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An Unkard

【短篇】An Unkard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本文為PTT站台BL板2010最萌票選米英配對應援文,懇請BBS使用者投票給米英\OwO/




賽後的狂歡派對雖然邀請了英/格/蘭隊同樂,不過想也知道大多人是沒有打算參與的──一如亞瑟愛面子的高傲個性,英/格/蘭隊的人並沒有任何人參與,但美/國隊顯然也不太意外這種結果。

充滿非洲原住民風格音樂的夜店裡依然有個五光十色的燈光照射,美/國隊的成員的大笑聲不絕於耳,阿爾弗雷德拿著超大啤酒杯一次又一次慶祝乾杯著,白人以及黑人女郎隨侍著眾球員,有個是球員的家眷而有的不是,阿爾弗雷德推謝了幾個熱情擁上的女郎,內心暗暗吹起口哨──偶爾為之,沒關係吧,就像亞瑟會看著黃書做奇怪的事情一樣──那種背著情人做些什麼事情的感覺讓阿爾弗雷德感到刺激又害怕自責。

「美/國先生,你可以大聲地向英/國先生宣告我們的成長了。你該看看他們在進球時不敢置信的表情,那真是……太棒了。」Bocanegra帶著三分醉意敬了阿爾弗雷德第二杯,仰頭牛飲的樣子彷彿完全不害怕隔日的宿醉。

「哈哈,就算是美國受傷的門將也不會輸給英/格/蘭的。」Howard雖然十分得意,但因為胸側的傷勢而笑得拘謹,十數杯啤酒同時在眾人中間高舉碰撞出清脆的聲響:「敬追平英/格/蘭隊。」

阿爾弗雷德灌下了第三杯啤酒,他知道這裡的治安不太好,因此不太想把自己弄得太醉,何況從比賽結束後他就一直找不到亞瑟。阿爾弗雷德暫時離開了慶祝的人群,交代保安關於護送醉酒球員後,自己退到了夜店的一角,依然沒有收到亞瑟的回電。

雖然亞瑟會拒接他的電話是可以預料的,但這般全然不想搭理的態度當然也顯示了亞瑟目前的憤怒非同小可,這讓阿爾弗雷德有些擔心,因為亞瑟在心情差的時候最愛進行的消遣就是喝酒,而亞瑟的酒品是全世界皆知的差,如果是在飯店裡自己喝個爛醉就算了,但亞瑟有極大的可能矇過重重貼身保鑣、獨自在外喝酒,他就是愛把自己的處境搞得危險。

阿爾弗雷德又煩惱地撥出幾通電話和簡訊,希望亞瑟能進早消氣…或是接到酒保的連絡,他的保安和大使在這時候趨前告訴他英/國先生消失蹤影的消息,阿爾弗雷得一點都不意外,甚至覺得「又來了」。

「雖然他們神情緊張,但並沒有要求我方進行任何協助,目前正在釐清是否是恐怖攻擊計畫的一部分。」

阿爾弗雷德看著眼前的保安和大使,眼神轉了幾轉,然後頭痛地不斷說著「我知道了」要他們先離開。

果然又來了……

阿爾弗雷德無奈地放鬆自己掉落在沙發上,一旁是狂歡中的國家代表隊,整個夜店也因為球賽而做了些許的更改,新裝上的電視螢幕仍重播著下午的賽局,勇猛的亞洲人無論是回防已經攻擊速度都快得……讓人想起昨夜對戰過的隊伍,亞瑟的人民。

「到底跑去哪裡了……」夜店這麼多,一間一間找就太不切實際的,阿爾弗雷德困擾地撥轉著手機螢幕,思考電話簿中哪些尋人高手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幫他找到亞瑟又不驚動媒體。

「嗝。」

酒鬼,夜店裡總不缺的,阿爾弗雷德內心暗想,他還可以確定對方一定是今天贏球隊伍的球迷。

「嗝,你在做什麼?我們見過面嗎?」

「不,沒有。」阿爾弗雷德沒有抬頭,本能地反射回答並再次吐槽這種老掉牙的搭訕,而且對方還是個男性──他看起來很像個娘們嗎?真是醉得沒救了。

「但我覺得……嗝嗯……我們在哪見過面……」

「不不,這之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不不不不,」對方因為爛醉而戴著明顯鼻音的聲音更加確定地否認了阿爾弗雷德:「我見過你這張臉,對──」

