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中篇】Make A Wish (02)

【中篇】Make A Wish (0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不、不用了……」總覺得靠著那個奇妙的天使裝扮還有奇妙的魔杖,只有被詛咒的份……

怎麼樣都無法歸出「馬上就把身體變回原狀!」的結論和方法的狀況下,阿爾弗雷德只能乖乖地任亞瑟牽著手,採買著在他眼中看似一切都不需要的物品。

彷彿是打開了什麼奇妙開關的亞瑟輕哼著小調,一直帶著微笑的表情讓阿爾弗雷德總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怪異感,在迷惑的時候,手裡的購物提帶不知不覺地漸漸變多起來……

「肚子餓嗎,阿爾?」

「……嗯!」因為身體變小這件事讓人太錯愕了,所以都忘記這回事了。

「想吃什麼呢?」

「漢堡、薯條、可樂!」

「好啊。」

「…… 」

應該是習慣到不行的可樂紙杯,現在拿起來竟然有一種異樣地不習慣感……不只可樂杯,到現在發生的一切仍讓阿爾弗雷德感覺不到任何真實性,彷彿一眨眼一切又會變得正常。

不明所以地被亞瑟牽手帶回家裡、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剪去衣服上的吊牌並逐一投入洗衣籃、把需要乾洗的西裝外套逐一用衣架掛起,無論是做什麼,看起來似乎都不是有助於讓他身體復元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打開筆記電腦,打算搜尋或許有助於他的復原的資料,行事曆裡卻跳出了許多事務的提示訊息,糟糕的是這些回函和文件有許多都該在連假以前交出。

「糟糕……」就算身體變小了也不該讓工作亂套,否則只會越來越辛苦,阿爾弗雷德忽然忘記了使用電腦的原意,開啟了文件檔案逐一閱讀並回覆著,一邊希望不會因為延時交遞而使文書過期失效,順便祈禱上司可以通融這些小失誤,HERO他可是遇上了空前的大麻煩!

「在玩遊戲嗎?」亞瑟將紙袋逐一折好,放進資源回收桶。

「不,工作延宕了……」太糟糕了太糟糕了太糟糕了,怎麼會輕易忘記工做的事情……跟人約好了今天早上就要交出的啊……

「工作?」

「對啊,工作。」哪裡令人覺得奇怪了嗎?

「嗯……也是呢,說起來你還小的時候就一直在接觸這類事情……」忽然敲到了心裡的什麼,翻起了很久以前的記憶。

──通過決議,殖民地有義務絕對服從國會的任何決定──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些?亞瑟困擾地搖搖頭,將腦袋裡忽然蹦出的思緒清掃掉。

「快獨立之前才頻繁地接觸到的,在這以前幾乎是亞瑟在處理,不過以前跟現在不一樣了,等等這個會議我根本沒有聽說啊,幾時出現的啊……真討厭……」一邊心不在焉地回覆亞瑟,阿爾弗雷德一邊面對著螢幕自言自語,但事實上自己說了什麼,阿爾弗雷德壓根沒有注意。

「是呢,快獨立以前……」無論是從阿爾口中說出來還是自己說出來,這個單字都一樣令人感到不舒服。

「對了,亞瑟有想到什麼讓我變小的原因,或是讓我變回來的方法嗎?」迅速結束了手中的回函,阿爾弗雷德再次將焦點回歸到自己身體的事情上。

「啊?」

「亞瑟?」這反應真是太令人不安了。

「嗯?怎麼?」事實上對話的過程讓亞瑟感到困惑,似乎有什麼東西交錯重疊在自己腦海裡,卻沒有解開。

「身體的事……」

「啊。」忽然想到什麼似地,亞瑟露出了安撫一般的笑容,就要將阿爾弗雷德往房間帶去:「先休息一下吧,變回小孩的身體了,體力不會太好的。」

「我現在不累。」

「休息一下,醒來後一定會幫你找到變回來的方法的,我保證。」溫柔的湖水綠眼眸笑起來時格外迷人,雖然不瞭解亞瑟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有耐心,但阿爾弗雷德並不討厭。

的確很像……回到以前的時光……

「……嗯……」好久沒有真正躺上床地睡午覺過,大多是在辦公室趴一下、車上小憩一下,忙起來的時候,幾時不小心睡著又一睡就睡到半夜的,也曾經發生過。

「午安囉。」亞瑟閉上眼並湊上嘴唇,阿爾弗雷德也跟著抬起頭──

「阿爾?」

「嗯?」

碧藍色的眼睛和湖水綠的雙眼相視著許久,亞瑟再次往阿爾弗雷德的側臉湊上嘴唇,卻被阿爾弗雷德伸出雙手捧住亞瑟的臉頰,讓亞瑟半強迫地再次面對阿爾弗雷德。

「亞瑟?」

「……怎麼了?」

「午安。」輕輕地落上午安吻,舌尖再三留戀地舔拭過亞瑟的嘴唇後,阿爾弗雷德才露出了笑容,滿足地安心躺下。

窗外忽然下起細細的小雨,雖然寒冷但無法凝固水氣的陰天裡,悶悶地響起了小小的雷聲。

這下亞瑟才想起了什麼。

一邊慶幸阿爾弗雷德已經閉上雙眼,亞瑟摀著嘴唇迅速離開了阿爾弗雷德的房間,腦海裡殘留著剛才看似純真的少年安心的笑容。

──太大意了。

後背輕輕靠在門板上,亞瑟以手掌撫過其實根本沒有冒出汗水的臉頰,手掌心漸漸傳來熱感,彷彿臉燒起來了一樣。
自己也很清楚,明明、那傢伙應該已經長大了。

應該是個比自己還要高大的混蛋、變得囂張又忽視他人、但上個月才將雙手發冷的他摟在懷裡,說情人節時要翹班只陪他一個的傢伙。

「真是可惡啊……」無論是長大了卻仍讓他束手無策、或是忽然變小了讓他更加在意,都很可惡,亞瑟自顧自地抱怨著並緩緩蹲下,手指陷入米金色的短髮之中,視野所及只有雙腿間狹小的深褐色原木地板和自己的室內拖鞋。

或者該問,自己在想什麼呢?為什麼一看見這傢伙的異狀,竟然心裡的欣慰遠多於擔憂?

思考的範圍到這裡就停止了,壓根不想去探究。亞瑟走進曬衣間裡並拿出清洗乾淨的衣物,逐一掛上衣架,比自己還小一號的衣物排列在曬衣架上時,心裡罩上了一層惆悵。

「怎麼可能說出來嘛……真是的。」

那些事情……一直都隱瞞著。那個時代只有畫家,重要紀事會被繪製下來,那些作品被大家好好地收藏在自己家的博物館裡。每個人最想留下的畫面,除了藉由畫筆呈現外,只有自己的記憶,不深不淺地刻在腦海裡,再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捲軸移動而淡忘。

├Make A Wsih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7(Mon) 12:41:0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