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17

【長篇】Angel's Tale 17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在高中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就做過這個實驗:把一隻鴿子身上的羽毛全都完整地拔下來,依照排列和大小做出編號,並標示出羽毛生長的部位。這個過程花了阿爾弗雷德兩個月還沒做完,更可怕的是在這其中他因為感冒打噴嚏,剛整理的好的羽毛所花費的大量時間就這樣毀於一旦,馬修一氣之下逞罰阿爾弗雷德獨自完成這項還原任務。

大概是因為傷痛過於深刻,所以也印象十分深刻──阿爾弗雷德幾乎沒有困難地開始著手起亞瑟的翅膀檢查,和記憶最大的差別應該就在可以拆下的羽毛和不可以拆下的羽毛,雖然說要回憶起飛行羽毛的排列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但是要不傷及其他羽毛的情況下一根一根地翻找簡茶,卻並不容易,清一色純白的羽毛也讓阿爾弗雷德的眼睛特別容易疲勞,耗費大半個下午的進度卻少得可憐。

「我說你總是這樣笨手笨腳的嗎?」亞瑟不耐煩地抱怨,耐心一向不是他所擅長的,阿爾弗雷德早就該知道:「我的翅膀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

「我正在檢查,亞瑟。」阿爾弗雷德十分冷靜且富有耐心地回答:「你必須有耐心,因為惡魔就藏在細節裡。」

「惡魔?」亞瑟的羽翼瞬間展開並站立起來、面向阿爾弗雷德,彷彿做好備戰的準備,除了那根他緊握在手的星星魔杖看起來一點都讓人認真不起來以外。

「呃……冷靜,亞瑟。這是我們煩人的一種比喻。」阿爾弗雷德被亞瑟給揮倒在地,他有點擔心自己會被那根星星魔仗給整到,雖然目前為止除了鎖門外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威脅,但別忘了天使可是上帝的軍團,至少……他並不是沒有信仰……

「那你得好好解釋為什麼會忽然提起『惡魔』。」亞瑟將星星魔杖抵在身前,他看起來是認真的。

「聽著,這只是比喻『小小的疏忽會造成莫大影響』,我們把疏忽而遺漏的錯誤細節比喻成惡魔。」

「所以這裡沒有惡魔?」亞瑟又警覺地看了看四周。

「當然沒有。噢,夠了,亞瑟。」阿爾弗雷德起身,並用雙手將亞瑟的羽翼收攏,彷彿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要這麼緊張。」

阿爾弗雷德輕笑著順過亞瑟的翅膀,那上面有著神奇的溫度,而亞瑟並不太確定阿爾弗雷德現下的溫柔為什麼可以和平時頑劣的態度充滿反差。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我該繼續幫你檢查翅膀了。呼──這真是好大的工程。」

顯然地,一天根本不可能讓阿爾弗雷德檢查完亞瑟的翅膀,他總共花了三天的課後時間,在潔白無瑕的羽毛間找到了幾處不平整和折毀的羽毛,逐一挑起以及進行平整的工作,被挑起或脫落的羽毛就像以往的實驗那樣,過一陣子就會自動消失,而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花太多心思在那上面,對於懶散的大學生而言,亞瑟的翅膀不會像狗毛一樣因為換毛而大量脫落造成更多零亂,可真是貨真價實的福音。

「這樣就好了嗎?」亞瑟稍微拍動了自己的翅膀以確認,他看起來就是不太相信阿爾弗雷德,但他也明白自己的懷疑豪無依據,所以只能表現得更加困惑。

「如果天使的羽毛會增生的話,就會依照你們的生長速度恢復了。」

「什麼意思?」

「嘿,你不能強迫一個沒有研究過天使的大學生去斷論天使的羽翼生長速度,如果要我看著一個天使從小孩那樣變成你那麼大,我大概是各家博物館搶著收購的活化石了。」阿爾弗雷德頑皮地笑著,他將冰箱裡上次沒吃完的烤牛肉送
進微波爐,濃郁的肉香味很快就溢滿整個屋子。

亞瑟又再次狐疑地看著自己的翅膀並試著拍動,若要他說,他覺得翅膀目前看起來狀況還挺不錯的,阿爾弗雷德那傢伙雖然說話輕浮無禮,但似乎把他的翅膀整理得還不錯。

理論上,那並不是足以讓亞瑟在飛行時完全失衡的傷勢,因此阿爾弗雷德隔日就帶著亞瑟到河畔,但亞瑟依然不斷重複失衡的畫面,然後栽向地面。

「這一定不是翅膀的問題。」搶在阿爾弗雷德以前,亞瑟自己提出了看法:「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我相信這不是因為羽毛脫落的關係,一定有其他問題存在。」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還被抱在懷裡、連站都還沒站穩就開始思考起自己為什麼不能飛的樣子,不由得感到讚嘆,即使從來找到問題根本、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可不可行,但亞瑟未曾灰心過。

「……嗯,一定有其他問題。」看在亞瑟認真得這麼可愛的份上,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微笑著摸了摸亞瑟蓬鬆的米金色頭髮。

但亞瑟這回的要求反而令阿爾弗雷德大吃一驚。

「幫我把全身都檢查一遍。」亞瑟十分認真地看著阿爾弗雷德,而阿爾弗雷德才剛從浴室裡走出來,腰上只圍了一條浴巾。

「……全身?」阿爾弗雷德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當然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個、聽起來根本是情趣邀約吧?

「對,全身。」亞瑟十分認真地走上前,阿爾弗雷德反而變得有點慌張,他十分驚訝亞瑟並沒有記得過去他曾經從亞瑟那騙了一個吻走,也驚訝於亞瑟什麼時候已經信任他到願意被他全身檢查。

「脫、脫光光的那種?」安全起見還是先問一下好了。

「裸體的那種。」

「……」為什麼可以說得那麼直接呢?十九歲的年輕大學生覺得自己遭遇了莫大難題。但如果他表現出一絲一毫的驚奇,不就擺明了他心懷不軌?

「裸體的那種,全身上、上下都檢查過。」阿爾弗雷德勉強自己把所有的想法都覆述一遍,而且要冷靜而流利,那真是一道大難題。

「對,全身都檢查過,越快越好。」亞瑟回答得也十分認真:「如果可以,我希望是現在。」

現在?

阿爾弗雷德看了看自己房間四周、自己腰間的浴巾,然後看了看亞瑟……亞瑟已經把自己身上唯一一件的衣物──羅馬裙──給脫了,阿爾弗雷德完全來不及拒絕、也來不及阻止,他就這樣看著亞瑟把自己脫個乾淨然後……

欸?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14(Wed) 20:05:0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