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27

【長篇】Angel's Tale 27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吵架的當天根本忘記說的是,阿爾弗雷德就要參加一場為期兩週的科學競賽,暫時不會回家,他特別請了幾個實驗室的朋友輪班帶安琪拉溜答。等到馬修用詫異的眼神問亞瑟「阿爾弗雷德難道沒告訴你嗎?」時,亞瑟因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前晚發生了什麼事,而有那麼些慶幸馬修只能感覺到自己存在卻看不到自己。

他到底和阿爾弗雷德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晚的畫面想起來就令他感到害羞焦躁,他的確是完全沉醉於阿爾弗雷德帶給他的感覺,卻又深深被這樣的沉溺所帶來的罪惡感給責備。

亞瑟自然很清楚那是不被允許的行為,但他完全無法抗拒阿爾弗雷德、他甚至希望再多來幾次,就像阿爾弗雷德的親吻一樣令他無法自拔。

這就是情慾嗎?

馬修正和安琪拉玩,他尷尬地笑了一下,亞瑟的氣氛讓他覺得亞瑟正在思考著什麼讓他覺得不好插嘴的事情,雖然之前他曾經猜測阿爾弗雷德交了個女朋友,但現在的情況應該也差不了多少了,只是阿爾弗雷德那個怪胎硬是挑上了天使。

「阿爾弗雷德那傢伙並沒那麼差。」馬修抱起安琪拉,讓牠可以趴在自己大腿上,儘管是看不到,但他知道亞瑟就坐在旁邊的一人沙發上,馬修略沉吟了一會後還是決定問出來:「阿爾弗雷德告訴我,你已經可以飛行了?」

『是這樣沒錯。』亞瑟絞著手指,他似乎知道馬修想問什麼。

「就要回到天堂去了?」馬修回過頭,雖然笑容和氣氛不一樣,但馬修看起來還是很像阿爾弗雷德,當馬修回過頭的一瞬間,亞瑟覺得胸口又緊得發疼了。

『大概、大概吧……』答案被一在追問過,變得根本不確定,亞瑟想起前晚阿爾弗雷得哭說不希望他走的樣子,當時他竟然一點都不生氣,反而被哭起來的阿爾弗雷德給弄得發慌。

「之後還會出現在凡間嗎?」馬修的口氣聽起來隨興而沒有帶給亞瑟壓力的意思,但這些問題總會和腦海裡的記憶重疊在一起,像酒一樣發酵出不同的思考。

『我不知道,有機會還是會來到凡間吧,其實對天堂的印象我一直無法記起來……』記憶彷彿就只從遇見阿爾弗雷德開始,在這之前是什麼都沒有的。

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該怎麼回天堂真是個好問題,亞瑟很快就像馬修坦承了這件事。一反平時和阿爾弗雷德對話時勢均力敵的氣勢,馬修對待亞瑟的態度令亞瑟感到十分放鬆。

「我們是不會知道天堂在哪的,這個問題就別問阿爾弗雷德了。」馬修俏皮地眨了下眼:「天堂對我們而言不是說去就能去的,像老師或阿爾弗雷德都去不了。」

『咦?』

「開玩笑的啦。」微風吹過的感覺讓馬修知道亞瑟已經緊張到拉起翅膀來,果然這個玩笑對於天使很嚴重呢。

「阿爾弗雷德也告訴我你正在掉羽毛的事情。」馬修順手撿起地上的羽毛,因為阿爾弗雷德把事情都告訴他了,所以馬修沒有表現得比阿爾弗雷德還驚訝,羽毛在他手中隨著旋轉的動作而漸漸消失,馬修想起阿爾弗雷德之前疑似把離心機給搞故障的事情,腦袋裡開始建構起他的假設,但他估計這個假設阿爾弗雷得或亞瑟都不會想聽。

就算知道這可能不是個好預兆又能如何呢?誰都不知道怎麼帶天使離開這裡,對於人而言,前往天堂唯一的方法就是死亡,但天使還能再經過死亡通往天堂嗎?

馬修的思考並不會如同當事者那樣不斷往牛角尖內鑽,畢竟那終究不是屬於他的事情,他完成了阿爾弗雷德交代的部分,將照顧亞瑟和安琪拉的工作交給了下一棒的法蘭西斯。

雖然一開始法蘭西斯對於天使感到十分畏懼,但就在亞瑟強抓著法蘭西斯整理屋子後,法蘭西斯就體認到他是不可能贏過天使的,那真是究極的暴力天使,天堂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地方?

「為什麼我必須幫阿爾弗雷得那傢伙打掃家裡啊……」

快虛脫的法蘭西斯纖弱地默默抱怨,亞瑟馬上在他的腰上狠狠踏了一腳:「既然阿爾弗雷德叫你來幫忙,那你就該信守承諾。」

「阿爾弗雷德只叫我幫他溜狗可沒有、痛啊啊哥我的腰都快斷啦!別踏啦你這暴力天使!」

「不是叫你不要抬頭了嗎?」亞瑟就站在趴跪於地上的法蘭西斯背上,他正努力清除房屋角落的蜘蛛網,雖然法蘭西斯的身體並不能讓他站得穩一點,但無奈於於法在室內飛行,所以也只好將就於法蘭西斯。

「真不好用。」亞瑟沒好氣地從法蘭西斯背上走下來,他拍了拍身上阿爾弗雷德不穿的舊上衣所充當的打掃罩衫,瞥了演法蘭西斯後決定進去房間把罩衫脫掉。

「這是什麼態度啊,既然是這麼見外的客人,定然把哥哥我當矮凳踏!」法蘭西斯忍不住咆哮起來,但他仍然不敢靠近亞瑟──當時他想推託掉陪亞瑟打掃時,亞瑟有如擒拿術的身手至今還是讓法蘭西斯餘悸猶存。

「我可是……」

「啊?」騙人的吧,天使竟然有那種流氓般的眼神。

「什麼沒有……」嗚嗚哥哥的學長尊嚴……法蘭西斯暗自為自己脆弱如玫瑰的內心啜泣。

只要銅板就可以購買的氣泡飲料就是亞瑟給法蘭西斯三天勞動的酬勞,在打開的一瞬間所出現的洩氣聲讓人有一股沁涼感,但法蘭西斯依然覺得自己的內心如此空乏。

「你也這麼對待阿爾弗雷德的嗎?」哥哥我真同情你啊……阿爾弗雷德,三天就夠受了,半年是怎麼活下來的呢?

「阿爾弗雷德?」亞瑟仰起頭來將可樂一飲而盡,理所當然地回答:「他不一樣。」

法蘭西斯睜大了眼睛正想抱怨,卻看見亞瑟雙手握著可樂罐的沉思模樣。

如果就法蘭西斯對亞瑟少得可以的見面次數,亞瑟現在的反應確實那是難得一件的,但是亞瑟所表現出來的氣氛卻讓法蘭西斯感到所謂的「不一樣」,並不是單純因為他不是阿爾弗雷德而已。


===

 葛格淚目XD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17(Sat) 15:17:2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