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貓與魔法師 (上)

【短篇】貓與魔法師 (上)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國擬貓成份,架空劇情,跨物種愛戀請小心
本文為PTT站台BL板2010最萌票選米英配對應援文,懇請BBS使用者投票給米英\OwO/



就連亞瑟自己也不想承認,他常常聽到奇怪的聲音。

是的,奇怪的聲音,不屬於人類的、動物、樹、乃至幽靈或是妖精的聲音,運氣夠好(或購不好)的話,他還可以看見妖精及幽靈。

雖然亞瑟並不為這件事情深深困擾,但不經意地和旁人看起來根本不會說話的東西對話起來這件事反而總是叨擾著亞瑟,沒有人會想被視為怪胎,亞瑟也是,做為專欄小說作者,亞瑟的奇幻故事總招來促狹的目光,但撕爛了嘴也不會讓亞瑟坦白那都是身歷其境的故事改編,當然他更不會透露其實他對魔法也頗有興趣和研究心得。

『新來的那傢伙,真囂張啊。』浪貓愛德華一邊用牠橘色的腳掌搓揉臉頰,一邊告訴身邊邊嚼著貓才聽得懂的舌根。

『明明都已經做上記號了卻還是在別人的地盤磨蹭撒尿,真搞不懂牠打算示威還是挑釁。』

『啊啊,真是麻煩啊。』浪貓史都華一邊帶著濃濃的睏意,一邊回應。

轉入小巷,會先經過金森家的門口,他家的黃金獵犬永遠充滿活力。

「早安,亞瑟。」阿吠開心地對亞瑟吠了幾聲,洪亮的犬吠聲很容易讓老金森先生感到緊張,亞瑟從門口向慌張走出門的老金森先生舉起了他的貝雷帽示意,阿吠又對老金森先生吠了幾聲。

『別緊張,老傢伙。』

「噢噢!噢!阿吠!你這狗腦袋!我說過幾次不要對鄰居吠叫,現在你連主人都認不得了。」

『我只是叫你別緊張。』阿吠「彷彿沒有聽懂」老金森再說什麼,又多吠了幾聲,直到老金森先生哼哼唉唉地咒罵著笨狗阿吠直到進入屋子裡。

『你會帶我去散步嗎?』阿吠搖著牠金黃色有如稻穗的尾巴,開心地將黃澄毛色的雙爪踩在鐵門上。

「今天不行,阿吠。」亞瑟用手指聽聽點著阿吠鑽出門口的濕軟鼻尖:「我只有假日時才會幫老金森溜你,這可別忘了。」

『那麼明天見了,亞瑟。』阿吠似乎沒有受到任何打擊,滿心期待地在金森家的院子轉了幾圈,亞瑟則走進了自己的小住宅,就在金森家隔壁,比起金森家而言小得十分迷你的平房,但對亞瑟一個人來說已經有足夠大的空間和庭園活
動,以及喝下午茶。

浪貓辛西亞從屋簷上跳下來,一邊氣呼呼地抱怨:『從來沒遇過這種笨蛋!貓的禮儀竟然完全沒有概念!』

「放輕鬆,親愛的。」亞瑟順了順辛西亞有點凌亂的背毛,覺得似乎需要一把毛梳才可以解決辛西亞的問題,但他沒養貓,所以也不會有。

『噢,你說的那個傢伙嗎?那個新來的?』阿吠很快地追上了話題,牠的吠叫聲又引來老金森的牢騷:「安靜!阿吠!我說安靜!」

『還要你說。』辛西亞擺了擺牠柔軟優雅的貓尾巴,嫌惡地甩了甩腦帶:『如果不趕快找個人收養牠,那麼我們必須讓牠離開這裡──』

『但我覺得牠是不錯的傢伙,你看牠的尾巴就知道。』阿吠又吠了幾聲,這回老金森終於忍受不了地走出家門,一邊碎念地揪著阿吠的項圈進屋裡。

附近一帶的貓和狗都在討論著這個新來的傢伙,聽起來是個──非常巨大、不理會其牠貓狗的意見、把這裡都當成自己的地盤的存在,亞瑟在心裡推想,大概是隻大塊頭的流浪狗,但他始終沒看見傳說中新來居民的行蹤。

