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33

【長篇】Angel's Tale 3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真的是天使!哥哥,真的是天使。」菲力奇亞諾驚慌地抓著羅維諾,而正想要反駁的羅維諾卻看見了亞瑟頭頂微弱但並未完全消失的光環。

「什麼時候出現在你家的,這傢伙?」羅維諾強作鎮定,但在阿爾弗雷德眼中看來他無論是什麼反應都不足為奇。

「半年前,上次你們來時他也在家裡,你確定要用『這傢伙』來稱呼天使嗎?」阿爾弗雷德瞥了羅維諾一眼,確認亞瑟已經被棉被確實包覆住後,他才安心離開床上。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只知道這個現象繼續下去,亞瑟可能就會消失。但為什麼會變這樣子……」阿爾弗雷德順了一下亞瑟的頭髮:「我也想知道,但亞瑟就連他為什麼會掉下來都不記得了,我還能問誰呢?」

阿爾弗雷德笑著,哀傷地笑著但不帶諷刺。他在亞瑟的臉頰邊親了一下,並帶著瓦爾加斯兄弟離開。然後決心不願承認,當他知道具有宗教背景的瓦爾加斯兄弟比他還要驚慌且一點辦法偷沒有時,他滿心都是憤怒、痛苦和失望。

如今就算他回心轉意希望亞瑟能夠回到天堂也沒有機會了,亞瑟再也不可能飛行,經過了這麼久也未曾出現看似來自天堂的訊息,在這時候希望天堂能給予他們任何一點協助,也未免過於天真。明明知道天堂只會默默看著塵世的興衰改變,但當自己遇上真正的問題時,卻又不免期望自己就是那個受上天眷顧的幸運兒。

但至少現在他們已經證明,對於天堂而言,就算是躺在他懷裡的天使也不該是特別的那個。

阿爾弗雷德看著懷裡的亞瑟悠悠轉醒,他今天看起來狀況比較好了一點。

「帶我去河邊。」亞瑟輕輕蹭著阿爾弗雷德的胸口,在阿爾弗雷德臉頰上又親了一下:「我想去那裡晃晃。」

冬日的河岸兩側不若春夏的可愛,枯黃了樹葉的像安靜的老婦般垂首站在路邊,亞瑟拉下了罩在他頭上的毛帽,就在阿爾弗雷德注意迴轉來車時拉下了車窗。

「亞瑟?」

灌入車裡的冷風刺骨寒冷,不如春天溫暖舒適,但亞瑟並沒有聽從阿爾弗雷德的要求,他甚至把手伸出窗外,強風打得他的手指刺痛而近乎發麻,亞瑟的一次體會到這樣的刺骨徹寒和痛感。

安琪拉在車後座吠叫著,但亞瑟不管,風吹過他的頭髮、冷冽的風像緊抓著他的頭皮般有些疼痛,亞瑟並不在意。

「順著這條河繼續走下去吧。」亞瑟說,他只是沒精神了點,看起來就和平時沒有太多差別,阿爾弗雷德漸漸踩下油門,引擎的聲音漸漸飆高,路燈一個一個從他們面前飛到背後,風越來越大、越來越刺骨,就在阿爾弗雷德覺得首發冷到快要麻掉時,前面剛好一個紅燈。

「這條路最後會有什麼呢?」亞瑟轉頭問阿爾弗雷德,他看起來就像平時對事物存有疑惑的樣子。

「海邊,哈德遜河的出海口。」阿爾弗雷德看著面前的紅燈回答。

「那我們就去那裡。」

阿爾弗雷德默默轉頭看向亞瑟,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亞瑟也是,他們就像窮極無聊、不過是想打發時間的年輕人一樣,隨便決定了兜風的方向。

阿爾弗雷德也搖下了車窗,灌進車裡的冷風變得更加強盛,安琪拉終於不得不叼著阿爾弗雷德預先替牠準備好的小毯子,鑽到後座下方避風。

亞瑟趴在車窗邊,和他第一次到河邊試飛卻丟大了臉的姿勢一樣,但他的身後已經沒有巨大而美麗的翅膀,氣溫讓他的鼻子感到疼痛麻木、瀏海打在他的額頭上也一樣漸痛漸麻。

他們沒有多說什麼,千篇一律的河邊景色就像他們記憶中那樣,差點被風吹走、無法打直身體、能飄起來但不能飛,到最後……那些腦海裡的畫面有如影格一樣一個一個在每一段河畔步道上浮現,最後看見飛起來的毆雁,是空無一物的河畔步道。

阿爾弗雷德的手已經冷得凍僵、緊抓著方向盤時手臂也在劇烈顫抖,冷冽的感覺從腳底一路涼上膝蓋,就連他的雙腿都不住顫抖,但酷寒之下似乎連過去的焦慮都冰凍了,風速把煩惱都先拋到了後方,至少他們有個短期的小目標而選擇了先不要管迫在眉睫的問題。

冬日的港口被天氣罩上了一層灰藍色,附近機場班機起降頻繁,巨大而低沉的引擎聲從頭頂響過,終而漸遠。亞瑟坐在引擎蓋上靜靜看著海面,接過了阿爾弗雷德從附近咖啡攤買來的熱咖啡。

「沒有紅茶,將就一下吧。」阿爾弗雷德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他覺得自己全身都是冰的。

亞瑟安靜地啜飲著,他沒有再多挑些什麼,偶爾還是有海鷗的越過空中,輪船的汽笛聲又遠比飛機引擎更加低沉、幾乎震撼著身體,港口邊的貨櫃進進出出,排成像積木一樣的的整齊行列。

阿爾弗雷德從車裡找來了亞瑟脫下的毛帽,將毛帽又穩穩妥妥的袋在亞瑟頭上,當毛帽不小心擦過微弱的光環時,亞瑟還是忍不住閃躲了一下。

「……」從以前開始就覺得那圈光環真的很神奇啊。

那如果這樣呢?──阿爾弗雷德跳過了知會這一段,他直接親上亞瑟的光環,或許會被打吧,他想,但事實上什麼都沒有,阿爾弗雷德確認般地等了好一陣子,但並沒有預期中揮過來的拳頭。

亞瑟維持的原本的動作就做在引擎蓋上,但他的臉頰卻變得比吹風前還要更紅。

「幹、幹什麼,別這樣子看……」亞瑟瞪著阿爾弗雷德碧藍色的眼睛,冷風也把他的鼻頭吹得紅紅的,但很樣子很可愛。

「會有奇怪的感覺嗎?」

「當然……就說了不要看。」 亞瑟一手抓著咖啡杯,另一手胡亂在空中揮動,被阿爾弗雷德一把抓住,順是穩住亞瑟的嘴唇。

海鷗的笑聲從頭頂飛過,又有輪船進港。

阿爾弗雷德的嘴唇和亞瑟一樣冰冷,強風吹過後變得乾燥粗糙,但那並不會減損親吻的甜蜜和溫暖。

亞瑟並不想接受阿爾弗雷德惡作劇後的補償親吻,但他並沒有阻止阿爾弗雷德繼續把嘴唇貼在他的唇上,於是阿爾弗雷德有了的二次機會。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20(Tue) 00:46:2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