞瑟的那一個,那傢伙的固執幾乎到了一意孤行的程度。

壁爐裡的柴火發出的清脆的斷裂聲,火光閃爍而明滅不定。亞瑟陷入沉眠的第十七天半夜終於轉醒,阿爾弗雷德剛拿下眼鏡按摩眼頭,他的手裡拿著的是馬修新送過來的研究報告來免強維持自己的進度不會落後同學太多,至於阿爾弗雷德的作息,他自己也快搞不清楚自己的生理時鐘是怎麼樣分配的了。

「嘿。」亞瑟虛弱地抬起手來,輕輕摸著阿爾弗雷德的臉頰,手腕很快就被反握住,阿爾弗雷德彷彿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地看著亞瑟。

「帶我去河邊好嗎?」亞瑟淡金瑟鬆軟的頭髮垂落在阿爾弗雷德的枕頭上,他微笑著提出要求。

「……不行。」阿爾弗雷德雖然有點猶豫,但他確定不該這樣做:「你該先吃些東西維持體力,然後盡量做好保
暖……」

「噓……阿爾弗雷德。」亞瑟要阿爾弗雷德噤聲,他笑得有點虛弱但十分滿足:「帶我去河邊吧,拜託你。」

蒼白的手在阿爾弗雷德的臉邊輕輕觸摸,亞瑟的手指滑過阿爾弗雷德的臉頰、鼻尖、嘴唇,緩緩爬過眉毛、眼角,再回到臉頰上,他的手掌貼著阿爾弗雷德的頸部滑到阿爾弗雷德的左胸口,輕輕抓握住胸口的衣服。

阿爾弗雷德忽然變得有點激動,但他只是緊緊抓著亞瑟的手。

「我就帶你去。」阿爾弗雷德說握住了亞瑟的手,在手背上輕輕一吻:「就帶你去。」

半夜時分的馬路十分空曠,可以讓人進行地踩油門開快車,但阿爾弗雷德開快車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開心,而是迫不及待到達那裡。

故事有一半是從這裡開始的,改善他們關係的地方、讓他們爭吵的地方,除了家以外,另一個充滿兩人回憶的地方。

就快要一年了,起初阿爾弗雷德以為亞瑟很快就會離開、亞瑟是個討厭鬼,但之後都變得不是那麼回事,即使是亞瑟陷入長眠,但回想起過去的事情還是偶爾會微笑起來。他總是一邊驚訝於天使真是愚蠢得不可思議,一邊教會亞瑟這個世界的規矩,其實亞瑟學期的速度並不是那麼慢,不過要顧及他的面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將車停在往常練習飛行的固定地點、將亞瑟抱上車頂,深夜裡來車不多,河對岸的燈光綴出一條水平線狀的光輝彩帶。

阿爾弗雷德拉開自己羽絨外套,將亞瑟包在裡面,近可能地讓亞瑟不要感覺到太冷,他感覺到亞瑟親了一下他的臉頰,他們交換過一個吻後,亞瑟又漸漸泛起睡意。

除了風聲外還是只有風聲,阿爾弗雷德抱著亞瑟靜靜地坐在河道邊,他覺得亞瑟已經熟睡了,該是到了把他帶回家的時候。

一絲羽絨從眼前飄過。

懷裡天使的重量瞬間完全消失、亞瑟變成大量的羽毛並被河畔的強風給吹走,阿爾弗雷德並沒有反應過來,完全傻住的他就連任何一根羽毛都沒辦法抓住。




「試著放開我的手飛飛看。」阿爾抬頭看著亞瑟,因為亞瑟飛翔的高度而讓他的手必須舉得老高,但亞瑟也只能握著他的指尖了。

「你幾乎已經飛起來了,亞瑟,現在我要放開手了。」

亞瑟的手漸漸放開阿爾弗雷德,他看著地面上的阿爾弗雷德,陽光把他的頭髮照耀得燦爛,他自己為很了不起地雙手叉著腰,看著逐漸飛高的天使。

亞瑟拍動了幾下翅膀讓自己爬向更高的地方,風打得他以為自己就要像過去那樣窘迫地被吹走,但氣流中似乎為他開了一條路,亞瑟就在河道上飛了幾圈,雖然他在試著轉彎時一度差點失衡墜落,但大抵上是真的飛起來。

即使就快要可以獨立飛行,亞瑟卻從來沒有學會降落,所以他降落的方式就是撲到阿爾弗雷德身上,無論最後是跌倒還是順利著地,總之都算是安全降落。




純白色的羽毛在夜空中格外顯眼,被吹到遠處的羽毛被逐一在阿爾弗雷德面前消失,全然地一無所有。

阿爾弗雷德就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河岸的天空到朝陽漸升,又看到夕陽西下,他腦袋裡全都是亞瑟,彷彿等一下亞瑟就會打開駕駛座車門問他到底在發什麼呆,河邊的風大概會把他輕短羅馬短裙給吹掀,於是亞瑟又會出現一陣忙亂。

大概吧,阿爾弗雷德這樣想,他拿出車上不知道多久前買來的香菸點了起來,河畔的強風讓香菸燃燒的速度變得更快,被火燃盡的菸灰隨風而逝,就像亞瑟一樣,阿爾弗雷德又等到了半夜,期望亞瑟可以忽然完好的出現,那是什麼怪誕的想法呢?

