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中篇】Make A Wish (10)

【中篇】Make A Wish (10)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亞瑟長長嘆了一口氣。

「我愛你,阿爾弗雷德。」一樣是閉著眼睛說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亞瑟並不感到特別彆扭或是難為情,意外地順利:「比以前的你更愛現在的你。」

很明顯地仗勢體型優勢而把亞瑟壓著的身體僵了一下。

「你這個笨蛋……」亞瑟垂著眼睫,一次又一次的以手指梳理著阿爾弗雷德的髮稍。

時間會淡化感情,也可以將感情調製得更濃,人們可以依照喜好來製作專屬於自己的配方。

所以必定的他們會忘掉那些痛苦的部分、可以的話盡量忘掉,卻忘不了被留下的失落感和被忽視的焦躁,總是選擇性地忽略了那些曾經開心歡笑過的記憶,而對些許的不美好耿耿於懷。

怎麼可能不愛呢?製作餅乾時如果不灑點鹽,香甜的餅乾會淡然無味;因為其他時候都太契合太親暱了,才會讓短短八年間的衝突變得如此突兀而難以忘懷。

東方的人民在製作麵食時,會替下次預留一團麵糰稱「老麵」,生嚐起來有一股酸澀味,但若新揉的麵糰少了老麵,將要花上更多的時間發酵,口感也不會好;他們還會留下上一回燉煮的醬汁並繼續使用,往後醬汁會因為不斷添入的食材而越滷越香越陳越濃,成為家傳的好鍋底,儘管看起來不可思議,卻意外地能留住美味。

八年的硝煙就是這樣的存在,一開始是甜餅乾裡的鹽、然後變成麵包中的老麵,最後是看起來黑沉沉得可怕、卻難以一瞬間嘗出所有滋味的老滷汁。

就連製作者自己都不知道裡面放了什麼的材料吶,因為太多太多了。

阿爾弗雷德在亞瑟的頸窩慌亂鑽動著他的頭,吸鼻子的聲音讓阿爾弗雷德又像個尚未獨立的大男孩,帶著紊亂的氣息還有不斷吸鼻子的聲音激動親吻著亞瑟的側臉,亞瑟微笑地輕輕撫摸著阿爾弗雷德的頭。

別繼續追問我有沒有恨過你之類的蠢問題。」單臂環著阿爾弗雷德的頸部,亞瑟捏了一下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從來沒有,我們都是出自於不得以。」

很多事情只能眼睜睜看著,任其發生而無力阻止,和法蘭西斯的對立是如此,阿爾的離開也是,他又有什麼能力阻止戰爭不斷地發生呢?他也不過就是靠著許多戰爭而建立強權的國家。太過習慣看著一切卻又不能插手,所以也以習慣的方式看著阿爾陷入單戀然後離去,似乎全然沒有任何疑惑,但並不是木然地觀察著。

不,對於阿爾弗雷德的感情,他並非不得以,是身不由己。

他不擅長這些,也無力以局勢回轉阿爾弗雷德對他的態度。

說起來非常可笑,看著不斷累積的財政赤字,他早就知道阿爾弗雷德會離開,雖然不比當時馬修的表現顯著,但茁壯的孩子遲早要視他為累贅,他怎麼可能像法蘭西斯一樣一邊面對著勢必分離的事實,卻又一邊編織出美麗的綺景,這種睜眼說瞎話的事他做不到,尤其對阿爾弗雷德。

所以他不願回應。既然會離開,何必增加更多痛苦。法蘭西斯選擇了無論如何都要告訴對方,而他選擇自己品嘗單相思時獨有的苦澀,他不會寂寞,因為他知道阿爾弗雷德和他有一樣的體會,他們都單相思著,心中都為對方留了一個特別的位置。

這些過往,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有再一次選擇的機會,注定要被阿爾弗雷德背棄、注定要將過往當成願景一般地像往、注定要在揮霍彼此的感情的時候記得曾經有這麼一個過往。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雖然一度想要找機會和阿爾弗雷德說清楚的事情,到了最後是怎麼也不知道該如何明確開口、怎麼也找不到好機會說了。

「……我不喜歡你和那些農婦在一起。」

「啊?」

「她們的氣質庸俗,和你不配。」

「農婦?誰?」

「瑪姬還是克雷兒,無所謂,反正我不需要記著她們的名字。」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亞瑟。」這裡是紐約,難道比起倫敦更像個鄉村嗎?

