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與魔法師 (中)

【短篇】貓與魔法師 (中)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國擬貓成份,架空劇情,跨物種愛戀請小心
本文為PTT站台BL板2010最萌票選米英配對應援文,懇請BBS使用者投票給米英\OwO/



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表現得像語言上那般強烈,牠沒有真的像隻急需要另一個主人呵護的受傷寵物,落寞且可憐地守在亞瑟家門口,就為了等待亞瑟開門告訴他「可以進來了」。亞瑟每天都可以在日常生活的任何片段聽到阿爾弗雷德的惡行,無奈的是阿爾弗雷德不但很大,還是隻很會打架的貓,不少貓打算乾脆地解決牠卻都反被乾脆地解決掉了。

『那傢伙!』約瑟夫低吼著,牠的背毛全都豎了起來:『總有一天要給他好看!總有一天!』

意外的是那一天很早就來了,亞瑟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知道的「人」,小小的庭院一直都開放給浪貓和麻雀的暫時棲息,阿爾弗雷德一反平時耳語中大剌剌的態度,若不是發現玫瑰叢根部有不同於以往的存在,亞瑟也不會發現阿爾弗雷德竟然躲在他的庭院裡。

「這種姿態跟你平時的評價不太相符啊。」亞瑟一邊說著,將阿爾弗雷德抱出玫瑰叢,牠白色的毛上滿是泥土和不明黑色塊狀物。

『這是關心我的意思嗎?』阿爾弗雷德歪過頭,碧藍色的貓眼直盯著亞瑟瞧:『我必須借宿你家一陣子。』

「我說過了我不養寵物。」亞瑟將阿爾弗雷德放上庭院裡的小桌,翻看著牠的身體來確認傷勢是否嚴重到需要就醫。

『你不會拒絕負傷動物的請求吧?亞瑟。』阿爾弗雷德仰躺在小桌上,比起其他浪貓而言,更加信任地讓亞瑟檢視牠的身體狀況,黑色毛茸茸的貓尾像阿吠平時搖尾巴一般地擺動,直到亞瑟在髒亂的貓毛內側找到了傷口。

傷口雖然停止出血了但並不太淺,但是如果放著不管一定有發炎的可能,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深深嘆了一口氣:「好吧,你贏了,但我只能讓你住到傷好為止,在這之前你必須先洗澡,然後我要帶你去看獸醫。」

『你會是個好主人。』阿爾弗雷德又擺了擺尾巴,牠仍然維持攤著肚皮面對亞瑟的姿勢:『我喜歡你,亞瑟。』

「我真搞不懂你是打哪來的好感。」亞瑟用鼻音輕笑著,一邊用手指搓玩著阿爾弗雷德的頸側,就像牠對其他貓做的一樣。

阿爾弗雷德的確是被人飼養過的寵物貓,看得出來牠被教得很好,雖然當蓮蓬頭灑水到阿爾弗雷德的背上時,牠已經緊張到將背給弓起,泡沫使得他的傷口刺痛難耐而發出低吼,但並沒有出現任何激烈反抗。

亞瑟很快就將阿爾弗雷得洗乾淨和吹乾,好好整理過後的阿爾弗雷德即使是負傷在身,也看起來比平時神氣得多更大隻得多,亞瑟將阿爾弗雷德放進腳踏車前籃內,並希望獸醫還沒有停診。

『噢噢──!快看!』

『什麼?』

『欸我說啊,那個……』

『曼薩家的晚餐聞起來好香!』

腳踏車轉過了幾個街角,街貓或是流浪狗的交談聲混著小孩玩鬧的聲音不斷往後掠過,亞瑟並沒有打算迅速趕到獸醫診所的打算,他只是不希望到達診所時發現醫生已經關門休息,阿爾弗雷德優閒地看著前方,牠黑色的領毛就垂落在背上和胸口,自然得好像這只是牠和亞瑟日常散步的畫面。

