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那是遲早的事-從那時候開始

那是遲早的事-從那時候開始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當知道的時候,抽身已經來不及了。

「是時候該起來了,德意志人民不該這樣四分五裂。」站在門口的基爾伯特收起了平時痞子一樣的笑容,筆挺的深藍色軍服竟然還挺順眼的。

「所以?」一襲家居穿著的亞瑟拿著紅茶杯,半開著生鐵雕花大門,淡淡的微笑裡有點興趣卻又有點保留。

「訂定盟約吧,亞瑟。」

「盟約?很嚴重的說法喔,基爾伯特?」

「大帝希望得到貴國的幫助,由我們雙方共同維護德意志境內的人民,並以武力對抗進犯德意志領土完整的國家──當然,我會保障貴國在德意志內的領土不受侵犯。」

「聽起來似乎我們比較吃虧呢。」亞瑟低頭沉思片刻,嘴巴上抱怨著,卻難得乾脆地握住了基爾伯特伸出的手掌:「我會轉告國王陛下,希望是一場愉快的合作。」

基爾伯特根本就是一陣風。

你這狡猾的渾蛋!──亞瑟一邊替自己綑綁繃帶,一邊在心底咒罵基爾伯特──無論是伊凡、羅德、法蘭西斯還是我,全部人都變成你的砲灰了嘛。

前陣子,還聽說阿爾負責的戰場也輸掉了。

海上戰場,亞瑟越想越有氣,一個使力挌開了法蘭西斯乍似攻擊性十足的突刺,華麗雕刻的軍刀拉出漂亮而危險的弧線,躍出了船身而落入海中。

「現在給你一點時間交代遺言,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湖綠色的眼裡騰著法蘭西斯比較樂見的血紅色,銀白色精工雕刻著百合花的軍刀就抵在法蘭西斯的頸邊,銀製品特有的冰冷在接觸到肌膚時傳遞了體溫,又變得溫暖騙人。

「你看起來也好慘吶,亞瑟。」打鬥的新傷口、被繃帶裹住的舊傷、還有因為戰爭不斷而裂開的傷口,新舊不一的血漬沾滿了亞瑟的軍服和身上的繃帶。

軍刀更加壓上頸部幾分,任何一個小動作都可以使得肌膚被割裂、由動脈湧出大量鮮血。

「法國人竟然如此悠閒,就是死到臨頭了也依然不會感到心慌嗎?」

法蘭西斯依然沒有任何懼色,輕浮地微笑著打哈哈:「怎麼會這樣說呢?哥哥我可是超怕死的……亞瑟!」

刀鋒再這樣壓下去,就是兩人都不動,鋒利的軍刀也會在他的脖子側邊切出一道血口。

亞瑟米金色的睫毛垂著,淡淡染著一點血跡,凌厲的目光仍然盯著法蘭西斯的脖子瞧。

「你不會殺我的,亞瑟。」

亞瑟從來就沒有辦法、也無從理解法蘭西斯究竟是哪裡來的自信。即使浴血征戰也帶著玫瑰花香氣的手拉下了亞瑟的軍刀,跨前一步順著軍刀輕觸過亞瑟負傷的手臂、指尖輕輕點觸著亞瑟的臉頰:「我說了,你不會殺我;因為世界若少了我,以後你會無聊很多的吶。」