就在這時後阿爾弗雷德的腦袋遭到對方牆破性地扭轉向他,就連眼鏡都離開了原本的位置,眼前的醉漢失焦的綠色眼睛愣愣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好一會後露出安心的笑容:「對對──你和我男朋友長得可真像……」

阿爾弗雷德什麼都無法回應,他的嘴巴大張著,然後又頭痛地發現他找到亞瑟了,而且是爛醉如泥的酒鬼亞瑟。

「對對,你和我男朋友像透了。」亞瑟濃濃的鼻音和英國腔得意地說著,他的食指不斷指著阿爾弗雷德點呀點,也一臉得意地笑著:「像透了、我差點就以為你……」

噢不。

亞瑟馬上染上了哭腔,他因酒精作祟而通紅的鼻子馬上就滲出了鼻涕聲,阿爾弗雷德腦內響起了非洲vuvuzela有如警示一樣的嗡嗡聲。

「那個該死的渾蛋!走狗運!拖延時間的無賴!」亞瑟用盡全身力氣怒吼,無法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地被夜店音樂給蓋住,他淒慘哭著且彷彿瘋了一樣地咆嘯,並多灌了幾口啤酒,在酒杯空乾時豪邁地以總是整齊的白襯衫袖口擦拭嘴邊的酒漬,滿是殺氣的通紅雙眼直盯著酒保,阿爾弗雷德馬上意識到他還打算叫酒。

「不不,給我清水就好,我幫他付錢。」阿爾弗雷德喊住了酒保,並先塞進了一點小費,酒保看起來像鬆了一口氣地表情輕鬆離去,夜店最怕的就是鬧事酒客,他們總能很快知道誰會是滋事份子,但在真正發生事故前卻又只能按兵不動,阿爾弗雷德覺得酒保剛才看見的八成只是一塊河上浮木,但他或許正是那樣的存在,只有他可以仗著怪力制伏發酒瘋的亞瑟。

「你還真像他……」亞瑟斜眼看了看阿爾弗雷德,忽然又甜甜笑了起來:「嘿,你在關心我。」

「我是。」除了他還有誰這麼關心亞瑟呢?如果有的話他也一定馬上幹掉對方。

「你知道嗎?」亞瑟迅速地貼上阿爾弗雷德,他的手掌不斷地搓揉臉頰,阿爾弗雷德距離亞瑟的臉頰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但他看著亞瑟的眼睛就知道對方現在笑得有多甜:「你真的像透了我男朋友,愛抱怨、自以為是、自吹自擂、以為自己是世界的老大哥……」

手掌在阿爾弗雷德臉頰上搓揉捏玩的手法和口氣就像在玩耍親暱戀人似地,雖然他們當然是,但亞瑟現在爛醉得跟本不認得阿爾弗雷德。

「喂喂、慢著。」阿爾弗雷得緊張地舉起雙手,卻無法阻止醉得軟爛的亞瑟戰巍巍地爬上他的大腿,亞瑟就跪坐在沙發上,他們的身體完全貼在一起。

「你想和我上床嗎?哼?」亞瑟的低吟在阿爾弗雷德的耳邊響起,他的氣息就吹在阿爾弗雷德耳邊,酒保帶著戲謔的微笑替他送上了白開水,阿爾弗雷德用懸在空中的雙手表示沒問題,並任由亞瑟用臉頰在他的頸部磨蹭。

「嘿,聽著,我不覺得這是個好方法。」起碼夜店大廳不是個做愛的好場所,阿爾弗雷德試圖和身上的醉鬼進行溝通:「我們該換個地方。」

「不行~」亞瑟緩緩推開阿爾弗雷德而笑得頑皮,雖然還坐在阿爾弗雷德身上卻冷不防甩了阿爾弗雷德一巴掌,阿爾弗雷德的眼鏡被打飛而一臉震驚。

「你們這種混蛋就是愛破壞情侶的感情,我該好好教訓你。」亞瑟揉了揉阿爾弗雷德的臉頰,覆又軟軟地趴上阿爾弗雷德肩膀,阿爾弗雷德透過襯衫可以確切地感受到醉鬼亞瑟身上的熱度,擔心亞瑟會做出其他暴力行為而深感不安,只好不斷讓自己後仰而躺在沙發上。

