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那是遲早的事-有什麼不一樣了

那是遲早的事-有什麼不一樣了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一眨眼過了好幾年,孩子們都大了不少。

亞瑟坐在庭院裡喝著下午茶,一邊翻閱著書籍。

多虧了印刷術和科技的發達,出現了很多新鮮的東西,新鮮,但不有趣。突然有那麼一點困擾,這樣的東西竟然寄給阿爾,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畢竟是殖民地……

同樣一批書籍,也放在大西洋對面、阿爾弗雷德的書桌上,上次亞瑟送的物品除了正經到令人感到拘束的西裝外,就是這堆印刷品。

牛頓的大批著作被第一批閱讀完畢,阿爾弗雷德依然沒有改掉兒時的好習慣,替四周住家製造了不少麻煩,不過最令人發笑的還是他竟然就這樣呆坐在蘋果樹下一整天,就只等被砸頭。

當法蘭西斯大笑著把這件事情告訴亞瑟時,亞瑟丟臉得差點沒鑽入自己的書桌下。

記得上次去看阿爾,竟然已經快要和自己一樣高了。

亞瑟將茶杯放上茶盤,管家再次注入茶水,午後的寧靜時光就這樣被充滿活力的聲音給打破──

「亞瑟!」生鐵雕花的欄型大門外,阿爾弗雷德開心地揮著手。

「怎麼……怎麼跑來了?」緩緩走向大門,亞瑟看著一頭濃金色頭髮的少年感到驚訝。

「湯姆和吉米要來拿貨,就跟著來了。」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成長,阿爾弗雷德開心拉下亞瑟的頸子,在亞瑟的臉頰上各親了一下。

比預期中的還早見到面,雖然也不是不可以。相對於行動派的阿爾,亞瑟不太喜歡打亂行程的事物,不過如果是阿爾,偶爾一兩次是還可以接受啦……

久久才見一次面是挺想念的,不過似乎阿爾也已經大到不該這樣隨意地摟摟抱抱,突然有點懷念起以前阿爾還小的時光,小孩子抱在懷裡的感覺很好。

「喏。」將紅茶推到阿爾的面前,亞瑟也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你還真的長大了。」

「嗯。」依然和以往一樣的應答聲,阿爾滿足的笑容竟然有一股會感染到幸福的感覺。

難以說是成就感還是驕傲,總之這讓亞瑟感到滿足。

阿爾在亞瑟家裡多住了幾天,雖然已經不會到處尖叫亂跑、或是做出奇怪的實驗,但阿爾弗雷德即使安靜坐在書房看書,也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存在感。

或許就只是因為他長大了,而自己太在意阿爾了,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吧。亞瑟心想。

「頭抬起來。」看到了什麼的亞瑟伸出雙手,拉起阿爾的領結──一頭濃金色頭髮的大男孩到現在仍然無法漂亮地替自己繫上領結,總是歪歪斜斜快鬆掉的樣子讓亞瑟每次都看不下去而親手幫忙繫上。

「為什麼教了這麼多次都不會呢?都這麼大了……好了。」一邊繫一邊碎碎念,亞瑟到繫好了領結後才發現阿爾滿足的笑容。

「如果一直都學不會,就可以一直讓亞瑟幫我繫了。」阿爾伸手觸摸著亞瑟打出來的漂亮領結,碧藍色眼眸裡的溫暖讓亞瑟感到有點害羞:「還是喜歡亞瑟幫我繫領結的感覺。」

沒理由地一股熱就往臉上竄,亞瑟別開目光,當作沒有聽到。

裝作不知道,但事實上並不是那麼回事。

孩子大了總會離開,過份的黏膩反而令亞瑟感到不安。

很清楚孩子不可能永遠像自己印象中那樣的緊黏著自己,近幾年來吵著要離開的孩子也不少,一直都很擔心遭到其他人搶走的阿爾弗雷德,扶養過程卻意外地順利、甚至大了也未曾想要脫離他。

