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中篇】Make A Wish (06)

【中篇】Make A Wish (06)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交換著令彼此都感到懷念的擁抱,這樣的感覺的確讓亞瑟感到滿足且安心,忽然發現自己只是很懷念以前阿爾弗雷德只有他的曾經,卻並不是那麼希望回返過去的狀態。

早就接受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亞瑟長長嘆了一口氣,抱著阿爾弗雷德仰躺在床上。

落地窗外漸漸飄落小小的不清楚的黑影,是雪。

唔……並不是第一次吵架,不過過往吵架得結果通常會好好溫存一翻,但現在這傢伙……亞瑟沒有繼續往下想,又摸了摸阿爾弗雷德的頭髮。

「真安靜……」難以想像是隨處都會有車子鳴起喇叭的紐約。

「大家都放假了,很多人回到家鄉過節。」阿爾弗雷德稱起身體,讓自己能看見亞瑟的臉:「明年換我去你那過聖誕節吧,用原本的樣子。」

「哼,等到你變回來以前……」突然想起來了。

「……亞瑟?」

亞瑟的表情忽然變得僵硬,彷彿要看出什麼一樣地看著阿爾弗雷德。

「我臉上有什麼嗎?」

「提諾那傢伙……上次說最近會出外旅行對嗎?」

「怎麼會突然說到提諾呢?」阿爾弗雷德完全無法理解亞瑟的思維。

「睡覺吧!阿爾。」

「咦?」

「睡覺吧!明天就會變回來了。」亞瑟的表情異常認真。

「在我睡覺以前你不覺得應該把這過程說明一下嗎?」阿爾弗雷德伸手拉住就要離開床上的亞瑟。

「……」

「果然是跟你有關吧?你對我做了什麼?奇怪的實驗?」

「不,不是。」

「你那奇怪的天使裝扮還有魔法?」

「哪裡奇怪了!你這白癡!」

「托尼被你威嚇才對我做了這種事?」

「等等托尼又是誰啊?那只是你身邊的家務機器人不是嗎?」

「告訴我,亞瑟,你到底做了什麼?」

「……就是……」說得出來才怪!亞瑟眼神飄忽地移動著,想要離開卻又無奈被阿爾弗雷德抓著:「你也知道……精靈們很善良……我只是偶然說出了好懷念你小時候之類的話……」

阿爾弗雷德的眼神瞬間從精明得發亮轉為無趣。

「我說的是真的。」

「我相信你,亞瑟。」阿爾弗雷德語氣平淡地回應,並打開電視。

……姑且不論阿爾弗雷德到底相不相信有精靈,至少已經被阿爾弗雷德給放開了,亞瑟迅速地走到了客廳的壁爐旁,人造聖誕樹上掛著的電燈泡一閃一閃地以不同顏色的光采發亮。

聖誕襪安靜地掛在壁爐上,即使是阿爾弗雷德也很早就知道聖誕老人只是故事,但愛許願的大孩子仍然不忘記每年聖誕節都掛隻襪子在壁爐邊,亞瑟也有這樣的習慣,即使他所陪伴著一起掛上襪子的孩子以經長大且離開他,亞瑟也未曾打算將這個習慣停止。

或許回憶這檔事就是這麼美好吧,鏡花水月一樣,能看著能迷戀著,卻得不到的。

「不知道有沒有效呢……聖誕節都過了……」亞瑟脫下自己的毛襪,困擾又不得不這樣做:「也只能這樣做了,先說了這不是因為我小氣或看不起人喔……」

沒有鉤子或膠帶,所以亞瑟只能非常彆扭地將襪子放在壁爐上,希望聖誕老人的禮物不會重得將他的腰壓彎而看不見這隻襪子、地球上人口這麼多,聖誕老人應該還很忙碌吧?

亞瑟不是故意的。

珍藏的回憶往往會在相似的情景和時間裡不斷在腦海中重現,這是無可避免的──真希望可以回到阿爾小時候的時光──下著雪的倫敦住屋內,亞瑟掛上襪子時的確是這麼想,即使知道那是為反常理且不合乎邏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但仍下意識這樣想著。

「雖然退回禮物還滿失禮的,不過這種禮物我不能永遠收下……」亞瑟的指尖輕輕敲打的粗岩板材質的壁爐,心裡有那麼點可惜阿爾弗雷德無法一直維持小孩的樣貌:「如果那傢伙維持這個樣子到連假結束的話會很令人困擾的,所以讓我預先使用掉明年的禮物吧。」

「大概不用太久我就會再次懷念那孩子還小的時候,但這種玩笑還是不要再來一次了,現在那傢伙是個白癡,我可不希望記憶中他天使的模樣被現在的愚蠢給取代,至少讓他小的時候在我心裡還是完美的吧。」

「雖然這樣說,但並不代表我只希望他還是個小孩子,那傢伙在意外的時候也意外的有用,這的確不是孩提時代的他可以達到的,如果真的兩邊擇一的話,我哪邊都選不了……因為兩邊都一樣重要,無論是小時後或是長大……我都一樣需要這孩子,請讓他一直在我身邊。」

「……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了這麼久,忽然依賴起那樣年輕的傢伙很可笑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那麼多孩子獨獨就他一個對我而言是這麼特別,雖然嘗試過更加公平地對待每個孩子,但就是會多注意他幾眼……我真的很依賴他吧?那個小鬼。」

「不覺得他就是這麼特別嗎?什麼事都能輕易上手、獨立但是貼心……咳,以前的時候。像將樹苗栽入土中時的感覺一樣,得到他的時候我就在期待這孩子能長多大,我一直看著……」亞瑟說著,自己笑了起來:「……一直看著,就是這樣,以兄長的方式愛著那孩子,等他大了之後以同儕的方式愛著那孩子……畢竟我們都可以活很久嘛,到了一定程度後其實很難分辨誰比較老,但你也知道的同儕就是可以當朋友也可以當戀人的那種,所以就用那樣的方式……」

亞瑟交握著雙手,垂眼微笑著:「有時候我也會覺得自己真夠變態吶……」

第一次被阿爾弗雷德壓倒時,除了慌張和害羞以外竟然沒有太多道德上的不適感這件事,或許比這些更令亞瑟印象深刻的,是阿爾弗雷德在夜裡也一樣燦爛耀眼的笑容。這件事亞瑟一直沒忘過但也並不是那麼喜歡想起來,怎麼說都是件令人害臊的事情嘛,一如那些人所描述過的經驗,所謂第一次就是那樣特別的卻又充滿各種蠢事那樣地滑稽。

「……我愛他。」交扣的十指相握得更緊,即使在獨處的情況之下仍是閉上了雙眼,承認這件事對於亞瑟而言是一項巨大的挑戰,他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嘴唇在顫抖、手指尖因緊張而漸漸變得冰冷:「不是兄長對於後輩的親情關愛,是真正的愛情,或許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光是我愛上他這回事,就已經承認了他的成長了,偏偏他在我剛愛上他時就從我身邊離開了……」

「我們到底哪裡做錯了呢?」
├Make A Wsih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7(Mon) 13:05:3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