「我不得不說你們真的很像……」亞瑟迷濛著眼神,手指輕輕劃著阿爾弗雷德的眉毛和臉頰,並不斷撫摸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顯然地他想親吻阿爾弗雷德而微張起自己的嘴,但又在嘴唇及將印上去時踩了剎車,綠色雙瞳迷戀地盯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阿爾弗雷德感到極大的誘惑,卻又知道這不是用餐的絕佳時機。

「嘿,我可沒拜託你親吻我,如果你做了我不會報警,但麻煩請別使用暴力。」阿爾弗雷德近乎祈禱地叮囑亞瑟,但誰知道他會做什麼?不過現在連他自己都不太確定自己會做什麼了。

果不其然地亞瑟用力地捏了一下他的臉頰,阿爾弗雷德這回痛得慘叫出來。

「哼,可真有臉說……嗝。」亞瑟抬高了下顎俯視揉臉的阿爾弗雷德,但很快地他又躺上了阿爾弗雷德的肩側,鞭子與糖果大概就是這樣的操作吧?阿爾弗雷德漸漸感到吃不消了,打算亞瑟若再進行下一個惡性循環的話,他就要不顧媒體的跟拍而強行拖走亞瑟。

「恐怕你是要心碎了,小帥哥。」亞瑟的手指在阿爾弗雷德胸口畫圓,癡癡笑聲在阿爾弗雷的耳邊輕響:「很可惜,我的男朋友比你帥多了,雖然我不太願意承認,但他是全世界最棒的。」

「抱歉?」阿爾弗雷德終於失笑出聲,認定這傢伙真的醉蠢了。

「又高大、又有活力、濃金色的頭髮和半框眼鏡……我喜歡他的笑容……嘿嘿……嗝,雖然很自以為是,但有時很靠得住……還有有時後竟然出乎意料地貼心……唔嗯……」

「……聽起來真迷人。」哇喔,這股渾身發熱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嗯哼~嗝……嘿嘿……這世界上就他最棒了,沒有其他傢伙可以比他好……看你臉紅得像是以為我正稱讚你似的,別以為長得像你們就一樣了,你差得遠了年輕人……嗝,這就是為什麼……我不能和你上床,我名草有主~嗝,一個完美的情人,所以這些事情只有他才可以,我愛他的一切,除了他的球隊竟然追平了我引以為豪的足球隊。」亞瑟的臉頰發紅,帶著驕傲又炫耀的神情向阿爾弗雷德介紹起他完美的男朋友。

「……」果然是醉瘋了,但阿爾弗雷德懷疑自己也被亞瑟的酒氣給逼醉了,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他腦內橫衝直撞而且歡呼吶喊,彷彿放著小小的煙火。

「那……你為什麼不回應這位完美先生的電話呢?」

「噢不不不不,嘖嘖嘖。」亞瑟俏皮地嘟起嘴、一連咋了好幾個舌,他伸出手指壓玩阿爾弗雷德的鼻尖,搖搖晃晃地說:「我正在生他的氣~」

「喔?」

「進了球後就打迂迴戰術,真是非常令人生氣……」

哭腔又出現了,無論是真的還是耳鳴,vuvuzela的嗡嗡響又來了。

「所以我決定給他個小懲罰……」

「喔?」

「哼嗯……我想想~唔嗝,如果只是一個吻......還不是問題......」亞瑟說著就做出了索吻的動作,他長長的睫毛和泛紅的臉頰映著夜點裡的燈光,阿爾弗雷德感到呼吸一窒,有點不安也有點生氣,當然了生氣的部分一定比較多:「等等,就算我不是你男朋友也可以嗎?」

「唔嗯……」亞瑟想了一下,歪下了他有著淡金色蓬鬆頭髮的腦袋說:「我想他大概會生氣,但你實在長得很像他,說不定你就是他偽裝的?如果你就是我的阿爾,當然沒有問題……但如果你不是,那就是你的麻煩囉。」亞瑟不負責任地笑出聲,阿爾弗雷得覺得他喝醉時的樣子總帶著危險,因為真誠且性感而充滿了誘惑力,因為了解那並不是他可以輕鬆抵抗的,必須承認的是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的呼吸節奏已經越來越快,繼續下去可會大事不妙,媒體喜歡的那種。

「所以,如果他再找不到我……我就要和你接吻。」語末那樣的氣音真是要命的性感!

