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長篇】Angel's Tale 09

【長篇】Angel's Tale 09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絕對不是米加米=口=+




「我是你的靈魂伴侶。」馬修從大量樣本堆中抬起頭來,戲劇性地說了出來,他的臉上洋溢著惡整阿爾弗雷德的得意,阿爾弗雷德則趕快將筆記電腦推向遠處以免自己真的嘔吐出來。

托里斯開始覺得這個時間點不太適合繼續做實驗,或許他該去圖書館或回宿舍寫點作業什麼的,剛好別組的學生也已經到實驗室裡來了,這是個逃脫的好機會。

「不不,別介意。」法蘭西斯和善地擺了擺手,他的懷裡似乎抱著什麼東西:「我只是來晃晃的,如果是你因為阿爾弗雷德和馬修的關係,那就更別介意了。」

「欸?」

「他們都不是認真的,雖然看起來的確難分難捨。」

「這真噁心,法蘭西斯。」馬修受不了地指正:「難分難捨?那太噁心了。」

「因為你們是靈魂伴侶嘛。」法蘭西斯若有所指地沉笑著,一邊低頭看著手裡的東西。

「那是什麼?」托里斯又馬上忘記教訓地湊了過來。

「小狗。路上撿到的。」法蘭西斯的手掌不斷溫柔地撫摸著不到巴掌大的幼犬:「我以為是屍體,但是牠動了一下。」

「停止你的濫情吧,法蘭西斯。」阿爾弗雷德受不了地嘆氣起來:「路上的狗你永遠都撿不完的。」

「不,我敏銳的直覺告訴我,雖然有點發燒和拉肚子,但如果有好好照料應該會好起來,我記得你養過狗吧?」

「是啊。」阿爾弗雷德終於忍受不住地走向了法蘭西斯:「一隻斷了腿的流浪狗,最後因為我總是懶得去買條項圈而害牠被捕狗隊給抓了,我一連去過附近的收容所幾趟,卻都再沒看到牠,牠是個聰明的傢伙。」

阿爾弗雷德裝伸出放在實驗衣口袋內的手,以指腹輕輕撫摸小狗覆有光滑毛皮的額頭,忽視了法蘭西斯一邊向他拋媚眼一邊說「瞧瞧誰才是濫情。」

「那就是為什麼他會撿到外星人的實驗產物。」馬修的聲音從阿爾弗雷德後方傳來,帶著揶揄的意味。

「撿到什麼?」法蘭西斯笑了起來,他以為他聽錯了。

「一隻……大鳥,一隻非常巨大的大鳥。」阿爾弗雷德隨口胡謅,他就知道這幫傢伙不但不信、還會當笑話傳開。

「但你剛才說那像是天使。」

「我的意思是……」把一隻大鳥當成天使就太腦殘了,他一定要說得出什麼來:「我把那隻鳥取名為『安琪拉』。」

馬修再次投來無可奈何卻又非常不耐煩的眼神。

「至於這隻小狗。」阿爾弗雷德從法蘭西斯手中捧來了剛被撿到的幼犬:「我帶回去照顧了。」

「讓牠活蹦亂跳的吧。」法蘭西斯攤開他已經空無一物的雙手說。

「我會讓牠安穩長大後,再帶過來嚇哭你們。」阿爾弗雷德開始整理起他的東西,手上幼小的生命馬上排在作業之前了。

「如果是英雄的話,這種做法可真是差透了吶。」法蘭西斯套上實驗衣,並將他及肩的微捲金髮綁起。

「不。」阿爾弗雷德背上了背包,他看起來馬上就要衝出去似地:「無論做了什麼,HERO永遠是對的。」

事實上,阿爾弗雷德錯大了。小狗並不太幸運,當他找上獸醫院替小狗看診後,獸醫表示小狗現在生命正垂危著,就算依照指示的方法養護小狗,也無法指望小狗能百分之百安穩長大。

「大概在法蘭西斯發現他以前就挨餓受凍得太久。」阿爾弗雷德頹喪地撫摸著睡得安穩的幼犬:「醫生也無法保證小狗是否留有任何無法預期的問題,天堂裡一定不會看到這些吧?殘疾的、病痛的,因為大家都相信在天堂裡每個人都會是平安喜樂的。」

「……我確實沒有看過。」天使伸出手撫摸躺在紙盒中的小狗,幼犬細嫩的皮毛在他的指尖上滑過,他可以感覺到小狗細微的呼吸:「我從沒看見過你說的那些。」

「那這就是了,如果牠沒好起來,我就要打電話請人來處理這可憐的小傢伙,沒想到牠竟然有機會比你還要早回到天堂,明明才剛出生的。」阿爾弗雷德看起來有點傷心,他溫柔地撫摸著剛從法蘭西斯那接下的幼犬,並替幼犬找來了塊毯子蓋著保暖,眼角裡忽然瞥見亞瑟手上多了什麼東西。

「……那是……你的新道具嗎?」那東西就像當時阿爾弗雷德看見亞瑟一樣,總會覺得那是假的,一個假得像是小鬼才會拿來當魔法棒一樣揮舞的、頂端有著星型裝飾的……「魔仗」?

「或許我可以試試看,祝福這隻小狗。」亞瑟將裝著幼犬的紙盒拉到自己身邊,一臉認真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太荒謬了,阿爾弗雷德在心裡說著,但他似乎並不是全然地不相信,或許是因為天使本身已經展現了太多令人無法解釋的現象,何況阿爾弗雷德從來沒有堅定否定過亞瑟就是天使。

「天使的祝福一直都是十分有效的,雖然我沒祝福過寵物,但我可以嘗試。」天使星型的魔杖輕輕貼著幼犬的額頭,阿爾弗雷德彷彿看見了什麼朦朧的光輝籠罩著幼犬的身體,他以為自己的眼鏡片髒了,於是趕快用衣角擦拭,等他戴上眼鏡後,一切彷彿沒什麼改變。

阿爾弗雷德確認似地看了看箱子內側,小狗依然安穩地睡眠,看起來什麼都沒有改變,但他覺得他的心情忽然變得放鬆許多,似乎他已經開始相信躺在紙盒子裡的小傢伙可以順利長大,一切都不會如獸醫所認為的悲觀。

「……你到底做了什麼?」阿爾弗雷德不可思議地問:「你對我做了催眠?」

「不,你很清楚你看見了什麼。」亞瑟滿意地笑著,剛才他手中星型的魔杖現在又不見了。

「你不會告訴我小狗只能活到午夜十二點吧?噢,現在是餵牠的時間了。」阿爾弗雷德的口氣並不是懷疑,而是期待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奇蹟,他開始急著從拿出幼專用的營養配方和藥品、把自己搞得十分忙碌。
├Angel's Tale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6/06(Sun) 02:36:0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