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中篇】Make A Wish (04)

【中篇】Make A Wish (0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這是什麼意思?亞瑟的願望比他的還要更實際嗎?那個成天說著精靈和獨角獸的亞瑟?

他一直等著忍著、努力著,知道總有一天總是回頭看著草原上的記憶的亞瑟會回頭、不會又在回想過去的同時泛起寂寞的微笑,但沒想到自己卻突然被開了這麼大的玩笑。

「讓我變回來啊!」阿爾弗雷德舉手擊向衣櫃,鏡中的孩子也一臉憤怒地舉手往身旁敲打。

永遠都無法取代以前的自己……明明、現在的自己強大了許多……不知道該投向何方的憤怒,在亞瑟與自己間來回衝擊並選擇著,但既不想責怪亞瑟、也堅持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無頭緒的惱怒僅僅增加了無意義的無力,阿爾弗雷德自暴自棄地將自己埋入棉被裡,不甘心地希望睡過一覺後說不定自己就會恢復原狀。



※※※



「很久以前我就想問你呀。」

「什麼?」當時面對法蘭西斯調侃一樣的笑容,直覺就是沒有好事情。

「到底對那孩子是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呢?他喜歡你呢。」法蘭西斯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並不打算替亞瑟的顏面多做保留。

「唔……」心中一直在觀察卻尚未確認的事情,一瞬間藉由第三人而得到的認定、但偏偏所謂第三者卻是自己最不希望被發現的人選、這樣的心境轉折讓亞瑟欲言又止,慌亂之下只有漲紅了臉頰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情竇初開的孩子心境遠比你想像的敏感,被動等待或是含糊帶過都會傷了他們。」

「呿,別說得好像很了解似地。」

「噢的確比你懂一些。」法蘭西斯從外套內側掏出了一封信:「幫我交給馬修,哥哥我不想因為踏進你的領地而遭受到你有如野人一樣的接待。」

當時歐洲的情勢正在緊張,唇槍舌劍比真正舉起白刃步槍而言只是遊戲。

「就算是這樣,我可不會有你這種自以為是救世主的自大心態。」亞瑟譏笑著收下法蘭西斯的信:「馬修會因為你而得到比阿爾弗雷德還要可憐的遭遇。」

「除非你毀了他。」法蘭西斯笑德悠閒而刺眼:「他有海上強權的庇蔭、有我的愛,他是幸福的孩子,而令你驕傲的弟弟呢?你能給的他未必須要、他真正希求的你不願給。」

「閉嘴。」聽起來他對阿爾多差似地。

「思春的少年總是在提起你時留露出寂寞又困窘的表情呢,真令人心折,看他冷淡的哥哥是如何應對他的?僅僅給了義務的親情,有時候讓他看起來是特別的存在,卻也只願給予和其他孩子都一樣的東西。」

「我叫你閉嘴!法蘭西斯˙博納富瓦!」

「阿爾弗雷德怎麼可能甘於只有這些?你能負擔的已經越來越少了,亞瑟。」

怎麼可能甘於只有這些──所以阿爾離開了他的身邊而面向他、和他的槍一起。

即使知道那並不是因為真正的恨而發起戰爭,也無法抹滅獨立對於兩人關係的影響。間接地、直接地,承認了什麼又否決了什麼,等到有時間將這些事情逐一攤開並細細檢討時,一切都已經不可能重來了。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子,做的當下覺得是最好的方法,但事後卻不斷地回味思索,然後發現那並不是自以為的完美。

當時願意放棄阿爾,因為馬修漸漸超越了他,所以決定狠心放棄這反骨的傢伙,卻讓自己陷入了情感上的後悔。

所以亞瑟一直都沒忘記,那些應屬於他卻由他自己放棄的幸福。雖然阿爾弗雷德沒有真正完全離開過他,但也未曾能真正填滿亞瑟內心的一角過往。因為取得了相等的身分而可以擁有不同立場,他們經常接吻但也經常吵架、說最愛和最討厭的頻率一樣多,各自在國際上擁有具決定性的一票而總是在立場不同的議題上拉鋸戰著。

所以當法蘭西斯用一切終於又回到過往的表情說,這傢伙終究還是栽在你手上了時,亞瑟笑不出來,那是一種摻著傷痛、喜悅,心寒還有親膩的感情,不是用哭或是用笑就可以表達的複雜感受。

絕對不是純粹的愛情,夾著淡淡煙硝味的浪漫有時候並不那麼甜蜜,甚至不知道經歷了那樣過往後,重新在一起的二人中誰才愚蠢。

所以總想著,如果可以重來的話,何嘗不是好事。他會更加小心慎密、更加努力去彌補過去曾經犯過的錯。亞瑟當然喜歡阿爾弗雷德滿臉幸福地說愛他,喜歡得不得了,他喜歡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頭髮、碧藍色的眼睛、還有聽起來總像在撒嬌的說話方式,明明在面對世界的事務上精明得令人生氣,回過頭來卻又像寵物纏著主人一樣纏著他。

很可愛,多大都一樣。

所以欲望才會被認為是原罪,即使知道已經足夠,卻又奢求更多──如果能夠不要有過去那段記憶,或許這一切會更加美好。

至少不會在一個人或電話無法撥接通時,想起自己曾經被狠狠地拋下,只為了一個虛無飄渺到難以界定其界線的自由。阿爾弗雷德不會了解七月對於他的意義是什麼,那是他失去的開始,他摯愛的阿爾弗雷德帶頭讓他體會到什麼叫失去。

「倒是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玩笑……」亞瑟揉揉太陽穴離開晒衣間,依照阿爾弗雷德腳步聲的方向進入阿爾弗雷德的房間。

「阿爾?」

繚繞著紐約街景繽紛燈光的房間內沒有任何回應,亞瑟順勢開了房間內的燈光,在阿爾弗雷德的加大雙人床上發現被棉被埋著的小小突起。

「睡著了?」亞瑟輕輕地將棉被拉開,從棉被裡滾出了預料中的男孩,熟睡的臉龐,但不是安穩地睡著。

輕而緩地坐上阿爾弗雷德的床邊,亞瑟輕輕推揉著阿爾弗雷德的眉心,純粹不喜歡看見這孩子皺著眉毛的樣子。

有什麼事情是HERO無法解決的呢?

亞瑟的手一次又一次順過阿爾弗雷德柔軟的濃金色頭髮,柔軟的臉頰觸感也很好,雖然很喜歡這樣的阿爾弗雷德,但亞瑟很清楚這是多不妙的一件事。

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忽然變成個小不點,往後還能維持他的立場和魄力嗎?這種狀態如果持續下去,是否真的會造成國家實際上的影響?理智上的警訊並不是沒有,而是被刻意忽視,當短暫的喜悅過後,留下的是不下於阿爾弗雷德的擔憂。
├Make A Wsih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7(Mon) 13:01:2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