「不,我我、我不覺得這是個好方法。」這真是狼狽得可以,亞瑟是他的、這個吻是他的、但他卻覺得現在還不能領取他贏球的獎賞!老天!他一定也醉蠢了!

「時間到了,我決定要和你接吻,然後讓他好好發一場脾氣,這樣阿爾那傢伙就知道我輸了球有多生氣了,吻我吧,親愛的。」

「那才不叫輸球!」和局啊!和局!英/格/蘭人的腦袋在裝什麼?因為賭盤上寫說要讓球嗎?那真是看扁他了!

「噢……好吧,看起來你也喜歡那群穿著斜肩帶的蠢蛋,但沒關係,就像我在親吻他身上其中一個……細胞好了,終究是阿爾弗雷德,但不會是他本人。」亞瑟自顧自地笑著湊上阿爾弗雷德的嘴唇,而阿爾弗雷德極力閃避,腦內vuvuzela的聲音震耳欲聾,卻在覺得自己和亞瑟一定都完蛋了的時候,亞瑟卻搖搖晃晃地離開了他,歪歪斜斜地站在他前方。

「……亞瑟?」阿爾弗雷德偷偷睜開一隻眼睛,確認亞瑟身在何處。

「我就知道,『就像獨立戰爭一樣的球賽』、那傢伙的腦子和他的人民都一個樣……哼。」亞瑟的臉整個垮了下來,垂眼不屑地看著阿爾弗雷德:「你和阿爾一樣,就只知道怎麼讓我生氣……」

「不,我只是覺得……」

「那就吻我。」

「我不覺得這是個好方法,你的阿爾弗雷德其實正在找你,他找得快瘋了。」

「那就吻我,你吻我然後我去找他,成交?」看來亞瑟覺得這是筆好交意。

「不,你去找他,而在你酒醒前我不會吻你。」

「那麼就換我吻你,我還要跟你上床,然後他會生氣地找你算帳,唔~你會被整得很難看,我的情人是個佔有欲強盛的小鬼,你想知道他會拿哪種槍來轟你嗎?」

……夠了!!

阿爾弗雷德用力揉起自己的臉頰,彎過身去撿起他重要的眼鏡,打算正視這個問題。

總之在他處理好一切前亞瑟都不會醒酒了,現在往他臉上潑冷水八成還會演變成互毆。

「OK,如果我吻你,」阿爾弗雷德站起身,雙手緊緊掐著亞瑟肩膀:「你就願意去找你男朋友了嗎?」

「嗯哼~」亞瑟滿意地笑了,得逞的那種笑法。

「很好,我就是你的男朋友,我現在吻你了,然後你要乖乖跟我回飯店,你的保安和大使都快嚇哭了,而我不希望這種事情被媒體知道後惹出笑話,這事等你酒醒後你不會希望的,這樣清楚了嗎?」

「嗯。」下降的、饒富趣味的音色,亞瑟笑得依然很開心,他開心地接受了阿爾弗雷德慌張的親吻,在嘴唇貼上的前一刻那句「我果然沒看錯你,親愛的」雖然一定又是醉話,卻讓阿爾弗雷德莫名地心悸。



※※※



球場上,阿爾弗雷德忽然出現再英/格/蘭教練區,就連總教練都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站在身前的傢伙。

「聽著,」阿爾弗雷德一臉認真,他的臉頰就在說話的一瞬間變得爆紅:「我相信你們會贏的,所以千萬別讓那傢伙沾上任何一滴酒精。」

「……謝謝你的祝福。」Capello順著阿爾弗雷德的手指看向亞瑟:「但為什麼?」

「那傢伙喝醉的樣子是你們不敢想像的。」阿爾弗雷德忽然大聲吼了起來,彷彿不這麼用力說話他會說不出來:「雖然根本是個麻煩,但是因為太可愛了!多來幾次會讓我的心臟受不了!我也不希望別人看到!」

裁判吹哨,開球。


===

 無論是英贏還是米贏的梗我都遇先留好了的結果竟然給我爆冷門...=口=
 反正輸或贏都有約會,小綠你對亞瑟男友很不滿才力求和局吧?XD

※APH/米英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16(Wed) 01:19:3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