應該開心的事情,卻怎麼都感到不妥。

「我要去睡囉。」明明一整個下午都在書房看書的少年,就寢前卻意外地有禮貌。

「啊……嗯。」被褥中穿著睡袍的亞瑟靜靜看著阿爾弗雷德,漸漸變得俊朗的少年輕巧地走向床邊,傾過上身。

「阿爾?」臉頰被阿爾弗雷德輕輕地捧起,亞瑟不安地輕輕握住阿爾弗雷德的手腕,從來就沒想過那個粗魯的孩子是怎麼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量,等到發現時他看起來和常人並無兩樣,卻也時不時地展現那股與生俱來的怪力未曾喪失過。

「只是個晚安吻。晚安,亞瑟。」阿爾弗雷德輕柔的吻一如以往亞瑟親吻小阿爾弗雷德一樣,輕輕落在亞瑟的臉頰上,開始發育的聲帶青澀的嗓音竟然意外地惑人。

阿爾弗雷德的手在亞瑟的觸摸下緩緩滑走,指間在臉頰上帶出來的觸感微妙得難以言喻。

曾經像是晴朗天空一般耀眼的碧藍色眼睛,在燭火搖曳下變得如海水般深沉──似乎有些什麼東西藏在裡面、卻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一眼看穿──在亞瑟以為自己就要捕捉到前,阿爾已經轉身離開。

到底是自己多心,還是真有什麼不一樣?亞瑟摸不著頭緒地揉揉自己的頭髮,雙眼雖然看著書頁卻無法專心在文字上。

困惑疑問隨著亞瑟的入眠而無法得到解答,紅茶的香氣在亞瑟起床的同時飄起。

托著茶盤的人不是雇用多代的管家,是阿爾弗雷德。

燙得筆挺的西裝和襯衫一向是老管家的好功夫,穿在阿爾弗雷德的身上有如量身訂製一樣,是恰到好處的尺寸。

「早安,亞瑟。」套上絲質手套的手掌輕輕撫摸過剛清醒的亞瑟臉頰,不留戀、不過份輕佻也難以辨認是怎樣的動機促使阿爾弗雷德有這樣的行為。

「……早。」尚未清醒不過又出現了一連串的問號,亞瑟的聲音變得格外慵懶、身體也如聲音般耍賴著不願起身。

「……告訴我,阿爾弗雷德˙F˙瓊斯。」

「阿爾。」

「……阿爾……」想不透就是想不透……亞瑟順著閉眼前的記憶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手,輕輕地靠在臉頰邊。

被抓住的手突然僵了一下,即使只有短短一瞬間,亞瑟並不是沒有發現到。

「……你到底在做什麼。」曾經那麼溺愛的孩子,怎麼突然不瞭解了?

金色的睫毛下,碧藍色的眼睛像海也像天空,深沉而寧靜地注視著躺在床上的男人。

「今天下午就會回去……想多製造一點和你相處的機會……亞瑟。」輕輕掙脫了亞瑟的手,轉而主動撫摸著亞瑟的臉頰。

什麼東西在閉眼的亞瑟的腦海裡閃過。

好像很久以前就抓得到這樣的跡象,卻又那麼若有似無。

長長的餐桌兩端,一邊是阿爾弗雷德,一邊是亞瑟──就是因為餐桌太大了而顯得兩人的孤單,遠遠看著對方卻又隔著花卉燭台等擺飾,難以言喻的距離感。

刀叉敲擊瓷盤的清脆聲音迴盪在空曠的餐廳裡,竟然令人如此煩躁。

阿爾弗雷德安靜地用餐,什麼都沒有說反而令亞瑟感到很不是滋味。明明在剛起床時一堆小動作的,現在倒是安靜了。

「阿爾。」忍不住首先開口:「你有話想說。」

「沒有,亞瑟。」安靜俐落又迅速地,阿爾弗雷德否認了。

「雖然不知道你瞞著我什麼,但你有話想說。」湖綠色的雙眸越過長餐桌,直直盯著遠方的少年瞧。

「討厭,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耶。你會去送我嗎?亞瑟。」雖然是那樣習慣、有精神的聲音,但阿爾弗雷德困擾中卻不失從容地用餐和回覆卻令亞瑟感到不自在,因為長餐桌的距離而使他得以游刃有餘──從小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亞瑟;惡作劇或偷玩被抓到了很無奈,但是也有一種被熟知瞭解的安全感。

阿爾弗雷德放下餐具,雙手托著下巴遠遠看著用餐中的亞瑟、什麼餐桌禮儀的,先忘了吧。

什麼時候開始不滿於這種狀態了呢?

