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中篇】Make A Wish (03)

【中篇】Make A Wish (0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他從來沒淡忘,他只是沒有再提起,小心翼翼地將這些過往收藏在心中,因為知道一但提起絕不是單方面的痛苦,所以他不說,因為不想看見阿爾弗雷德一臉委屈的樣子,而他也不願一直將自己沉近在兩百年前的雨景中。

或許那些畫面是模糊了,但情感卻因為時光的流逝而沉澱,變得不再激情但是耐人尋味──他一直都懷念著那些日子,想起來就會不自覺地微笑著:小阿爾弗雷德、大航海時代、英領的──

「亞瑟?」

那孩子獨立了,雖然身體變小了,時光卻沒有倒流,那是披著天使外貌的獨立渾蛋。

「你在這裡發呆嗎?」阿爾弗雷德輕輕拉著亞瑟的衣袖,不是撒嬌地拉扯,而是希望亞瑟蹲下,在較為平等的高度裡伸手輕輕摸著亞瑟的臉頰,用那個獨立的渾蛋的方式撫摸著、用那個獨立的渾蛋的方式笑著:「該不會真的犯起戀童癖了吧?即使變小了,我依然是世界的HERO喔,跟以前那個小鬼可是不一樣的喔。」

頓時從亞瑟心底掀起來的是莫名地厭惡。

「亞瑟你怎麼了?你今天真的怪怪的耶,吃壞肚子了?」

不該用這張臉說那種話、或是那種話不該以這張臉說出來,這樣的容貌不該出現在這時代、這樣的時代裡早那孩子早就已經不在了──無論如何,什麼都不對!

「……閉嘴!」從亞瑟的嘴裡發出的音量並不大,但已經足以讓阿爾弗雷錯愕。

阿爾弗雷德那雙無論過了多久都沒有改變太多的碧藍色眼眸微微睜大、毫無保留地將情緒表達了出來,和亞瑟記憶裡的小阿爾弗雷德一樣,那張臉上帶著一點天真和奇想、還有過多的自信跟稚氣,即使長大了以後懂得用這張無害的面容招搖撞騙,但偶爾還是會有孩子氣的一面。

所以就算知道,但忽然愣住的阿爾弗雷德在亞瑟的眼裡仍和過去許多畫面裡一樣,睜著大大的藍眼睛等待亞瑟接下來的發言。

即使是因反對法案而被震懾住時,也是用這張臉。

忽然很多畫面都重疊在一起了,但無法重疊的過往情緒壓在亞瑟的胸口,不是那麼的激烈但是沉重,這讓亞瑟即使張開嘴也無法再接下任何言語。

亞瑟困擾地以手遮住了半邊臉頰、閉上雙眼以逃避阿爾弗雷德的視線。

「……你不太對勁啊,果然是身體不舒服吧?」

不是。

「要不要休息一下呢?我泡杯咖啡給你。」

不要,我不想喝咖啡。

「真是令人頭痛的傢伙啊,其實是想吃漢堡但是不敢說吧?」

「不是……」混漲!不要用阿爾的聲音和我說話!

「HERO的任務就是要解決大家的困難啊,有什麼要求就盡管說吧。」

「阿爾弗雷德……」

「嗯?」

「讓我靜一下……」亞瑟依然閉著雙眼企圖逃避,緊緊抱住阿爾弗雷德後又緩緩鬆開。

小小的腦袋小小的身體柔軟的頭髮,小小的阿爾弗雷德,卻不是記憶中的小阿爾弗雷德,亞瑟閉上眼睛就只為了逃避心中的衝突。

「離開一下嗎?」

「嗯。」

「那麼晚餐見。」托住亞瑟的臉頰,阿爾弗雷德在亞瑟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小巧但不輕盈的腳步緩緩在亞瑟的聽覺裡變得小聲。

為什麼要親在額頭上呢?這明明是小阿爾弗雷德才會做的事,這該是單純而貼心的親吻。但額頭上殘留的觸感卻溢著與情人相處間淡淡的悸動。

「……阿爾。」

「嗯?真是的,你真是任性呢。又有什麼事情了?」小阿爾弗雷德一臉「真受不了你」的表情,雙手插腰地轉過身來。

「……不,沒事……晚餐見,還有別亂吃零食。」困擾地抓抓頭髮,亞瑟只能隨便拿叮囑來搪塞阿爾弗雷德,他怎麼不知道阿爾弗雷德就是永遠吃不停呢。

亞瑟看著小小的背影離去,小小的阿爾弗雷德在亞瑟看不見的角度裡,並不擁有那樣天真無知的笑容。

那是他認識的亞瑟,但不該是最近會看到的亞瑟、獨立後就不可能再見到的亞瑟。

他不再是北美殖民地,即使最早發展的東岸依然是最為發達的地域,但他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他,時間連結著記憶,但身份已經被事件給切割。

他並不曾經痛恨自己的矮小而希冀著成長,其實變得如此強大連自己都是意料之外,所以當身體忽然變小時,阿爾弗雷德並不感到厭惡,僅只有慌張──這個國家,應該不會受到任何的拖累吧?雖然電影裡總是會有變小或是回到過去狀態的情結,但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就只會有滿滿的不妙和不安,雖然感覺上沒有大礙,但的確是一件怎麼樣都是反常的事件。

比起身體異常更讓他感到無法忽視的,是亞瑟反常的思維和態度。

很明顯亞瑟選擇性地遺忘了時空問題還有一般常理,用異常迅速的方式接受了自己變小的事實並且樂在其中、甚至似乎有意無意地出現了逃避解決問題的態度,只要一提到讓身體恢復原狀,馬上就會被亞瑟以其他話題帶走。

其實不想要他恢復吧?真的有那麼好嗎?就算身份不一樣了,他還是阿爾弗雷德啊。

阿爾弗雷德站在衣櫃前,與衣櫃連成一體的巨大穿衣鏡內只有個頭矮小的男孩,濃金色的頭髮映著落地窗外的街燈光燦,在沒有開燈的暗室內依然耀眼。

並不討厭這樣子的自己,卻十分討厭亞瑟對於這樣自己的態度、討厭到一種嫉妒、現在的自己、怎麼樣都無法取代的過往。

「明明都是同一個我啊!」阿爾弗雷德對著鏡中的自己喊著,碧藍色的眼眸在深夜裡成現閃耀著月光般冷藍色的暗海藍:「就算大了也還是我啊!為什麼獨獨只有小時後才是特別的呢?」

他討厭現在這個樣子的自己、討厭、討厭、討厭……

如果是長大的樣子,就可以毫不在乎地刺著亞瑟說怎麼樣都不可能回到小時候,強迫亞瑟接受世界唯一的他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或許總有一天亞瑟會習慣會釋懷,然後對他再度露出寵溺而無可取代的溫暖笑容。

但是身體竟然變小了。

├Make A Wsih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7(Mon) 12:59:4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