亞瑟和他都沒多向對方交代什麼,沒什麼好交代,也不希望需要有所交代的一天,所以他們一直沒有真正相互道別過,然後就這樣失去了道別的機會,彷彿自己的哪一部分就這樣消失了,再也找不回來。

阿爾弗雷德回到了學校,天使的傳說仍流傳在學生之間,但只有阿爾弗雷德知道天使已經不在了,實驗室的眾人詫異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出現,因為心知肚明而全然不敢提起。

任何人逝去時總會留下些什麼可以給親屬朋友做為紀念,但天使並沒有,彷彿不曾存在過一樣地完全消失在阿爾弗雷德的生活裡,就連照片也沒有,那時開玩笑而亂拍的殘影,全都被刪除乾淨或是丟進了垃圾桶,阿爾弗雷德開始有了抽菸的習慣,也開始長發呆,他把聖經丟進了紙類回收,也結束了至少四個月的床前禱告,最後他把原先的綿枕換成了羽絨枕,枕頭裡的羽毛無論怎麼玩都不會消失。

安琪拉偶爾會在亞瑟習慣待著的沙發座位上嗅個不停,然後不斷在屋子內搜尋著殘存的氣味,當阿爾弗雷得帶牠出門散步時,安琪拉有時會對著屋子裡吠叫,有時候阿爾弗雷德野妄想著自己一轉身就可以看見已經回到他身邊的亞瑟,他巨大且潔白的翅膀映著陽光,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地對著他微笑,但那終究只是妄想。

馬修或法蘭西斯開始陪著阿爾弗雷德帶安琪拉散步,名義上是閒著沒事,其實他們多少都有點擔心阿爾弗雷德做出傻事來,時間一直都是治療心理傷口的唯一選擇,馬修和法蘭西斯都知道他們無法安慰阿爾弗雷德,但至少可以陪阿爾弗雷德走過這一段,安琪拉因為他們而學會了許多把戲,包括裝死,但顯然阿爾弗雷德最不喜歡安琪拉耍這招。

冬雪融化後,春天又快來了。

阿爾弗雷德決定先逃避一下作業上的困擾,到樓下去販賣機去投一罐可樂,紅地白字的鋁罐飲料落下時,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幾輛車在夜中行駛而過,散步回家的父母正在哄還不想回家的孩子,一切如常。

阿爾弗雷德撿起了可樂回家,他並不太理解自己還在執著什麼。可樂拉環被拉開的一瞬間出現洩氣聲,阿爾弗雷德覺得那是在面臨壓力時書壓的好方法之一,彷彿壓力可以隨著二氧化碳一起洩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安琪拉忽然吠叫了起來,接下來門鈴響了。阿爾弗雷德放下了還沒喝的飲料罐前去應門,鷹眼裡只看得見一個綠眼睛的傢伙。

「誰?」阿爾弗雷德將們警界性地拉開一個小缺口,但門馬上被對方推開得更大了一點,這讓阿爾弗雷德有點緊張,安琪拉吠叫得更加大聲,而看清來者的一瞬間阿爾弗雷德根本無法動彈。

對方有著一頭米金色蓬鬆的頭髮、粗濃的眉毛、湖水綠的眼睛和看不出年紀的娃娃臉,但他的穿著看起來像個大學生,阿爾弗雷德無法做出任何反應,他以為那是他的幻覺,那個人的手指滑過阿爾弗雷德的臉頰、鼻尖、嘴唇,緩緩爬過眉毛、眼角,再回到臉頰上,他的手掌貼著阿爾弗雷德的頸部滑到阿爾弗雷德的左胸口,輕輕抓握住胸口的衣服,忽然把阿爾弗雷得往前用力拉。

「唔!」

安琪拉一邊吠一邊跑到阿爾弗雷德腳邊,而阿爾弗雷德迅速被搶走了一個吻、一個濕潤且深入的親吻,他的嘴唇被舔過、口腔裡被對方的舌頭侵犯挑逗,無論是嘴唇或舌頭都被用力吸吮親咬,被放開時嘴唇都被吻腫起來,他們兩人都粗聲喘息著。

「亞瑟……?」眼前的畫面有點難以置信,阿爾弗雷的希望有個人來告訴他這不是幻覺,就算他會換有幻覺,但安琪拉的表現總不是了吧?

對方再次吻住了阿爾弗雷德,但這次不再深入煽情,他仍一邊吻著阿爾弗雷德並舔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就連阿爾弗雷德都覺得這傢伙的接吻技巧未免也太好了。

「我回來了。」亞瑟的手抱住了阿爾弗雷德的後頸,在黏膩的親吻間說:「我回來了,阿爾弗雷德。」

「亞瑟……?」

「你還在為我祈禱嗎?」亞瑟的嘴唇仍貼在阿爾弗雷德的唇上,他的眼神裡帶的輕笑、手指輕輕在阿爾弗雷德的胸口畫著十字,在不知不覺已經變成擁抱著姿勢中,阿爾弗雷德確信他沒有摸到類似翅膀的東西。

「或許天堂聽到我們的聲音了。」


~《Angel's Tale》全文完~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2) | 2010/07/20(Tue) 13:39:33

留言:


雖然覺得版主大大一定會(?)給我們一個美好的HE 但是真的看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我還是淚崩哭倒在床上qwq
真的是很美的故事 好喜歡好開心他們終於還是擁有了彼此
[2015/07/23 13:10] URL | 夜風璃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7/01/31 01:59] |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