「下午有點事,處理完後會過去……應該來得及趕上……把手放下來,阿爾。」遲疑的回覆在轉變成斥訓時,倒是挺有魄力的。

「啊,不方便的話那就……」

「我會去。」他什麼都好就是沒好耐性。亞瑟直接截斷了阿爾弗雷德的話,以免這種你追我跑的話題繼續下去。

他不喜歡那雙眼眸藏著什麼卻閃避不讓他知道的感覺;一手養大的孩子,突然變得不熟悉的感覺。

阿爾弗雷德仍然是如此倚賴他,卻又有什麼地方讓他感覺到不一樣。

究竟是什麼呢?

「嘴巴張開,我自己做的,應該不會和你的一樣難吃。」阿爾弗雷德一手拿著挖取了蛋糕的叉子,以相當接近的角度要求亞瑟。

亞瑟對於自己家的食物被批評感到不滿:「什麼叫和我做的一樣難吃?」

「嘴巴張開,試試看。」

「喂……」

都還沒答應,阿爾弗雷德已經將甜得令人舌頭發麻的蛋糕塞進了亞瑟的嘴中,滿意笑著拉開與亞瑟的距離。

「怎麼樣?」

「甜死了……」這種手藝真是嚇死人了。

「奶油。」阿爾弗雷德突然伸出手抹過亞瑟的唇畔,帶著淡淡棕紅色的奶油抹在阿爾弗雷德的手指上,亞瑟這時才發現了在濃厚的糖味裡,微不可察的紅茶香。

「吃相好難看喔,亞瑟。」

「隨便塞進別人的嘴裡算是有規矩嗎?」亞瑟一邊抱怨一邊發現阿爾弗雷德的意圖──渾蛋不要把那坨奶油吃掉!很難看!

一把抓住阿爾弗雷德的手肘,亞瑟掏出手帕的手幾乎是用擰的把阿爾弗雷德手指上的奶油給擦掉,用力之大竟然讓阿爾弗雷德慘叫出聲。

「吵死了!」明明因為阿爾的慘叫而有點緊張,亞瑟卻說不出真正想說的話。

「亞瑟幫我吹一下……」

「都多大了?等一下就不痛了啦!」依然無法老實地回應,亞瑟偏過臉後仍然無法心安,又不耐煩地回頭粗魯抓來阿爾弗雷德的手,以被希望的方式安慰著阿爾弗雷德。

……一種奇異的彆扭和不適合感。

「謝謝。」反手輕輕握住亞瑟的手,阿爾弗雷德如同小時候的習慣,在亞瑟的臉頰上輕輕親了一下。

很勉強自己地將視線挪到阿爾弗雷德的臉上,被濃金色的頭髮輕輕掃著,帶著笑意的碧藍色雙眸澄澈得一如記憶裡的眼眸,微微漾著淡淡的難以捕捉的情緒,讓亞瑟看得心口一緊。

「我要出門了,晚點會去港口送你。」拉下阿爾弗雷德的腦袋,亞瑟在阿爾的額頭上印下一個親吻,套上外出用的外套,貌似一切都很自然。

「亞瑟。」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的背影、亞瑟米金色的頭髮──在新大陸的時候,每次看到這樣的顏色的髮梢都會令他想到亞瑟:「下次再見面,我會和你一樣高大。」

亞瑟苦笑了起來。

不要這樣,阿爾弗雷德。你就該如此,如此仰賴我、這樣看著我,我最驕傲、最在意的殖民地。千萬不要想著離開,你不會贏的,阿爾弗雷德。

就當作青少年必有的彆扭,亞瑟決定當作沒有這件事,迅速處理完手上的事務,準時抵達港口。

船上的阿爾弗雷德並不是誇張地對著港口上的人揮手,終於尋找到亞瑟、帶著微笑的碧藍色雙眼直直盯著亞瑟瞧,如同亞瑟湖水綠的眼眸一刻也沒放開那個濃金色頭髮的少年。

有些事情心底很清楚,但是並不一定需要說、並不一定能說。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21:05:0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