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11

【長篇】Angel's Tale 1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從馬修的背影轉回累壞了的亞瑟身上,他的翅膀尾端彷彿要表示不耐煩般地迅速搧了兩下,阿爾弗雷德放在客廳茶几上的資料被翅膀拍動的微風吹了起來,亞瑟忽然放鬆了身體、沉沉坐上沙發。

「如何?」阿爾弗雷德一邊撿起自己的資料,順口提問:「還順利嗎?」

「飛不起來。」亞瑟雙眼迷濛地、信心盡失地說:「無論如何都飛不起來……不知道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你還沒恢復?」阿爾弗雷德隨口答腔,其實他並不清楚,一如亞瑟震驚於自己無論如何就是無法飛行一樣。或者該說,人類根本無法思考自己信仰的天使竟然會飛不起來,如果是這樣,他們漂亮的白翅膀是要做什麼用的呢?

又為什麼天使會飛不起來?

阿爾弗雷德看著沮喪的亞瑟許久,腦袋裡又冒出了許多問題來,他清楚這些都無法解釋,至少以不怎麼虔誠的信徒來說,他不知道天使為什麼會因為無法飛行而掉下來,又為什麼他會看得見天使。

「嘿,阿爾。」幾天前從法蘭西斯手上接收的小狗充滿活力地蹭到亞瑟的手邊,亞瑟溫柔地撫摸小狗頭頂,他頭上的光環在室內光照的落差下也出現不同程度的明滅,那雙綠色的眼睛在好天氣的陽光下有如閃爍的綠寶石般澄澈:「你對我的羽毛做過實驗。」

「……對。」阿爾弗雷德整理好了資料,或許已經猜到了什麼地回應亞瑟。

「你可以幫我找出原因嗎?我無法飛行的原因?」

果然,阿爾弗雷德想。他雖然很想笑著對亞瑟說「怎麼可能呢?」,但顯然這樣的回應並不適合用在現在,阿爾弗雷德重複了幾下平齊大疊資料的動作,裝做思考原因的表情下其實是在想該怎麼委婉告訴亞瑟他做不到。

「任何方法都好,只要能讓我回去。」亞瑟認真地說,阿爾弗雷德知道他正誠懇地向自己求助:「我在這裡逗留太久了,我不該在這裡。」

「我懂。」阿爾弗雷得放鬆身體躺在椅背上,就像亞瑟那樣,好天氣不只讓亞瑟的眼睛變得漂亮,他純白的羽翼和羅馬群都微微映著陽光,讓亞瑟像真正在發光似地,阿爾弗雷德想到美術館裡那些宗教畫像中的天使,莊嚴神聖或天真喜樂,沒有一個畫中的天使比眼前的還要真實,也沒有一個天使比亞瑟還要成謎。

「說實話……我自己也並不太明白。」亞瑟開始細數起來,那些都是阿爾弗雷德曾經思考並疑惑過的問題,這些問題在一開始因為兩人之間的氣氛僵硬而讓亞瑟不想說出來:「我被天堂拋棄了嗎?」

亞瑟說話的聲音很輕,搭配著他漂亮的英國腔剛剛好。雖然起初阿爾弗雷德覺得滑稽,但現在卻讓他感到夢幻得不真實。即使如此這也是阿爾弗雷德已經習慣的畫面。

亞瑟在阿爾弗雷德的家裡住了一個月多,雖然說起初只是為了打發時間,但在這一個月裡亞瑟有意無意地學習起了「凡人」生活該有的知識,他總是比阿爾弗雷德還要早一步翻過阿爾弗雷德買來的雜誌和漫畫,也學會如何使用微波爐和簡意的料理,大多時後他也會替阿爾弗雷的準備一份,偶爾似乎會和阿爾弗雷德看不見的什麼溝通,但阿爾弗雷德並不覺得那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如果馬修會看不見亞瑟,那麼他可能也有看不見的東西。

當孤身一人的房子裡出現了一個可以讓自己笑著說「我回來了」的傢伙時,對方究竟是什麼似乎變得不太重要,至少那讓阿爾弗雷德不會在離開學校後感到自己又是孤身一人,有時亞瑟追問他為什麼回家晚了時的表情總讓他感到有趣。

就像接受了馬修的碎嘴和多事一樣,這讓阿爾弗雷德感覺到自己仍是被關心的,出於人都會有的莫名其妙的孤獨感,他的確是漸漸習慣了這個來路不明的天使。

「所以你希望有人可以幫你?」阿爾弗雷德在內心歸到了一個亞瑟不會想聽到的結論,他決定不說:「任何方法都好?」

「任何方法都好。」亞瑟重複了一次,他的眼神堅定得讓阿爾弗雷德更加不明白。

明明幾乎已經忘得和跟本不知道沒兩樣,為什麼可以這麼堅持?

阿爾弗雷德走到亞瑟旁邊,他輕輕摸了一下亞瑟的臉頰,又忽然想到什麼似地抓起亞瑟腋下,將亞瑟整個高高托起,如他所料毫不費力。

「你做什麼!」醒神回來的亞瑟驚慌地漲紅了臉,他雖然奮力掙扎卻無法掙脫阿爾弗雷得高高舉起她的雙手,於是他的開始不斷拍打翅膀和踢腳,但這並沒有阻止阿爾弗雷德的行為,這讓亞瑟變得慌張,他當然沒有見過這麼不敬畏天使的凡人。

「你果然很輕。」阿爾弗雷德一臉驗證了什麼的表情。

「把我放下!你這無理的傢伙。」

阿爾弗雷德如實照做,但他並沒有恭恭敬敬地把亞瑟放下,相反地他將亞瑟往上拋起,這讓亞瑟在驚嚇尖叫中落地。

「竟然真的飛不起來。」在亞瑟落地的一瞬間,阿爾弗雷德又將亞瑟摟進懷裡緊緊抱住,那副瘦弱的身體除了比看上去還要輕外,也比預想中的還要清瘦,阿爾弗雷德要收緊雙臂到像是擁抱住自己一樣才可以感受到亞瑟在自己懷裡,擁抱住的一瞬間有股親切的感覺,卻說不上來是什麼感受。

好像是終於熟悉的一個傢伙,但這竟然是第一次和對方有所親密接觸的第一次,令人感到新鮮,亞瑟的頭髮裡有著他房間的味道,在這時候亞瑟又太過真實得不像個天使。

「放開我!你這無禮的傢伙!」亞瑟用力跺腳並使盡全力大喊:「停止你無禮的行為!如果這樣就可以飛得起來,我早就回到天堂了!」

「我只是在做確認,」阿爾弗雷德回答得一臉理所當然,彷彿無法理解亞瑟的憤怒:「你說任何方法都可以,而我則需要更多的資料來了解我可以採用哪些方法。」

「光靠這種擁抱你可以得到什麼資料?」亞瑟依然沒有消減怒火,他憤怒地瞪著阿爾弗雷德,相較之下阿爾弗雷德竟然冷靜地令他感到不平。

「老實說,我不知道。」阿爾弗雷德據實以告:「所以我只好什麼都試試看,你說的,什麼方法都可以。」

「那你有想到什麼方法嗎?用這種方式?」

「沒有。」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02(Fri) 03:29:0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