「安靜聽我說就好。」亞瑟伸手壓下剛拉起身體的阿爾弗雷德──那個白癡的眼眶有點泛紅,鼻子也是──輕輕壓著讓阿爾弗雷德的後腦,讓他能繼續窩在亞瑟的頸窩邊。

「你一直是個漂亮的孩子,所以我不喜歡你亂穿衣服。感謝天,幸好現在你懂得打扮自己了,不過你如果願意丟掉那些連帽運動衫我會更開心。」

「為什麼呢?那樣穿很舒服啊。」

「但我看得不舒服,那些衣服就像是農婦一樣把你的氣質都毀了。」

「搞了半天,原來你只是要打比方?」

「不,並不是。」亞瑟輕輕推著阿爾弗雷德,他們彼此交換了位置,但體型差意讓亞瑟不像壓在阿爾弗雷德身上,而是趴在阿爾弗雷德身上。

「我不希望我的男孩看起來像是個邋塌的小鬼。」……好吧,他果然有他的底限在,即使連亞瑟都知道自己的詞不達意,也全然不想向法蘭西斯詢問如何優雅美麗地表達愛情。

自暴自棄地嘆息著,亞瑟放棄似地真的趴在阿爾弗雷德的胸口,沉穩的心跳聲令人安心。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

「嗯?」阿爾弗雷德將棉被拉緊了一些,用手掌暖著亞瑟發涼的臉頰。

「那個草原上的男孩,他是我心中最珍視的存在和回憶。」

「嗯。」

「但我不能沒有你,阿爾弗雷德。」大概是因為趴在阿爾弗雷德身上、不用對視著,所以說話變得較為容易:「用來愛你的感情和對那男孩的愛是不一樣的。」

「嗯。」

「兩個都是你……阿爾。」

「嗯。」

「我看著我的男孩漸漸長大、在社交圈受到歡迎,變得優秀、帥氣……我該感到驕傲,我也以為那是我的驕傲。」亞瑟伸手抓握住阿爾弗雷德的手腕,讓阿爾弗雷德的手掌可以貼在自己的臉頰上:「過了很久以後才發現不是那個樣子。」
阿爾弗雷德就著原本的姿勢又翻了個身,這回兩人側躺著面對著彼此,那雙海一樣天一樣藍的漂亮眼眸,澄澈地漾著笑容。

「那是哪樣子呢?」

「……」果然是怎麼樣都很難坦白。

阿爾弗雷德有時意外地有耐心,他欣賞著亞瑟湖水綠的眼眸不斷閃爍著不穩定的光采和十分困擾的表情,微笑等待著亞瑟的答案,大多時候他也對於自己十分有自信。

亞瑟試著開口,聲音卻梗在喉嚨、無法有足夠勇氣把答案說出來,數次張口又將嘴唇抿上,最後拉著阿爾弗雷德的手,讓自己進入阿爾弗雷德的懷裡並將嘴唇往阿爾弗雷德的嘴上貼去。

阿爾弗雷德先是一陣小小的錯愕,然後在亞瑟主動的親吻中微笑起來。

「……這是犯規呦。」

「囉嗦。」

「謝謝你,亞瑟。」

「嗯?」

「無論什麼事都一樣,謝謝你。」領養了他這件事、扶養他這件事、獨立這件事,還有愛他這件事……「全部都謝謝你。」


~《Make A Wish》全文完~
├Make A Wsih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7(Mon) 13:17:5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