「我要馬修。」拘謹的口音裡是長期爭戰疲累的沙啞,百年的征戰仍記憶猶新,一個不小心還是打起來了。

「……真是歹毒吶……就說你是海盜還不認。」

「要或不要。」

「就說知道了嘛……」



※※※



第一次看見那孩子,亞瑟根本無法掩飾自己的震驚與錯愕。

一樣的年紀、類似的身高、一樣的濃金色頭髮。

「……阿爾?」不對,應該不是,直覺上不是……頭太低了老實說有點難以更加確認。

「……馬修,馬修˙威廉,柯克蘭先生……」細小得幾乎聽不到的害羞聲音裡帶著濃濃的法國口音,和記憶中阿爾弗雷德時不時的尖叫吵鬧和大笑聲根本顯得兩極。

法蘭西斯安靜地將馬修推向前,害羞的少年不肯抬頭看看亞瑟的臉,卻非常敏感地發現身後的法蘭西斯將要離開,慌張回頭抓住了法蘭西斯的衣角:「法、法蘭西斯先生!」

高大的男人微微傾斜了上半身,抬起了馬修的下顎久久地親吻了一下,細微黏膩的聲響讓在場的亞瑟臉頰微微發燙。

「C'est la vie.」溫柔得過份的語調,竟然也摻雜著無奈的情緒:「有相聚就有離別,我的孩子。」

背對著亞瑟,叫做馬修的孩子小小聲地哭泣了起來。

法蘭西斯前腳剛離開,阿爾弗雷德根本是巨響的奔跑聲就傳來:「亞瑟!亞瑟你來了?」

噢夠了能不能不要這樣大吼大叫……

濃金色頭髮的少年奔入會客室,立刻被站在裡面的人給嚇得跌坐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另一個我啊啊啊──!

「對不、對不起……」正在哭泣的少年顯然也被對方嚇了一跳,變得更加慌張。

亞瑟嘆息著介入兩個孩子之間,將就是長大了也一樣很多地方還很幼稚的阿爾弗雷德拉起,並遞出手帕讓馬修擦乾眼淚:「這是馬修,之前是法蘭西斯家的孩子。」

「嗯!」阿爾弗雷德一臉不可置信、發現了什麼特別的東西一樣,用根本不是看到陌生人,而是發現奇怪事物的表情直直盯著馬修瞧。

「馬修,這是阿爾弗雷德,今天開始就是你的兄弟。」

「你好……」細微帶著哭腔的聲音,馬修很勉強似地伸出手,這時亞瑟才發現馬修的髮梢帶著小小的自然捲……令人想到法蘭西斯……

「阿爾弗雷德˙F˙瓊斯。」面前這個人實在太像自己了,阿爾弗雷德雖然很有精神但仍是無法掩飾住初次見面的驚訝:「以後、以後要當好兄弟喔!」
隔年,法蘭西斯也讓出了遠在亞洲的孩子,英王的旗幟更加遍布於世界。

很久以前就聽聞過,東方有個國家自詡為太陽的故鄉,而今科學已經證實了地球是繞著太陽轉,是太陽的衛星。

但這世界只要陽光照耀得到的地方,就有他的領土,新法蘭西也不再叫做新法蘭西。

他只是個島國,但他是海上強權,船隻到得了的地方就可以讓他繼續壯大。

說到壯大……

「你真的大了許多吶。」亞瑟苦笑著看著阿爾弗雷德,記憶中低頭看著他的時光已經消失了,現在這孩子竟然長得比他還高。

終於逮到機會可以有私人相處的時間,悠閒逛著與國境內鄉村無異的新大陸,不同的是偶爾會聽到鷹隼翱翔過天際,留下響亮而尖銳的鳴叫聲。

「亞瑟。」

「嗯?」

「老鷹在幼鳥足夠大以後,會將幼鳥踢下懸崖。真正能飛得起來的,才會成為往後的老鷹。」

「……阿爾。」

「嗯?」

「我聽說過那個律師的事情。」

「而我們也聽到國境內其他的消息。」

「不要這樣做,阿爾弗雷德。」亞瑟停下腳步,眼前的年輕人如此有朝氣,一手扶養大的他捨不得就這樣毀滅,太久太久的關注和寵愛讓他無法像對待法蘭西斯那樣狠心。

「我愛著過去所擁有和經歷過的一切,也感謝歷代君王的恩賜,還有你,亞瑟。」阿爾弗雷德伸手輕輕觸摸著亞瑟的臉頰,亞瑟閉上眼安靜感受著,溫暖厚實的手掌和記憶中小小的會拉住自己的手已經不再一樣:「但我們已經感覺不到國王的愛,我們無法繼續走在一樣的路上。」

斜陽映著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頭髮,碧藍色的眼睛變得不再那麼澄澈。

一直以來都認為孩子大了會離開是自然的,但真正面對上時……

「不要這麼做,阿爾。」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21:06:4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