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中篇】Make A Wish (09)

【中篇】Make A Wish (09)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渾漲東西,這樣就興奮了可真是變態啊。」

欸欸慢著啊亞瑟,誰興奮了啊?

「因為時在太愚蠢了才好心幫你把不和身的衣服排除掉,覺得很下流嗎?」

恐怖死了啊啊啊都快要哭出來了呢!

「自己想辦法脫下來,或是我找把布剪幫你剪開。」

「咦?」

不知道是剛才的瘋狂行徑還是天氣太冷,亞瑟忽然嚴肅起來的臉頰泛著淡淡的粉紅色。

「說到這個才覺得褲子真的超級緊的吶……」這下還真的想到什麼了,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的臉頰也變得越來越熱:「亞瑟你這個變態竟然偷看我那裡──」

「囉嗦!」亞瑟離開阿爾弗雷德身上,扯下了衣架上的睡袍裹住自己並避開了阿爾弗雷德的視線:「總之在我梳洗回來之前趕快把這一切都恢復原狀。」



※※※



就像超人的內褲一樣。

阿爾弗雷德當然知道現實世界中的英雄跟本沒有那些閒暇工夫穿著跟奧運游泳選手一樣薄而貼身的緊身衣,但這就是嚮往嘛!

但這種「嚮往」緊緊貼上自己身上時……果真不只是困擾而已,布料緊緊掐在鼠蹊部的詭意感覺怎麼樣都無法描述,令人困擾得連面容都開始抽蓄起來。

「亞瑟這個變態……」阿爾弗雷德嚮往英雄,不過他可並不需要真的穿上緊身衣才可以當HERO,倒是沒想過亞瑟先替他實現這種不必要的願望。

說到蠻力這東西,阿爾弗雷德可絕對不會缺乏,但若要從自己的身上去挑起緊緊陷進肌肉裡那些不得不、也無法更加服貼的布料……這種事情果然還是需要亞瑟啊──將自己的小腿摳得泛紅,阿爾弗雷德仍然難以處理貼在自己身上的衣物。

「還是找把剪刀……唔啊!」衣服變成拘束物這種情趣……真、真不錯吶……可惡!

當阿爾弗雷德因活動受到阻礙而從床上滾到床下時,有如拉砲在心中響起一樣地聽到了令人振奮的聲音。

啪唧──

盡管裂縫是從屁股上一路裂到褲襠,但總歸是讓阿爾弗雷德得到了扯下那些過小衣物的方法,破爛不堪的睡褲終歸在他的蠻力下變成碎布片、阿爾弗雷德終於與遊戲中最後大魔王一樣的過小四角內褲見面。

「──啊啊啊啊!可惡啊啊啊!」什麼都不想管了反正就是用力把他扯壞就對了!

歷經了一整天身體忽然變小的驚魂,世界的HERO從輕快悅耳的布料撕裂聲中抬起頭,渾身赤裸地與一臉錯愕、剛從浴室出來的紳士對上目光。

「亞、亞瑟……」即使室內有暖氣吹送,阿爾弗雷也依然無法克制地背脊發涼。

「所以我才說……」亞瑟順手抽起放在房間一角的高爾夫球桿,姿態優雅得就像揮動著他的權杖一樣沒有任何破綻:「跟法蘭西斯那渾帳混久了一定會被帶壞!」

「亞瑟不要啊啊啊啊啊啊──!」以雙手緊緊夾住就要往腦門敲上來的球桿,阿爾弗雷德又跌回了床上。

「放手啊你這白癡!」

忽然靈光乍現,阿爾弗雷德以天生蠻力的優勢抽走了亞瑟手中的高爾夫球桿,順勢將亞瑟往懷裡帶去後緊緊抱住。

就像前一晚被亞瑟緊緊抱住一樣。

的確有一種身體變回來了的感覺真好的慶幸。

「放、放開啊!我可沒有被裸男擁抱的奇怪興趣。」亞瑟劇烈地掙扎起來,卻被阿爾弗雷德翻過一圈壓在下面:「白癡!我說放開我不是壓住我!放開啊!」

因為太過慌亂,亞瑟的聲音變得扁而淒厲,死命想推開阿爾弗雷德。

亞瑟在阿爾弗雷德懷裡假意掙扎的感覺也令人會心一笑,阿爾弗雷德很用力地吻住、更用力地抱住亞瑟。

無論如何,前一夜亞瑟的坦白很令人雀躍,而今天身體恢復的感覺更好。

「唔!放開我啊!你這胖子!白癡!滿腦子只有漢堡的蠢蛋!」

「說愛我,亞瑟。」

「什麼?」冬陽並不夠強烈,即使背著光,亞瑟也可以看見阿爾弗雷德十分認真的表情。

阿爾弗雷德的手指頭輕輕梳過亞瑟的瀏海、滑到亞瑟的臉頰旁輕輕捏著亞瑟柔軟的耳垂玩,十分在意地以指背磨縮著亞瑟的臉頰。

一度想要打哈哈帶過的,但阿爾弗雷德的表情讓亞瑟感覺不到有這樣輕鬆過關的可能性。心裡也知道阿爾弗雷德想的是什麼,但偏偏這種事情他就是不擅長。

阿爾弗雷德緩緩將臉靠近亞瑟,嘴唇挑逗似地磨著亞瑟的外耳,低低的聲音細系癢癢地騷動著亞瑟的聽覺:「因為我現在的樣子讓你感到困難嗎?果然還是比較喜歡昨天的樣子?」

「不是……」

極度欠缺安全感而隨時測試著對方、希望對方能讓自己更安心點,這樣的想法他們最瞭解不過。

「說愛我,亞瑟,說你也愛現在的我。」阿爾弗雷德的手掌覆蓋著亞瑟的臉頰,嘴唇一邊說話、一邊將亞瑟的耳朵含進嘴裡舔舐。

大概……無論多久都不會結束這樣的相互折磨和糾纏。

亞瑟以指尖輕輕點觸著阿爾弗雷德的下顎,讓自己能看見阿爾弗雷德的臉、還有那張薄而性感的嘴唇,他性感的天使。

緩緩地、細細碎碎的小小的親吻,每一次親吻都在享用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享受著阿爾弗雷德的回吻,細微地挑逗著、玩著,並不是那麼認真的。

一點一點地吻著阿爾弗雷德的鼻尖,以嘴唇輕輕包含並用牙齒嚙咬著,亞瑟感覺得到阿爾弗雷德正在親吻他的下顎。

因為是冬天,所以還是擔心地拉來了眠被蓋住渾身赤裸的阿爾弗雷德,不只蓋住了阿爾弗雷德,把兩人都蓋在一起,同時親吻著阿爾弗雷德的眉心。

阿爾弗雷德沒有再出聲要求,彷彿早就知道這只是徒勞無功的任性一樣,將臉埋在亞瑟的頸窩中,他濃金色的髮絲在指間遊走的感覺很好,阿爾弗雷德的頭髮像金色絲綢般反射著奢華的光采。
├Make A Wsih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7(Mon) 13:13:2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