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12

【長篇】Angel's Tale 1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沒有。」

「什麼?」亞瑟驚訝地連聲音都破了,這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看上去聽上去抱上去,亞瑟都像是個男性,但他的英國腔和情緒反應卻像個灑潑的女孩──跟個娘娘腔沒有兩樣。

「你在笑什麼?」亞瑟緊張地追問,他不喜歡阿爾弗雷德沒來由地發笑,因為他不是個優秀的信徒,所以說不定阿爾弗雷德笑起來只是為了嘲弄他。

「我很難說。」能說他覺得很可愛嗎?至少是很有趣,阿爾弗雷德假裝輕鬆地坐回沙發上思考,而亞瑟開始叨念起來、把自己弄得像個老媽子,阿爾弗雷德則興味盎然地看著亞瑟一邊碎念一邊回到沙發旁坐下。真有趣,他竟然這麼覺得。

「你又在看什麼?」心情差透的天使大人再度找起碴來。

「這是個假設。」阿爾弗雷德說:「雖然這聽起來不是個好消息,但如果不是你自己的問題,而是天父不希望你回去呢?」

「……」亞瑟花了一點點時間才反應過來,這並不是他所希望聽到的:「不希望……什麼?」

「我是說……說不定天父賦予你了什麼任務,這是只有你才做得到、或這是對你的試煉,所以他讓你下凡卻忘了天堂的事情。」阿爾弗雷德碧藍色的眼睛看著亞瑟,但眼神流轉間的確看起來像在思考:「有沒有類似這樣的印象呢?」

「我說過我都忘光了。」亞瑟搖了搖頭,得到這樣回答的阿爾弗雷德也只好扮個鬼臉回應。

「也或者是掉下來時讓你身體的某部分摔傷了,天使會有痛覺嗎?」當問題問出來的當下阿爾弗雷德馬上認定自己提了個蠢問題──如果亞瑟有痛覺的話,他就不會「跳樓」那麼多次,那絕對會是極具毀滅性的疼痛感──亞瑟較之以往、相當收斂地皺了一下他粗農的眉毛,搖頭後回到房間內。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看著亞瑟的翅膀搧動了一下,巨大的白色羽尾漂亮地彈出一到柔軟富有彈性的線條,他將眼鏡拿下、輕輕地揉了揉雙眼的眼頭處。若說亞瑟怎麼也想不透為什麼他會飛不起來的話,阿爾弗雷德也一樣想不透為什麼亞瑟一刻也不希望多待在凡間的原因。

「就算你這樣問我,我也不會知道的。」亞瑟就坐在阿爾弗雷德的床上,他的房間也是阿爾弗雷德的房間,原本就只是單人套房的空間不可能再多出其他房間來,於是從亞瑟出現直到阿爾弗雷德習慣亞瑟,他一直都住在阿爾弗雷德的房間裡,起初在偶爾心軟或是心情好時阿爾弗雷德會讓出他的彈簧床,現在他們兩個每週交換床位。

「大概就像你們信仰著我們一樣吧,雖然無法證實是否為真,但仍然深信不疑。」亞瑟雙臂抱著膝蓋,寬鬆的羅馬裙根本無法包附註他略嫌瘦弱的身體。基於好奇,阿爾弗雷德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從亞瑟的膝蓋滑落到大腿根部,雖然馬上就查覺到了自己失控而迅速挪開目光,窩囊的是阿爾弗雷德清楚自己絕對不敢發誓除了好奇以外他沒抱著其他想法。

「為什麼你會覺得我該在這裡?阿爾?」亞瑟看向阿爾弗雷德,並輕輕拍著身旁的空位。事實上在相處一陣後,或許是習慣了也可能是累了,亞瑟的脾氣變得遠比剛見面時還好上許多,阿爾弗雷德越來越明白很多時後亞瑟憤怒的樣子都是可悲的虛張聲勢,因為他除了這副打扮和模樣外,什麼都不再擁有,而他的自尊不容許自己變成個跳樑小丑,所以他讓自己變得兇惡猙獰,但這樣的偽裝不可能永遠奏效。

阿爾弗雷德在心裡暗自忖度,當亞瑟發現他早就已經習慣那樣的恐嚇和辱罵後,那樣的恐慌和不安是可想而知的,沒有人會希望自己在別人面前是完全無能為力的存在,就算是天使應該也是如此,至少保有驕傲的亞瑟一定不願意。

「認真說……我不知道。」阿爾弗雷德緩緩地在亞瑟身邊坐了下來,他知道他的回答根本不會讓亞瑟感到滿意、也知道亞瑟現在正露出被欺騙的表情,但與其繼續扯謊,不如坦然地說出實話:「別生氣,我說過我不是個虔誠的教徒,就算你以天使的姿態出現在我面前,到現在我也未曾做過任何一次禱告,我所說過的可能僅僅是依照過去對傳說中的印象所推斷的。」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的表情從難以置信變得有點生氣,最後無力地放棄責罵自己……就像看著一個人漸漸熟悉起自己後,對於對方的種種惡習感到不滿、卻又只能搖頭嘆息一樣。

「我所能做的就是提供你這個小空間棲身,然後陪著你回想你為什麼會掉下來、或是無法飛行。」阿爾弗雷德看向亞瑟,他的側面就和雕塑一樣完美:「如果你不喜歡這裡,那麼至少我做了一個凡人該表現出來的基本禮貌和招待──雖然我覺得我做的已經超出那許多──若你決定繼續把這裡當成你對自己的研究室,我也十分歡迎。」

「研究什麼?」亞瑟意外地問了一個連阿爾弗雷德都沒想過的問題,這讓阿爾弗雷德愣了好一會才笑了出來。

「你自己啊。」阿爾弗雷德說:「你自己本身就是個很棒的研究對象。噢,你大概不知道『研究』是怎麼樣的活動,應該說你知道的『研究』現在已經變得更加進步了。」

於是阿爾弗雷德又花了一點點時間告訴亞瑟一個新的單字,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對於現代化的人文活動及科技多少有點生疏,但是對於人們亙古不變的本性和情緒反應、以及應有的位階和社會眼光卻相對地熟稔許多,這一部分有助於加速了他們倆人間的溝通,每個星期都更快速地處理掉更多一方憤怒或是一方無奈的景象。

如果要用一句話讓阿爾弗雷德解釋目前情況的話,他會稍做猶豫一下後選擇「一切順利」。他和亞瑟的共處也差不多就是那樣的狀望,但又老實說起來,大概順利的也只有他。


===

  也希望米英ONLY可以一切順利(合掌)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03(Sat) 23:50:4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