接上的貓和狗甚至是麻雀都認得亞瑟,他們偶爾會在亞瑟身邊撒個嬌表示親暱,畢竟亞瑟是鎮上唯一聽偶爾可以和牠們溝通的人類。

如果要說陌生的話,眼前這隻中長毛貓應該就是那位「新來的」了。

該怎麼形容起?亞瑟花了好一番功夫才了解自己的目光直盯著那隻貓看的原因,牠大得就和中型犬差不多,但濃密的披毛讓亞瑟難以分辨這究竟是混種犬還是大體型的貓。

『你就是亞瑟嗎?那個聽得懂我們說話的亞瑟?』要不是貓叫聲的話,亞瑟大概要花更多時間來確認眼前的生物到底是貓還是狗。

新來的大貓俐落地躍下圍牆,用牠擁有蓬鬆黑色領毛的頸部在亞瑟的腳踝邊蹭了幾圈。

『你身上有安全的味道,亞瑟。』

「什麼?」亞瑟完全沒有發現對方已經認定自己就是寵物們口中的「亞瑟」。

『你家有養貓嗎?亞瑟。』新來的大貓在亞瑟移動的腳步之間竄來竄去,亞瑟隔著西裝褲可以感覺到大貓貓毛的柔軟觸感。

「沒有,但我不養寵物。」

『為什麼呢?就來養我吧,亞瑟。』

「什麼?」雖然不是第一次被動物提出要求,但這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遭受命令。

『你會喜歡我的,你可以叫我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忽然攀上了亞瑟的小腿肚,三兩下爬上了亞瑟的肩膀,那可不是普通的重。

「我不會養你的,阿爾弗雷德,但如果你真的找不到食物,我可以提供一點給你,但切記這裡還有其他需要的流浪貓。」

『這才不是乞食呢!我要當你的貓。』阿爾弗雷德將三角型的耳朵網後腦壓去,並壓低了嗓子出現沙啞的貓吼來辯駁。

「但……為什麼?」

『呼嚕……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阿爾弗雷德甩著中長但膨鬆的毛尾巴:『有老舊的氣味、墨水氣味和茶的香味。』

「喔?」

『你一定是個好人,雖然身邊的人似乎都不太了解你。』

「這樣說有什麼用意嗎?」絕對不是神經敏感,亞瑟覺得自己被貓調侃了。

『但是我會知道呦,我會好好陪著你,你知道寵物是你最忠實的朋友。』

『嘿,你說的應該是狗。』阿吠攀在鐵門邊搭話,老金森先生的咒罵聲又從屋內傳來。

「但是,」亞瑟抱下了阿爾弗雷德,將牠放在旁邊圍牆上:「我並不想養貓,任何寵物都不想。」

阿爾弗雷德忽然安靜了片刻,讓亞瑟幾乎以為牠達成了妥協,但那雙碧藍色的貓眼睛忽然變得深沉:『你一定失去過寵物對吧?』

亞瑟愣了一下後露出笑容,安撫地摸了摸阿爾弗雷德的下顎:「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小時候養過兔子,你怎麼知道的。」

阿爾弗雷德柔順地以臉頰磨蹭亞瑟的手掌:『你的氣味告訴我你很寂寞,但更怕失去。』

「噢,夠了。」亞瑟收回了撫摸阿爾弗雷德的手,並將之改抱在胸前,希望自己看起來有點威嚴:「我並不會因為你讀得懂人類心情而決定養你,任何寵物我都不養,更何況你已經是一隻成年大貓。」

『嗯……真是遺憾。』阿爾弗雷德趴下身體,舔著牠毛白而濃密的腳掌:『我以為一隻失去主人的貓和一個失去過寵物的人類會合得來,但老天八成想考驗我。』

阿爾弗雷德舔完了掌背,並開始整理掌內側的毛,亞瑟忽然感到些許的罪惡感。

「我……我很遺憾。」忽然覺得自己像個小人似地,亞瑟一邊說著「我很抱歉」並一邊尷尬地轉身回到屋子裡,在他打算將大門關上時,阿爾弗雷德仍繼續舔著他的長毛,彷彿剛才的無理取鬧都已經決定放棄了。

亞瑟站在門邊看著阿爾弗雷德流暢地舔著自己背毛、大腿,然後開始進行難度最高的尾巴整裡,愛德華恰巧經過,低吼著示威離開,一如所有貓狗的傳言,阿爾弗雷德並不放在眼裡。

亞瑟還是決定鐵了心回到屋裡,但卻無法阻止自己不斷從二樓房間窗戶往外看看阿爾弗雷德是否還在原本的圍牆上,少見的黑色領毛和巨大體型讓亞瑟一眼就可以辨認那隻貓是不是阿爾弗雷德。
├貓與魔法師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29(Tue) 04:16:5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