當亞瑟以懷抱嬰兒的姿勢將阿爾弗雷德從車藍內抱起時,阿爾弗雷德瞇起眼睛讚嘆:『噢,我就知道你可以的,我喜歡你這樣抱我,你表現得根本不像是沒有養過貓的人。』

「阿諛奉承也不會讓我決定飼養你的,阿爾弗雷德。」

亞瑟也一直沒有承認自己是阿爾弗雷德的飼主過,健康的大貓在傷口復原後沒多久總是帶著新傷回來,牠表現得一點都不像是鬥敗的貓,總是安靜蜷縮在亞瑟廷元的一角等亞瑟回來,彷彿是自己不小心完傷了才受傷似地。

『每隻貓的地盤都是這樣爭來的。』阿爾弗雷德一邊舔著自己背毛,淡然地說:『路上都是動物,想要地盤就得自己去爭,其他動物雖然不滿但也都服從這樣的規矩,如果沒人飼養那就該學會打架。』

亞瑟放下了手中的紅茶,手指自阿爾弗雷德的頭頂輕輕順毛到後景。

『你在同情我?』阿爾弗雷德仰起頸部,享受著亞瑟的撫摸:『你真是溫柔的人,我喜歡你的溫柔。』

「囉嗦。」



※※※



那大概是最後一到防線──亞瑟的窗戶和大門從不特別為了阿爾弗雷德而上鎖,阿爾弗雷德可以來去自如,但每次亞瑟
出門回家,阿爾弗雷德都會在阿吠家的圍牆上等待亞瑟。

『我喜歡你,亞瑟。』阿爾弗雷德這麼說:『給我條項圈吧,我會是隻可愛的貓。』

「貧嘴。」

『你知道的,我會陪你玩逗貓棒、陪你寫小說,然後告訴你其他動物聽到的故事。』阿爾弗雷德終於在街區內爭奪到一小塊地盤,就在亞瑟門口到附近約一百公尺。牠會在那溜瘩、睡午覺,亞瑟可以從桌邊就看見阿爾弗雷德,但更多時後阿爾弗雷德會趴伏在亞瑟的腳邊,或是蹭著亞瑟的腳踝撒嬌。

『最喜歡亞瑟了呦。』

「喔?你確定沒有肚子餓?」

阿爾弗雷德跳上亞瑟的膝蓋、前腳攀在亞瑟胸口,碧藍色的眼睛認真地看著亞瑟:『最~喜歡亞瑟喵!』

「我知道啦。」亞瑟揉了揉阿爾弗雷德的頭頂,三角型的耳朵順著亞瑟的手勢旋轉壓低,阿爾弗雷德的毛皮在經過整理後變得柔軟細緻,除了項圈外牠已經幾乎就是一隻家貓。

『你知道對於寵物而言,飼主是什麼樣的存在嗎?』假日亞瑟替被子女接出門的老金森溜阿吠,黃金獵犬搖擺的尾巴看起來很漂亮,被打到卻是很痛的。

「依賴的存在?」

『最重要的,或許是生命中的唯一。』

「那我一定不是你們最重要或唯一的那一個。」

『但現在你是阿爾弗雷德唯一的那一個,或許你怕再次失去寵物而不願意承認自己已經咒在飼養牠,但對於殷殷期盼你將牠歸為己有的阿爾弗雷得難到不是折磨嗎?你該承認你和牠相處得很好。』

亞瑟在回家前多繞了一點路,他買了條項圈,當阿爾弗雷德看見亮橙色的項圈時,並沒有顯得特別神采奕奕或過度興奮,牠只是像阿吠一樣規律地擺了擺貓尾巴,好像早就知道會有這篇似地溫順讓亞瑟替牠套上項圈,項圈的牌子上已經刻上了亞瑟的名字和連絡方式,亞瑟也在同一天替阿爾弗雷得直入的晶片。

『我愛你,亞瑟。』阿爾弗雷德一邊呼嚕一邊用頸部磨蹭亞瑟的臉頰,牠幾乎賴在亞瑟的懷裡一整晚,亞瑟並沒有許可什麼,但睡前他將阿爾弗雷德抱上床,讓阿爾弗雷德可以睡在她的枕邊。

忽然覺得心裡充實了許多,溫暖得有如阿爾弗雷德皮毛傳遞過來的溫度,亞瑟不斷反覆撫摸著蜷曲在枕邊的貓身,手就放在阿爾弗雷德身上睡著。
├貓與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7/01(Thu) 00:14:4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