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14

【長篇】Angel's Tale 1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第一天的試飛就這樣告終,回到住處的路上亞瑟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幾乎背向著阿爾弗雷德而面對著副駕駛座窗外的景色,而阿爾弗雷德則對於自己竟然耿耿於懷於河畔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是出於善意卻搞得像他的錯就算了、他現在可是非常介意亞瑟的心情呢,這是什麼過度投入的心態?

亞瑟搶在阿爾弗雷德之前離開了轎車、用那跟看起來特異但的確祝福了安琪拉的星形魔杖打開了阿爾弗雷德的家門,安琪拉搖著棕色短毛的尾巴撲上亞瑟的小腿,雖然阿爾弗雷德很快就追上了亞瑟,但接下來亞瑟竟然抱著安琪拉迅速走進了阿爾弗雷德的房間、反鎖了房門。

「嘿!你不可以這麼做。」阿爾弗雷德搖動著被鎖起的喇叭鎖並對著門板吼叫,他從不記得自己有教亞瑟這東西、更何況這個門鎖和大門的鎖是完全不同的類型:「這是我的房間,你沒有權力這樣做!」

無論是怒吼還是敲門全都沒有結果,阿爾弗雷德反而惹來了比他更善於怒吼的鄰居,大吼大叫地要他小聲點。沒有代謝問題也不需要補充能量的天使在冷戰方面倒是佔足了優勢,在夜晚偶爾仍會出現低溫的春季尾聲裡,阿爾弗雷德無法選擇地只能關上所有窗戶、把抱枕都往自己身上堆地蜷縮在沙發上過夜,但即使如此依然冷得睡不著,他幾乎只是閉著眼睛地窩在沙發上後,不斷在冷醒和因為寒冷而疲倦間徘徊,半夢半醒間忽然多了一股暖意,使得阿爾弗雷德很快就入眠,因為太過想睡而讓他並沒在一開始就發現哪裡不對勁。

起初因為感到沙發過於擁擠而決定推掉身上所有抱枕,但當阿爾弗雷德猛一將手揮出,竄入的寒意才讓他發現身上多了條棉被,阿爾弗雷德迅速地拉緊了棉被貪圖片刻的溫暖,但可想而知在他身後感覺上好像是抱枕所堆積出來的擁擠感一定不是他的抱枕,何況他也沒有那麼多的抱枕好拿來堆在他身邊。

住在這間公寓已經一年多,阿爾弗雷德自然知道這床沙發的坐墊到底有多寬,因此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進行接下來「起床」的動作──就算亞瑟體型再怎麼貧弱,也絕對不可能完全沒有被推下去的疑慮,那鼓起床氣依照亞瑟的脾氣來推測,當然不會是阿爾弗雷的所樂見,他可不想再多睡沙發幾天,最好的方法也是最蠢的方法就是等待亞瑟醒來。

希望他可以敢快醒來……阿爾弗雷德認真地這麼想著,因為思緒中其他不認真的部分,正在往不對勁的方向思考,身體貼著亞瑟的肌膚忽然變得很敏感,比起貼近還要更加深刻地感覺到亞瑟就在後方環抱著他的腰睡覺,想必也是礙於沙發狹窄而全身緊貼著阿爾弗雷德背部,這讓阿爾弗雷德感到既害羞卻又帶著一點微妙的興奮,當亞瑟下意識地以臉頰磨蹭他的後頸時,阿爾弗雷德的心跳差點就要漏拍。

快醒啊!

安琪拉在這時候爬上了躺了兩「人」的沙發,濕濕暖暖的小舌頭不斷舔著阿爾弗雷德和亞瑟,輕輕吠叫著想要早餐,阿爾弗雷德相信安琪拉也發現他醒了,所以在他耳邊吠叫的次數也特別多,但他能怎麼辦呢?他……正被亞瑟「緊抱在懷裡」啊。

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為自己的狀態感到丟臉,但似乎也沒遭到讓他想要一腳踢開亞瑟,總覺得就這樣也挺不錯的,磨蹭著他的後頸的臉頰……不對……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大概……只是因為被亞瑟難得的體貼感動了吧。阿爾弗雷德在內心這樣敷衍自己,就在亞瑟發出了夢囈般的低吟時,阿爾弗雷德迅速閉上了眼睛假寐,如他所預料地亞瑟清醒了,他伸手摸了摸安琪拉道早並帶著安琪拉離開被窩,棉被滲入的涼意再次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發寒,但亞瑟很快就為阿爾弗雷德把棉被更穩妥地蓋上,阿爾弗雷德可以感覺到亞瑟的手指輕輕梳過他的頭髮,但被亞瑟親吻臉頰可就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想破了腦袋也無法讓阿爾弗雷德了解亞瑟這樣做的動機是什麼,亞瑟又梳完了幾下阿爾弗雷德的頭髮才離開,這時阿爾弗雷德才真正地鬆了口氣。

顯然在這時後依然不適合「醒來」,於是阿爾弗雷德斃續閉眼假寐,他聽到亞瑟替安琪拉傾倒狗糧的聲音、接著聽到打雞蛋及攪拌聲,在平底鍋裡的油吱吱作響時,鬆餅的香氣也同時傳達到客廳來,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正在做早餐,比起其他家事亞瑟更熱衷於廚藝,但阿爾弗雷德總是需要忍下那股衝動別告訴亞瑟,其實他所有會做的事情全都剛好比料理還來得好一些。

事實上真正讓阿爾弗雷德說不出口的原因另有其他,亞瑟總會用期待的詢問眼神打探阿爾弗雷德對於餐點的感想,阿爾弗雷德敢保證無論是誰被亞瑟用那種神情望著,一定都無法狠下心來把事情說清楚,況且亞瑟做的菜也不至於差到難以下嚥。

阿爾弗雷德聽見亞瑟將瓦斯給熄掉的聲音,覺得該是時後醒來了,就在他抱著棉被回房間時遇上了端出早餐的亞瑟──兩盤,這代表亞瑟氣消了,阿爾弗雷德的嘴角揚起了小小的弧度,但亞瑟卻馬上緊張了起來,十分快速度地走過阿爾弗雷德身邊,並大力地將磁盤放上小几。

「我才沒做你的早餐。」當阿爾弗雷德拿起了叉子就要享用早餐時,亞瑟打開了電視並小聲嘀咕,他的雙手交疊抱在胸前,雖然開了電視卻又偏過頭去。

「抱歉?」阿爾弗雷德手上的叉子還叉著一塊切割好且沾了大量楓糖的鬆餅,鬆餅就在空中停留了一下後仍然是進了阿爾弗雷德的嘴裡,他像故意吃給亞瑟看一樣。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14(Wed) 19:52:3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