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匿名的玫瑰

【短篇】匿名的玫瑰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這是第十三朵玫瑰。

亞瑟靜靜拿出含著花苞的鮮紅玫瑰花,手指輕輕觸摸著柔嫩的花瓣。

「第十三朵……」每天,每天都出現,不知道是誰一直趕在他之前到達教學校舍,偷偷地放進他的置物櫃,每天一朵。

如果丟掉的話真是太可惜了,這樣想的亞瑟相玫瑰花插入了花瓶中,每天一朵,花瓶裡嬌客從孤寂的一朵變成了一小束,賽席爾每日都會替花換水,漸漸盛開的花朵說著亞瑟無法猜透的話語。

看著那簇玫瑰花,就會不自覺地開始思考,究竟是誰送的?

二月有一整個月的時間是情人節緩衝期。幾乎每個學生都帶上幾次包裝得精美可愛的巧克力,送人情、送友情,還有不能說的秘密。

學生會特別設置了巧克力禮盒的攤位供學生即時購買,自己從中抽了一點利潤,法蘭西斯這樣的提議很好卻也很差──公關男的坐檯使得巧克力銷售成績亮眼,但法蘭西斯以這樣的活動為藉口,延宕了許多學生會職務內的工作。

「所以呢?五月的運動會就不需要處理了嗎?還有六月的畢業典禮?鬍渣公關男!」賽席爾在攤位前狠狠摔下了兩本企劃書,圍在攤位之前的學生頓時安靜了起來:「已經幫你把企劃書都寫好了!麻煩請不要失職於你自己的職位。」

「如果你願意溫柔地告訴我這件事,哥哥我可是會照著做的喔。」法蘭西斯伸手捲繞起落在賽席爾胸前的長髮,被賽席爾無視於眾女學生怨怒的眼光,一巴掌給揮開。

「亞瑟還有話要傳給你。」

「尊貴的學生會長大人又有何指教了?」眉毛紅茶混帳。

賽席爾忽然收斂起剛才滿是怒火的氣勢,改漾起可愛的笑容,甜美地微笑著舉起了右手──「去死吧你這種馬。」──漂亮的古銅色中指就亮在法蘭西斯眼前。

法蘭西斯微微愣住後瞭然地笑了開來:「……真是的呢,告訴他我愛他吧。」

賽席爾、來自海洋的右鉤拳攻擊!

「亞瑟交代我,你這樣回的話就這樣回應你,我的轉達結束,公關男。」刻意修短的短裙在賽席爾轉身的瞬間漂亮地揚起,結實的大腿線條帶著健康的氣息,幾步之後賽席爾忽然轉身為自己發言:「還有不准繼續那種無聊的遊戲!你這鬍渣男!」

「……什麼遊戲啊?」法蘭西斯無辜地撫摸著左臉頰說。

春天的氣溫讓雪開始溶解,霧氣中仍然找不到無名玫瑰花的答案。

亞瑟在情人節那天收到了最後一朵玫瑰花,金色緞帶上沒有繫上卡片,但是附了一盒學生會攤位會販售的巧克力。雖然這不是情人節收到的唯一一盒,卻令亞瑟特別在意。

像是別有用心的手法,最後主事者卻依然悄然無聲,怎麼想都令人在意。

「大概只是想讓你感覺到她的情感,並不打算真的進一步交往?」安東尼奧一邊替法蘭西斯撰寫連絡信函一邊說。

「這麼慎重的追求方法,卻並不打算交往?」賽席爾捧著玫瑰花瓶回到學生會掌辦公室,滿是疑惑地問。

「大概吧?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呢。」粗枝大葉地微笑著,安東尼奧的確沒有打算深入追究,爽朗的笑容裡充滿著輕快感。

「或者是很希望你親自去找他?不過在他之前還是請先來找我吧,學生會長大人,企劃案補完囉。」法蘭西斯一臉滿意地拿著企劃書走入學生會辦公室:「無論是運動會的流程敲定還是畢業典禮的學生致詞,都幫你處理好囉。」

亞瑟伸手接過法蘭西斯的企劃書,沒有道謝也沒有任何表情,安靜地翻閱著,在闔上企劃書的同時,決定將這件事情擱置一邊。

可以自由挑選的巧克力裡吃不到任何口味偏好,偏甜的或偏苦澀的、帶著酒香的巧克力一個一個也說著難以解開的謎,最後一個巧克力溶化在嘴裡的那天,不小心與法蘭西斯起了口角。

「我說你啊!服儀好歹也注意一下,繼續下去誰會理學生會啊。」亞瑟敲著路德維希稍早給他的服儀不整名單,法蘭西斯的名字被紅色原子筆重重地畫了好幾圈。

「大概大家只有你才不理會喔,哥哥我每次勸導都會收到很好的成效呢,是不是應該檢討自身影響力啊?會長大人?」

「每次都會被堵『但是公關就可以隨便亂穿。』是我的問題嗎?對啦對啦,是我的問題沒錯,所以我來要求你不對嗎?」

「當然不對囉,因為會被頂嘴的人是你不是我吶,可憐的哥哥都變成不爽你的藉口了,你沒發現嗎?亞瑟?」

「所以我才不爽你!因為我根本沒包庇你卻被大家給誤會!把你的衣服整理好!花俏的裝飾品都給我拿下來!」

「才不要呢,好可怕喔,學生會長的權力無限上綱了,我可不記得上一屆會長管這麼多。」

「因為基爾伯特跟你是一掛的!你這紅酒混帳!」

「口出惡言了呢,這該如何是好,我該請路德維希來確認嗎?」

「找碴嗎?」

「找碴的人是你吧?看吧看吧,現在又一副要打人的樣子了,哥哥我可不是好欺負的喔。」

「看老子怎麼打爆你──」

「喔喔哥哥我可不會讓步的喔──」

「給我停下來!」

嚇!

