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13

【長篇】Angel's Tale 1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在某個特別的默契點上,亞瑟似乎默許了阿爾弗雷德觸摸他重要的翅膀,這件事情是當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正在以撫摸寵物的方式順著亞瑟的羽毛時才發現的,正在努力閱讀雜誌的亞瑟則裝作不懈一顧地偏過頭去,他巨大的翅膀很足以遮住大半的身體,而阿爾弗雷德只想玩玩那些服貼在地板上的羽尾,相信亞瑟很清楚他並不會真的把他的羽毛給弄亂。

談話結束後亞瑟依然順利進入夢鄉,但阿爾弗雷德卻難得失眠,他翻過身來輕輕觸摸著亞瑟背上的翅膀,順著羽毛的排列撫摸而下時,天使的翅膀滑順而溫暖,彷彿連羽毛都帶著溫度似地,阿爾弗雷德一邊觸摸著亞瑟的羽翼,好奇心又油然頓生,他的手悄悄回到翅膀的根部,那裡的羽毛細小而柔軟,彷彿在羽毛包圍的深處有著不屬於人類的翅膀結構。

阿爾弗雷德秉住了呼吸,他知道接下來的行為並不在亞瑟所默許的範圍之內,這的確已經太過好奇到有點越界,但他不覺得這是什麼大問題。

亞瑟銜接著翅膀的後背如同他的正面一樣消瘦,阿爾弗雷德可以明顯看見肩胛骨和脊椎的浮出,有時候像泛著一層淡淡光暈的肌膚觸摸起來和人類並沒有兩樣,摸起來雖然溫暖但體溫的確偏低,但阿爾弗雷德自覺他喜歡那種略為冰涼的體溫,因為那樣的溫度較不會使人容易厭煩。

厭煩?

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他該厭煩亞瑟哪一部分呢?

或許是天使的祝福真的奏效了,當阿爾弗雷德帶著安琪拉回到動物醫院時,獸醫十分驚喜安琪拉的表現。

「我該問你使用什麼飼料配方,牠長得比我預想的還要健康許多。」獸醫熟練地替安琪拉做了例行檢查,活潑的混種小狗充滿精神地吠叫並試圖啃咬獸醫的手指,牠的尾巴彷彿行版的節奏器般不斷來回搖擺。

「大概這傢伙受到天使的祝福了。」獸醫檢查完安琪拉,讚許地摸了摸牠小巧的腦袋,而阿爾弗雷德笑而不語,只有他才知道那可真是貨真價實的天使祝福。他盡可能地把報告提前做完,擠出了三天較空閒的時間,下課後就開車帶著亞瑟到河畔,那裡的風夠大,說不定有助於亞瑟恢復飛行能力。

哈德遜河的支流從曼哈頓側邊穿插而入,就在阿爾弗雷德的學校旁邊不遠,雖然以前就常常經過,但阿爾弗雷德從沒想過自己會因為這種原因而特別來到這裡。

「他們一定會以為這是舞台劇的排練」──一開始阿爾弗雷德是這麼說服自己的,紐約街頭隨時都可以看到奇裝異服的打扮,習以為常的紐約客根本不會把河邊看見的「天使」當做太稀奇的存在,反而比較可能在天使腳邊投下錢幣做為表演的讚許,但阿爾弗雷德大概很難知道對方眼中看見的是什麼,可能是一個年輕有為的大學生和一個有濃重英國腔的天使、或是一個正在自言自語的怪胎,誰知道呢?

鋒面離開後紐約維持了好一陣好天氣,乾爽而不燥熱的晴天是出遊的好日子,阿爾弗雷德搖下車窗以自然風代替了車上的冷氣,亞瑟清爽的淡金色短髮被風吹得凌亂,髮絲之間透著有點刺眼的陽光,但這都不會比亞瑟一臉期待到達目的表情還要吸引人,阿爾弗雷德總是忍不住多看了幾下難掩興奮之情的亞瑟幾眼,太陽不但把他湖水綠的眼睛照得漂亮,就連濃密的淡金色下睫毛也映著陽光。

河面風的氣勢遠比亞瑟來得強多了,當亞瑟一下車就必須迅速地壓住自己的裙擺時,那畫面惹得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不好笑!」亞瑟滿臉通紅地怒斥:「停止你無理的行為!現在!」

阿爾弗雷德並不在意,他透過太陽眼鏡露出潔白的牙齒看向亞瑟,沒來由地心情好。大概他花了太多時間在實驗和報告裡了,難得出外讓他鬆了口氣。

「如果你繼續把翅膀縮在背後,」阿爾弗雷德一邊說,一邊用彷彿觀察超巨大鳥類翅膀的手勢撐開亞瑟的翅膀:「那你就不可能知道──我的天!」

就在翅膀撐開的一瞬間,亞瑟幾乎是以飛行的姿態迅速後退、他差點被強勁的河面風給吹飛!剎那之間阿爾弗雷德什麼都沒想,他迅速伸出雙手反扣住亞瑟雙臂、將亞瑟帶入懷中後騰出一隻手臂來壓住亞瑟具有巨大風阻的翅膀,他也因此而差點站不穩腳,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而讓阿爾弗雷德頗感到驚嚇。

「……看你這什麼好點子!」亞瑟嚇得傻愣而使得責備也慢了一拍,他破音地尖叫:「你這個笨蛋!」

「我不是!驚嚇之餘還可以迅速反應的人可稱做是天才!」阿爾弗雷德抱著亞瑟,大概是真的被嚇到了,所以用著不必要的音量大聲回覆:「你才該感謝我又救了你一次!」

風依然吹得強勁,但亞瑟迅速陷入沉默,而阿爾弗雷德則為自己終於在口舌之爭上占了上風而沾沾自喜,他放開了亞瑟並打算後退,想要擺高姿態來接受亞瑟遲來的虛心感謝時,才發現亞瑟正死緊地抓著他的衣服。

眼前的畫面讓阿爾弗雷德已經不知道是見到亞瑟後第幾度的難以置信,不過臂彎中的小天使看起來真是受足了驚嚇而僵硬地杵著不動,這樣的畫面反而讓阿爾弗雷德使不起壞來了──欺負弱小可是孬種才會幹的行為,英雄的勝利就該坦蕩蕩的。

「……嘿。」阿爾弗雷德放輕了音量,輕輕抓握住亞瑟的上臂:「你嚇到了?」

亞瑟沒有鬆開手也沒有繼續破口大罵,他彷彿沒聽到似地繼續維持近抓著阿爾弗雷德上衣的姿勢,因為低著頭的原故,阿爾弗雷德始終無法看見亞瑟的表情。

「如果你害怕的話,或許我們可以下次再來?」雖說這時候在肢體語言方面該拍拍對方的背部來安慰對方,但因為亞瑟的後背有一對幾乎等身長的翅膀,於是阿爾弗雷德放棄了這個動作,改為輕輕撫摸亞瑟的臉頰,雖然他想藉著這樣的動作抬起亞瑟的臉、讓他知道受了驚的天使現在狀況如何,但亞瑟馬上就了解到阿爾弗雷德的意圖、迅速甩開了腦袋並萬分困難地放開抓在阿爾弗雷德胸前衣襟的雙手,自行走回車內。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12(Mon) 02:36:2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