亞瑟和法蘭西斯同時僵直在原地,看著明明是一年級的學弟怒氣沖沖地殺進學生會長辦公室,壓迫力之大竟然連亞瑟都小小縮起頸子。

「身為幹部就該以身作則!你們兩個也不例外!」路德維希抓起辦公桌上的登記簿,迅速抄寫下亞瑟和法蘭西斯的學號和姓名。

「喂、喂喂,等一下……」

靈機一動!

「老朋友打招呼在外人眼中難免粗魯嘛,其實我們兩個非常和睦的呦。」

法蘭西斯伸手握住亞瑟手掌的一瞬間,亞瑟全身都僵直了。

「欸欸是啊……」法蘭西斯不斷傳過來的暗示用眨眼,讓亞瑟的雞皮疙瘩從兩人握住手的地方開始蔓延到頸部:「這可是、非常熟識的朋友才可能這樣做呢……路德維希你一定能夠了解吧?」

「當然囉,本田和菲力奇亞諾一直和他很要好嘛,就像我們一樣。」法蘭西斯更加接近亞瑟,狀似親切地拍著亞瑟的後背並搭上亞瑟的肩膀──哥哥我只是逢場作戲,希望不要被誤會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是啊,我們真笨,怎麼會連這種事都要像他說明呢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我受夠了快把你的手給拿開!你這裸奔鬍渣男!

彷彿被戳到了什麼似地,路德維希強硬的筆尖僵硬地頓了頓並深鎖著眉頭許久。

──不要記啊不要記啊,愛校服務煩死了!──亞瑟和法蘭西斯心裡難得出現了共識。

「……這次就當作沒看到,但下一次就不會寬容了。」依然是緊皺著眉頭,路德維希緩慢且慎重地說明決定,將亞瑟和法蘭西斯的姓名學號畫上二槓刪除後,將違規登記簿放回亞瑟的桌上並離去。

「躲過一劫了呢……」看著路德維希離去的身影,意外地有大大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法蘭西斯抓著領口輕輕搧著,亞瑟故做平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但事實上路德維希的怒吼不容小覷,即便是學長身份的他也在當下被震懾住。

玫瑰的馨香撲鼻而來,不知名的人送的玫瑰花。

精靈坐在花瓶邊緣,捧著花瓣上的水珠緩緩啜飲著,賽席爾將巧克力禮盒的緞帶繫上了花瓶的瓶頸,盛綻的玫瑰花裡藏著依然猜不透的一切。

想或是不去想都令人感到彆扭,亞瑟看著玫瑰花出神,直到眼前出現巨大的身影。

「欸?原來是你的櫃子啊?」濃金瑟的頭髮、半框的圓角長方眼鏡、還有無論有沒有體育課都是固定穿著的體育外套,還有應該是非常欠揍卻意外地燦爛的笑容。

「啊?」

「這個,玫瑰花和巧克力啊。」

「啥?」亞瑟的腦袋有如水泥將凝結成塊一樣地停止了運作,連閒在一邊的法蘭西斯都錯愕地轉過頭來,露出了令亞瑟想將花瓶往那張臉上砸去的欠揍表情。

「因為啊。」阿爾弗雷德拿出了懷裡紙袋中的漢堡,一邊拆開包裝油紙一邊說:「隔壁班女生對HERO展開了超猛烈的追求!」

「什麼?」

「但是她並不是HERO生命中真正該陪伴在HERO身邊的人。」張口,咬下巨大的漢堡。

「那又是什麼?」

「所以我只好把每天早上晨跑收到的玫瑰花隨手放在我看順眼的製物櫃內。」

「那是我的置物櫃!你這傢伙,不要的東西不是亂丟進別人的置物櫃好嗎?」

「不過巧克力是我忘記拿走的,還我吧,亞瑟。」

「阿爾弗雷德你這個笨蛋──」


===

  整理了一些被廢棄的文章出來,
  本來這篇要當學園篇的文章,但之後作廢了O_O
※APH/米英 | 引用:(0) | 留言:(2) | 2010/06/07(Mon) 12:17:46

留言:


咦~沒有後續了嗎~Q口Q
你家的小賽好粗魯www
[2010/06/07 14:41] URL | 夜止 #/s1i31ls[編輯]

妹油了XD
因為接不太順所以就只抽了這麼一點點出來。OwO
新的學員文會比這個輕鬆一點,
然後小賽一直都不再溫柔的分類裡(被旗魚刺)

學園文的部分我還會再思考看看(歪頭)
[2010/06/07 14:46] URL | 黑羽鷲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